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如何羞辱情敌/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现在沒兴趣……”杨洁挣扎了几下:“放开我,”

“这个由不得你,”苍浩吩咐杨洁:“把丝袜脱下來,”

“你还要干嘛,”

苍浩不耐烦的催促道:“少废话,快点,”

杨洁不太情愿的脱下了浅灰色的裤袜,苍浩拿在手里,立即封住了杨洁的嘴,

看着杨洁羞愤无助地挣扎着,苍浩得意的笑了:“我很想知道,如果沈鹏看到这一幕,会作何感想,”

杨洁咯咯一笑,在丝袜的堵塞下,呜呜的问了一句:“你要办了我吗,”

“暂时不急,”苍浩一手搂过杨洁这个尤物,另一只手粗暴的揉搓着雪白的身体,

杨洁两条白嫩的大腿一夹,俏丽的脸蛋飞上红云,不住的哼哼着:“轻点……那是肉……不过人家好喜欢……”

杨洁的声音特别有感染力,苍浩在这种刺激之下,很快进入状态,

苍浩把她反过來,摸索着丰挺白|嫩的臀部,很想立即把她给办了,

杨洁自己也认定了,苍浩接下來肯定要办自己,而这也是她殷殷期盼的,

熟料,苍浩却突然松开手,把杨洁给放开了,然后摆了摆手:“你走吧,”

杨洁愣住了:“你……让我走,”

“你以为我一定要上你吗,”苍浩嘿嘿一笑:“我偏偏沒兴趣,”

“我……”

“你什么你,,”苍浩打了个哈欠,有点不耐烦的道:“我累了,你出去吧,我打几个电话,”

其实,羞辱情敌最厉害的手段,是明明可以睡他的女人,却偏偏不睡,

杨洁低着头,含着羞辱的泪水,打开门出去了,

苍浩也沒留下,抽了一根烟之后,回了翠峰村,

进了指挥中心,刚见到墨师,苍浩就说了一句:“公司的事情有点麻烦……”

墨师立即问:“怎么了,”

苍浩想了想,觉得沒必要让墨师知道这些,于是摆了摆手:“其实也沒什么,都是工作上的事……”

苍浩担心的是沈鹏,他既然已经知道自己跟杨洁的关系,如果又知道了谢忠的存在,再去跟谢忠这么闹腾一番,事情就更麻烦了,

谢忠跟杨洁在一起还沒多久,头顶上的绿帽子就已经好几顶,就算谢忠对杨洁是真爱,只怕也沒办法接受,

更重要的是,杨洁这个女人不精不傻的,竟在沈鹏面前提起自己,很难说以后是不是在谢忠面前说漏了她和自己的那点事,

苍浩正在头疼,墨师招呼了一声:“你过來看看看这个,”

苍浩看了一眼屏幕,发现上面显示着一条新闻:“我西南边防部队近期击毙一名非法越境者”,

新闻内容很简单,大意是说边防部队执行日常巡查的时候,发现有人试图从东南亚某国越境潜入境内,

当时边防部队试图拦阻,沒想到对方突然开枪,

边防部队经过交火之后,将这名越境分子击毙,目前事情正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这倒是条新闻,”苍浩呵呵一笑:“宋双上校能來去自如,红色高棉也经常偷偷越境,这边防简直形同虚设,沒想到也有能派上用场的时候,”

“这个不重要,”墨师摇了摇头,调出新闻配图:“你看看这个,”

苍浩只看了一眼就愣住了:“这……不是红小丑吗,”

新闻配图的拍摄距离比较远,也不是很清晰,但还是可以辨认出红小丑特有的那一头红发,还有覆盖着白色油彩的面孔,

再加上红小丑身材格外高大,出现相同容貌和身材的几率太低了,基本不可能认错,

一段时间不见,也不知道红小丑是怎么活过來的,浑身上下破破烂烂的,已然沒有了过去那种强大的压迫感,

他大大的睁着双眼,瞳孔空洞的望着天空,;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

沒错,尽管已经死了,红小丑仍然还在癫狂的笑着,就像活着的时候一样,这给人以极其诡异的感觉,

正是这种癫狂的笑容,进一步证实了,这具尸体正是红小丑本人,

“真是沒想到啊,”苍浩感慨的摇了摇头:“我跟他几次交手,每一次都被他给逃走了,看最后他沒死在我的手里,竟然被普通边防军人给乱枪打死了,”

墨师笑着问了一句:“你很惋惜,”

“是有一点,”苍浩点头承认:“我很想手刃他,”

“确实可惜呀……”墨师叹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红小丑也是赫赫有名的连环杀手,最后死的竟然这么无名,打死他的人,恐怕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否则一定要打死宣传一番,”

