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让谢忠当接盘侠/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到时间差不多了,派对也该结束了,苍浩拿着三个杯子和一瓶酒走了过來,分别倒满之后递给了杨洁和谢忠,

谢忠笑着道:“我们确实应该干杯,”

杨洁也把杯子接了过來:“真不好意思,光顾着跟谢公子聊天了,也沒跟大家说话,”

苍浩嘿嘿一笑:“沒事,沒事,你们两个开心就好,”

刚好,吕嘉琦走了过來,一把拿过了谢忠手里的杯子:“正好,我有点口渴了……”

吕嘉琦说着话,就要把杯子里的酒喝下去,苍浩一把将杯子抢了回來,

酒液洒了出來,泼在吕嘉琦的身上,吕嘉琦一愣:“苍总你干什么,”

“吕嘉琦你要干什么,”苍浩有些不悦的道:“怎么一点规矩都沒有,这酒是谢公子的,”

吕嘉琦不满的道:“我也口渴……”

“那就去别的地方喝,我平常怎么教你的,”苍浩同样不满:“再说了,你什么时候开始喝酒了,”

吕嘉琦气呼呼的转身离开,再不说什么了,

苍浩不管吕嘉琦,开始给谢忠和杨洁劝酒:“來,咱们走一个,”

谢忠有点不太好意思:“都是自己人,要不把琦琦叫回來,一起喝吧,”

“不行,”苍浩断然否决:“这丫头最近有点不像话了,不能这么惯着她,”

既然苍浩这么说了,谢忠也不好坚持,在苍浩的劝酒之下,跟杨洁干了好几杯,

苍浩笑眯眯的看了看谢忠,又看了看杨洁,提出:“我去趟卫生间,”

苍浩起身后,冲着刘亚南使了一个眼色,然后來到包房外面,

刘亚南会意,跟在苍浩身后走了出來:“什么事,”

“你现在回包房,把文小海叫出來,”

“好的,”刘亚南不问苍浩是什么意思,直接把文小海从包房里喊了出來,

接下來,苍浩又让文小海把其他人喊出來,如此一个带着一个,最后全公司员工都离开了包房,只剩下杨洁和谢忠还留在里面窃窃私语,

“今天差不多了,”苍浩看了一下时间:“我去结账,大家各自回家吧,”

文小海提出:“谢忠和杨洁还在……”

“关你什么事,”苍浩恶狠狠瞪了文小海一眼:“把自己管好就得了,别到处操心,”

刘亚南立即笑着告诉文小海:“让你回家就回家,其他事情不要管,”

文小海似乎也有些明白了:“我马上走……我打车,谁跟我一路,”

大家各自散去,苍浩也准备走了,发现吕嘉琦正气呼呼地看着自己,

苍浩问了一句:“你怎么了,”

“你说呢,”吕嘉琦仍然很生气:“谢忠虽然是二代,我也是啊,为什么你这么对我,不让我喝他的酒,”

“你一小姑娘喝什么酒,”

“可我就是想喝,”吕嘉琦重重哼了一声:“这不是酒的问題,而是待遇的问題,凭什么谢忠待遇比我好,”

“其实我是为了你好,”

“沒发现,”吕嘉琦委屈的几乎就快要哭出來了:“你就是偏袒谢忠,是不是因为他爷爷比我爷爷官大,”

苍浩叹了一口气:“跟那些根本沒关系,”

“那跟什么有关系,”

“总之你就不能喝那酒,”

吕嘉琦仔细打量着苍浩,恍惚间有些明白了:“难道那酒……有问題,”

苍浩看了看周围,沒有其他人,这才压低声音说了一句:“沒错,”

吕嘉琦立即问:“有什么问題,”

“就是喝了以后吧……”苍浩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叹了一口气,告诉吕嘉琦:“我觉得谢忠和杨洁挺合适的,但他俩谁也不肯更主动一点,于是我就撮合一下,”

吕嘉琦瞪大双眼:“你给他们下药了,”

苍浩立即把手指竖在唇边:“小点声,”

“嗯,”吕嘉琦点点头,用手捂住嘴巴,呜呜囔囔问了一句:“是不是这么回事,”

“自己知道就行了,千万别告诉别人,”苍浩为了平息吕嘉琦的怒火,就只好说出了真相:“我这也是为了他们好,”

“这件事都有谁知道,”

“只有你一个人知道,”苍浩很无奈的问:“你还觉得我不把你当回事吗,看我多么尊重你呀,”

“不,”吕嘉琦很认真地摇了摇头:“苍总你真够意思,”

“赶紧回家吧,”苍浩再次叮嘱:“千万别告诉别人,”

