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第二个众筹项目/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井悦然是女强人,她的工作作风在全集团都是有名的……”苍浩努力给井悦然开脱起來,其实也是给自己开脱:“当天,她要把你调过去,我就不太愿意,”

“那你为什么不阻止,”

“我还沒來得及说话,你们两个已经把事情定下來了……”苍浩觉得不太舒服,催促杨洁:“快点,继续啊,别停,”

杨洁懒洋洋的动了几下:“你知不知道井悦然把我虐的多惨,”

“别说虐你了,她还喜欢自虐,整天沒日沒夜的工作,我想见她一面都很难,”苍浩当然不能说井悦然是故意折磨杨洁,只有敷衍道:“全集团上下就沒有一个愿意给井悦然工作,”

“我看她是故意的,”杨洁轻哼了一声:“肯定她觉察到了什么,嫉妒咱们两个之间的关系,”

“这个……也有可能……”

“人家不想继续给井悦然工作了,”杨洁弓下腰,在苍浩的脸上重重亲了一下:“你能不能把人家调回去吗,”

苍浩明知故问:“调回哪,”

“当然是曹氏金融了,”

“这个事情吧……有点难办,”苍浩实在不想让杨洁回來,整个曹氏金融上下就沒人能对付杨洁,也就只有井悦然才能收拾她,

“不嘛……”杨洁说着,扭动了几下纤腰:“人家就是想要回去吗,不想留在井悦然那了……”

苍浩非常为难的道:“可你现在的人事权归井悦然管,如果井悦然不肯放人,我也沒办法,”

“我不管,”杨洁气呼呼的道:“你必须给你想想办法,”

说着话的同时,杨洁又开始扭动起了纤腰,她实在是一个尤物,非常清楚男人的敏感点在哪,

她更知道,在床上的时候,不管提出什么要求,男人都会答应,

苍浩不舍得这种美妙的感觉,只有继续敷衍:“这样吧……这几天,我要忙第二个众筹项目,等到这个项目差不多落实了,我就说人手不够用,让井悦然把你派回來,”

杨洁终于满意了,又在苍浩的脸上亲了一下:“一言为定,”

苍浩正要说什么,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揉了揉鼻子,苍浩嘀咕了一句:“又是谁在念叨我,”

此时,还真有人提起了苍浩,那就是曹志鸿,

曹志鸿在郊外一所别院喝茶,在他对面坐着一个人,看起來不过是二十多岁出头的样子,帅气的同时却又有着与年轻不相称的沉稳,

这个人叫聿皇,正专注的挥毫泼墨,转眼间,写就了一首诗:“万里车书尽混同,江南岂有别疆封,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

这是金主完颜亮一首非常有名的诗歌,只不过,聿皇气质飘逸脱俗,与这首诗的吞吐日月之志倒是不太相符,

曹志鸿点头嘉许:“好一手瘦金体,哪怕宋徽宗再世,也不过如此了,”

瘦金体是一种非常有名的字体,为宋徽宗赵佶所创,运笔飘忽快逸,笔迹至瘦而不失其肉,

就如曹志鸿说的一样,聿皇这一首瘦金体写得实在太好了,如果跟宋徽宗赵佶的字帖放在一起,普通人怕是难以分辨,

聿皇看了曹志鸿一眼,微然一笑:“曹先生好像有心事,”

“瞒不过你……”曹志鸿苦笑了几声:“最近头疼的事情蛮多的,”

“方便说來听听吗,”

“我在T国买了一处矿藏,只要开发出來,肯定能有丰厚的利润,问題就在于开发不出來……”曹志鸿不住的摇头叹息:“本來,各方面已经准备就绪,T国上层关系也已经铺垫好了,熟料总是出各种状况,不是红色高棉作乱东南亚,就是爆发超级黑死病,结果矿藏就一直扔在那,”

聿皇淡淡问了一句:“你说的是北大年的蓝宝石矿吗,”

“你怎么知道的,”曹志鸿目中精光四射:“我好像在你面前从來沒提过这件事,”

聿皇只是笑了笑,沒有回答曹志鸿的问題:“我觉得单单这件事还不至于让你这么烦心,”

“沒错……”曹志鸿长叹了一口气:“还有家事,”

“说來听听,”

“虽然我早年桑偶,幸运的是儿女双全,女儿是亲生的,儿子倒是义子……”摇了摇头,曹志鸿非常无奈的道:“他们两个都非常有才干,按说应该并肩携手,把家里的生意越做越大,谁知道……”

曹志鸿沒把话说下去,不过聿皇已经猜到了:“内部争权夺利开始了,”

“沒错,”曹志鸿更加无奈了:“很显然,我女儿担心苍浩影响到她的利益,试图把苍浩驱逐出权力核心,”

“可以理解,”聿皇点了点头:“你也说了,女儿才是亲生的,她自然认为你的一切未來都属于她,如果苍浩有可能争夺走一份,她必然要早做防范,”

“可我不想这样,”曹志鸿摇了摇头:“兄妹齐心,其利断金,”

“这只是一种非常理想的状态,可惜永远不能实现,”呵呵一下,聿皇若有所思的道:“亲兄弟之间为了权力和财富,甚至都可以动用各种手段,更何况,完全沒有血缘关系的两个人,”

曹志鸿沉重的点了点头:“这倒是……”

“看看历史上那些皇子们的夺嫡之争,再看看各大豪门世家的明争暗斗,可谓殷鉴不远,”微微一笑,聿皇宽慰道:“我倒觉得应该庆幸,毕竟只有一子一女,如果再多几个子女,岂不更头疼,”

“你这话听着挺有道理,不过还是让我不舒服……”曹志鸿摇了摇头,又问:“你觉得当下应该怎么办,”

“怎么办……”沉思片刻,聿皇问了一句:“苍浩和曹雅茹的关系如何,”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为什么不把他们撮合成一对,那么所有问題不都迎刃而解吗,”

“我倒是想这样,”曹志鸿不住的摇头:“可惜啊,他们长大之后全都变了,好像对对方沒什么兴趣了,”

“人都是会变的,当他们发现现实中的那个‘他’,已经不再是记忆中的青梅竹马,自然也就沒有了当年的感情……”笑了笑,聿皇提出:“关键是你仍然希望他们两个在一起吗,”

曹志鸿毫不犹豫的回答:“当然了,”

“办法都是可以想的,”

“可偏偏是暂时还沒有办法,眼下我又该怎么办,”

“保持他们两个之间的势力平衡,不可让任何一方过分强大,”聿皇叮嘱曹志鸿:“制衡之术才是权术的核心,”

“明白了,”曹志鸿点了一下头:“前些日子,我打压了小茹,看样子接下來要对小浩出手了,”

曹志鸿一直都很忙,转过天來,集团高管开会,他参加这个会议之后马上还要飞去国外,

也就是在这一次会议上,曹志鸿决定对苍浩打压,可事情再次出乎曹志鸿意料之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