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鬼王党之恶后/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恶后,”宋双上校一字一顿的回答:“她的外号叫‘恶后’,俄罗斯人,像我一样是初代鬼王党的成员,”

“原來你们过去认识,”

“是的,”宋双上校显然是真的开始信任红门兰了,非常详细的介绍起來:“钻石联盟组建了初代鬼王党之后,觉得难以控制,就把我们像货物一样封存了起來,但有一个人例外,就是恶后,这个人性格比较孤僻,不愿与任何人在一起,所以加入鬼王党之后沒多久就退出了,钻石联盟也拿她沒什么办法,这几年,她完全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不过我在深层网络上还能联系到她,”

“讲讲她吃人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恶后的家庭背景是什么样,总之她从青少年时代开始就不断犯罪,第一次坐牢是因为抢劫伤人,关押她的监狱位于西伯利亚深处,四周荒凉沒有人烟,根本难以逃走,而且监狱内部混乱沒有秩序……”叹了一口气,宋双上校继续说道:“我说过恶后不喜欢跟人在一起,只喜欢独处,所以她非常厌烦她的室友,于是有一天,她杀了自己的室友,**之后放在火上烤着吃了,沒人知道她是怎么生火的,当警卫发现的时候,她已经把室友的四肢全部啃光,据说人肉上面还撒了调料,也不知道是哪弄來的……”

红门兰被惊呆了:“这人还真是变|态,”

“初代鬼王党的组成人员都是这样的人,”宋双上校非常无奈的道:“显然钻石联盟把我当成了他们的同类,这让我非常气愤……”

“我不知道你们到底是不是一种人,至少你跟恶后关系确实不错,”

“不能这么说,”宋双上校缓缓摇了摇头:“我说服她跟我合作,仅仅用了一个理由,”

“什么,”

“她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宋双上校正说着话,外面传來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很快的, 一个高大强壮的身躯从外面走了进來,

进來的人正是传说中的“恶后”,红门兰刚看到她的时候,非常奇怪她到底是男是女,

恶后穿着运动裤和紧身运动T恤,可以看出她的肌肉极其发达,块块堆垒,

她有着金色头发,剃得非常短,面孔更是有棱有角,除了沒长胡子之外,男性特征分明,却找不到一点女性应有的阴柔,

红门兰仔细打量了一番,最后注意到她有高耸的双胸,才能确定她是一个女人,

恶后的胸脯不小,但相对她的肌肉來说就很可怜了,罩杯还沒有肱二头肌大,

宋双上校走过去,笑着向恶后伸过手去,用标准的汉语普通话问候:“你好,”

“你好,”恶后开口了,说的竟然也是汉语普通话,只是带着浓厚的鼻音:“沒想到我们还能见面,本來我以为你要在布鲁塞尔一直睡到世界末日,”

“很幸运我醒了,”宋双上校深吸了一口气:“而且知道了自己应该做什么,”

“无所谓,”恶后的声音非常浑厚,就像她的相貌一样,更像男人:“只要你能让我痛痛快快,其他一切都你來决定,”

恶后沒说“痛痛快快”指的是什么,但洪门兰联想到刚才宋双上校说的那些话,顿时不寒而栗,

也就是这个时候,恶后注意到了红门兰,质问宋双上校:“这又是谁,”

“红门兰,”宋双上校的回答很简单:“我的助手,”

“是吗,”恶后沒说什么,仔细打量了一番红门兰,然后咂了咂嘴,那样子就象是在研究红门兰的味道,

“更多的我就不说了,”宋双上校看了一下时间,又道:“欢迎你加入红色高棉,”

恶后轻哼了一声,沒说话,只是一脸的无所谓,

“你们在这里陪我等一下,”宋双上校告诉恶后和红门兰:“有一位非常重要的客人要來拜访,”

红门兰不知道这位客人是谁,不过也沒问,因为她大致揣摩到了宋双上校的性格,

如果宋双上校想让你知道什么,说出來的事情一定比你想象的更多,

如果正相反,宋双上校有意隐瞒什么,就算磨破了嘴皮也不会问出任何结果,

至于恶后,更加不关心客人是谁,坐到了一旁,掏出一根雪茄点上,狠狠抽了一口,

抽烟和抽雪茄是不一样的,抽雪茄的正确方法是,让烟雾只停留于口腔和鼻腔,并不进入肺部,应该算是小循环,

恶后却不一样,很明显的是把雪茄完全吸进肺里,而且她这一口抽下去足够凶猛,雪茄快燃掉了一半,

过了一会,一个东方面孔的老人从外面走了进來,穿着一身骑行服装,还带着骑行头盔,手上推着一辆公路自行车,

这位老人大约六十岁左右的样子,可能因为保养得比较好,又注意锻炼身体,所以体格非常好,健步如飞,

更重要的是,他跟路上常见的那些健身老人似乎沒有什么不同,跟恶后这样的怪物完全不同,

宋双上校冲着老人点了一下头,随后告诉红门兰:“这一位就是冈本耕造先生,”

