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办公室的暗道/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就这样看着井悦然用精油來回一遍一遍地按摩,最后觉得自己实在是受不了,只能快点离开,

于是,苍浩摆弄了一下软装饰板,扶正了位置,

也就是这样一來,发出“咔嚓”一声响,虽然非常轻微,但井悦然听到了:“谁,”

苍浩当然不敢出声,只能闷闷躲在暗道里,

过了一会,外面穿來悉悉索索的声音,应该是井悦然穿上了衣服,

苍浩想看下去也沒有办法,只能继续前行,

距离井悦然办公室不远是市场部的办公室,这里刚好有一条竖井,苍浩顺着竖井爬了上去,发现可以连接着天花板,

一般來说,天花板上方都有很大的空间,一个人匍匐爬行是一点问題都沒有的,

也不知这栋楼最后一次装修是什么时候,天花板上到处都是灰尘,苍浩不想弄脏了衣服,就悄悄掀开一块天花板,往下面看了一眼,

果然,苍浩正在市场部上方,下面的员工们忙着日常工作,

不过,也有一个人不太正常,那就是杨洁,也不处理手头的文件,拿个小镜子在那照着,

办公室门打开,夏明琪从外面走了进來,手上拿着一摞文件,看样子是來找井悦然的,

夏明琪偶然一瞥,正看见了杨洁,顿时嘿嘿一笑:“哎呦,这不是杨秘书吗,來总公司办事,”

杨洁收起梳妆镜,冷冷的道:“我已经调到总公司了,”

“是吗,”夏明琪装作很惊讶的样子:“原來你现在归井总管,我还真不知道,毕竟,总公司人太多了……”

杨洁随口问了一句:“夏总有什么事情吗,”

这个问題实在多余,因为夏明琪不管來做什么,都不是杨洁有资格过问的,

夏明琪还真就不太高兴了:“你來这边做什么,还是秘书,”

杨洁不太好意思的回答:“我……文员,”

“这不就得了,”夏明琪讥讽道:“你只是文员,而我是总经理,咱们两个隔着好几级呢,我的工作不需要向你汇报,”

苍浩并不知道,杨洁在物业公司的时候,曾经在一次饭局上遇到了夏明琪,当时夏明琪很不客气的讥讽了杨洁,

不过,苍浩倒是听了出來,这两个女人之间不太愉快,

如果换做是过去,杨洁就只有忍着的份,但如今的杨洁可不再一样了,

杨洁看见夏明琪头上带着一件头饰,立即恭维道:“夏总这件头饰真漂亮啊,”

这件头饰正是苍浩当初送的,杨洁到时不知道,而夏明琪也沒有兴趣介绍:“这个叫铁龙生,蛮贵的……”

“是吗,”杨洁呵呵一笑:“我听说过,铁龙生是缅甸的一种翡翠,属于后來开发的品种,”

“不管先开发的,还是后开发的,不管怎么说是翡翠,”

“我这里也有一样翡翠……”杨洁说着,从胸前拿出一个吊坠给夏明琪看:“我也不太懂,据说是玻璃种的帝王绿,夏总帮忙过过目,”

这是一个树叶形的吊坠,个头不太大,比正常人的指甲大不了多少,

然而,夏明琪只是一听杨洁的话,脸色就像翡翠一样的绿,

稍微懂点翡翠的人都知道,翡翠的品种以玻璃体为最佳,而玻璃体中最昂贵的就是帝王绿,

夏明琪这件铁龙生虽然也值个十來万块,但跟这玻璃种的帝王绿一比,迅疾沦为地摊货,

“真的假的呀,”夏明琪硬挤出一丝嘲弄的笑容:“帝王绿可是很贵的,”

“其实也不是太贵,”杨洁傲慢的点了点头:“这一件据说也就值个五六百万,”

“五六百万,”夏明琪把银牙咬得咯咯直响:“你月薪才多少,你也买得起,”

“我当然买不起了,”杨洁怨艾的叹了一口气:“有人送……”

“什么人,”

“男朋友呗,”

夏明琪的脸变的更绿了:“真的只是男朋友,不是其他什么人,”

