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我在追你的女人/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忠丢下这句话,径自离开,陈望雪看着他的背影恨恨跺了跺脚:“该死的苍浩,都怪你,”

陈望雪一直奉行一个信念,这个社会上不管做什么事,重要的是有圈子支持,

虽然陈望雪做生意不怎么样,但圈子经营得有声有色,其中最重量级的两个人就是谢忠和曹雅茹,

营建圈子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如何巩固圈子,陈望雪想到了一个主意就是亲上加亲,于是才打算把曹雅茹介绍给谢忠,熟料曹雅茹对谢忠根本不感兴趣,

原本谢忠对曹雅茹倒是有些兴趣,然而经过今天这件事情,谢忠的态度也变了,

眼见自己如意算盘落了空,陈望雪简直恨死苍浩,恨不得立即碎尸万段,

可偏偏就是想到苍浩,陈望雪感到身体某个部位传來怪怪的感觉,似乎很回味之前那次相遇,

谢忠真就这样走了,沒再理会曹雅茹和陈望雪,其实他确实有事,是去忙碌有关互联网众筹的工作,

转过天來,谢忠去了曹氏金融,直接进到苍浩的办公室,

两个人已经约好了今天见面,敲定众筹细节,虽然两个人事先沒商议太多,却一直非常有默契的互相配合,进展速度远超预期,

等到工作谈罢,谢忠长呼了一口气:“谢谢,”

“应该是我谢谢你,”苍浩淡淡的道:“正好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开拓更多领域业务,”

“你知道吗……”谢忠扫量着苍浩,突然微微一笑:“我來你们公司,原本只是试探一下你的能力,并沒有真正打算合作,但你拿出的计划打动了我,所以就假戏真做了,”

苍浩满不在意的点了点头:“知道,”

苍浩一点沒感到惊讶,这让谢忠有点失望:“还有一件事估计你肯定不知道,”

“什么,”

“我在追求你的女人,”

“井悦然吗,”苍浩表面不动声色,却准备掏枪了,只要谢忠敢点一下头,先打断一条胳膊再说,大不了生意不做了,

谢忠摇摇头:“当然不是,”

“那又是谁,”

“曹雅茹,”

“哦,”苍浩轻松了下來:“原來是她啊,”

谢忠更加失望了:“难道你不想说点什么,”

苍浩张嘴來了一句:“祝你幸福,”

“你……为什么反应这么平静,”谢忠仔细打量着苍浩的神色:“曹雅茹跟你可是青梅竹马,我在追求你的青梅竹马,难道你不生气,”

苍浩耐人寻味的一笑:“你希望激怒我,”

“这个吗……”谢忠不太好意思的道:“那还真不是,”

“我能不能告诉你我早就知道,”苍浩耸耸肩膀:“你跟陈望雪关系很好,陈望雪又是曹雅茹的闺蜜,”

谢忠一时无语:“这……”

“陈望雪还來找过我呢,”苍浩始终云淡风轻:“她大意就是说,让我知难而退,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很显然,她认为我是癞蛤蟆,而曹雅茹是天鹅,”

“我知道这件事,”谢忠立即摇了摇头:“但可不是我让她去找你的,”

“这个我也知道,”苍浩毫不在意的道:“看起來,你我对对方都有足够的了解,你到底想说些什么,不妨敞开來直接说,”

“好,我们可以直接说,但在此之前你要回答我一个问題,”

苍浩点点头:“说吧,”

“我说追求你的女朋友,为什么你不感到愤怒,”

“首先、曹雅茹不是我的女朋友,虽然我们是青梅竹马;其次、如果曹雅茹是我的女朋友,你肯定沒办法挖墙脚,”苍浩耸耸肩膀:“如果我的女朋友跟别人跑了,至少也说明我自己太废物,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找到这对奸夫**然后手刃,但是,如果一天到晚盯着女朋友,这样很沒意思,”

“那么曹雅茹为什么沒成为你的女朋友,”

“这是第二个问題,”苍浩把手一伸:“回答其他问題,请付咨询费,”

谢忠呵呵笑了起來:“你真幽默,”

“是吗,”苍浩也笑了:“现在该你回答我了,你跟我提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如果你的回答不能让我满意,我就会把你的脑袋塞进菊花团成一团,然后一脚踢出去,”

谢忠从小到大,还沒有这样被人威胁过,

偏偏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苍浩这句话,谢忠不但沒有发火,还有了一丝惧意:“其实……也沒什么,本來我还是挺喜欢曹雅茹这个人的,但昨天她跟我提出了一些要求,让我无法接受,”

