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黑死病爆发/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的……”唐云痛苦地点了点头:“先是在JPZ,出现了一种神秘的病毒,导致大量人员死亡,后來,这种病毒在整个中南半岛扩散开來,侵袭到了老挝之后,开始向华夏西南边境蔓延……”

唐云告诉苍浩,这段时间之所以有大批人员偷渡到这边,就是为了逃离那种病毒,

苍浩先前的猜测完全正确,躲在东南亚的红小丑之所以冒险來了华夏,同样是因为黑死病的大爆发,

就在唐家前來广厦之前,西南边境地区已经出现很多感染者,情况要比网上的小道消息更加严重,

人们往往是在无声无息间感染了病毒,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病毒发作起來特别快,先是头疼、高热、呕吐,二十四小时到四十八小时之后就会殒命,

有的人死的时候比较平静,有的人死状殊为可怖,浑身长满了血泡和脓痂,皮肤呈黑紫色,五官极度扭曲,

两国边境线上有一条街道,那里的居民只在一天的时间里就死了一半,尸体堆积在路边散发着恶臭,

结果,这些尸体带來了严重的卫生问題,自身又成了传染源,

有的人冒险去清理尸体,集中在一起烧掉,可很多人还沒等把火点燃,自己也一头栽倒在地上死了,

全省卫生医疗专家全部赶到边境地区,然而也沒什么用,这些专家刚一抵达,就有三分之一左右被感染了,

为了防止恐慌,所以官方封锁了消息,很少有人知道这件事,

唐云又告诉苍浩:“根据消息,国家现在从全国范围内抽调医疗卫生人员,前往灾区控制疫情,但在找到疫苗之前,不管去多少人,都是送死……”

苍浩点了点头:“于是你们就离开了,”

“也幸亏离开了,”唐浩长叹了一口气:“我从官方内部得到消息,边境地区马上就要封闭,不许任何人进出,如果找到治疗办法还好,如果找不到,那么留下就只有等死了……”

唐可儿补充了一句:“我们可能是唯一逃出來的,”

苍浩问了一句:“沒告诉别人,”

“我倒是想多救一些人……”唐云非常痛苦的摇了摇头:“封锁信息是高度机密的,透露给我的人冒了很大风险,如果我把这个消息传播出去,这个人就要面对严重后果……他本來是为了帮我,我不能害他,”

事情已经很明白了,唐家在当地非常有影响力,很多人都在帮唐家做事,

只可怜了普通百姓,仍然懵懂无知,不知道什么时候死神就会降临,

“我去JPZ就是为了对付宋双上校……”苍浩沉声说道:“很遗憾,我失败了,否则就不会有今天这件事,”

“别这么说,”唐云很轻松的笑了笑:“你已经做了很多分外的事情,真正应该做事的人反而无能,今天的局面不能怪你,”

“我一定要干掉宋双上校,”苍浩毫不犹豫的道:“立刻,马上,”

苍浩话音刚落,姚军辉打來电话,有点兴奋的道:“你要的信息我查到了,一个当年的工程师凭借记忆,绘制了工程草图,”

“太好了,”苍浩立即道:“我现在就去找你,”

“不用了,”姚军辉笑呵呵的道:“我给你送到翠峰村去,”

姚军辉打电话的时候,他人在龙辉建设公司,

凡是苍浩交办的事情,他都全力帮忙,所以刚给苍浩打过电话,就立即亲自驱车前往翠峰村,

翠峰村毕竟远了点,离开市区之后,还要再行驶一段路才能抵达,

姚军辉的车子开到一条沒人的路上之后,突然从斜刺里冲过來一辆吉普,正撞在姚军辉的车子上,

姚军辉一惊,急忙踩住刹车,

紧接着,从吉普上跳下來两个人,冲到姚军辉的车子侧面,

还沒等姚军辉反应过來,其中一个拿着手枪,用枪柄猛击姚军辉的太阳穴,姚军辉一翻白眼昏了过去,

另外一个人在姚军辉的身上摸索了一下,找到手机之后立即关机,

接下來,这两个人把姚军辉从车上拖下來,五花大绑塞进了自己的吉普,

其中一个人仍然开着吉普,另一个则开着姚军辉的车,消失在了一条岔路的尽头,

苍浩接到姚军辉的电话之后,立即赶回翠峰村等着,然而久等不至,姚军辉始终沒來,

黄彬焕非常失望:“这个姚军辉办事也太不靠谱了,”

“不,”苍浩缓缓摇了摇头:“姚军辉做事很认真的,”

“可他怎么还不來,”黄彬焕不满的道:“咱们就跟傻老婆等苶汉子似的,等到什么时候算是一站,”

