第二百九十九章 平衡车计划/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种产品一旦推向市场,应该会受到很大欢迎,”苍浩一边看着资料,一边分析道:“如今生活在大城市的人,买车往往是两种目的,一种是装B,另一种纯粹是代步,不讨论前一种,后一种情况意味着生活要多出不少开支,油费、停车费、过路费等等,如今居民区车位价格更是水涨船高,如果有了这种产品,他们就可以节省下这些开支,这个账是很容易算明白的,”

“沒错,”谢忠点了点头:“我计划先期推出三种产品,第一种是独轮车,供给年轻人和孩子娱乐休闲用;第二种是普及版双轮车,可以真正起到代步作用;第三种是精英版双轮车,有更高的配置和更久的续航能力,下一步,我打算推出越野版的双轮车,这个就不只是代步了,更能起到短途运输之类的作用,甚至成为一种极限运动,”

“这样不错,”苍浩赞同的点了点头:“不同型号,面向不同的市场需求,总好过一种产品包打天下,”

“我现在想不好的是……”谢忠一边拖着长音说着话,一边仔细观察着苍浩的神色:“我当然是要借助众筹,把这些产品做出來,问題是众筹的形势也有很多,我应该采用哪一种呢,”

很显然,谢忠这是出了一个难題给苍浩,而苍浩也必须借助这个问題表现自己的能力:“首先你要注册一家公司,然后拥有相应的生产资质,然后才有资格进行众筹,”

谢忠点了一下头:“这个自然,”

“等到有了公司之后,个人认为,你可以同时推出两种形式的众筹……”顿了一下,苍浩详细分析道:“第一种是股权众筹,可以把门槛设得高一些,比如每股十万元,然后拿出一千股进行众筹,只要拿出钱來认购股份,就可以自动成为贵公司的股东,享受股权赢得的收益,这也就意味着,你的公司将获得一亿元的启动资金,对于一家新型科技公司來说暂时是足够了,”

谢忠又点了点头:“沒错,”

“第二种是产品众筹,”苍浩的解释依然非常详细:“你不是设计三种产品吗,那么按照当前生产情况,推算出每种产品的生产成本,那么这三种成本就设定为三种众筹价格,任何人只要认购了其中某个价格,等到生产完成后就可以获得相应的产品,所有用户众筹來的资金,就是你的生产费用,也可以理解为,这就是预先出售自己的产品,只不过借用了众筹这个形式而已,”

“继续说,”

“表面看起來,你以成本价格进行众筹是白折腾了一通,事实上,在这个生产过程中,你已经积累了方方面面的资源,更给自己建立了生产线,所以说是赚了的,”顿了一下,苍浩着重强调道:“这两项众筹完成之后,你的公司就可以正式启动运营了,等到产品投入市场要加入利润,那么价格肯定要比众筹价格贵上许多,这样一來,用户会发现参与众筹是对的,自己确实是买到了便宜货,那么不管我们汇金所还是你的公司,信誉都会被市场认可,等于获得一次免费的宣传机会,”

“非常好,”谢忠站起身,向苍浩伸过手來:“我本來只是抱着是一时的心情來到,沒想到苍总竟然给出这么完善的方案,看來我们的合作一定会成功,”

苍浩跟谢忠握了握手:“合作愉快,”

谢忠留下了产品计划书,还有自己的联系方式,然后就告辞了:“我现在就去准备,”

“我送你,”苍浩点了点头,亲自把谢忠送出门去,

谢忠來到外面的时候,又看见了杨洁,立即走上前:“能不能留下你的联系方式,”

杨洁乜斜眼看着谢忠:“你有事,”

“以后我会跟贵公司合作,希望能跟大家多熟悉一下……”谢忠笑着道:“以后保持联系,”

谢忠说是要跟“大家”熟悉一下,却只是盯着杨洁一个人,任谁都能看出來谢忠是对杨洁有兴趣,

只可惜,杨洁对谢忠沒什么兴趣,懒洋洋的套粗一张名片:“好吧……不过,我手机经常关机的,你要是打不通别怪我,”

“沒问題,”谢忠收起名片,春风得意的离开了,

杨洁看着谢忠的背影,轻哧了一声:“怎么什么人都想泡我,”

按说,谢忠长得挺帅的,只可惜杨洁只对各种各样的“总”感兴趣,

要么是总裁,要么是总经理,杨洁把谢忠当成其他公司派來的业务员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吕嘉琦突然嚷了一声:“我想起來了,”

苍浩瞪了吕嘉琦一眼:“想起來什么了,”

“谢忠……他是谢忠,”吕嘉琦指着门外,嚷嚷道:“他就是前几天我跟你提过的谢忠,”

杨洁有点好奇:“谢忠是什么人呀,”

吕嘉琦告诉杨洁:“是一个超级官二代,他家背景强大到你想象不到,原來他一直在京城,最近才來了广厦,”

杨洁怔了一下:“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吕嘉琦轻哼了一声:“你不会把他当成平安保险,或者链家地产的吧,”

杨洁的表情先是惊讶,俄顷又转为懊恼,

她这个人沒什么城府,所有人都把她的情绪变化看在眼里,非常明显的是,她懊悔于刚才沒跟谢忠好好套套近乎,

苍浩冲着吕嘉琦使了一个眼色:“來我办公室一下,”

吕嘉琦进了办公室之后就惊讶的问苍浩:“这个谢忠怎么找你來了,”

“找我合作生意,”苍浩嘿嘿一笑:“这事儿确实有点意思,前几天咱们刚提起这个人,转眼他就主动找上门來了,”

“我觉得你不能跟他合作,”

“为什么,”

“他干嘛好好的要找你合作,”轻哼了一声,吕嘉琦接着说道:“谁知道他到底打的什么算盘,你可别忘了,他跟郑亦哲是死对头,如果你跟他合作,等于是得罪了郑亦哲,我觉得沒这个必要,”

“听着,在商言商,既然有赚钱的机会就沒有理由放过,”苍浩摇了摇头,告诉吕嘉琦:“咱们公司现在最大的问題,就是沒有找到第二个众筹项目,现在谢忠提供了这样的机会,我们不应该拒之门外,”

“那郑亦哲呢,”

“得罪他又怎么样,”苍浩很无所谓的告诉吕嘉琦:“我这辈子都未必跟郑亦哲有什么交集,无论他有怎样强大的背景,对我來说都只是一个人名,”

吕嘉琦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好像……是这么回事,”

“话说你刚看到谢忠的时候沒认出來,”

“沒认出來,”吕嘉琦撇了撇嘴:“我不是说过吗,我的圈子跟他不一样,我们玩不到一起去的,也就是知道对方是谁,但连认识都谈不上,”

“原來是这样,”

“回头我可以帮你打听一下,谢忠到底为什么要跟咱们合作,”吕嘉琦很认真的道:“如果他真想挖坑,咱们也得有个准备,”

“也好,”苍浩微微笑了:“别说,当一个二代,还是挺有优势的,”

“那当然,”吕嘉琦先是非常得意,随后又有些不满:“外面那个杨洁到底什么來头,为什么在这里吆五喝六的,”

苍浩板起脸來:“沒什么事你就出去吧,”

吕嘉琦气呼呼的质问:“你是不是把她潜规则了,”

苍浩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索性來了一句:“你要是再不出去,我立马潜了你,信不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