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杨洁的男朋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孟阳龙听到这话,表情变得很怪异,就有些尴尬,又有些无奈,

高雪轩马上明白了:“也就是说根本沒有找到办法,”

“这是一种从未见过的病毒,跟我们过去已知的任何病毒都不一样……”孟阳龙非常无奈的承认了:“从刚开始发现病毒,有关方面就已经组织医学专家进行研究,但目前为止还沒有找到任何有效医治方案,”

“疫苗呢,”

“也沒有研制出來……”孟阳龙不停的摇头:“新时期新形势下,必然出现很多新威胁,但谁都沒料到会是一种莫名的病毒,”

“既然这种病毒已经威胁到我们,总应该做点什么吧,”

“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封锁西南边境地区,杜绝人员自由流动,也就避免了病毒进一步扩散,”

高雪轩试探着提出:“是不是应该在新闻里说一下,让大家提高警惕,做些防范,”

孟阳龙直接就否定了:“如果新闻提起,就可能造成恐慌,”

“可你有沒有想过,越是捂着盖着,反而越容易引起许多猜测,各种谣言就是这么來的……”高雪轩提醒道:“还不如主动把信息公开化透明化,不要让公众胡乱猜测,越是黑箱化反而越会容易引发恐慌,”

“你说的也不是沒有道理……”孟阳龙苦笑着摇了摇头:“然而,许多年來,我们面对危机的时候都是采用这样的处理方式,这种几十年來的积习,你我都改变不了,只有顺从……”

孟阳龙的意思很明白,这个社会面对任何事都有一套规则,不管这个规则有多么荒谬,都不是孟阳龙自己能改变的,

高雪轩索性也就不再纠结这个问題,把谈话拉回到最初:“你是不是也觉得苍浩这孩子不错,”

孟阳龙轻哼了一声:“桀骜不驯,”

“他这么关心超级黑死病,说明为人还是很热心的,你们两个真不该闹掰……”高雪轩说到这里,长叹了一口气:“不过,苍浩不再接受军方的约束倒也好,以后做事就可以展开手脚了,”

孟阳龙听到这些,沒有说什么,不知心里在想什么,

再说苍浩这一边,

转过天來,苍浩正常去公司上班,刚走到大门口,就看见沈鹏迎面向自己走过來,

沈鹏走路一瘸一拐的,看來昨天受伤挺重,

“干嘛,”苍浩冷冷一笑:“还想跟我过招,”

“我……不是这个意思,”沈鹏站到苍浩面前,语气有点怪异的道:“我想跟你谈谈,”

“怎么谈,”沒等沈鹏说话,苍浩直接來了一句:“我跟杨洁什么事儿都沒有,”

“我不相信……”沈鹏一个劲的摇头:“前些日子开始,杨洁经常在我面前提起你,那眼神不停的闪烁,我能看出來她很喜欢你,”

“她是不是喜欢我,是她自己的事情,与我无关,”

“我不相信,”沈鹏非常坚持自己的看法:“我知道你是什么人,成功人士,有钱,又年轻,在外面不知道玩了多少女孩,我希望你能放过杨洁,去找别人,别來找我的麻烦,”

“听着,我再重复一遍,我不关心你和杨洁的事情,而且杨洁现在也不是我公司的员工了,”苍浩摇了摇头:“就算我想潜规则她也沒有机会,”

“那为什么她要跟我分手,”沈鹏的情绪有些激动:“昨天她给我打电话,说以后再也不想看到我了,我们的关系就这么结束了……为什么,肯定是因为她有新的男朋友,”

苍浩叹了一口气:“就算有新的男朋友,也跟我沒关系,”

沈鹏从苍浩这句话中意识到了什么:“你的意思是说……她另有新欢,但不是你,”

“我沒这么说过……”苍浩实在不知道自己还能怎么解释:“总之,我跟杨洁沒任何关系,我有女朋友,叫井悦然,所有曹氏集团的人都知道这事儿,你要是不信就打听一下,”

沈鹏似乎终于有些相信苍浩了,却又不肯轻易放过苍浩:“你能不能告诉我,她的新男朋友是谁,”

“你要干什么,”苍浩笑呵呵的问:“拿着铁棍去给人家爆头,”

沈鹏沒说话,但那恨恨不已的表情,分明证明苍浩说对了,

“我不知道她的新男朋友是谁,我也不关心……”苍浩当然不能实话实说,只有敷衍道:“公司有很多女员工,对我來说,杨洁跟其他人沒什么两样,我沒有兴趣也沒有必要去格外关注他,我也根本不了解她的个人生活,”

“你不了解我可以告诉你,”沈鹏不住的摇头:“我跟杨洁订婚两年多了,每次提出结婚,她都各种理由推脱,我知道她看不上我,但我是真的爱她……”

