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权术精髓是制衡/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曹志鸿本來以为,经过物业公司那件事,曹雅茹应该老实了一些,

熟料,会议刚刚开始,曹雅茹就对苍浩发难了:“我听说曹氏金融又搞了一个众筹项目,”

“对啊,”苍浩坦然点了点头:“不搞项目,公司就沒有盈利,如果沒有盈利,公司不是变成慈善机关了吗,”

“那么你知不知道跟你合作的人是谁,”

苍浩直接说出了名字:“谢忠,”

“你又知不知道谢忠是什么人,”

“京城的二代,”

“沒错,”曹雅茹用|力点了点头:“他是超级红二代,有着深厚背景,更牵扯着非常复杂的关系,跟这样的人合作你不觉得很危险吗,”

苍浩一脸天真:“为什么危险,”

“因为他的一些恩怨可能会把你牵扯进去,”

“我就是觉得吧,在这国做生意,不跟二代们打交道是不可能的,毕竟所有资源都被他们掌握着……”无奈的笑了笑,苍浩又道:“跟谢忠打交道或许可以利用到他的背景,”

“那么你为什么不跟大家商量一下,”曹雅茹继续发难:“这可不是普通的生意,而是涉及很多复杂的因素,你一个人做决定未免有些太草率了吧,”

曹雅茹话音刚落,并雪跟着说道:“毕竟,谢忠不是普通的商业对象,我觉得应该做出充分调查了解,至少要确定他不是在故意坑我们,”

并雪是曹雅茹的亲信,既然曹雅茹对苍浩发难,并雪自然就要跟上,

苍浩看了看并雪,又看了看曹雅茹,非常诚恳的道:“大家批评的是,这件事我却是疏忽了,先前应该跟大家商量一下才对,”

苍浩实在太谦恭了,以至于并雪不知道接下來还能说什么,只能看向曹雅茹,

曹雅茹立即质问:“如果这次合作出现纰漏该怎么办,”

“我个人愿负全责,”苍浩毫不犹豫的道:“我会引咎辞职,并且弥补公司因此出现的所有损失,”

“这可是你说的,”曹雅茹立即道:“如果合作真的出现问題,你要兑现自己的诺言,”

苍浩点了一下头:“沒问題,”

苍浩与谢忠搞得这个众筹,但从商业角度來说无可厚非,所以曹雅茹挑剔起了谢忠的背景,

偏偏的,曹雅茹的指责还真就能站得住脚,在座的高管有好几个不住点头,

这年头做生意,离不开官方背景,但二代们并非各个靠得住,

正如普通人一样,二代也是有好有坏,有的靠着自己才华能力赚钱,还有一些靠着背景到处骗钱,

很多人跟二代合作生意,结果被对方设套做局,落了个倾家荡产,却又无处申冤,

因为二代们掌握着普通人沒有的资源,也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资源,,权力,

如果合作出了问題,他往京城的海子里面一躲,你连他人都见不到,更别说维护自己的权益,

你去报警,警方说属于商业纠纷,建议你走司法程序,

等到你转而去起诉,法院又找出各种理由,说无法立案,

你去找纪检,虽然纪检管着官一代,却不理会二代们的事情,

结果这些上当的大都选择吃哑巴亏,

曹氏地产是老牌国企,很清楚这帮二代是什么样,所以曹氏地产的高管对这次合作颇有微词,

区别只是,亲近曹雅茹的高管公开表态,而苍浩的嫡系噤声不语,

至于曹志鸿,一直在旁边听着,本來也想借这个机会打击一下苍浩,可苍浩的态度竟是非常的退让,结果曹志鸿反而沒法做什么了,

叹了一口气,曹志鸿说了一句:“既然苍浩愿意承担责任,这个话題就此翻篇吧,”

曹雅茹质问:“如果出现损失怎么办,”

曹志鸿摇了摇头:“苍浩不是说了吗,他愿意承担责任,”

“我很怀疑,”曹雅茹也是摇摇头:“如果他到时拒绝承担责任,我们也沒什么办法……”

曹志鸿打断了曹雅茹的话:“你怎么知道一定会出问題,”

“因为我很担心,”

曹志鸿觉得曹雅茹的态度咄咄逼人,有点不高兴了:“你的担心目前沒有足够的凭据,这次合作更可能获得丰厚利润,”

曹雅茹轻哼了一声:“董事长这么肯定,”

“我可以肯定,”曹志鸿瞪了曹雅茹一眼,不耐烦的道:“我说了,这个议題翻篇,接下來讨论其他工作,”

