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杀破狼(五)/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也就在这个时候,红门兰掏出枪來,对着宋双上校就要扣动扳机,

然而,宋双上校的动作更快,一脚踢掉了红门兰的枪,

红门兰一手持枪,另一只手从腰间抽出软剑,“刷”的一抖,

软剑如同一条银色的蛇,迅速把宋双上校的手臂围绕起來,紧接着,红门兰用力把手往下一扯,

软剑从宋双上校的手臂上飞起,带起了无数片细小的碎肉,

宋双上校的手臂变的血肉模糊,留下无数道伤痕,最深的地方可以看到白骨,

“你果然是叛徒,”宋双上校暴怒起來,一拳捣在红门兰拿着软剑的手腕上,

红门兰闷哼一声,软剑脱手而飞,

宋双上校又是一拳,捣在红门兰的小腹,红门兰仰面栽倒在地,再也无力反抗,

与此同时,苍浩再次开火了,两发子弹射在宋双上校的后背上,

宋双上校回头看了苍浩一眼,自知已经无力再战,一脚踢开旁边的一扇门,夺路而逃,

死神射手正要追上去,身后传來一阵“叽里呱啦”的说话声,是一组红色高棉的士兵穿过火线,要來增援宋双上校,

死神射手的任务是掩护苍浩,此时顾不上追击宋双上校,立即对这队红色高棉开火,

宋双上校逃走的是另一个方向,远离血狮雇佣兵和红色高棉的战场,苍浩纵身向宋双上校追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穿过青纱帐,距离正一点点的拉近,

宋双上校脚踝上有伤,鲜血不住流淌出來,伴随着一阵阵的剧痛,

结果,宋双上校速度越來越慢,其实苍浩不需要跟得太紧,只是凭借血迹也能找到他,

最后,宋双上校停住了脚步,转回身來,看着苍浩凄然一笑:“难道就这么结束了吗,”

“其实我挺佩服你的,”苍浩由衷的说道:“很可惜,二十世纪的历史已经证明了,人类文明不需要你的那种理想,你和你的理想,还有红色高棉这个组织,注定将被历史所抛弃,”

宋双上校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深吸了一口气,高喊了一声:“红色高棉万岁,”

随后,宋双上校返身向苍浩扑过來,苍浩举起黄金手枪,稳稳的开枪射击,

一枪跟着一枪,弹无虚发,全部射在了宋双上校的身上,

等到宋双上校冲到苍浩近前,黄金手枪的子弹全部打光,而宋双上校也再沒有了力气,

宋双上校一下子扑在苍浩的身上,身体渐渐无力,向地面滑落下去,

然而,宋双上校仍然挣扎着,在苍浩耳边喊了一声:“红色高棉……万岁,”

马上的,宋双上校滑落在地,苍浩从容的给黄金手枪换了一个弹夹,然后对着宋双上校不停的扣动扳机,

一个弹夹很快打光了,宋双上校的胸膛停止了起伏,浑身上下到处都是枪孔,除了那张面孔之外,身体每个部位都是血肉模糊,

苍浩收起黄金手枪,把宋双上校从地上拉起來,就像是搀扶着伤员一样,带着宋双上校回到了战场,

同一时间里,血狮雇佣兵和红色高棉的交火仍在继续,红色高棉已经进一步搜索了包围圈,如果苍浩跟宋双上校的决战再拖上一会,只怕血狮雇佣兵就要全军覆沒了,

苍浩深吸了一口气,高喊了一声:“宋双上校死了,”

这句话一出口,整个世界好像凝固了一样,枪声瞬间停止了,也再沒有其他任何声音,

片刻之后,一组红色高棉举着枪,从不同方向围拢上來,看样子准备抓捕苍浩,

苍浩再次高喊一声:“宋双上校死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红色高棉清楚看到了宋双上校的尸体,

他们对宋双上校的那张面孔实在太熟悉了,宋双上校对他们來说就是神,是超越了世间一切的存在,

基督徒会对上帝祈祷,佛教徒会对佛祖许愿,而红色高棉则会对着宋双上校的画像背诵语录,

历史上曾有那么一段时期,在红色高棉的据点,人们在宋双上校的画像前举行婚礼,发誓要以宋双上校的名义,甚至在吃饭之前也要说上一句“祝宋双上校永远健康”,

他们从來沒有把宋双上校当做一个“人”來看待,宋双上校似乎不受生老病死的折磨,

即便是当年红色高棉战败,JPZ国家走向和平之路,人们也沒认为宋双上校本人失败了,他们坚信总有一天宋双上校会回來,

宋双上校果然回來了,带着恐怖重新降落在这个国家的头上,印证了宋双上校不死的传说,

现在,他们心目中的神轰然倒台,红色高棉惊讶的发现,原來宋双上校也会死的,

此时的宋双上校浑身上下都是鲜血,也不知道受了多少上,他不是那个传说中的怪物,而是跟着自己一样由碳基构成的有机人体,

红色高棉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他们把武器扔在地上,发出痛苦地嘶喊声,

苍浩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只是发现他们的表情无比痛苦,

马上的,红色高棉一个个接连跪到在地,其中有几个重新捡起武器,对着自己的太阳穴扣动了扳机,

几声枪响传來,地上多了几具尸体,渐渐发冷,就像他们的主人宋双上校一样,

其他人则是哭的死去活來,再沒有战斗力,

血狮雇佣兵围拢上來,先是收缴了武器,随后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按照俘获战俘的标准流程,应该先让这些人站起來,集中到一起,然后搜身,

安德烈耶维奇喊了一声:“站起來,”

也不知道这些人是否听懂了,仍然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对安德烈耶维奇的话置若罔闻,

安德烈耶维奇毕竟是俄罗斯人,这个民族做事的风格是很蛮横的,安德烈耶维奇对着其中一个红色高棉的后脑勺就扣动了扳机,

子弹穿过头部,带着鲜血和**射在地上,这个红色高棉一声不吭扑倒在地,

然而,其他红色高棉好像沒意识到同伴的死亡,对着宋双上校的尸体继续哭泣,

安德烈耶维奇继续开枪,又打死了两个红色高棉,而其他红色高棉依旧不为所动,

安德烈耶维奇看到这个场面,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如果对手顽强战斗,安德烈耶维奇可以奉陪到底,可这些人就这样甘愿等着自己被屠杀,真正的军人反倒无从下手,

安德烈耶维奇无奈的看向苍浩:“怎么办,”

还沒等苍浩回答,周围传來一声厉喝:“所有人举起双手不许动,”

马上的,十几个警察出现在青纱帐里,他们举着手枪,很小心靠拢上來,

这场战斗惊动了远处的居民,有人报警了,附近派出所听说发生枪战,倾巢出动赶了过來,

但这些穿着蓝色衬衫的警察,跟全副武装的血狮雇佣兵和红色高棉站在一起,显得是那么的渺小可怜,

带队的警察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小手枪,又看了看血狮雇佣兵手中的机枪,根本不相信自己这一边能制服这帮人,

血狮雇佣兵本來也沒打算被警察制服,拿着枪冷冷的看着警察,站在那一动不动,

“举起双手,”带队的警察再次高喊:“你们全部被捕了,”

血狮雇佣兵依然沒懂,带队的警察举起手枪冲着天空开了一枪,马上的,博尼举起格林机枪对准了警察,

这些警察倒是在电影电视里见过格林机枪,这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实物,他们很清楚,那六根枪管只要转动起來,自己这一边就得全被打成筛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