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掉进马葫芦/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郑亦哲不管三七二十一,把事发经过又叙述了一遍,倒是跟之前说过的完全一样,

廖家珺点了点头:“谢谢你的配合,但是,这个案子我们真的沒办法调查……”

“你们沒办法,我更沒办法,”郑亦哲苦笑几声:“反正是我把知道的全说出來了,要是过几天出了事儿,你们别怪我,”

“从我们的工作程序而言,单凭你说的这些话,沒有任何证据,我们实在做不了什么,”顿了一下,廖家珺换了一个话題:“你现在感觉身体怎么样,需要去医院吗,”

“还好,能挺住,死不了,”郑亦哲奇怪的问:“你要干嘛,”

“如果你不需要去医院,我带你见一个人,或许能帮你,”

郑亦哲很认真的纠正道:“不是帮我,是帮警方,帮你们破案,”

“好吧,就算你帮我们……”廖家珺笑了笑:“收拾一下,跟我走吧,”

“去哪,”

“跟我走就行了,别问太多,”廖家珺扫量了一眼郑亦哲,讥讽道:“你害怕,”

“我怕什么,”郑亦哲豁然站起:“你是警察,我还担心你把我怎么样,”

廖家珺点点头:“这个态度就对了,”

廖家珺带着郑亦哲向外面走去,一个警察赶忙说了一句:“那个……廖局,还有个事,”

廖家珺问了一句:“什么事,”

这个警察很为难的指了指郑亦哲:“他穿的衣服是我的,”

“你的衣服我买下了,”郑亦哲拿出钱包,却发现自己沒带多少现金,只有很无奈的问:“你们这有POS机吗,能刷卡吗,”

廖家珺一脸黑线:“这是警局,你以为什么地方,谁给你准备POS机,”

这个警察很为难,自己薪水不高,沒理由把一套衣服白送郑亦哲,只有说一句:“沒事,等你有空,把衣服给我送回來就行了,”

“我可沒这个时间,我的时间很宝贵的,”郑亦哲寻思了一下,索性摘下手表交给了这个警察:“正品百达翡丽,这一款不算太贵,也值个二十多万,换你的衣服总行了吧,”

廖家珺吓了一大跳:“这怎么能行,”

“这怎么就不行,”警察急忙把百达翡丽拿了过來,不住的对郑亦哲说道:“谢谢了,”

“沒事,”郑亦哲摆了摆手,对廖家珺道:“咱们走吧,”

普通人拿块百达翡丽出來,肯定要被怀疑是假的,但警方知道郑亦哲是什么身份, 当然这块表也就是真的了,

廖家珺总觉得郑亦哲这么做不太妥当,但既然双方你情我愿,也就沒再过问什么,

借着这个功夫,廖家珺走出几步,给苍浩打了一个电话:“你现在哪里,”

“刚回翠峰村,”苍浩打了一个哈欠:“有事,”

“你这一天到晚到处跑,不知道什么时候去什么地方,找你还真挺费事,”廖家珺叹了一口气:“我带來一个人,他可能提供有关宋双上校的线索,但也只是有可能而已,你先跟他谈谈再说,”

苍浩立即道:“好,我等你,”

此时,觉得非常委屈的是另外一个警察,因为自己什么都沒得到,他非常小心的问:“你什么时候再掉进马葫芦,”

“我有病呀,”郑亦哲懒得再说什么,跟着廖家珺离开刑事侦查局,

廖家珺亲自开了一辆警车,让郑亦哲坐在副驾驶上,

郑亦哲有点不解的问:“为什么你们警方不能受理,要带我找其他人,”

“我解释得还不够清楚吗,”廖家珺说着,把车子发动起來:“只是凭借你的这些说法,沒有任何证据支持,警方无法介入,因为不符合工作程序,但我选择相信你,所以去带你见这个人,或许我们可以从其他途径解决这件事,”

郑亦哲很小心的问:“你真的相信我,”

“相信,”廖家珺点了点头:“我们一直怀疑,可能有国际恐怖分子潜入广厦,你的奇遇或许就是最直接的证据,”

郑亦哲长呼了一口气:“早就应该相信我,”

“我的同事们不相信你也很正常……”廖家珺瞥了一眼郑亦哲,略有点讥讽的道:“掉进马葫芦里,然后撞见了一支军队,又目睹了杀人案……这情节太离奇了,抗日神剧都不敢这么写,”

郑亦哲不住的摇头:“如果不是我亲身经历,我自己也不相信,”

警车來到了翠峰村,廖家珺知道到哪去找苍浩,因为翠峰村有会客室,

等到廖家珺带着郑亦哲去会客室的时候,苍浩和所有兄弟已经等在这里了,

郑亦哲看到苍浩就是一愣:“怎么是你,”

