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洋人的自行车/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冈本耕造索性放弃了,也不再去问路人了,只是用日语不住的咒骂着:“该死,该死的支|那人,难道你们除了做贼,就再沒有其他能力了吗,”

这话虽然骂的难听,不过冈本耕造确实很了解华夏人,知道这样追问下去也沒什么用,

正寻思着怎么办,冈本耕造突然发现远处一栋楼上挂着牌子,写着“刑事侦查局”,

冈本耕造立即赶了过去,进门就嚷嚷:“我要报警,我要报案,”

一个警察走过去问:“报什么案,”

“自行车,我的自行车丢了,”冈本耕造火冒三丈:“你们这里的治安怎么这么差,

“原來是一辆自行车呀,”这个警察很不屑:“别这么大惊小怪的,知不知道这座城市每年要丢多少辆自行车,”

“我的自行车很贵的,折合这里的货币,要一万多块,”

警察依然很不屑:“前几天还有人丢了十万块自行车呢,”

“这辆自行车对我很有纪念意义,陪着我骑行了半个地球,这份感情是难以割舍的,你懂吗,”

“我……恐怕能理解,”警察很无所谓的道:“但实在沒有办法,”

冈本耕造一愣:“难道你们不管,”

“可以管,”警察懒洋洋的道:“不过,这里是刑事侦查局,负责侦破重大案件,像这种小额财物损失,你要去治安支队报案,”

“我明白贵国的工作方式,就是一脚把我踢到其他部门,就像踢皮球一样,对吧,,” 冈本耕造气呼呼的道:“我对贵国实在太失望了,”

“贵国,”警察狐疑的打量着冈本耕造:“你是哪的,”

冈本耕造一字一顿的道:“我是东瀛人,”

“原來是国际友人呀,”这个警察的态度立即端正起來:“你稍等一下,我去找我们领导,”

这个警察快步离开,过了一会,带着一个领导回來了,不过不是廖家珺,而是刘天生,

刘天生仗着自己是廖家珺的亲信,在刑事侦查局内部也能呼风唤雨了,说他是领导倒也沒错,

刘天生來到冈本耕造面前,非常郑重的道:“你的情况我们已经掌握了,你放心,我们一定尽全力帮你把自行车找回來,”

“这还差不多,” 冈本耕造有些消气了:“需要多久,总不会是一年,甚至更久吧,”

刘天生眼也不眨一下就來了一句:“不超过二十四小时,肯定破案,”

刘天生信誓旦旦,倒是让其他警察捏了一把冷汗,万一案子不能破,这人可就丢到国外去了,

沒想到的是,刘天生还真挺有工作能力,只用了二十个小时就把冈本耕造的车子给找了回來,

刚好,转过天來的时候,廖家珺给苍浩打了个电话,相约晚上一起吃來吃饭,

朋友圈是需要经营的,朋友们时不常联络一下感情,见个面吃个饭什么的更是应该,倒未必一定是要谈什么正事,所以苍浩也沒多想,

廖家珺下班时间比较晚,苍浩就开车去刑事侦查局接她,可刚一下车,苍浩就吃了一惊,

刑事侦查局门前锣鼓喧天,彩旗飘飘,许多记者支着长枪短炮,瞄准了刑事侦查局大门,好像准备要采访什么,

苍浩觉得,怎么说也得是宋双上校落网了,才值得媒体出动这么大的阵势,

但是,这事跟宋双上校还真沒关系,刘天生从刑事侦查局大门走了出來,满面喜悦的告诉媒体:“经过我们的耐心细致的调查,国际友人丢失的自行车,已经被成功找回來了,”

现场立即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这让刘天生更加得意:“我们有信心和能力,维护广厦的治安,让所有外国友人得到本国民众同样的待遇……”

刘天生说着话的功夫,两个警察推着一辆自行车出來了,

这辆自行车的B格倒是挺高,搞笑的是上面扎了一朵大红花,看着像是要推出去配种,

也就是这个时候,冈本耕造來了,当然,苍浩并不认识冈本耕造,只是很快就觉察到这是一个东瀛人,

冈本耕造看到这个场面就是一惊:“这是怎么回事,”

刘天生喜滋滋的道:“你的自行车找回來了,”

沒等冈本耕造反应过來,旁边一个警察走过去,给冈本耕造的胸前挂了一朵大红花,那样子就象是要让冈本耕造跟他的自行车成亲结婚,

冈本耕造要把大红花摘下來,刘天生却一把拉过冈本耕造的手,强行让冈本耕造跟自己握了握手,

两个人握手的姿势,立即被记者们拍了下來,

但冈本耕造反应速度很快,迅速用手挡住了脸,不住的嚷道:“我不接受采访,对不起,请不要打扰我,”

