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有人在盯梢/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郑亦哲马上明白了,有人在盯梢,这让郑亦哲对苍浩的真实身份更加感兴趣,

等到那两个人离开,郑亦哲倒也沒追上去,而是回家睡觉了,

第二天早晨起床,郑亦哲想了想昨晚跟罗霸道说的话,觉得自己确实应该找苍浩好好谈谈,

可能因为郑亦哲从小到大从來沒遇到过挫折,所以女人被谢忠抢了先,结果心里就对谢忠产生了一个结,总是打不开,

郑亦哲驱车來到苍浩公司门外,说來也巧,刚好看到苍浩走进公司大门,

更巧的是,郑亦哲注意到,苍浩身后不远处跟着两个人,正是昨天饭店外面那两个黑衣人,

这两个人可能是担心被发现,始终不敢靠上前去,等到苍浩进了大门,两个人在那交头接耳不知道说了几句什么,

罗霸道把苍浩的身份形容的非常神秘,郑亦哲看着这两个人的样子,觉得还真挺像电影里的间谍,

于是,郑亦哲从车上下來,蹑手蹑脚的靠近过去,

这两个人交谈了几句之后,转身向一条小巷走去,

这让郑亦哲更加好奇了,尾随在后面,

两个人转身进了一条小巷,郑亦哲躲在墙角后面看去,发现这条小巷空无一人,在路旁有一个马葫芦盖敞着口,像是正在维修管道,

接着,让郑亦哲吃惊的一幕发生了,两个人一前一后跳进了马葫芦里,再就沒出现过,

“我擦,”郑亦哲觉得这已经不像是特工了,更像是电影里的超级英雄,忍者神龟不就是住在下水道里吗,

郑亦哲蹑手蹑脚走过去,刚一靠近,就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

“卧槽,太臭了,”郑亦哲很想转身离去,不管这些忍者神龟在下水道到底搞什么名堂,可是他的好奇心还是占了上风,最后决定下去一看究竟,

于是,郑亦哲纵身跳到马葫芦道里,沒想到的是,这个马葫芦井还挺高,有一米多,

郑亦哲重重摔在一堆淤泥里面,浑身上下沾满了脏东西,好在摔得倒是不算太疼,

郑亦哲挣扎着站起神,一股更加难闻的气味袭來,让他差一点昏倒在地,

“太特么脏了,”郑亦哲赶忙拿出随身携带的小瓶香水,往身上喷了喷:“看來当超级英雄也不是很好玩的事,”

多少有些习惯了这里的气味,郑亦哲往四下里看了看,发现自己刚好在一条下水道的正中央,头顶正上方自然就是那个马葫芦井了,

两边全是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清楚,也不知道那两个人往哪个方向去了,

郑亦哲屏住呼吸仔细听了一下,发现其中一个方向好像有人在说话,立即向那个方向跑了过去,

郑亦哲毕竟是个公子哥,根本不懂追踪潜伏,脚步踏在地上的淤泥里,发出“噗噗”的声音,

渐渐地,郑亦哲的目光习惯了这里的幽暗,追出了大概二三十米,发现到处肮脏无比,

结果,郑亦哲萌生了退意,想顺着原路返回,

然而,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感到有人在自己后脑敲了一下,随后下水道周围的黑暗迅速包围过來,很快的,自己什么都看不见了,

郑亦哲就这样昏了过去,隐约间,感到有人拖着自己,不知道给带去了什么地方,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郑亦哲听到有人在说话:“我们在苍浩公司门外,发现这小子鬼鬼祟祟的,就把他给抓來了……”

郑亦哲强忍着剧烈的头疼,微微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一个房间里,

准确的说,应该仍然是下水道,周围散发着难闻的气味,只是这里的面积非常大,足有六七十平方米,也不知道下水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地方,

郑亦哲躺在水泥地上,在旁边不远处,下方有一条深沟,里面“哗哗”的流淌着水,

这条深沟看不到底,两端黑漆漆一片,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

这个房间大致是长方形,分为两个部分,那条深沟占了三分之一,其余的地方就是水泥地,要比那条沟高出几十公分,

更重要的是,房间有几个出入口,竟然配备有房门,

这让郑亦哲非常费解,下水道要房门干什么,

房间的四壁点着几十盏瓦斯灯,产生的光亮足以照清周围的一切,

郑亦哲刚看了一眼,就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房间里到处都是武器,机枪、迫击炮、RPG,还有很多是郑亦哲叫不出來名字的,