红门兰双眸一亮:“就是他发明了超级黑死病,”

“是的,”宋双上校点了一下头,转而对冈本耕造说道:“你的工作成绩非常让我满意,”

“这才只是刚刚开始,”冈本耕造摘下骑行头盔放到一旁,开始整修自行车上的零部件:“我预计在一周之内,因病致死的总人数将会超过十万,这是效率非常高的大屠杀,只有我才能做到,”

“你确保无药可医,”

“从较大的历史长度來说,疾病都是可以被治愈的,至少也可以找到疫苗,但这个长度究竟有多长就很难说了,可能是一年,也可能是一个世纪……”顿了一下,冈本耕造继续说道:“从科学的严谨角度來说,我不能向你保证短时间内沒人能研发疫苗,不过想要找到治愈方法,难度就太大了,”

宋双上校满意的点点头:“那就好,”

“就算能找到疫苗,成本也非常高,东南亚那些穷国不可能大规模采用,”冈本耕造讥讽的一笑:“如果让国际社会承担这个开销,似乎也不太现实,哪个国家的纳税人愿意为几万公里外素不相识的别国平民支付费用,,”

“所以我们才要实现理想年代,”宋双上校毫不犹豫的道:“国际社会之所以这样自私,正是因为被资本主义的短视和贪婪所腐蚀,人们只顾着自己眼前的那点生活资料,却普遍忘记对这个世界具有道义上的责任,人类这样继续发展下去结果就只有自我毁灭,而我们的理想年代就是要实现人人平等,用华夏人《孟子》的话说就是,,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超越狭隘的国家、民族和阶级界限,建立一个真正的大同社会,”

冈本耕造意味深长的一笑:“我想我们在这个问題上说不到一起去,”

冈本耕造是军国主义者,某些方面,他与宋双上校有相似之处,但在另外一些方面,两者又有不可调和的矛盾,

最直接的一点,冈本耕造代表的东瀛,恰恰属于侵略第三世界国家的发达资本主义强国,而宋双上校领导红色高棉的一个口号就是反抗西方列强的侵略,

宋双上校当然清楚这一点,所以沒继续讨论这个问題,而是换了一个话題:“看你这些装备,是准备旅游吗,”

“谈不上旅游,”冈本耕造摇了摇头:“病毒已经撒播出去了,暂时我沒什么工作可做,准备围绕广厦周围地区骑行一圈,”

红门兰插嘴问了一句:“仅仅是骑行吗,”

冈本耕造反问:“你认为呢,”

宋双上校看看红门兰,又看了看冈本耕造,微微一笑:“骑行的同时,也可以做一些事情吗,比如搜集地理、水文和气象方面的数据,不是吗,,”

冈本耕造沒有回答,只是说了一句:“我先走了,有事再联系,”

丢下这句话,冈本耕造上了自行车,直接从农户庄院骑上了公路,

冈本耕造的骑行技术倒是挺高,准备先从市区直接穿过去,然后去另一个方向的郊区考察一下,

也就是进入市区之后,冈本耕造感到有点口渴,随身携带的水已经喝完了,于是就把自行车停到路边,去小卖店买了几瓶运动饮料,

等到冈本耕造从小卖店出來,登时傻眼了,

自行车丢了,

冈本耕造进小卖店的时间不超过三分钟,自行车距离小卖店的距离不到五米,冈本耕造只要回头一下就能看到自行车,

可即便是这样,自行车还是丢了,转一转车轮,沒留下一颗螺丝,冈本耕造甚至根本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丢的,

冈本耕造冲到公路上,向周围张望起來,哪里还能见到自行车的影子,

见路旁有两个行人,冈本耕造急忙冲过去问:“请问你们看到我的自行车了吗,”

冈本耕造的普通话非常标准,也不知道这两个行人是不是听懂了,反正不管冈本耕造怎么问,他们就是一个劲的摇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