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杀破狼(四)/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提起枪,弓着腰向那个高脚屋靠拢过去,谢尔琴科和安德烈耶维奇紧随其后,死神射手负责防卫侧翼,博尼则在最后面,

也就是苍浩一行靠近农田的同时,一阵“刷刷”声传來,从农田里面站起二十多个人,

这些人一直趴在农田里,青纱帐形成了天然的掩护,即便从空中观察也看不到他们,

他们全都穿着黑色的制服,脑门上绑着黑色布条,完全是红色高棉的打扮,

这种场景,让苍浩感到像是穿越回了JPZ,重又在那里战斗一样,

站在最前面的一个人,深吸了一口气,随即用高棉语声嘶力竭的喊了一声什么,

虽然苍浩不懂高棉语,却经常听到这声口号,知道含义是“红色高棉”万岁,

下一秒钟,红色高棉开始冲锋了,他们勇敢无畏,不屑于寻找隐蔽处,挺着胸膛,一边射击,一边压上來,

密集的弹幕射了过來,苍浩等人立即趴到在地,甚至能够感到子弹正不断从背部掠过,

红色高棉的射击太猛烈了,苍浩等人几乎沒有能力还击,

可也就在这个时候,队伍最后面的博尼开火了,

在血狮雇佣兵中,博尼体型最为魁梧,体能也最好,于是防御值也就最高,

他穿着重型防弹衣,红色高棉的子弹射过來,有十几发直接射在胸膛上,

在子弹巨大的冲击力之下,博尼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然而马上就举起格林机枪扣动了扳机,

格林机枪特有的“嗡嗡”声传來,一道火流扫向红色高棉的队伍,

冲在最前面的几个人,胸膛直接被炸烂,身体倒着向后飞了出去,

红色高棉并不蠢,他们立即停止了冲锋,各自寻找掩蔽处向博尼还击,

战斗进入胶着状态,但苍浩不能等下去,马上从地上站起來,弓腰向高脚屋冲了过去,

死神射手紧紧跟在苍浩身后,谢尔琴科和安德烈耶维奇本來也想跟上,却马上遭到了红色高棉的阻击,

苍浩穿过双方的交火地带,紧接着又穿过红色高棉的阵地,

有两个红色高棉试图拦阻苍浩,然而头部马上就被轰烂,这倒不是博尼干的,而是今野晴在给苍浩提供掩护,

在苍浩脚下留下几具尸体之后,苍浩终于來到了高脚屋前,此时就在苍浩的身后,血狮雇佣兵和红色高棉仍然在交火,

红色高棉不只是埋伏在稻田里的这些人,从四面八方又出现不少增援,向谢尔琴科、安德烈耶维奇和博尼围了上去,

很快的, 谢尔琴科的脚踝中了一枪,扑倒在地,安德烈耶维奇立即掩护在谢尔琴科身边,

红色高棉在人数和火力上占有绝对优势,加上他们这种悍不畏死的精神,这场战斗只要拖下去,一定会以血狮雇佣兵的惨重伤亡告终,

黄彬焕试图提供空中支援,但双方距离实在太近,黄彬焕沒办法保证血狮雇佣兵不被误伤,

此时,苍浩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必须尽快找到宋双上校,了结这一切,

苍浩能够明确的感觉到,宋双上校就在高脚屋里,

这样一來,苍浩反而轻松了许多,把枪背在身上,整理了一下衣服,迈步进了高脚屋,

死神射手在苍浩的身后,跟苍浩背对背,不住的往后退着,同时观察着苍浩后方的情况,

果然,在高脚屋的正当中有一个火炉,上面正兹兹的烧着开水,宋双上校坐在旁边悠然的喝着茶,好像根本沒听到外面激烈的枪声,

红门兰站在宋双上校的身旁,她看到苍浩的时候,沒有任何表情,好像这是一个与自己完全无关的人,

“你终于來了,”宋双上校抬头看了苍浩一眼:“我的这处基地,位置还算隐秘,但我总是有一种预感,你一定能找到,”

“谢谢你对我这么有信心,”苍浩呵呵笑了笑:“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好,”宋双上校点了一下头,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我也觉得,我们之间的事情应该有所了解了,就算你不來找我,我也一定会找上你,”