既然曹志鸿不想继续讨论,其他高管纷纷开始汇报起自己的工作,曹雅茹也就沒办法在说什么了,

自始至终,曹雅茹都沒提起,其实她认识谢忠,而且她的闺蜜陈望雪跟谢忠的关系还非常好,

等到会议开过,苍浩沒跟其他人说什么,去自己的办公室处理工作,

等到下班,苍浩回了翠峰村,墨师发现苍浩的脸色有点怪异:“遇到不开心的事了吗,”

“曹雅茹现在处处跟我作对,你说我能开心吗……”苍浩苦笑两声:“这一次互联网众筹也被她拿出來非难,”

“这就是权力之争,她担心你对她构成威胁,分走属于她的家产,”墨师摇了摇头,好奇地问:“你是怎么做的,”

“什么都不做,”苍浩耸耸肩膀:“不管曹雅茹怎么说,我都是一个劲点头,曹雅茹说合作有危险,我就说出现问題负全责……反正我不跟曹雅茹争执任何事,”

“你还是挺忍让你这个青梅竹马的吗,”

“我之所以忍让,不只因为她跟我从小一起长大,更重要的是……”苍浩拖着长音,缓缓说道:“大势使然,”

墨师更加好奇:“怎么样的大势,”

“权术的精髓在于制衡,”顿了一下,苍浩详细解释道:“在整个曹氏集团,我和曹雅茹都属于实力派,我掌管着曹氏金融,曹雅茹掌管着曹氏地产,但两相比较之下,似乎我比曹雅茹胜出一些,因为曹氏地产有很多我的亲信,而曹雅茹在曹氏金融却沒有半个嫡系,”

墨师点了点头:“继续说,”

“现在是曹雅茹主动对我进攻,前几次,曹志鸿一直都在帮我,那么可能导致我日渐做大,”苍浩毫不犹豫的道:“接下來曹志鸿一定会对我打压,”

“说的太对了,”墨师呵呵一笑:“曹志鸿的首要工作,是让你和曹雅茹取得平衡,防止你们当中任何一个对另外一个形成绝对优势,”

“所以喽,我不想让干爹主动打压我,就只有处处认怂了,”

“沒错,”墨师始终很赞同苍浩的做法:“只要你在曹雅茹面前示弱,曹志鸿也不好意思对你出手,反正不管你怎么示弱,该做的工作还是要继续,一点都不会被耽误到,”

这个时候,旁边的黄彬焕插了一句:“毕竟你不是亲生儿子,曹志鸿才会对你打压,”

“错,”苍浩很认真的摇了摇头:“如果我是曹志鸿的亲生儿子,曹志鸿只会打压的更狠,因为我是义子,跟他又分开多年,他才不好意思出重手,”

黄彬焕不理解:“为什么,”

苍浩反问:“曹志鸿既是董事长,也是我们两个的父亲,手心手背都是肉,你说他应该帮谁,”

“这个吗……”黄彬焕想了想,回答道:“应该帮助他比较偏爱的那个,”

“这个你说到点子上了,从进化心理学角度來说,父母在众多子女当中,一定会有非常偏爱的那个,这个心理到底是怎么形成的,不是几句话说得清楚的……”顿了一下,苍浩接着说道:“真正重要的在于,曹志鸿不是普通愚夫愚妇,就算有所偏爱,也不会公开表现出來,他的原则是谁都不帮,让我和曹雅茹自行竞争,”

黄彬焕立即问:“那么曹志鸿到底偏爱谁,”

“因为他不表现出來,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叹了一口气,苍浩很感慨的道:“我觉得应该更偏爱我吧,毕竟我这么讨人喜欢,”

黄彬焕咳嗽两声,不太自在的道:“老大……你这表情有点恶心,”

墨师不关心苍浩的家事,倒是提出另外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其实曹雅茹的话不是全无道理,谢忠这种人,要么大奸,要么大恶,考虑到,你过去跟那帮二代闹得不太愉快,真的应该防备谢忠设计害你,”

“这个我知道,”苍浩很无所谓的道:“不过沒关系,”

墨师很认真的问:“为什么这么说,”

“曹雅茹始终沒告诉大家自己认识谢忠,曹雅茹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知道……”苍浩说到这里,嘿嘿一笑:“既然曹雅茹已经提出,谢忠可能通过这次合作坑我一把,那么曹雅茹自己肯定知道具体应该怎么坑,”

黄彬焕一惊:“你是说……她会跟谢忠串通一起,”

“有这个可能,”苍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我要是沒猜错,曹雅茹这两天会跟谢忠见面,提出互联网众筹上做手脚,谢忠这个人究竟大奸还是大恶,就看怎么应对曹雅茹的提议了,”

一切都被苍浩猜对了,也就在苍浩刚回到翠峰村的同时,曹雅茹跟陈望雪和谢忠约了一个饭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