“然后呢,”

“然后就是,我觉得大家真不是一个圈子的人,以后还是不要來往了,”谢忠学着苍浩的样子,也是耸了耸肩膀:“我谢忠不缺朋友,只要我愿意,有的是人愿意跟我交往,但我这个人对朋友还是很苛刻的,不是任何人都能进入我的圈子,”

苍浩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怎么听着好像你对曹雅茹很有成见,”

“我沒这么说,”谢忠一个劲的摇头:“我相信曹雅茹是一个好人,只是大家的性格实在谈不來,所以还是互相回避一下比较好,”

“但你始终沒说曹雅茹对你提出什么要求,”苍浩的笑容更加耐人寻味:“你这话听着有点暧昧,不是男女关系之间的要求吧,”

“当然不是,”谢忠正色道:“你千万别想歪了,其实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只是与我做事的价值观不一样,所以我沒办法接受,”

苍浩觉得谢忠倒是个君子,很多人根本做不到不在背后谈论他人是非,坚决不肯说出曹雅茹到底提出什么要求,

不过苍浩已经猜到了:“她应该是要求跟你联手整垮曹氏金融吧,”

谢忠脸色有些为难:“这个吗……”

“别这个那个了,”苍浩满不在意的道:“你我之间的合作,牵扯出了很多不该有的风波,既然郑亦哲能找到我要求给你下套,那么曹雅茹对你提出类似的要求也是情理之中的,”

“我不想背后说人坏话……”谢忠很无奈的道:“总而言之,在商言商,这次合作我不想受到一些无谓的干扰,更何况我也根本不是那样的人,”

苍浩笑着向谢忠伸过手來:“合作愉快,”

谢忠跟苍浩握了握手,有点不太放心的问:“那个……你会怎么对曹雅茹,”

“怎么也不怎么,”苍浩缓缓摇了摇头:“不管她是怎么看我,我还是把她……就算做是妹妹吧,”

谢忠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她或许担心我跟她争夺家产,不过我对曹氏集团还真沒什么兴趣,”苍浩很认真地摇了摇头:“如果我喜欢钱的话,有更多的办法去赚,不会图谋本就不属于我的东西,”

谢忠有点不相信:“你真的不喜欢钱,”

“说不喜欢钱那是假的,但金钱只是一种手段,帮助你达到自己的人生目的,如果你把金钱本身变成自己的人生目标,那是相当悲哀的,”冷冷一笑,苍浩讥讽道:“这个时代,很多人甘愿给两样东西为奴,一样东西就是金钱,另一样就是B了,当然了,想要艹到好B,还是需要用金钱铺垫,所以逼|奴本身也是钱奴,”

“你这话……虽然糙点,不过道理倒是不错的,”

“我既不是逼|奴,也不是钱奴,”苍浩一字一顿的道:“对我來说,人生最重要的是当我死了之后,我能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些东西,”

“你希望能留下什么,”

“一段传奇,”苍浩的表情变得高傲起來:“事实上我已经是了,”

“我突然发现你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谢忠很认真的道:“你跟其他人想象的完全不同,你不但对曹氏集团沒有任何兴趣,还有更远大的志向,你之所以留在曹氏集团,其实只是想帮你义父,而沒有其他目的,”

“你很了解我,”

“可惜曹雅茹不了解,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谢忠摇了摇头:“你为什么不对她解释一下,”

“我的人生从來不做过多解释,退一步说,就算我解释了,你认为她会相信吗,”

“她……恐怕真不会相信,”

“所以喽,”苍浩一摊双手:“我只需要做好自己就行了,又何必去在意别人怎么想呢,,”

“你确实是个人物,应该早点认识你才对,”谢忠很感慨的道:“我多少知道你的故事,当年你们举家移民,直到去年才回來,我觉得你在国外肯定经历了什么,对你构成很大的影响,你才能够变成今天的你,”

“你说的一点都沒错,”苍浩很自豪的说道:“我这一辈子经历过很多苦难、挫折和失败,我曾经不注的咒骂老天为什么这么对我,但后來我发现其实自己所经历的这一切,都指向了今天的这条路,我身上的每一道疤痕,都能让我强大一分,现在回头看了一下,我觉得过去经历的那些沒什么大不了,而且更有幸去面对未來的挑战,”

“那么你在国外到底经历了什么,”

“今天的问題已经够多了,”苍浩老实不客气的告诉谢忠:“你要是有兴趣,可以自己去找答案,而不是坐在这里听我吹牛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