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办公室的秘密通道/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吕嘉琦还真怕苍浩对自己做什么,急忙跑了出去,片刻不敢耽误,

也就是吕嘉琦刚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一个身影如同鬼魅一般,翩然來到了苍浩身前,

是红门兰,

红门兰來找苍浩倒是正常,毕竟大家现在是秘密盟友,问題是红门兰是怎么來的,

苍浩的办公室是套间,从外面进來之后的房间,就是苍浩日常办公的地方,这扇办公室门正对苍浩的办公桌,

就在这个办公地方,苍浩办公桌侧面还有一扇门,连通着里面另外一个的房间,

里面的房间主要是用來休息的,有一张床,配备着衣柜,还有独立卫生间,

苍浩接手办公室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布置,一直都怀疑里间是不是领导们用來潜规则女秘书的,

只可惜,苍浩自己一直都沒机会潜规则什么人,只是偶尔到那张床上休息一下,时间不超过一个小时,

苍浩甚至很少进到里间,进去通常也是上卫生间,

关键在于,里间只有这么一扇进出的门,如果不经过苍浩办公的地方,根本无法进去,

偏偏的,红门兰就大模大样从里间走了出來,这把苍浩吓了一大跳:“你什么时候來的,”

“刚刚呀,”洪门兰嘿嘿一笑:“看到我是不是很惊讶,”

“当然惊讶了,”苍浩急忙问道:“你是怎么來的,为什么我沒看见,”

“我又沒从你面前经过,你当然看不见了,”

“难道你是翻窗户进來的,”

“那么沒风度的事情,我才不会干呢,”红门兰不住的摇头:“再说了,现在大白天的,我要是从楼下一步步爬上來,搞不好还得被围观群众当成讨薪的农民工,”

苍浩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见鬼了:“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看來你对自己的办公室一点都不了解……”讥讽的叹了一口气,红门兰把话锋一转:“我这一次來,是要告诉你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苍浩坚持问道:“你到底怎么进來的,”

“你有完沒完,”红门兰翻了翻白眼:“我要告诉你的事情非常重要,,宋双上校跟东瀛人勾结一起了,”

“我知道他认识赤军,”

“这可不是赤军的事,”红门兰缓缓摇了摇头:“而是731部队的战犯,他正在帮助宋双上校制造生物武器,生产线就在广厦市,”

“什么,”苍浩微微皱起眉头:“这个战犯是不是叫冈本耕造,”

红门兰有点惊讶:“你已经知道了,”

“我的信息渠道比你想象的要更加灵敏,”苍浩非常装B的说了一句,随后又道:“我已经收到消息,冈本耕造秘密來华,我怀疑可能跟宋双上校有关,沒想到他们两个还真就狼狈为奸了,”

“我现在越來越觉得,应该早一点跟你合作,不能看着宋双上校日渐做大,”红门兰毫不犹豫的道:“我现在就把病毒生产线的位置提供给你,”

“干嘛,”

“捣毁呀,”红门兰理所当然的道:“虽然不能抓到宋双上校本人,但阻止他继续作恶也是好的,”

苍浩一字一顿的说道:“绝对不可以,”

“为什么,”红门兰非常不理解:“难道你不想对付宋双上校了,”

“宋双上校为什么平白无故的带你去参观病毒生产线,难道你沒有考虑过,”

红门兰愣住了:“这……”

“宋双上校很可能是在试探你,如果这条生产线果真被捣毁了,用脚趾头也鞥想到是你出卖了情报,”摇了摇头,苍浩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那么你下一次再见宋双上校,就得先给自己准备好棺材了,”

“见鬼,”红门兰轻轻一拍额头:“我怎么就沒想到呢,”

“更重要的是,就算我们这一次捣毁了生产线,又能怎么样,”苍浩苦笑着摇了摇头:“宋双上校太有钱了,随时可以再建一条生产线,”

红门兰有些垂头丧气:“他自己也说过这样的话……”

“正相反,如果这一次留住生产线,那么宋双上校会更加信任你,”苍浩非常认真地告诉红门兰:“我们就有更多的机会接近直至干掉他,”

“问題是什么时候才有机会,”红门兰不住的摇头:“可能一个星期,也可能一个月,甚至可能是一年,”

“对付这样的敌人必须有足够的耐心,”苍浩意味深长的笑了:“你知不知道,我师父对付宋双上校用了多久,”

“不知道,”

“用了很久,”说到这里,苍浩无奈的摇了摇头:“结果又怎么样呢,本來以为他已经死了,沒曾想竟然复活了,”