“那么我们可以开始了,”

“当然,”宋双上校指了指苍浩手中的枪:“还需要用这个,”

“当然不用,”苍浩摘下枪,扔到了一旁,

也就是枪刚刚落到地上,苍浩迈步向宋双上校冲了过去,一拳轰在宋双上校的胸口,

苍浩的动作速度太快,宋双上校卒不及防,往后退了几步,

宋双上校呵呵一笑:“看來你升级了吗,”

“你以为我一直都闲着,”苍浩说着,一拳捣向宋双上校的面门,

宋双上校侧头让过这一拳,伸手按住了苍浩的肘关节,另一只手猛击向苍浩的肘窝,

苍浩感到一阵剧疼袭來,好像整个胳膊断裂开來一样,

宋双上校并不停手,一脚射向苍浩小腹,

苍浩侧身让过这一脚,另一条胳膊举起,把肘部砸向宋双上校的膝盖,

这一击很重,宋双上校闷哼了一声,等到收腿回來,有些瘸了,

苍浩高高跳起,双脚同时踹向宋双上校的胸口,宋双上校倒着飞起來,撞在了后面的墙上,

宋双上校挣扎着从地上站起來,喘了几口粗气:“看來……我真的老了……”

“沒错,如今是年轻人的世界,”苍浩冷冷一笑:“你这种老古董,应该带着你的理想,一起被埋进历史的垃圾堆,”

“理想不灭,理想永不会过时,”宋双上校摇了摇头,很认真的道:“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就要为实现这个理想年代而努力,”

“你知道超级黑死病已经害死多少人了吗,”沒等宋双上校回答,苍浩接着又道:“你自称要解放全人类,却用这么多人的无辜生命,为你所谓的理想年代祭旗,其实你不是救世主而是恶魔,哦,对了,我还忘了说,同样是为了你所谓的理想主义,你竟然跟东瀛战犯勾结在一起,我要是沒记错,红色高棉这些年來的口号,一直都是帮助第三世界人民反抗帝国主义的剥削,你这样跟东瀛战犯打情骂俏还要脸吗,”

“我只是暂时利用他们,”宋双上校似乎被苍浩说中了痛处,表情非常尴尬:“我从來沒有说过同情东瀛战犯,更不支持东瀛当年的侵略战争,等到冈本耕造完成任务之后,我自然会让他为当年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果然是冈本耕造,”苍浩冷笑着点了点头:“其实,你的这种思想也不算特例,那么一些人原谅了曾经侵略过自己的战犯,好吃好喝的招待着然后礼送回国,这些人以为自己以德报怨的博大胸怀能够换來友谊,同时沾沾自喜于自己下了一盘很大的棋,把对方给利用了,但你以为对方是傻子吗,你的这点小九九人家完全看在眼里,甚至可能人家比你更聪明,否则为什么当年是东瀛侵略整个亚洲而不是相反,”

宋双上校脸色涨得通红:“你到底要说什么,”

“我要说的是,你本來就已经恶贯满盈,东瀛战犯这事给你又加了一笔,”苍浩一字一顿的道:“就算我想放你一马恐怕都不行,”

宋双上校冷冷一笑:“那你就试试看,”

这个时候,死神射手从外面也进來了,冷冷的打量着红门兰,而红门兰同样冷冷看着死神射手,两个人暂时沒有交手,

同时,外面的枪声仍然非常激烈,血狮雇佣兵与红色高棉的交火仍在继续,

“休息得差不多了吧,”苍浩呵呵一笑,羞辱起了宋双上校:“我知道你岁数大了,时常需要休息一下,”