刘天生让手下把自行车推过來,然后问冈本耕造:“这是你的车吗,”

“是我的,谢谢你,”冈本耕造一只手推着车,另一只手挡着自己的脸,急匆匆的就要走,

刘天生急忙道:“你别就这样走啊,”

“我为什么不能走,” 冈本耕造有些不悦:“难道你要拘留我吗,”

刘天生有点尴尬:“那倒不是……”

冈本耕造再不说什么,推着自行车溜走了,从头到尾,媒体都沒有拍到他的正面照片,

但冈本耕造离开的时候,正经过苍浩面前,苍浩悄悄用手机拍了一张,冈本耕造根本沒觉察到,

刘天生本來想搞一场热闹的新闻发布会,沒想到冈本耕造不给面子,记者们随后也就纷纷散去了,

刚好,廖家珺从里面走了出來,她已经换上了一身便服,准备下班了,

廖家珺看到刘天生,很奇怪的问:“刚才这么这么热闹,”

刘天生立即开始邀功:“是这样的,不是有个东瀛人丢了自行车吗,我帮他找回來了……”

苍浩走了过來,不住的鼓掌:“干得好,”

刘天生笑着问:“你也觉得我干的好,”

“对啊,”苍浩也笑了:“你就等着看明天网民们怎么骂你吧,”

刘天生不明白:“为什么骂我,”

“昨天看了篇新闻,说是国内拐卖儿童的破案率非常低……”苍浩一边说着,一边摇了摇头:“自己国家的老百姓丢了孩子,你们二十年找不回來,外国人丢了自行车,你们二十小时破案……网民不骂你们难道还给你们点赞吗,”

刘天生脸色变绿了:“我……”

“刚才你说,保证外国人在华有同等待遇,其实你这句话完全说反了,你们警方今后的工作目标,应该是让本国公民享受跟外国人同等的待遇,”苍浩一字一顿的道:“要不是我认识你,连我都要骂你们,”

刘天生额头冒出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这个吗……我真沒考虑那么多,”

“出了案子,不管涉及到哪国人,马上破案,警察职责说在,这沒什么好说的,”苍浩缓和了语气:“但你对案件的后续处理显然缺乏一点政治智慧,”

“苍浩说的沒错,”廖家珺点了点头:“小刘,以后吸取教训,别再干类似的事儿了,”

刘天生垂头丧气:“知道了……”

“行了,你们继续在这说吧……”苍浩摆了摆手:“我先回去了,”

廖家珺微微皱眉:“晚上不是一起吃饭吗,”

“沒胃口了,”苍浩确实被这个案子弄得沒了什么兴致,告别廖家珺和刘天生之后,直接回了翠峰村,

苍浩连饭都沒吃,直接去了指挥中心,关注起了红色高棉的动向,

墨师倒是很关注苍浩的健康:“你怎么不吃饭,”

“今天遇到了一件特别扫兴的事情……”苍浩把东瀛人自行车的案子说了一遍,苦笑着摇了摇头:“洋人的车子比我们的孩子更重要,我已经习惯了隔三差五闹出点荒唐的事情,但这一次还是超出了我的预期,”

墨师马上调动矩阵系统,搜集了一下互联网上的舆论信息,果不其然,在微博和各大论坛,整件事遭到铺天盖地的声讨,

“其实,找一辆丢失自行车的难度,跟找一个丢失的孩子,完全不一样,”苍浩说着,不住的摇头:“偷自行车的基本都是惯偷,哪个地区活动着哪些惯偷,警方心里都有数,直接把人找來问话就是了,就算是流窜作案,这帮人有内部信息渠道,想要把真正的案犯揪出來也不难,但刘天生的这种处理方式简直就是找骂,如果不是因为我认识他,更难听的评价都可以有,”

墨师看了一会之后,很无奈叹了一口气:“你说的一点沒错,刘天生能把媒体找來做大规模报道宣传,他这种头脑也就能干到科级干部了,”

“这你还真说错了,”苍浩呵呵笑了笑:“越是他这种人,越是能爬的更高,因为他太擅长干面子活了,沒准他将來的位置会比廖家珺还高,”

谢尔琴科也在指挥中心,听到这话就问了一句:“那个东瀛人就沒什么表示吗,”

“说到这里有点奇怪……”苍浩微微皱起眉头:“那个东瀛人总是挡着脸,好像很怕被别人看到自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