苍浩讥讽的说了一句:“看得出來,”

“我自己节衣缩食,一个季度买不上一件新衣服,挣來的钱全都给他花了,我为了省钱,平常在公司加班吃泡面都买便宜的牌子,她随便做个头发都要花上四五百块……”沈鹏恨恨不已的道:“你们谁对她能坐到我这个地步,”

苍浩听到这些,非常同情沈鹏:“咱们两个也算有缘,我跟你说句实在话吧……”

沈鹏急忙问:“你要说什么,”

“你对女孩子这么用心,完全可以找到一个更好的,杨洁不适合你,”苍浩摇了摇头,语重心长的道:“我建议你放弃她,”

沈鹏火冒三丈:“你凭什么这么说,沒有人比我更合适她,”

“杨洁,我多少有点了解,她所向往的生活是不用工作不用上班,每天开着跑车去美容院做护肤,或者跟朋友逛街血拼……”苍浩说到这里,又是摇了摇头:“这样的生活你给不了她,”

“可是我会对她很好啊,”沈鹏这个人似乎沒太多文化,不会去说些感天动地的浪漫话语,只能用最直白的措辞表达自己的情感:“我努力让她这一辈子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这有什么不好,”

“这沒什么不好,可你只能让杨洁坐在自行车后面笑,而杨洁想要的是坐在宝马里哭,”苍浩掏出一根烟点上,冲着沈鹏吐了一口烟:“你非要跟杨洁在一起,最后只会害了你自己,也还了她,”

“你怎么知道我买不起宝马,”沈鹏依然是不服气:“我这么年轻,以后我比你更有钱也说不定,你不要看不起人好不好,”

“我沒有看不起你,”苍浩一摊双手,很坦诚的告诉沈鹏:“你将來比李嘉诚更有钱都是有可能的,但需要多久呢,这恐怕不是两三年的事儿吧,除非你能天天中彩票,”

沈鹏一时无语:“这……”

“就算你只用十年,就能超越李嘉诚,到时杨洁都多大岁数了,”不等沈鹏回答,苍浩接着道:“女人的青春是有限的,其实也不过就这十來年,她不利用这时间去给自己找个更好的归宿,难道陪着你一起吃苦等着你成功那一天,万一用了二十年才成功呢,万一你根本沒成功呢,”

“你还是看不起我,”

“我真就沒看不起你,我们都是年轻人,年轻就是资本,未來有无限的可能,”苍浩意味深长的一笑:“甚至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你获得成功之后,根本看不上杨洁这个黄脸婆了,”

“不会的,”沈鹏直接否定了这个说法:“我保证一辈子都对杨洁一心一意,”

“我同样可以保证杨洁绝对不是一个可以跟你一起奋斗的女人,”顿了一下,苍浩很感慨的道:“我从來沒对人说过,我非常爱我的女朋友,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她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我还只是一个屌丝,沒有‘总裁’这种光鲜的头衔,沒车沒房什么都沒有,她还是跟我在一起,所以我知道她是能跟我一起努力的,不过,就算我沒有这个女朋友,我也不会选择杨洁,正是因为我知道杨洁不是这种人,”

“你敢说杨洁的坏话,”沈鹏怒不可遏:“你作为老板,背后说员工的坏话,你这样做对吗,”

苍浩从來不在背后谈论他人是非,虽然实在不欣赏杨洁的人品,却也努力避免说杨洁的不是,

所以,苍浩沒告诉沈鹏,就算杨洁答应跟沈鹏在一起了,杨洁的脑力也能活活把沈鹏给玩死,

尽管杨洁不是一个聪明女人,工作能力更是战五渣水平,但这个女人有她精明的一面,非常善于摆弄与男性的关系,

说起來,苍浩认识杨洁也有些日子了,竟然已知都不知道杨洁还有一个正牌男朋友,估计连宋永斌都不知道,

这也就是说,苍浩竟然无意间被小三了,由此可见杨洁把这些事情瞒得多么巧妙,

如果不是杨洁说话不太谨慎,引起沈鹏的怀疑主动找上门來,只怕苍浩还要继续被蒙在鼓里,

纵然杨洁勉强留在沈鹏身边,必然还会像过去那样,到处勾三搭四,

本來谢忠头顶的绿帽子已经够多了,杨洁有能力把沈鹏的绿帽子翻番,

苍浩实在不想再跟沈鹏说什么了,只有规劝道:“你回去好好想想吧,我要去上班了,”

“你还沒有告诉我杨洁的新男朋友到底是谁,”

“我真的不知道,”苍浩抽了一口烟,警告道:“重复一遍,,我不关心你们的破事,如果你继续在这给我废话,我就要喊保安过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