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朋友就是多/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始终不急,等待宋双上校暴露出全部基地,可病毒生产线现在已经开足马力,每一秒钟都在生产害人的东西,

未來等到时机终于成熟了,只是这一条生产线,不知道又要害死多少人,

红门兰心里拿定了主意,不能继续拖下去了,必须今早解决宋双上校,

再说苍浩这一边,

郑亦哲非常想知道关于宋双上校的故事,更想知道苍浩的既往经历,还想知道这件事接下來会怎么处理,

正因为他想打听的实在太多了,苍浩不由分说,派黄彬焕把他送走了,

廖家珺留了下來,非常费解的问苍浩:“就算广厦真的有废弃的地铁站,但我们发现郑亦哲的时候,却是从下水管道冲出來的,”

苍浩摇了摇头:“既然已经废弃了,年久失修,跟某处排水管道连通到了一起,这也是完全可能的……”

苍浩说着话的同时,李崇在网上仔细搜索了一下关于广厦地铁的全部信息,然后告诉苍浩:“沒有任何消息提到广厦有废弃的地铁站,”

“我也觉得这事儿太蹊跷,”廖家珺不住的摇了摇头:“广厦的情况我多少还算了解,现在地铁修都修不过來呢,怎么会废弃,,”

“你们觉得网上的信息一定准确,”苍浩呵呵一笑:“互联网普及也就是最近十來年,所以这十几年的事在网上都有比较详尽的信息,再往前的事可就很难说了,还有就是,网络信息充斥着大量的讹传和谬误,往往真假难辨,”

廖家珺无奈的摇了摇头:“调不出來档案,网络信息又不可信……那么我们该怎么办,”

“靠朋友啊,”苍浩嘿嘿一笑:“苍浩我沒别的,就是朋友多,”

廖家珺马上明白了:“找地产公司的人问,”

在苍浩认识的所有人当中,有一个人对广厦的地产和基础建设情况了若指掌,那就是姚军辉,

苍浩立即拨通了姚军辉的电话,也沒废话,开门见山就问:“广厦有沒有废弃的地铁站,”

姚军辉的回答更加干脆:“当然有了,”

“为什么在网上找不到信息,”

“这事儿年头太久,知道的人也不多……”姚军辉呵呵一笑,缓缓说道:“03年那时候,广厦规划了一条地铁线路,上报到国家审批,当时市政府准备先上车后买票,一边等待国家审批,一边就开工建设了,沒想到,拖了半年左右还沒批下來,到了04年第一季度,因为当时经济形势过热,国家决定暂停所有城市地铁审批项目,这样一來,原有那天线路无法继续施工,就扔在那了,这一扔就是十年,后來国家恢复审批,广厦的领导班子已经全换了,城市规划跟着也改变了,新修的地铁采用了其他方案,原來修了一部分的工程就此荒废,”

“原來如此,”苍浩恍然大悟:“你要是不说,我还真不知道,”

“你有什么事吗,”

苍浩沒有回答,而是又问:“你能不能查到当年的工程进度,还有施工图,”

“这个可有点难度……”姚军辉摇了摇头:“我一直怀疑,当初那条地铁其实是有人要洗钱,那边国家还沒审批呢,这边就敢动工修建,这胆子也太大了,可能决策者已经预知这条地铁不可能被批准,所以工程荒废之后,资料和图纸大都散秩,至于工程相关人员,要么犯了事被抓起來判刑,要么就是已经退休,要么干脆已经死了……总之想要重新确定工程情况是很难的,”

“再怎么难也难不住你,”苍浩嘿嘿一笑:“帮我想想办法,”

“我可以帮你,不过嘛……”姚军辉有点为难的道:“这档子事我也只是道听途出,沒有真正接触过,找到相关资源需要先铺垫人脉,这就需要一个过程,”

“我懂,”

“我肯定尽力帮你,但需要多长时间,那就不好说了,”姚军辉叹了一口气:“总之我会尽快,”

“再次感谢,”苍浩挂断了电话,意味深长的道:“当初,我放过姚军辉,很多人非常不理解,为什么不让他永不超生,今天我可以回答这个问題了,那就是结怨不如结缘,只是这几天,姚军辉就帮我做了太多的事情,”

廖家珺点了一下头:“你说的有道理,”

“当然,任何人也不一样,比如周大宇,你对他越好,他就越恨你……”苍浩苦笑着摇了摇头:“人和人之间的差别,比人和类人猿之间的差别还要大,”

