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官二代们对对碰/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还沒等进公司的门,一辆车子停在旁边,

苍浩认识这辆车,是郑亦哲的,于是苍浩直接打开车门就坐了进去,

郑亦哲果然在车里,有点惊讶:“你知道是我來了,”

“凡是出现在我面前的人或物,多少我都有些印象……”苍浩打量着郑亦哲:“找我又要对付谢忠,”

“我知道谢忠找你谈生意了,”郑亦哲开门见山就道:“这可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只要咱们两个联合下套,就能让谢忠倾家荡产,”

苍浩很有兴趣:“怎么下套,”

“这还不简单,”郑亦哲理所当然的道:“谢忠家里世代都是当官的,谢忠本人哪來这么多钱,他现在注资搞企业,只要查清楚他的资金源头,还不愁给他按个罪名,”

“首先、谢忠自己不是官员,他一直都经商,不管有多少财产都能说得清楚;其次、我不喜欢别人那我的事业开玩笑……”苍浩一字一顿的道:“你跟谢忠之间有怎样的恩怨,那是你们两个自己的问題,我是在商言商,既然谢忠跟我这一次合作能够给我带來利润,我就沒有理由放弃这机会,”

“你又怎么知道我不会给你带來更大的利润,”郑亦哲急忙道:“谢忠能做到的我也能,”

“这个我毫不怀疑,”苍浩轻轻的一笑:“但是,我做生意是讲信用的,如果这一次我坑了谢忠,那么以后就可能坑任何人,我的声誉要是败坏了,谁还敢跟我做生意,”

“这个社会还讲什么商业信用……”

“我不管别人怎么样,我只做好我自己,”苍浩打断了郑亦哲的话:“讲真,我很有兴趣看你们这帮二代都得死去活來,帮助你对付谢忠也不是不可以,但生意归生意,我不允许任何人败坏我的事业,明白我的意思吗,”

“也就是沒得谈喽,”

“对,”苍浩十分肯定的点点头:“如果你下次來找我,还是要谈这样的事,干脆就别來了,”

苍浩说罢,懒得跟郑亦哲继续废话,打开车门就要下车,

然而,也正是这个时候,苍浩赫然看见杨洁从公司里面出來,

苍浩唯恐被杨洁看到自己,急忙躬身又回到车里,

郑亦哲不知道怎么回事,以为苍浩改变主意了:“到底有沒有的谈,”

苍浩摇摇头:“沒的谈,”

“那你回來干什么,”

“沒事,就是想你了……”苍浩拍了拍郑亦哲的肩膀:“你这小伙子还是挺不错的,”

郑亦哲急忙道:“哥,我可不是那样的人,”

“我也不是,我就是非常欣赏你……”苍浩一边观察着车窗外,一边缓缓告诉郑亦哲:“若是将來有一天我做皇上了,一定封你当太子,”

几天不见,杨洁可是大变样,也沒化妆,素面朝天,两个眼窝深陷,整个人憔悴了不少,

苍浩马上就看出來了,杨洁被井悦然折腾得不轻,这丫头的头脑还是比较简单的,那里斗得过老谋深算的井悦然,

这倒让苍浩有点欣慰了,只要杨洁别來找自己的麻烦就行,她时不常就拿自己跟她那点事要挟,苍浩只是想一下就很头疼,

说起來,郑亦哲的头脑也很简单,竟然沒看出來苍浩是在躲人:“我衷心建议你好好想想……”

“沒什么可想的,”苍浩见杨洁已经走远了,再次打开车门下了车,回头说了一句:“还是那话,找我谈生意,欢迎,如果是你跟谢忠的恩怨,免开尊口,”

说罢,苍浩关上了车门,可偏偏却又看到另外一个人,

井悦然,刚好也从公司里面出來,应该是刚刚下班,

苍浩不太好意思见井悦然,也不知道这几天下來,井悦然是不是已经知道自己上了杨洁,

但苍浩这会儿再躲回车里,似乎也不太合适,就只有硬着头皮走上前去,

“咦,”井悦然看到苍浩就是一愣:“这么晚了,你來上班,”

“当然不是,”苍浩很认真的道:“我是來接你下班的,”

“好啊,”井悦然很高兴的笑了:“那就一起吃晚饭吧,”

郑亦哲自觉留下无趣,开车离开了,

井悦然把自己的车提出來,苍浩直接就坐了进去,

也就是苍浩的屁股刚挨上车座,井悦然突然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应该有点什么事告诉我,”

苍浩干笑几声:“什么事儿啊,”

“你跟杨洁的事,”

“我……跟她……”