红门兰对苍浩师父与宋双上校的恩怨不感兴趣,只是愤愤不已的道:“如果这一次不捣毁生产线,不知道又要害多少人,”

“这沒有办法,”苍浩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目光透过淡蓝色烟雾,变得有些深邃:“战争总是要有人牺牲的,我需要获得整个战役的胜利,而不只是一场战斗,想要打赢宋双上校这场战役,就必须接受眼下这场战斗会死许多人,”

“我还是想速战速决,”红门兰冷冷一哼,有些恨恨的道:“不过,完全让你说对了,宋双上校这个人做事太小心,上一次见面,他承认了,每次來之前都会检测我周围是否有不明信号,”

“我过去对付敌人,曾采用这样一种方式,那就是在体内埋入无线发报器,他们对我搜身不会找到定位装置,但我体内传出的信号还是会锁定位置……”摇了摇头,苍浩意味深长的笑了:“不过我知道这一招对宋双上校沒什么用,”

“喂,你不会要在我身上植入发报装置吧,”红门兰吓了一大跳:“皮肤上留疤可是很难看的,”

“我不是告诉你了吗,这一招沒什么用,”苍浩实在懒得解释,自己当初又是怎么用这招对付老雷泽诺夫,毫无疑问,宋双上校的智谋远在老雷泽诺夫之上,苍浩从一开始就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

“那么我该怎么办,”

“继续潜伏,”苍浩想也不想就告诉红门兰:“还是那句话,一定要有耐心,等到机会出现,”

红门兰非常失望:“这么说这几天我白忙活了……”

“不能这么说,”苍浩宽慰起了红门兰:“最近,东南亚爆发超级黑死病,本來我就怀疑跟宋双上校有关,你提供的信息非常重要,还真是这老王八蛋搞的鬼,更重要的是,他帮我引出了冈本耕造,”

“我也觉得冈本耕造应该去死,”红门兰看了一下时间,说了一句:“那我先回去了,”

“你怎么回去,”

红门兰沒有回答,而是开门进了里间,

苍浩马上就要追上去,想看看红门兰到底怎么进了自己的办公室,熟料也就在这个时候,杨洁从外面走了进來:“谁啊,”

苍浩马上停住脚步:“什么谁啊,”

“我听到有人在你的办公室说话……”杨洁诡异的一笑:“而且还是个女的,”

“你开什么玩笑,”苍浩义正词严的道:“你一直都在外面,看到有人进我办公室了吗,”

“那倒沒有,”杨洁嘿嘿一笑:“谁知道你的办公室是不是有什么暗道呢,”

“别闹了,赶紧出去工作,这要是让人看见多不好……”

“我沒跟你闹,”杨洁很不客气的打断了苍浩:“你偷偷藏女人也就罢了,但在我眼皮底下藏,这还真不把我当回事,”

“我沒藏女人,”

“我检查一下再说,”杨洁不管三七二十一,打开里间门,一个箭步冲了进去,

有那么一度,苍浩还真有点担心,万一红门兰脱光了躺在床上等着自己临幸该怎么办,

实在沒有办法,苍浩就只有勉为其难,把红门兰和杨洁双飞了,

然而,里间却是一个人都沒有,那张床上面空荡荡的,不想有人躺过的样子,

杨洁四下里找了一圈,沒发现有任何地方可以藏人,

最后,她打开了衣柜,里面同样是空荡荡的,只是挂着苍浩的两件外套,

“怪了,”杨洁挠了挠头:“我明明听到里面有人说话的,”

“我看你是幻觉吧,”苍浩抽了一口烟,提出:“既然來了,你也就别走了……”

杨洁轻哼一声:“干嘛,”

苍浩厚颜无耻的提出:“來一炮,”

“你先戒烟吧,”杨洁挥了挥手,驱散烟雾:“跟你在一起都呛鼻子,”

苍浩非常感慨的说了一句:“戒烟容易,戒你太难,”

“且,德性,”杨洁翻了翻白眼:“有空再说吧,大白天的,我留在你办公室不出來,同事们会起疑心的,”

杨洁考虑的倒还挺周到,问題是公司同事们早就起疑心了,

杨洁出去了,苍浩也沒挽留,而是很小心的反锁上办公室的门,然后转回到里间仔细检查起來,

事情确实太奇怪了,红门兰莫名其妙从里间出來,又莫名其妙从里间离开,连个影子都沒留下,

此时此刻,里间哪里像有人來过的样子,红门兰简直就是平地里蒸发了一样,

(第十卷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