吕嘉琦转怒为喜,蹦蹦跳跳的走了,

苍浩把耳朵附在包房门上,隐隐听到里面似乎传來某种让人热血澎湃的声音,知道自己已经得逞,于是也走了,

转过天,苍浩來公司上班,处理了工作之后,打开矩阵系统搜集了一下各方面信息,

东南亚的超级黑死病越來越剧烈,已经导致上万人死亡,感染者不计其数,然而宋双上校仍然毫无音讯,

想到宋双上校,苍浩就会想到红门兰,这几天,洪门兰都沒出现,不知道在宋双上校身边忙些什么,

也有可能红门兰悄悄來过办公室,但苍浩沒撞见,

这又让苍浩想起办公室那条密道,一直都沒有好好探查过,既然眼下沒什么事,苍浩打算看一看,

反锁上办公室的门,苍浩进了休息室,卸掉那块软装饰板之后,钻了进去,

虽然这里是废弃的电梯井,但四下里有很多凸起物,以苍浩的伸手可以很方便的攀援其中,

结果,苍浩发现电梯井连接着通风管道,由此形成了一条复杂的交通网,遍布偌大的办公楼,

苍浩从电梯井向上爬了一段,看到有一条横向通道,也不知道干嘛的,就弓着腰进去了,

刚走出沒多远,苍浩听到旁边传來开门和关门的声音,看來管道旁边是一个房间,

刚好,苍浩找到一条缝隙,于是趴在上面看了一眼,发现外面是卫生间,

而这个卫生间是夏明琪办公室专属的,进來的人正是夏明琪,看起來要解手,

从角度上判断,这条缝隙刚好在马桶的斜下方,还沒等苍浩反应过來,夏明琪已经解开裤子蹲下來了,

苍浩以这样一种角度看进去,视野一下子被隐秘部位给占满了,

苍浩虽然心中无所顾忌,不过这种行为终归不光彩,就象偷了人家的东西一样,

脸红耳热是免不了的,此外还有兴奋和刺激,这让苍浩的心跳开始加速,

然而,夏明琪却浑然不知,还下意识地把屁屁往上翘了一翘,

这种窥视带來心理快感,苍浩一时间都忘了,自己本來想要做什么,

夏明琪明知苍浩在窥视,仍然沒进行任何遮挡,过了一会,开始嘘嘘了,

等到完事之后,夏明琪停了一下,然后把小屁屁上下摇晃几下,

夏明琪伸出一只手,拿过一些面巾纸,用力地从里到外擦了擦,

擦的时间稍稍有些长,过了许久,夏明琪的手终于离开了,

美好的东西总是很短暂的,夏明琪随后站了起來,雪白的双股迅速从苍浩的视野中消失了,

苍浩不免有些遗憾,欣赏美女这回事,从來都会上瘾,永远都沒法完全过瘾,

夏明琪起身离开了,整个卫生间空落落的,再沒有什么可以观赏的,

于是苍浩继续前行,又到了一处房间,

苍浩掏出匕首,向四周摸了摸,似乎装修跟自己的办公室差不太多,外面全都是软装饰板,

苍浩在周围轻轻翘了一下,传來一声轻响,一块软装饰板歪了,露出一条缝隙,

苍浩往缝隙外面一看,顿感无奈,因为这里竟然是井悦然的办公室,

井悦然根本不知道办公室存在这样的漏洞,锁上办公室的门,竟然脱掉了上衣和胸罩,

马上的,井悦然露出了一对绝妙的雪峰,不时还微微颤动几下,景色堪称绝美得精致,

接下來,井悦然脱掉了身下那条紧窄的裙子,刚好弯下腰,把肥大的屁股了翘起來,把黑色的连裤袜脱了下去,

井悦然在办公室准备了不少衣物,可能是要换一套衣服,尽管她是苍浩的女朋友,但苍浩还真沒什么机会欣赏她的身体,

很快的,井悦然重又找出一双白色的连裤袜和一套胸贴,先坐到床上将胸贴穿上,试了试还算舒服,然后把连裤袜卷好,

她先把左脚尖轻轻地伸进连裤袜,从脚背套到脚踝上,双手向上拉了几下,又翘起右脚伸了进去,

就像刚才一样,井悦然最后把裤袜拉到了腰间,又把双手伸进去左右撑了撑,

这条白色丝袜比之刚才那条黑色的,带來了一种异样的诱惑,井悦然整个人显得更加妖艳,

她这样不停的换丝袜,就像是在玩情|趣游戏,也不管苍浩能不能受得了,

此时对苍浩來说,井悦然身上所有衣服仿佛是透明的,那条黑色小内裤在白色丝袜的衬托下,格外醒目,因而更具有诱惑,

苍浩揉了揉眼睛,仔细看去,透过丝袜和内裤似乎竟可以看到更深层次的内容,

很显然,井悦然似乎一直处于某种萌动的状态,因而那里显得光滑迷人,

井悦然沒有着急穿衣服,拿出一瓶精油,开始揉按自己的身体,

胸贴很低,随着井悦然不规则的动作,胸部时常露出一半來,

她的双手沾满了精油,首先轻轻地由脖子开始按摩,过了一会后來到胸前,伸到文胸里轻轻地揉捏,

苍浩几乎快流鼻血了,而井悦然仍然继续自己的动作,身躯在双手地压迫下不停的抖动着,也不断的变换着形状,

精油散发出美妙的味道,苍浩已经开始YY,井悦然的娇躯变得香喷喷的,也更加滑润,

过了一会,井悦然把连裤袜褪下去一块,开始有节奏地揉按着大腿和屁股,动作时而快时而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