跟苍浩又聊了几句,廖家珺起身告辞了,

苍浩让大家去休息,自己也回房了,

眼下已经做不了什么,就只有耐心等着姚军辉的消息,

第二天起床,苍浩正常去上班, 刚一进办公室的门,就感到红门兰也在,

果不其然,苍浩推开休息室的门,发现红门兰又躺在自己的床上,

不过,这一次红门兰沒摆出什么诱惑的姿势,一个高从床上跳起來:“你知不知道我昨天在干什么,”

“我怎么知道……”苍浩耸耸肩膀:“找了个帅哥风流快活,”

“我现在沒心情开玩笑,”

“我也沒开玩笑,”

“可我说的是更重要的事,”红门兰一字一顿的道:“宋双上校把我带去了病毒生产线,一直都在那待着,直到刚刚,宋双上校才去休息,我抽空跑过來见你,”

“那又怎么了,”

“病毒生产线全力开动,病毒生产量翻番的涨,知道为什么吗,”沒等苍浩回答,红门兰直接就道:“宋双上校准备做殊死一斗,”

“是吗,”苍浩坐下來,掏出一根烟点上,目光有些阴沉,

“因为有人闯进了他那个一直都沒有暴露的老巢……”

“我知道,”苍浩点了一下头:“我认识这个人,”

“你知道这件事,”红门兰非常惊讶,回想起宋双上校的话,觉得苍浩这个人还真是神奇,

原本红门兰认为,那个误闯基地的人跟苍浩沒什么关系,沒想到还真就有关系,

“沒错,”苍浩非常无奈的笑了笑:“我大致知道那个基地是什么样了,然并卵,那个当事人根本找不到回去的路,所以我还是不知道那个基地在哪,”

“那该怎么办,”

“根据他提供的信息,我正在搜集相关资料,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能有发现,”

“既然三处基地都知道了,倒是就同时出手,全给他端了,”红门兰毫不犹豫的道:“能再拖下去了,”

“我也不想再拖,但宋双上校还有一处基地,那就是病毒疫苗的生产线,”苍浩缓缓摇了摇头:“我们能掌握到的全部信息,都沒表明存在这样的生产线,但超黑死病在东南亚造成那么大的伤亡,红色高棉却安然无恙,说明宋双上校是有疫苗的,”

“确实有,”红门兰很无奈的道:“昨天宋双上校说了出來,确实有疫苗生产线,”

“我们必须找到这条生产线,”

红门兰不解:“为什么,”

“因为这种病现在沒有办法医治,”苍浩毫不犹豫的道:“所以必须要找到疫苗的生产方法,否则就算杀了宋双上校又怎么样,超级黑死病照样荼毒人间,”

“问題是沒有人知道生产线到底在哪,”红门兰一摊双手:“在国内,在JPZ,抑或其他什么国家,沒有半点线索,”

“所以要等待机会……”

“不能继续等下去了,”红门兰打断了苍浩的话:“我已经告诉你了,病毒正在抓紧生产,每拖一天,都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受害,”

“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选择……”苍浩沉重的摇了摇头:“就像你说的一样,如果不能尽快干掉宋双上校,可能会死很多人,但如果沒有机会找到那条生产线,同样会死很多人……我真不知道该怎么选择了,”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红门兰轻哼一声:“我只说一句,,时不我待,”

丢下这句话,红门兰再不说什么,从暗道里离开了,留下苍浩一个人在那发傻,

直到红门兰走后一个多小时,苍浩仍然像雕像一样坐在那里,思考着眼下的这些事,

突然,苍浩的手机响了起來,是一个陌生号码打过來的,

苍浩接起來之后,一个略有点熟悉的声音响起:“小伙子还记得我是说谁吗,”

苍浩努力搜索记忆,马上想起了:“唐云唐先生,”

“正是我,”对方正是落阳镇的世家之主唐云:“猜一猜我现在哪里,”

“你……不会來了广厦吧,”

“我就在广厦,”唐云点了点头:“刚刚下飞机,给你打个电话,看看你在忙什么……”

“沒忙啥……”苍浩叹了一口气:“每天正常上下班呗,”

“上下班,”唐云愣了一下:“你不是去JPZ了吗,”

“又回來了,”苍浩苦笑几声:“那边的事情……算了,不提也罢,我现在也在广厦,”

“我还以为你在JPZ,打这电话只是跟你说一声……”唐云有点感慨的道:“沒想到你我还真是有缘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