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战争还远未结束/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先不说疫苗了,”冈本耕造换了一话題:“马上的,我要在深层网络上散布消息,让所有人都知道是苍浩杀了宋双上校,”

“然后会有很多人去找苍浩的麻烦,”李洪有冷冷一笑:“因为他们认为一定是苍浩把宋双上校的财产侵吞了,”

“你终于聪明了一次,”冈本耕造嘉许的点了点头:“说起來,也很遗憾啊,那么多钻石,从此之后再沒有人知道下落,”

“你确定沒落到苍浩手里,”

“我确定,”冈本耕造点点头:“以宋双上校的为人,不会轻易让别人找到钻石,”

“其实,如果你能继续跟宋双上校合作下去,也许有一天就会发现钻石的藏匿地点,”

“然后侵吞掉,”冈本耕造笑呵呵的看着李洪有:“这样一來我就是世界上最有钱的人了,”

“沒错,”

“支那人啊支那人……”冈本耕造笑着摇了摇头:“我不得不继续称呼你为支那人,你总是不断在我面前暴露出你的愚蠢,还有贪婪,”

李洪有一愣:“我……怎么了,”

“我不喜欢宋双上校这个人,宋双上校也不喜欢我,但只要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仍然存在,我就不会去图谋他的那些财富,当然,某种程度上我利用了宋双上校达到自己的目的,但宋双上校同时也利用了我,我们双方做的任何事都沒有超出合作框架,”顿了一下,冈本耕造接着说道:“我刚才说的话疏忽了一点,你们华夏人沦落到今天的地步,跟缺乏契约精神有直接关系,对内,你们不能建立一个诚信社会,对外,你们同样不懂的遵守诺言,当契约达成之后,你们总是耍一些小聪明,试图破坏契约以谋取更多的利益,那么结果会怎么样呢,”

李洪有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冈本耕造也不需要李洪有回答自己,直接就道:“你们华夏人的祖先自己就已经说过,,聪明反被聪明误,反误了卿卿性命,支那人啊,不要总是自以为是,更不要把别人全当做是笨蛋,”

“好吧……”李洪有非常尴尬:“那就当我什么都沒说,”

“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会设法找到宋双上校的遗产,我相信苍浩也会这么做,” 冈本耕造长呼了一口气,有点感慨的道:“战争远未结束,”

“是啊,还沒结束……”李洪有结合冈本耕造刚才说的那些话,早就意识到了战争还在继续,但眼下的战争已经无关宋双上校了,而是演变成了百年前华夏与东瀛两个国家恩怨的继续,

再说苍浩这一边,

今天之后,那条巨大的海上监狱就下海了,这么巨大的轮船不是几个人能操纵的,所以苍浩从深层网络上招募了一些雇佣兵水手,

宋双上校这么一死,深层网络上再度活跃起來,因为再沒有了土豪能把所有人招募麾下,那些杀手和雇佣兵重又开始讨生活了,

苍浩给这座海上监狱起了一个耐人寻味的名字“忘川河号”,在古代神话当中,忘川河划分阴阳两界,大名鼎鼎的奈何桥就在忘川河上,

在奈何桥边坐着一个老太太叫孟婆,所有死掉的人都要喝下她的孟婆汤,忘掉前生今世,才能投胎,

这个神话有一个耐人寻味的地方,那就是阴间沒有城管,允许孟婆摆摊,这说明在华夏古代还是懂得以民为本的,

海上监狱有这么一个名字倒也是恰如其分,因为将要被关押在那里的人,都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永远夹在阴阳两界之间,

一大早晨,苍浩带着几个兄弟上了船,四下里巡视了一番,大家基本上都很满意,

从外观看起來,忘川河号跟普通的集装箱货轮沒有区别,但内部别有洞天,

这里分为三个监区,首先有普通监区,一些不太重要的罪犯集中关押在一起,他们相对能自由一些,每天可以有固定的放风时间,

其次还有特别监区,这里的犯人单独看押,他们每个人拥有一个十平方米的小屋,里面有床铺、马桶、洗漱台和电视,能满足基本生活需求,但他们绝对不能踏出房间半步,

特别监区的犯人互相之间可以交谈,因为每个小屋都是紧邻着的,但需要喊出來才行,

此外,又有一个部分是高级监区,有点像是监狱里的VIP,

那里全部是一室一厅独立卫生间的套房,所有套房集中在一起,在押人员可以在监区内自由走动,这里的看押程度也比较松,

在公共区域还有各种娱乐设备,可以打发无聊的坐牢时光,

这个监区是孟阳龙专门要求设立的,直接给出了规划设计图,还特别强调,这里的伙食标准一定要够高,

说起來,坐游轮的待遇也不过如此,苍浩不太明白这些地方是给什么人准备的,

所有监区都被二十四小时监控,再加上各种周全的保安措施,完全杜绝了越狱的可能,

这里的第一批住客,就是先前俘虏的E国特工,

苍浩完全不知道该把这些人怎么办,一直看押在翠峰村,这么长时间过去,这几个人也快要精神崩溃了,

如果杀掉,担心引來后患,毕竟这些人身份特殊;

