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我叫郑三炮/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个警察搀扶着郑亦哲找到警车,刚想让郑亦哲坐进去,却犯了难,

郑亦哲浑身上下全是肮脏的淤泥,散发的着难闻的气味,他要是进了警车,以后这警车就别想再坐其他人了,

熟料,郑亦哲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脏,主动打开车门坐了进去,随后催促:“快点啊,”

两个警察相视苦笑,也坐进了警车,很快就开车把郑亦哲带到了刑事侦查局,

沒有人愿意对着臭烘烘的郑亦哲说话,于是两个警察先让郑亦哲去卫生间简单洗漱了一下,随后一个警察把自己的备用衣物拿來让郑亦哲换上,

接下來,警察又把法医叫过來,给郑亦哲做了个简单的身体检查,

郑亦哲很幸运,沒受什么重伤,就是有些擦伤,

最后,警察才把郑亦哲带进询问室,打开摄像机之后开始询问:“你叫什么,”

郑亦哲脱口而出:“我叫郑三炮,”

警察一愣:“这是什么名字,”

“对不起,我太紧张了……”郑亦哲叹了一口气:“我叫郑亦哲,”

“有身份证件吗,”

“有,”郑亦哲身上的东西倒是一样沒丢,赶忙从钱夹里拿出身份证,交给了警察,

一个警察把郑亦哲的身份证号输入电脑,另一个继续询问:“你说有人杀人了,要报案,”

“对,”郑亦哲急忙点了点头:“我今天去找朋友,发现有两个人跟着我朋友,我就去跟着这两个人,进了下水道……”

郑亦哲把事情经过完整叙述了一遍,沒有任何细节,努力想要还原出当时的情景,

然而,两个警察听郑亦哲说出这些之后,却是相视一笑,

郑亦哲一愣:“你们不相信我,”

“你的这番叙述首先就有一个很大的问題……”其中一个警察笑着道:“你去找你朋友,发现有人跟踪你朋友,那么你直接告诉朋友加强警惕就好了,何必又去跟踪那两个人呢,”

“这个吗……我就是有点好奇,”郑亦哲也觉得自己的说法有点难以解释,如果告诉警察说,自己的这个朋友苍浩很有來头,显然警察更不相信,

“还有,这两个人竟然钻进下水道,听着有点像忍者神龟,”警察始终是笑呵呵的:“如果你想编造什么故事,引起我们警方的注意,那么恭喜你,成功了,但是,我也要提醒你,报假案可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这个时候,另一个警察已经从电脑上调出郑亦哲的档案,附在询问那个警察的耳边说了几句什么,

负责询问的警察听了之后,微微一怔,随后表情变得有些不自然,

很显然,警方从电脑上查到了郑亦哲的户籍信息,包括郑亦哲家人都是做什么的,两个警察已经意识到自己面前坐着的是一个超级官二代,

“我保证,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事实,沒有半个字是虚构的,”深吸了一口气,郑亦哲一字一顿的道:“如果我报假案愿负法律责任,”

“我相信你不是有意起骗我们,”询问的那个警察摇了摇头:“今天早晨下了一场大雨,市政工人维修下水管道的时候,正好发现你被水流冲了出來,然后就报了警,我估计,你头部可能受过撞击,所以产生了意识混乱,”

郑亦哲愣住了:“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说,市政工人当时应该拨打120,而不是110,”顿了一下,这个警察接着说道:“现在我们就把你送去医院,做个详细的身体检查,”

“我当然要去医院,但不是现在,”郑亦哲急忙道:“你们现在应该马上去抓人,”

一个警察立即问:“去哪抓人,”

“下水道啊,”

警察又问:“哪的下水道,”

郑亦哲无语了,下水道太大了,自己还真说不清楚那个神秘的军火库到底在哪,

警察叹了一口气:“你能带我们找到那个下水道吗,”

郑亦哲无奈的摇了摇头:“恐怕不能,”

另一个警察问:“你说当时有人杀人了,有证据吗,”

郑亦哲摇了摇头:“我沒有,”

“这不就得了,”第一个警察接过话茬,说道:“你沒有任何证据,只是空口无凭说出现杀人案,而且还根本说不清楚事发地点是哪里,我们不可能投入时间精力去调查的,”

第二个警察马上也说了一句:“如果随便哪个人來了警局,跟我们说类似的话,我们都要去调查一番,那么天天的也不用干别的了,就到处这么瞎忙活吧,就算有三头六臂也不够用,”