苍浩拿出手机给姚军辉打过去,却传來关机的提示音,

苍浩再次拨号,姚军辉那边还是关机,

“出事了,”苍浩冷冷的吩咐道:“黄彬焕,马上用四旋翼飞行器搜索翠峰村周围,只要发现可疑痕迹马上汇报,”

黄彬焕点点头:“是,”

苍浩继续吩咐:“李崇、万鹏,你们两个跟我一起走,”

万鹏不解:“干嘛去,”

“当然搜索了,”苍浩有点不耐烦的道:“咱们往进城的方向开,看看能不能发现点什么,”

三个人驱车离开翠峰村,在前往广厦市去的一路上,仔细注意着周围的一草一木,所以车子开得非常慢,

这一路上沒什么车辆,更沒有行人,一切如常,基本跟苍浩每天上下班看到的景象沒有两样,

突然,苍浩踩住了刹车,然后从车子上面跳下來,

就在前方不远处,地面上有几道漆黑的车辙,应该是急刹车的时候,轮胎摩擦地面留下的,这里应该刚刚发生过车祸,

“有两辆车……”苍浩一边观察着车辙,一边分析道:“一辆是轿车,正常在路面行驶,从旁边冲过來一辆车,撞在了这辆轿车上,你们看,两辆车的车辙交汇在了一起,”

万鹏观察了一下,点了点头:“冲出來的这辆车,轴距比较大,应该是吉普之类的越野车,”

“这条路上沒什么车……”苍浩往周围看了看,叹了一口气:“只要这里再经过几辆车,咱们就观察不到这个痕迹,”

“看來确实是出事了,”万鹏的眉间拧成了一个疙瘩:“姚军辉可能是给你送图纸的路上被人给绑架了,”

李崇试图通过车辙,找到这两辆车离开的方向,然而却徒劳无功,

所有车辙距离车祸现场不远就消失了,根本不知道这两辆车去了什么地方,

“最好能找到监控录像……”苍浩再次观察起了周围,然而再次又失望了,

这里应该算是城乡结合部,既不是市区公路,也不是高速公路,沒有任何监控设备,

这样一來,矩阵系统也让派不上用场,因为矩阵系统只能调取现有资料,不可能穿越时空回到事发现场,

“见鬼,”苍浩也不知道该如何发泄,抬脚踹向自己的车子:“王八蛋,”

万鹏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只有安慰:“现在咱们也只是推测,可能这里确实发生过车祸,但跟姚军辉沒关系,”

这倒是提醒了苍浩,苍浩马上呼叫了一下墨师,先把姚军辉的手机号告诉墨师,然后又吩咐:“查一下这个手机号最后出现的地方是哪,”

这点工作,矩阵系统还是能轻易胜任的,结果很快就出來了,正好就是苍浩所在的车祸现场,

“果然是姚军辉……”苍浩苦笑几声:“他确实被人绑架了,”

“什么人干的,”李崇质疑:“会不会是宋双上校,”

“有这个可能性,但不是唯一的可能……”苍浩喘了几口粗气,分析道:“姚军辉是干地产行业的,黑白两道上有不少对手,不能排除是他的对手对他出手了,”

“我擦,”万鹏有点万念俱灰的感觉:“姚军辉现在掌握着唯一的线索,这帮王八蛋早不出手晚不出手,偏偏赶在这个时候,特么的也太沒眼力价了,”

“这不是问題的重点,”苍浩摇了摇头,一字一顿的说道:“如果姚军辉不是來给我送图纸,也就不会出事,是我连累了他……”

李崇宽慰道:“老大,你也别这么说,谁都沒想到会出这样的事,”

“不,我应该对各种可能的情况有所预见……”苍浩说到这里,表情有些痛苦:“他刚说得到图纸的时候,我就应该马上派人去接他,或许就不会出事了……”

万鹏叹了一口气:“老大,大家都知道你做人做事够义气,就别太自责了……”

“我沒有办法不自责……”苍浩的语气变得更加痛苦了:“如果真的只是普通商业对手,事情还很容易解决,如果真的是宋双上校绑架了姚军辉……”

苍浩沒把话说下去,不过万鹏和李崇都能明白,后果会非常严重,

毫无疑问,宋双上校肯定会销毁图纸,而且姚军辉也凶多吉少,

万鹏傻傻的问了一句:“现在该怎么办呢……”

“搜,”苍浩立即下令:“把所有的四旋翼飞行器和无人机全派出來,以事发现场为圆心,半径十公里之内进行地毯式搜索,我就不相信,他们绑架走了姚军辉就不会留下一点痕迹,不管是什么样的痕迹都必须给我找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