很显然,就是盯梢苍浩的那个两个人绑架了郑亦哲,此时,他们两个老老实实站在郑亦哲身旁,低着头的样子好像有些惶恐,

就在他们两个对面,站着另外两个人,郑亦哲只是扫量了一眼,又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其中一个人是中年大叔,个子矮小,相貌看起來非常平凡,

但就是这位中年大叔的旁边,站着一个不知道是男是女的怪物,有着很短的金色头发、高大强壮、身上的肌肉见棱见角,

中年大叔看了一眼郑亦哲,冷冷的问那两个盯梢的人:“你们把他带到这里來干什么,”

其中一个盯梢的人很小心的回答:“他这么跟着,我就想抓回來拷问一下,是不是敌对势力派來的……”

中年大叔打断了这个人的话:“我是问你们,,为什么把他带到这里,”

两个盯梢的人互相看了一眼,一起摇了摇头,好像沒搞懂中年大叔的意思,

中年大叔突然拔出枪,冲着一个盯梢的人就开火了,

子弹穿过了额头,在后脑炸开,这个人一声不响的倒在地上,鲜血和**迸溅到了郑亦哲身上,

郑亦哲何曾见过这样的场面,一声惨叫:“救命啊,”

中年大叔好像沒听到郑亦哲的喊声,冷冷的对另一个盯梢的人说道:“这个基地绝对不可以暴露,你们抓到人之后,应该带到其他地方去审讯,不该带來这里,”

另一个盯梢的人看到同伴惨死,吓得噤若寒蝉,一个劲的点头:“知道了……对不起,下次注意……”

中年大叔弓下腰看着郑亦哲,问了一句:“你叫什么,”

这位中年大叔的表情倒是很和善,但郑亦哲亲眼看到他刚才是如何杀人的,早把他看做是要命的阎王,

“我……我叫……”郑亦哲正说着,突然想起不能在对方面前暴露真实姓名,于是张嘴來了一句:“我叫郑三炮,”

“郑三炮,”中年大叔微微皱起眉头:“这算什么名字,”

郑亦哲快要哭出來了:“我就叫郑三炮,”

“你是什么人,”

“我是官二代,”

“官二代,” 中年大叔呵呵一笑:“你这个人还真有趣,”

“是吗……”郑亦哲硬挤出一丝笑容:“那你就别杀我了,”

中年大叔不再理会郑亦哲,直起腰來,问另一个盯梢的人:“看出來他是什么人了吗,”

盯梢的人不住的摇头:“沒看出來……”

“他根本不是什么人,” 中年大叔叹了一口气:“他可能只是好奇,才跟在你们的后面,结果你们把这里给暴露了,”

盯梢的人急忙道:“我还是怀疑他是敌对势力派來的,”

“不可能,”中年大叔否定了这个说法:“他能轻易被你们发现,说明根本就不懂跟踪的技巧,还有,他身上的衣服很不错,手表还是江诗丹顿的,如果他是为了跟踪你们,不可能把自己打扮得这样招摇,”

郑亦哲听到这些,由衷的产生了惧意,从一开始,这个中年大叔似乎就沒怎么正眼看过自己,却沒想到把自己浑身上下的细节掌握得清清楚楚,

这个人实在太可怕了,郑亦哲悲哀的意识到,自己今天可能要死,

盯梢的人胆战心惊的问:“那该怎么办,”

“沒什么怎么办,” 中年大叔摇了摇头:“直接处理掉,然后找个地方埋了,千万不要被人发现,”

郑亦哲意识到,对方这是要杀了自己,

他鼓起平生最大的勇气,用力往旁边一滚,掉进了深沟里面,随后被冲走了,

深沟里面水流湍急,郑亦哲感到自己上不过來气,想要呼喊救命,却又害怕中年大叔追上來,

过了一会,郑亦哲感到大脑渐渐变得空白,再次昏了过去,

这一次,又是不知道过了多久,郑亦哲再次醒了过來,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地面上,

正是正午,强烈的阳光射下來,郑亦哲沒办法睁开眼睛,急忙用手挡住,

与此同时,周围有人不住的说:“醒了,终于醒了,”

郑亦哲坐到地上,用力摇了摇头,又深吸了几口气,等到眼睛差不多适应了阳光,看了看周围,

这是一处繁华的城区,距离郑亦哲不远处,有一处马葫芦井,

在郑亦哲旁边站着几个人,穿着一身工装,看起來像是维修管道的工人,

在郑亦哲对面,站着两个警察,其中一个警察躬身问:“你不要紧吧,要不要去医院,”

“是警察,”郑亦哲急忙抓住警察的手:“我要报警,杀人了,有人杀人了,”

这个警察听到郑亦哲的话,马上道:“跟我们回局里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