苍浩也很意外:“怎么是你,”

廖家珺有点吃惊:“你们两个认识,”

“对,”苍浩点点头:“有过几面之缘,”

郑亦哲则质问廖家珺:“你说能帮我的人就是苍浩,”

廖家珺点点头:“对啊,”

“这……”郑亦哲觉得所有这一切实在是太巧合了,自己就是因为苍浩才掉进马葫芦,而最后能解决这件事的偏偏又是苍浩,

马上的,郑亦哲又回忆起昨天罗霸道那些神秘兮兮的话语,再结合眼前的场面來看,苍浩的身份确实不简单,

至少可以肯定,廖家珺不会平白无故带自己來见苍浩,于是郑亦哲决定把事情说出來:“我今天早晨准备去找你谈谈,”

“欢迎,”苍浩点了点头:“但我沒见到你,”

“因为中间出了点状况,”郑亦哲立即问:“你知不知道有人跟踪你,”

“知道,”苍浩很无所谓的问了一句:“你不会去跟踪那些跟踪我的人了吧,”

“就是这么回事……”郑亦哲沒有任何保留,把全部经过复述了一遍,

苍浩越听,面色越阴沉:“你把在场的那两个人给我仔细形容一下,”

郑亦哲努力回忆着,努力描述起那两个人,

最后苍浩又问了一句:“遗漏什么了吗,”

郑亦哲摇了摇头:“沒有,”

“好,麻烦你去隔壁房间休息一下……”苍浩招呼今野晴:“你带他去,”

郑亦哲刚站起身,苍浩就是一皱眉头:“你身上这是什么味儿,”

郑亦哲黑着脸道:“我不是掉进马葫芦了吗,”

等到郑亦哲离开,苍浩看了看在座的人,问了一句:“大家有沒有联想到郑亦哲形容的那个中年大叔是谁,”

所有人异口同声说出了一个名字:“宋双上校,”

“沒错,”苍浩点了点头:“不管从体貌特征,还是行事风格來看,郑亦哲遇到的就是宋双上校,”

黄彬焕呵呵一笑:“这小子还真特么走运,遇到宋双上校,竟然还能活着回來,”

“投胎是一门技术活儿,既然他投胎投的好,运气自然不会太差,”苍浩长叹了一口气,非常无奈的问:“关键在于郑亦哲的这番话是否可信,”

这个问題是廖家珺回答的:“我倒不认为郑亦哲是故意说谎,不过我的几个同事分析的也有道理,他可能掉进下水道之后,头部受到撞击产生了幻觉,”

黄彬焕质疑:“可他又是怎么准确形容出宋双上校的,”

“这也不难解释,”廖家珺若有所思的说了起來:“宋双上校现在是国际通缉犯,关于他的影音资料铺天盖地,郑亦哲可能无意间接触过,结果形成了潜意识,”

苍浩点上一根烟,狠狠抽了一口后,一字一顿的说道:“你的同事说的确实有道理,但我相信郑亦哲沒有产生幻觉,”

廖家珺不解:“你怎么这么肯定,”

“你们全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宋双上校本人身上,却沒有注意到郑亦哲提起现场还有一个人,就是那个不男不女的金发怪物,”顿了一下,苍浩又道:“不久前,又出现了一个初代鬼王党,被宋双上校招纳麾下,这个人叫恶后,跟郑亦哲形容的那个人几乎完全一样,恶后的存在还是一个秘密,沒有谁知道有这么一个人,郑亦哲更不可能知道,所以,郑亦哲能说出有这么一个人,只能证明确实是亲眼见到过,”

廖家珺更加费解了:“初代鬼王党竟然还沒死光,那么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苍浩当然不能说出红门兰,只是敷衍道:“我有我的信息渠道,”

“方不方便知道什么样的信息渠道,”

苍浩摇了摇头:“不方便,”

“你在宋双上校身边该不会有卧底吧……”

苍浩打断了廖家珺的话:“你今天的问題太多了,”

廖家珺也意识到自己说得太多了,马上换了一个话題:“关键在于,郑亦哲根本不知道那个地方的准确位置,而且广厦好像也沒有那样的地下设施,”

“不管到底有沒有,也要查证过之后再说,”苍浩按照郑亦哲刚才的叙述,画了一张草图出來,交给廖家珺:“这个就要麻烦你了,跟城建、城管、规划等等各个部门联系,有谁知道这个地方到底在哪里,”

“沒问題,”廖家珺答应了,马上开始拨打电话,

刑事侦查局局长要求协助工作,任何部门都不敢懈怠,虽然早就已经过了下班时间,但所有这些单位都把相关人员叫了回去,翻出所有城市规划图进行查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