“你该不会以为我被人包养吧,”杨洁呵呵一笑,满不在意的道:“其实吧,我跟男朋友还是昨天才明确的关系,就算是包养,他出手这么大方,我也认了,”

“你可要当心,这年头很多人拿着冒牌货在外面骗|炮……”

“这你可多虑了,他是京城來的高干子弟,不知道多少女孩子主动往身上靠,还需要出去骗,”

“你怎么知道他是二代,”夏明琪依旧是不相信:“高干子弟的冒牌货更多,”

“就算他身份是假的,我肯定也不是唯一被骗的……”杨洁怨艾的叹了一口气:“忘了告诉你,我这个新男朋友呢,就是曹氏金融那边最新的合作对象,他的公司好像叫……哦,对了,叫时代科技,苍总在合作之前,肯定充分调查了他的背景,否则曹氏金融这一次可就惨了,”

夏明琪当然知道众筹的事,登时愣住了:“你是说谢忠,”

“对,”杨洁理所当然的道:“他这么喜欢我,我也沒有办法,”

苍浩听到这些话,差一点从天花板上掉下去,

昨天,苍浩给谢忠和杨洁都下药了,在苍浩离开的时候,两个人在药力的作用下正做着应该做的事情,

苍浩原本有这样的如意算盘,相比谢忠这种世代为官的豪门大族,自己就是一个屌丝,杨洁认识谢忠之后,肯定对自己就沒什么兴趣了,之前杨洁摆脱宋永斌正是因为认识了自己,以杨洁粘人的功夫,谢忠啪啪一顿之后,肯定要被杨洁缠上,这样一來自己就可以脱身,

苍浩却是沒有想到,原來谢忠是真喜欢杨洁,昨天两个人啪啪完之后,谢忠随手就给了这么一件礼物,

这一次跟夏明琪交锋,杨洁完全占到了上风,夏明琪突然是个部门总经理,身价却被小小的文员秒杀,

夏明琪寻思了一下,自己浑身上下所有值钱东西,再加上房子和车子,都沒有这一件玻璃种帝王绿值钱,

顿时,夏明琪脸色变得惨白,倒沒有刚才那么绿了,

杨洁带着得胜者的姿态,把玻璃种帝王绿晃來晃去,确保办公室每个人都看见,这才放回到胸前,

也就是这个时候,杨洁看见了井悦然,

井悦然早就來了,一直站在不远处看着,沒出声,

杨洁马上对井悦然道:“井总啊,今天我跟男朋友有个约会,能不能早下班一会儿,”

“沒问題,”井悦然非常慷慨的道:“不管男孩女孩,只要是谈恋爱,我都会准假,工作虽然重要,可也不能耽误个人生活,你说对不对,”

按照井悦然过去的作风,杨洁觉得井悦然肯定刁难自己,却沒想到井悦然这么痛快的批准了,

本來杨洁还想借机讥讽一下井悦然,这样一來倒是沒有机会了,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说了一句:“谢谢井总,”

井悦然是干公关出身的,太擅长见风使舵了,人前人后从來不吃亏,

夏明琪却沒有井悦然这份精明,脸色又白又转绿,然后又变红,很想冲过去狠抽杨洁几记耳光,可自己有毕竟是部门总经理,真干出这种事情就太沒品格了,

于是夏明琪就只能忍着,偏偏杨洁又不放过夏明琪,

杨洁拎起包,整理了一下头发,叹了一口气:“这个包包用了好久,也该换了……男朋友说今天给我买个爱马仕,也不知道能不能兑现,”

丢下这句话,杨洁扬长而去,

井悦然一脸的无所谓,夏明琪却是气得直跺脚:“你们部门的员工这是什么德行,”

“不招惹她不就沒事了,”井悦然呵呵一笑:“人家现在是女屌丝逆袭,”

夏明琪恨恨不已的道:“井总,你给我一个面子,必须把她解雇,”

“你觉得有用吗,”井悦然依然是满面笑容:“人家现在根本就不在乎这份工作,就算我不解雇她,过段时间也会主动辞职的,”

“咱们两个都是部门总经理,就让她一个文员这么耀武扬威的,难道你能忍,”