“我更加感兴趣的事,之前的最后一战后,红小丑到底经历了什么,”顿了一下,苍浩若有所思的分析起來:“当时他逃走之后,不是去了JPZ,就是潜入老挝境内,以他的能力,在任何一个地方都能生存下來,甚至可能还会营建起自己的势力,他这是要潜入华夏才被打死,那么问題就來了,他來华夏干什么,”

黄彬焕在旁边说了一句:“他都來了好多次了,再來一次也很正常,谁知道这个疯子到底要干什么,”

“我想我明白苍浩的意思,”墨师点了一下头:“红小丑完全可以通过更加稳妥的方式偷渡,但从新闻内容來看,他越境的时候应该非常仓促,不仅沒有任何准备,而且好像还有点惊慌,否则不会轻易攻击边防部队,”

“我觉得他可能是在躲避什么东西,”苍浩顿了一下,说出两个字:“病毒,”

墨师马上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搜索了一下关于西南边境的信息,然而除了红小丑之死之外,再沒有其他报道,

接下來,墨师进入国外媒体搜索,终于有了发现,

很多报道已经指出,超级黑死病的蔓延速度远远超出预估,目前覆盖了整个中南半岛,正在向华夏西南边境靠近,

还有人声称,病毒事实上已经越境,华夏西南地区已经出现部分感染者,

黄彬焕看到这些后倒吸了一口凉气:“见鬼,为什么国内沒有及时消息,”

“你应该这么问,,国内的消息什么时候及时过,”苍浩摇了摇头,又道:“不过,如果国外出了什么状况,比如东瀛核电站泄露了,M国刮台风了,我们这边的报道一定非常及时,”

“我觉得我们要尽快解决宋双上校,”墨师深吸了一口气,不无忧虑的道:“这人继续活下去就是个祸害,”

“是啊……”黄彬焕也是非常震惊:“先是发动武装暴乱,在水源里投放丧尸剂,如今又用上了生物武器……鬼才知道他接下來还会搞什么,”

“我们必须庆幸宋双上校沒有搞到核武器,”苍浩冷冷的道:“不过,仅仅是这超级黑死病,只怕就能消灭整个东亚了,”

有病毒,就必须有抗生素或者疫苗,苍浩非常关心目前医学上是否取得了进展,

按说,凡是涉及到国家安全的事务,都属孟阳龙的工作范围,孟阳龙应该最掌握情况,

但自从苍浩决定取消合作之后,就再沒跟孟阳龙联系过,如今贸然去询问什么,似乎不太合适,

于是苍浩给高雪轩打了一个电话:“高姐,最近身体好吗,”

“还不错,”高雪轩笑呵呵的道:“谢谢关心,”

“吃得好,睡得好吗,”

“我还沒老,你这问候语,好像不太适合我,”又是笑了笑,高雪轩问道:“你有什么事吗,”

“沒啊,”

“你有事最好直说,”高雪轩叹了一口气:“咱们都这么熟了,只要能帮上忙,我一定尽力,”

“其实也沒什么大事……”苍浩干笑几声:“相信你也看新闻了吧,东南亚出现了超级黑死病,”

“我当然知道,”高雪轩点了点头:“新闻里沒提,其实这种病毒已经威胁到了我国,西南那边的形势很不乐观,”

“所以我想知道咱们国家的医学研究有沒有什么突破,”

“你好像问错人了吧,我不掌握任何医学资源,对医学也是一窍不通……”正说着,高雪轩猛然间明白了苍浩真正的意思:“你是想让我探探孟阳龙的口风吧,”

“我沒这么说,”

“我知道你沒这么说,”高雪轩呵呵笑了笑:“有机会,我就帮你问问,如果有什么进展,我会给你消息的,”

“那谢谢高姐了,”

“小事,”高雪轩又笑了笑:“我还有事,回头再联系,”

事实上,此时此刻,孟阳龙就坐在高雪轩的对面,

高雪轩挂断电话之后,直接就问孟阳龙:“猜猜是谁给我打电话的,”

孟阳龙早就猜到了:“苍浩,”

“沒错,”高雪轩点了一下头:“他想知道我们在超级黑死病这事上是不是有什么应对措施,”

“这跟他有什么关系,”孟阳龙重重哼了一声:“他既然已经中断合作,不管东南亚那边再出任何状况,跟他都沒有关系,”

“你还不明白苍浩这孩子吗……”高雪轩叹了一口气:“虽然他嘴上是这么说,实际上还是很关心的,就算不给你工作了,他也不会放弃自己的责任,对付宋双上校最后还是要靠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