“我沒老,”宋双上校暴怒起來,纵身向苍浩冲过來,一拳轰向苍浩的腹部,

宋双上校的动作比苍浩刚才还要更快,苍浩完全沒來得及躲闪,整个身子跟着倒飞起來,然后半跪在了地上,

苍浩感到呼吸困难,好像胸口压了一块巨石,一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

宋双上校一脚射向苍浩的胸口,苍浩仍然沒來得及躲闪,仰面栽倒在地,

宋双上校高高跳起,双脚踩向苍浩的膝关节,

苍浩就地一滚,躲了开來,然后从小腿上抽出一把匕首,扬手刺在了宋双上校的脚踝上,

一股血箭喷射出來,苍浩撤回匕首,又要刺下去,

宋双上校一脚踢过去,踢飞了匕首,随后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

鲜血从宋双上校的脚踝流淌下來,滑落在地面上,跟尘土混合成了一种怪异的颜色,

苍浩刚刚从地上站起來,宋双上校强忍着疼痛,又冲了上來,一脚射向苍浩的膝盖,

苍浩把腿一分,让宋双上校的脚从自己两腿之间穿过,然后又猛地把双腿并拢,正好夹住了宋双上校的脚,

紧接着,苍浩身子一拧,差一点就折断了宋双上校的脚踝,宋双上校登时就是一声惨叫,半跪了下來,

苍浩用双腿制住宋双上校的脚踝,同时一拳捣向宋双上校的面门:“这一拳是为了当年红色高棉大清洗无辜的受害者,”

宋双上校的牙齿脱落了一颗,接着,鲜血涌出溜进喉咙,呛到了宋双上校,

宋双上校咳嗽几声,把牙齿吐在地上,

苍浩挥手又是一拳,捣在宋双上校的面门上:“这一拳是为了丧尸剂的受害者,”

沒等宋双上校反应过來,苍浩另一只手也挥拳打了过去:“这一拳是为了超级黑死病的受害者,”

宋双上校挣扎着想要站起來,苍浩把身子往另外一个方向又是一拧,宋双上校又感到了脚踝传來一阵剧痛,力量不由自主的卸掉了,

苍浩双拳并举一起捣在宋双上校的面门上:“这是为了我的师父,”

宋双上校感到有点委屈:“你师父庞劲东沒有死……”

“他当然沒死了,”苍浩理所当然的道:“我就是找借口多打你几拳,”

苍浩说话的功夫给了宋双上校反击的机会,宋双上校抬手一拳自下而上,正击在苍浩的下颚上,

苍浩仰面栽倒在地,双腿不由自主的分开,宋双上校连忙收回自己的腿,同时另一条腿提膝盖撞在苍浩的小腹上,

这一次,轮到苍浩半跪下來,张嘴又吐了一口鲜血,

然而,苍浩马上就站起來,一拳挥在宋双上校的胸口上,

宋双上校的身体摇晃了几下,同样也是一拳,捣在苍浩的胸口上,

两个人就是这样你一拳,我一拳,用最原始粗暴的方式进行战斗,摒弃了任何招数和战术,

宋双上校毕竟老了,很快支撑不住,后退几步脱离开跟苍浩的接触,随后一口鲜血喷在了地上,

此时的宋双上校很是狼狈,跟东南亚传说中的那个恶魔完全不同,那些听到“宋双上校”的名字就会瑟瑟发抖的东南亚平民,如果看到这一幕也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继续,”苍浩浑身鲜血,脸上也都是,却是越战越勇:“大名鼎鼎的宋双上校不应该只有这两下子,”

“那就继续,” 宋双上校闷哼一声,俯身向苍浩冲过來,肩膀顶住苍浩的小腹,推着苍浩直接撞在墙上,

苍浩被撞得七荤八素,挥起双臂,用手肘接连不断的捣在宋双上校的后背上,

宋双上校强忍着苍浩的打击,双手扳住苍浩的腿弯,用力往后一拽,

苍浩站立不稳,直接坐到了地上,宋双上校提膝盖撞在苍浩的面门上,

苍浩身上还有枪,在战术背心的后面,就是那只黄金手枪,

苍浩伸手抽出黄金手枪,冲着宋双上校的小腹就开火了,

“啪啪”两枪,子弹在宋双上校的小腹留下两个血洞,宋双上校摇晃着身体往后退了两步,

就在同一时间里,死神射手和红门兰仍然在冷冷的对视,好像沒有注意到苍浩跟宋双上校的战斗,

似乎下一秒钟,死神射手就要决战红门兰,

宋双上校马上吩咐红门兰:“干掉他,”

苍浩也冲着红门兰喊了一声:“动手,”

宋双上校发现苍浩对红门兰说话,倏地就是一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