“我忍了,”井悦然很认真的点点头:“夏总,你也说了,她就是个普通文员,你跟她一般见识是不是有点掉价,”

“我做不到,”

“那就跟我学学,心胸放宽一点,”丢下这句话,井悦然出去了,根本不管夏明琪找自己有什么事,

而夏明琪的那张脸,变换出了一种很怪异的颜色,被杨洁一顿揶揄本來就很恼火,沒想到在井悦然这里又吃瘪了,

苍浩知道,井悦然离开办公室,很可能是去找自己,

苍浩不能继续留下去了,立即顺着原路返回休息室,刚刚把软装饰板装好,办公室的门果然被人敲响,

苍浩立即去打开办公室的门,井悦然看到苍浩吓了一跳:“你身上怎么这么多灰,”

“我……”苍浩当然不能告诉井悦然自己刚刚偷看她换衣服,只好敷衍道:“不小心摔了个跟头,”

井悦然整理了一下苍浩的衣服:“你这跟头摔得挺有技术,”

“什么意思,”

“你的衣服上面有碎纸屑、蜘蛛网、瓜子皮……你办公室怎么这么脏,”井悦然冷冷一笑:“看來我得跟后勤部好好谈谈了,”

“这个……跟他们沒关系,”

井悦然轻哼了一声:“你到底干嘛去了,”

“真的沒干嘛,”苍浩叹了一口气:“你这是怎么了,非得刨根问底的,”

“看看你是不是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井悦然颇有点得意的道:“告诉你,不管你有什么,都瞒不住我的,”

据说,女人在侦探男人是否有外遇的时候,有着相当于福尔摩斯的智商,

毫无疑问,井悦然是福尔摩斯里的福尔摩斯,这细节观察判断能力,简直比肩廖家珺,

苍浩非常无奈的道:“既然我什么都瞒不住你,你干嘛还追问我刚才干什么去了,”

“现在是上班时间,你不把自己弄得衣冠楚楚也就罢了,浑身都是脏东西,任谁看见了都得问上一句,”

“别说这个了……”苍浩一边整理衣服,一边说道:“反正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好吧,那就换个话題……”井悦然话锋一转:“杨洁是怎么回事,”

苍浩明知故问:“什么怎么回事,”

“她勾搭上了你们公司的客户谢忠,”

“是吗,”苍浩理所当然的道:“也谈不上勾搭吧,谢忠对她本來就有点意思,谢忠第一次來公司的时候,跟其他人说的话都不多,唯独拉着杨洁聊个不停,至于杨洁这个人吗,你也是知道的,有机会遇到这样的官二代,当然要贴上去了,”

“原來是这样啊,”井悦然嘿嘿一笑:“听起來呢,他们两个倒是两情相悦,不过我怎么感觉你在其中发挥了某种作用,”

“我能起到什么作用,”苍浩耸耸肩膀:“也就是撮合一下呗,我挺喜欢成人之美的,”

“听着你倒是好心,不过也有点缺德,”井悦然嘲弄道:“让谢忠给你当接盘侠,”

井悦然还这沒说错,苍浩已经把杨洁上过了,如今再甩给谢忠,似乎有点不太讲究,

但从另一方面來说,苍浩也是宋永斌的接盘侠,苍浩上杨洁的之前,杨洁已经不知道被宋永斌上过多少次了,

只是不知道如果谢忠知道了这些既往,又会作何感想,

苍浩叹了一口气:“这可不是我故意的,谢忠是个成年人,他决定什么事,我能干涉吗,”

“这倒是,”井悦然叹了一口气:“谢忠是个聪明人,短短时间里能组建起一家规模不小的科技公司,但聪明人也有犯糊涂的时候,他找了杨洁这么个女朋友,早晚得后悔……”

“是不是后悔,那也是后话,”苍浩坦然耸了一下肩膀:“反正跟咱们沒什么关系,”

嘴上是这么说,苍浩倒觉得姚军辉真是个聪明人,一早就发现不能把丁晓红留在身边,于是设法甩给了自己,

而杨洁和丁晓红又有什么两样,她们都是利益动物,跟男人在一起都是谋取物质好处,感情是最不重要的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