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朋友妻不客气/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刚才那个男人倒是识时务,再沒有刚才的嚣张气焰,反而一个劲的说道:“大家有话好说……别动粗,别动粗……”

苍浩忍不住笑起來:“你刚才不是挺牛的吗,”

杨洁发现外面出事,急忙跑了出來,本來非常担心,沒料到苍浩这么厉害,几下就结束了战斗,

“我回头再给你打过去,现在有点事……”杨洁挂断了谢忠的电话,走上前來,涨红了脸对苍浩:“放了他吧……”

“好,给你个面子,我可以放了他,”苍浩把脚从躺在地上的那个男人脖子上移开,那个男人哼哼唧唧地从地上爬起來,胆怯的看了苍浩一眼,

“滚,”杨洁用手狠狠地在那个男人后脑上拍了一下,然后用力把他们推了出去:“滚蛋,快点滚蛋,我不想再看到你们,”

“小子,你给我等着……”第二个男人倒是挺横,恶狠狠瞪了一眼苍浩,可他的话还沒说完,杨洁也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算了吧,你个窝囊废,再敢闹事我就告诉你老爸,”

被打倒的那个男人在杨洁面前非常恭顺:“小洁,我非常喜欢你,你不能就这样抛弃我,”

“你喜欢我是你自己的事,跟我沒有关系,”杨洁断然说道:“你要是再來骚扰我,我可就报警了,”

对方非常委屈:“我是你男朋友啊,”

“明白告诉你,,我们完了,”杨洁乜斜了一眼苍浩,压低了语气又告诉对方:“我现在有事,回头再跟你说……”

最后,那两个男人都被撵走了,但两个男人仍然是恨恨不已,时不常就回头看一眼苍浩,

杨洁一脸崇拜地看着苍浩:“你好厉害啊,我还真沒看出來,不仅床上厉害,打架也厉害,”

苍浩黑着脸告诉杨洁:“跟我回办公室,”

杨洁似乎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低着头 跟在苍浩后面,完全不像刚才那样春风得意,

“怎么回事,”进了办公室后,苍浩直接就问:“你怎么又冒出來一个男朋友,”

杨洁很尴尬的解释了一下事情:“他是我的一个老乡……”

被苍浩打倒的那个男人叫沈鹏,第二个挺横的男人,杨洁也认识,是沈鹏的老乡,

按杨洁的说法,她跟沈鹏算青梅竹马,前些日子,那个男人的家里人跟杨洁父母提亲了,很多乡下的男孩女孩都经历了这样的婚姻,

杨洁的家乡是郊区,靠近北方一座不大不小的城市,如果杨洁留在家乡,可能早就嫁给那个男人了,

但自从杨洁到大城市打工之后,眼界变的开阔起來,不想再委屈在小小的家乡,就推掉了提亲,

所以,老家的很多人都说,如今杨洁心气高了,看不上乡下男孩了,

杨洁耳不听心不烦,自己已经傍上了谢忠这么一棵大树,又怎么回过头去找一个穷小子,

熟料,那个男人已经认定杨洁是自己的未婚妻,进而推断是被人挖墙脚了,问題在于是什么人干的,

“我经常在他面前提起你,可能他就误会了,以为你把我抢走了,”杨洁非常无奈的告诉苍浩:“我平常跟他沒什么來往,他这么又作又闹的,非要让我当他女朋友,我也沒办法,”

“不对,”苍浩摇了摇头:“他一点都沒误会,我确实把你给上了,”

“无所谓了,”杨洁不耐烦的摆摆手:“反正以后我跟他沒有任何关系,”

苍浩意味深长的一笑:“我觉得沒有完全说实话,”

杨洁怔住了:“你凭什么这么说,”

“你跟这个男人的关系如果真的会这么简单,他当时就不会这么激动……”顿了一下,苍浩又道:“更重要的是,你沒发现自己说的话前后有矛盾吗,”

杨洁又愣了一下:“哪里矛盾,”

“你这智商呀……”苍浩叹了一口气:“既然你跟他沒什么來往,为什么他会经常听你提到我,”

杨洁无语:“这个吗……”

“最好实话实说,”苍浩冷冷的告诉杨洁:“今天他來找我闹事,我可以当做这事沒发生过,改天他要是去找谢忠闹事,你应该知道后果是什么,”

“其实吧……”杨洁犹豫了一下,最后终于说出了实情,

她刚才的那些话倒是沒说谎,只是隐瞒了一些细节,杨洁家里接受了沈鹏家的提亲,而且杨洁本人也是答应了这段婚事的,

更重要的是,这段婚事是两年前确定的,不要说当时杨洁还沒被苍浩上,也沒上过宋永斌的床,

就是这两年多时间來,杨洁虽然沒跟沈鹏住在一起,两个人却经常见面,而且杨洁经常接受沈鹏的资助,

杨洁的日常开销,基本都是沈鹏负责,杨洁着实花了沈鹏不少钱,

苍浩听到这些,突然觉得沈鹏其人非常可怜,他自以为是杨洁的正牌男朋友,实际上只是被杨洁当做备胎,

“原來是这样,”苍浩笑了笑:“以后你要管好你的嘴,”

“喂,”杨洁非常不满:“这可是您让我说的,不是我主动要告诉你的,”

“你告诉我这件事是应该的……”苍浩摇了摇头,脸色沉了下來:“我说你沒管好嘴,是因为你总是在沈鹏面前提起我,才让沈鹏有了警觉,你最好吸取教训,不要在沈鹏面前再提谢忠,”

杨洁善于察言观色,知道苍浩很生气,马上道:“绝对不会了,我已经想好了,这一次要跟他彻底说清楚,”

“这样最好,”苍浩点了一下头:“你前程似锦,不要被沈鹏给败坏了,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苍浩说着话的同时,仔细打量着杨洁,

今晚,杨洁穿着白色连衣长裙和套衫,脚上是粉色高跟细带凉鞋,衣服的料子有些透明,白色的文胸和内裤隐约可见,

突然之间,苍浩有些冲动,要是不上了杨洁,自己就太亏,

羞辱情敌最厉害的手段,莫过于睡了情敌的女人,

苍浩突然冲过去,卡着天鹅般优雅的脖子,把杨洁压到了沙发上,用她的裙裾捆住了她的双手,

杨洁慌了:“你要干嘛……”

“我仔细想了想,觉得你说的对,”苍浩冷冷一笑:“朋友妻,不客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