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我对曹雅茹失望/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曹雅茹平常对谢忠爱答不理,这一次饭局却一反常态,频频举杯敬酒,

陈望雪看在眼里,喜上眉梢:“喂,你们两个挺有夫妻相的吗,这才认识多久,就这么恩爱了,”

曹雅茹脸色微微一红:“陈望雪你又胡说八道……”

谢忠可沒陈望雪这么单纯,观察着曹雅茹的神色,意味深长的问了一句:“你应该是找我有事吧,”

曹雅茹犹豫了一下,沒有马上回答:“这个吗……”

“如果你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谢忠微微一笑:“只要能帮到我一定尽力,”

陈望雪一愣:“小茹你找谢忠要做生意嘛,”

“对,就是生意,”曹雅茹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谢忠这一次我真的要麻烦你了,”

谢忠点点头:“尽管说吧,”

曹雅茹本來有些犹豫,但谢忠这句话给了曹雅茹以勇气:“你正跟苍浩合作生意,”

“是互联网众筹,我准备把手头几样技术形成产品,然后用众筹的方式推向市场,”谢忠很认真的道:“这事儿我跟陈望雪说过很多次了,”

曹雅茹立即道:“我希望你帮我在这笔生意上做局,”

“做局,”谢忠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很简单,只需要让苍浩赔上一笔钱就行了,数额不需要太大,不要搞到公司破产,”曹雅茹理所当然的道:“我只需要给苍浩一点教训,”

“你让我很不理解,”谢忠本來要给曹雅茹敬酒,闻言把杯子放了下來:“曹氏金融可是你们曹家的生意,如果赔钱了,损失不还是落到你父亲的头上,”

陈望雪同样很不理解:“对啊,你为什么这么做,”

曹雅茹轻哼一声:“这是壮士断臂,”

陈望雪非常好奇:“你能不能详细说说,”

曹雅茹有些为难:“都是些家里的事,沒必要对外人说……”

“你要是不肯说出來,怎么让我们帮你,”陈望雪急忙道:“再说在座的也沒有外人,”

“好,说就说,”曹雅茹深吸了一口气,对谢忠说道:“你应该知道曹氏集团现在是什么情况,我也就不赘述了,总之一句话,曹氏集团未來只能有一个董事长,”

陈望雪听到这话,脸色变得非常郑重:“这个自然,”

“我发现父亲似乎有意培养苍浩接班,”曹雅茹干了一杯酒,接着酒劲又说了起來:“眼下,苍浩在集团内蒸蒸日上,看这势头马上就要把我压下去了,你们不是不知道,我才是亲生女儿,凭什么让苍浩來接班,”

谢忠提醒道:“苍浩是你父亲的义子,”

“那又怎么样,”曹雅茹一摊双手:“沒错,我们两个从小感情非常好,我是在他家里长大的,如果他想要家产,OK,沒问題,分他一半就是了,但董事长必须是我,也只能是我,如果苍浩做了这个董事长,我甚至无法想象外界会怎么评价我,”

陈望雪怨艾的叹了一口气:“肯定说你无能喽,被人夺走了父亲的江山,”

“所以我必须争到董事长的位子,”曹雅茹毫不犹豫的道:“今天在集团高管会议上,苍浩信誓旦旦的承诺,如果这一次合作出现问題就引咎辞职,所以,谢忠你要帮我一个忙,只要能让苍浩赔上千八百万就行,不需要再做别的什么,”

陈望雪点点头:“沒错,只要苍浩离开曹氏集团,曹志鸿的江山铁定属于小茹一个人了,”

谢忠沉声问道:“怎么帮,”

“我已经仔细了解过你们这个项目……”曹雅茹说到这里,压低了声音:“过程很简单,只不过就是用你的产品作为回报,提供给众筹客户,那么你只要在产品上稍微做点手脚,让产品出现技术问題,肯定会有很多客户投诉,到时,我发动舆论配合一下,必然会对曹氏金融造成严重压力……”

“不只是曹氏金融,连我的时代科技也要蒙受损失,”谢忠冷冷看着曹雅茹:“这种事是两败俱伤,”

“那又如何,”曹雅茹满不在乎的道:“反正你做生意也就是玩一玩,直接宣告公司破产,过段时间风平浪静了,再另外开一家就得了,如果你把众筹的钱直接卷走,不但沒有损失,反而还能赚不少钱,”

谢忠冷笑一声:“我的声誉呢,”

曹雅茹也是一声冷笑:“二代们经常不是干这样的事吗,只要能赚到钱就行,声誉这玩意又不值钱,”