“别说你俩沒事,”井悦然笑呵呵的道:“你在物业公司工作一段时间,沒带其他人回公司,只带了杨洁一个,这已经很说明问題了,何况,杨洁敢在公司表现的那么张狂,只会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你会袒护她,”

“其实吧……”

“其实什么,”井悦然打断了苍浩的话:“我不是怪你,男人嘛,在外面偷吃很正常,但吃过了之后你要记得擦嘴,别让我知道,你可倒好,竟然搞到公司來了,难道你不知道很多高管是怎么翻船的,”

苍浩沉重的点点头:“当然知道,”

“姚军辉这么爱玩,从來也是在外面玩,不在公司内部打主意,”顿了一下,井悦然又道:“再说了,你能不能挑点上档次的货色,这个杨洁到底那吸引你,”

“她当然不吸引我,我特么是上当了……”

“她主动勾引你,”

“那倒不是,”苍浩非常无奈的告诉井悦然:“我家里住了个大明星,你知道吧,就是她爹干的好事,有一次我回去吃饭,她爹做了两个菜,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给我下药了……”

“原來是这样,”井悦然本來有些生气,但听到苍浩说出真相之后,完全忘了生气:“那你可太倒霉了……不对,应该说是捡了一个便宜,”

“便宜个毛线,”苍浩差点都快哭了出來:“她现在时不常就拿这件事威胁我,你以为我为什么给她调回集团,以后她肯定还得拿这个要挟我干别的,”

苍浩非常感慨,说的唾沫横飞,井悦然伸手擦了一下苍浩的嘴巴:“你放心,这个屁股,我來擦,”

苍浩急忙把井悦然的手拿开:“我这是脸,”

“都一样,”井悦然嘿嘿一笑:“杨洁既然去我那了,我有的是办法收拾她,保证让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苍浩急忙点点头:“这个我相信,”

“你心疼,”

“当然不,”苍浩很欣慰的道:“只有你好好折腾她,她才沒有精力來折腾我,”

“她去我这的几天,天天都点灯熬油的加班,今天还是第一天按时下班……”说到这里,井悦然长叹了一口气:“不过,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这个杨洁始终是个麻烦,”

苍浩很小心的提出:“难道我要杀了她,”

“你不觉得杀人是很无能的做法吗,”井悦然又轻叹了一口气:“最好的办法,是找个人给你接盘……”

“我明白了,”苍浩点点头:“把杨洁转手让给别人,”

“对,”井悦然若有所思的道:“不过,这事儿也有点麻烦,首先是这个人要对杨洁有兴趣,其次是杨洁对这个人同样有兴趣,杨洁明知道你有女朋友,为什么还往你身上靠,因为你已经是她能接触到最大的人物了,这就是说,要让杨洁离开你,就必须有一个比你更加重量级的人物,能足够吸引她,问題就是,这两个条件都符合的人,上哪去找呢,”

苍浩怔了一下:“这样的人好像还真有……”

“那就最好了,”井悦然根本不问细情,换了一个话題:“咱们去吃饭吧,”

苍浩跟井悦然吃饭的同时,郑亦哲其实也是去吃饭了,

今天有个饭局,是二代圈子举办的,谢忠和郑亦哲都受邀参加,

郑亦哲进门之后,看到谢忠,轻哼了一声,走到一旁坐下了,

谢忠看到郑亦哲,倒了两杯酒,拿在手里走了过來,

郑亦哲急忙往旁边躲了一下:“干嘛,”

“你以为我是要拿酒泼你吗,”谢忠把一杯酒放到了郑亦哲面前:“我是要跟你喝一杯,”

“这酒我喝不起,”

“还生气呢,”谢忠笑吟吟的道:“不就是因为一个女人嘛,你这气性也太大了,一直气了这么久,”

“你敢挖我墙角,我还不生气,”

“这个事儿呢,我也不想解释了,解释太多也沒用……”摇了摇头,谢忠很无奈的道:“不管怎么说,我岁数比你大,应该让着你,”

郑亦哲有点得意:“怕我了,”

“我是挺怕你的,”谢忠长叹了一口气:“为了对付我,你是什么招数都想出來了,”

“我都用什么手段了,”

“你不是找苍浩要对付我吗,”谢忠耸耸肩膀:“看來你是知道我跟苍浩正合作生意呢,”

郑亦哲傻住了:“你怎么知道的,”

“当然有人告诉我,”谢忠看着郑亦哲,很认真的道:“你怎么知道我跟苍浩合作谈生意的,当然是我身边有人出卖我,同样的,你身边也有人出卖你,”

郑亦哲一时无语:“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