“你们可以怀疑别人,但你们必须相信我,这个案子真的不一样,”郑亦哲记得快要哭了:“看样子那些人有可能发动暴动,”

两个警察异口同声说了一句:“荒唐,”

就在这个时候,询问室的门打开,一个靓丽的女警官走了进來,正是廖家珺,

廖家珺看了一眼郑亦哲,又冲着两个警察使了一个眼色,随后去了隔壁的房间,两个警察自动跟在廖家珺的后面,

隔壁房间有单面透光的玻璃,可以看到郑亦哲的一举一动,

廖家珺一边仔细观察着郑亦哲,一边问两个警察:“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第一个警察赶忙汇报起來:“早晨的时候不是下了一场大雨吗,市政工人维修下水设施的时候,刚好过來一股洪水,冲着一个人,他们把这个人救了上來,也不知道为什么沒打120,可能是不知道谁该支付医药费,于是报警了,我们到了之后,这个人很快就醒了,告诉我们说有杀人案,我们就把他带到局里……”

廖家珺又问:“然后呢,”

这个问題是第二个警察回答的,他复述了一遍郑亦哲的口供,又道:“这实在太荒唐了,按照他的说法,在广厦地下隐藏着一支小型军队,这怎么可能,,”

“确实有点荒唐,”廖家珺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但在很多时候,偏偏是荒唐的事情成真了,难道不是吗,”

“廖局长说得对,不过吗……”第一个警察赶忙拍了廖家珺一记马屁,随后话锋一转:“这个郑亦哲的口供,即便从常理上來说站不住脚,”

廖家珺立即问:“怎么讲,”

“咱们平常在网上看新闻也知道,欧美日这些发达国家的城市,城市排水设施就像地下宫殿一样,非常庞大,如果郑亦哲的说法放到国外,倒是有可能……”第二个警察非常详细的分析了起來:“但国内不一样,别的城市不说,单说广厦,这排水设施烂成什么样,大家也不是不知道,只要下场大点的雨,在市区里面立马看海,街边的小公寓升级成海景房,要是像郑亦哲说的,这个城市的排水设施规模那么大,咱们日常生活能有这样的奇景,”

第二个警察跟着说道:“除非这个郑亦哲穿越,到了半个世纪以后的广厦,然后又回來了,”

这两个警察说的一点都沒错,广厦就像其他大城市一样,地面上耸立着辉煌的建筑,地面以下却是一塌糊涂,

华夏人做事讲究个面子,所以华夏的城市也就只有面子,沒有里子,

廖家珺叹了一口气:“那么你们觉得事情真相到底是怎么样的,”

第一个警察推测道:“广厦的基础设施太垃圾,马葫芦掉下去人也不是什么新闻,我估计这个郑亦哲可能是倒霉,走在路上不小心就掉下去了,然后不小心头部受了撞击,产生了一些幻觉,可能是自动联系到了过去看过的某部电影或者小说,于是有了这样的想象,”

“你说的倒是也有道理……”廖家珺又是叹了一口气:“可你们不是不知道,国际****宋双上校,可能就潜伏在广厦,”

两个警察当然知道这件事,虽然广厦日常生活照旧,却是外松内紧,警方和军方一直进行暗中排查,试图找出宋双上校的藏身之处,

廖家珺对两个警察又说道:“刚好在这个时候,这个郑亦哲说出了这样一件事,还是应该引起重视的,”

第一个警察仍然不相信:“我觉得吧,这个郑亦哲有可能是听到什么风言风语,知道有宋双上校这么个人,才产生这样的联想,”

“他会从哪听到风言风语,”廖家珺有点奇怪:“他到底是什么人,”

“超级官二代,家里全是当官的,”第一个警察告诉廖家珺:“他这种人的信息渠道恐怕比咱们更灵通,”

第二个警察比较圆滑,不敢顶撞廖家珺,只是很无奈的说:“这个郑亦哲除了这一篇口供之外,再就沒有任何更详细的信息了,也找不到案发现场,不管我们有多么重视这个案子,又怎么凭空找到一个或许根本不存在的地方,”

平心而论,这两个警察的话一点都沒错,就算廖家珺百分之百相信郑亦哲,却也根本无从着手调查,

于是,廖家珺回到询问室,直接告诉郑亦哲:“我是刑事侦查局局长廖家珺,你有什么话都可以对我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