“声誉不值钱是因为根本无价,”谢忠断然说道:“你完全想错了,我投资时代科技不是为了玩一玩,而是真的准备做一番事业,”

“如果你帮了我这个忙,我可以给你更大的注资,用整个才曹氏集团來支持你,”曹雅茹一摊双手,很认真的道:“如果你觉得这一次损失了声誉,沒关系,将來可以重建自己的声誉,而且远远超出当前,”

陈望雪立即对谢忠说道:“我觉得于公于私你都应该帮这个忙,于私,小茹是我们的朋友;于公,小茹能够给你提供的商业利益,可远远超出苍浩的那点资源,”

谢忠的语气有点耐人寻味:“是吗,”

“怎么样,考虑一下,”曹雅茹给谢忠倒了一杯酒:“只要我能当上董事长,对咱们这个圈子是天大的利好,你一时付出也是为了咱们大家,”

“刚才陈望雪说了于公于私两个方面的考虑,那么我也从这两个方面说一下……”谢忠拖着长音,缓缓说道:“于私,我当然是支持你当董事长的,但你父亲岁数也不大,身体又硬朗得很,你现在就考虑接班问題是不是有点太早了,于公,我曾经不止一次说过,我非常反感别人利用我的事业达到自己的目的,更何况,我这一次是真的打算认真做点事业,”

谢忠这句话一出口,气氛就变得有点微妙,陈望雪和曹雅茹互相看了看,一时间都沒说话,

“现在我告诉你一件事情……”谢忠看着曹雅茹,一字一顿的道:“几天前,郑亦哲找过苍浩,提出了跟你一样的要求,都是在这一次合作上做点手脚,当然了,要坑的对象跟你不一样,郑亦哲跟我有仇,”

曹雅茹有点尴尬的问:“然后呢,”

“然后苍浩果断拒绝了,”谢忠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所以,不管于公于私,还是从道义上來说,我都不能坑苍浩,”

谢忠这句话说出后,曹雅茹和陈望雪更加尴尬了,两个女孩不知道该说什么,

过了一会,陈望雪嘀咕了一句:“既然苍浩沒坑你,你反而坑了苍浩……好像是有点不耿直,”

曹雅茹很无奈的强调:“毕竟我们才是朋友,”顿了一下,曹雅茹又道:“郑亦哲为什么能找到苍浩,说明他们两个是认识的,这一次,苍浩虽然拒绝了,谁敢肯定以后不会答应,,”

“以后的事情就以后再说吧,”谢忠说着,站起身來:“我已经吃好饭了,有点事情要出去处理一下,你们继续,”

说罢,谢忠迈步向外面走去,陈望雪赶忙跟了上來,

等來到房间的外面,陈望雪拉住了谢忠:“你这是什么意思,”

谢忠笑着反问:“什么我什么意思,”

“正吃着饭呢,你就这么走,太不礼貌了,”

“沒错,”谢忠很坦然的点了点头:“我本來也沒打算礼貌,”

陈望雪一愣:“什么,”

“我对曹雅茹很失望,非常失望,极其失望……”谢忠一边说着话,一边不住的摇头:“她为了争夺董事长的位子,不惜让全集团蒙受损失,首先就是不尊重她的父亲和全体员工,其次,她试图利用我的项目做手脚,这也是不尊重我,”

陈望雪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可是……我们是朋友,”

“曹雅茹这样的朋友,我交不起,”谢忠摆了摆手:“以后大家不要來往了,”

陈望雪瞪大了双眼:“我沒听错吧,”

“你沒听错,”谢忠重复了一遍:“我以后不想再跟曹雅茹交往了,你们两个仍然是朋友,这是你们两个的事,你我也仍然是朋友,这是你我之间的事,但我跟曹雅茹再无交集,”

“你这是要绝交,”

“本來也沒什么交情,谈不上绝交吧,,”谢忠很轻松的一笑:“之前,你说要把曹雅茹介绍给我,其实我的兴趣还是蛮大的,但几次接触下來,我对这个人的兴趣渐渐丧失,我实在不敢想象我未來的妻子会是这样一个人,”

陈望雪哀叹了一声:“就这么一件小事,让你们两个就这么结束,实在太让人惋惜了……”

“我跟曹雅茹的关系从沒有开始,也谈不上结束,”谢忠摇了摇头:“更重要的是,可能你认为这是一件小事,我却认为小中见大,曹雅茹的这个提议,充分表明了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我不是说她这个人有多么不好,只是我谢忠的世界观和人生观跟她不同,所以就不要产生交集了,”

“你真的考虑好了吗,”

“当然了,”谢忠看了一下时间,又道:“等下我真的有事,你会去陪她吧,我要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