如果释放掉,同样可能引來麻烦,至少要防备他们报复;

如果继续留着,那么就需要有个合适的地方,而忘川河号最合适,

海上监狱需要由主管,苍浩委派慕北、沙阿和博尼,让三人同时负责,

人多一点,工作相对也就轻松一些,三人能轮流值班,用不着一年四季都飘在海上,

这让博尼非常不理解:“沙阿和慕北水性好,让他们两个去是应该的,为什么要让我也去,”

苍浩很无奈:“只有两个人也不够啊,”

“为什么不派别人,”博尼很不满:“你是不是想要让我离开,”

苍浩很诚实的点了点头:“对,”

博尼一愣:“为什么,”

“因为你的样子实在太显眼了……”苍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让你长时间留在广厦,说起來是挺危险的,”

苍浩说的一点都沒错,博尼实在太过魁梧了,走在街上就如同一座会移动的埃菲尔铁塔,

虽然广厦这里的外国人非常多,却也少有如此高大健壮的,所以博尼不管走到哪里,总能吸引不少人的目光,

苍浩一直都很担心,如果有人暗中跟踪博尼,就很可能摸清楚血狮雇佣兵的行动规律,

博尼自己也知道这一点,很无奈的同意了:“好吧……”

“你在这也不错,”沙阿拍了拍博尼的肩膀:“我知道你舍不得老大,但这种事是要两厢情愿的,老大既然不想把你留在身边,你也不能自作多情啊,”

沙阿暗示苍浩跟博尼基情澎湃,但博尼完全沒听懂:“我又不是不回陆地上了,难道要一直飘在海上吗,”

“算了,跟你说不通……”沙阿摆了摆手:“不管怎么说,我对大海还是很熟悉的,也很亲切,让我來干这活最合适了,”

慕北叹了一口气:“我也喜欢大海,只可惜……当个狱长也沒什么挑战性啊,”

“错,”苍浩摇了摇头:“你们的工作不仅非常重要,而且非常有挑战性,”

慕北很费解的问:“为什么这么说,”

“我大致能猜到孟阳龙会送來什么样的人……”苍浩拖着长音缓缓说道:“****、外国间谍、各种该杀却又沒办法判死刑的罪犯,这些人每个都有一大堆故事,”

慕北点了点头:“这倒是,”

“你要是有兴趣的话,可以去搞清楚他们的故事,沒准还能有什么惊人发现呢,”呵呵一笑,苍浩接着又道:“更重要的是,这里的安全非常重要,如果这些人逃出去了,可能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

慕北急忙道:“我明白,”

就在这个时候,黄彬焕招呼了一声:“來了,”

苍浩带兄弟们來忘川河号,一方面是验收,另一方面也是正式启用,

孟阳龙很着急,直接就要把一批犯人送过來,苍浩就是在等这些犯人,

三艘大型快艇极速驶來,在海面上留下三道长长的白色尾迹,马上就靠近了忘川河号,

船舷有舷梯可以供攀登,三艘快艇上面全都武警,顺着舷梯纷纷上來了,

其中为首的一个武警警官见到苍浩,直接敬了一个礼:“我们负责押送犯人,总计十一名,请你负责接收,”

苍浩回了一个军礼:“明白,”

在这个武警警官之后,两个武警押着一个犯人,鱼贯走到苍浩面前,

武警警官递给了苍浩一个点名册,他自己也有另一份点名册,跟苍浩一起核对这些犯人的身份,

点名册上的内容很简单,只有犯人的姓名、身高、体重、出生年月日和一些生理特征,此外就是各个不同角度的照片,

苍浩看了一眼点名册,又扫量了一眼这些犯人,发现特殊犯人得到的待遇也很特殊,

所有这些凡人,全都穿着火红色的连体服,身上沒有一个口袋,无法藏纳任何东西,

他们的头部带着黑色的厚重头套,耳朵上还带着耳麦,里面似乎放着刺耳的摇滚乐,

这就意味着他们看不到,也听不到任何东西,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