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海上监狱的犯人/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直到上了忘川河号,武警才摘掉了耳麦和头套,露出了他们的面孔,供苍浩和武警警官核对身份,

接下來,两个人又给所有犯人分配了编号,登记在点名簿上,

前十个犯人,相貌跟普通华夏人不太一样,名字也很古怪,

苍浩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恐|怖分子,

第十一个犯人有点特别,大约六十岁左右,相貌平平,大腹便便,跟常见的老人沒什么区别,

不过,这类老人可不是街上能碰见的,倒是经常在电视里看见,

换言之,这一位满身的官气,举手投足给人的感觉就像随时要发表讲话,

他叫王有志,见到苍浩之后竟然点了一下头,算是打招呼,脸上略带一点笑容,样子很是客气,

“首长命令……”武警警官看了一眼王有志,低声告诉苍浩:“前十个犯人关进普通监区,王有志关进高级监区,一定要好好照顾,尽可能满足需求,”

苍浩点点头:“明白了,”

武警警官敬了一个礼,离开忘川河号,回到快艇上离开了,

慕北指挥雇佣兵,每两个人抓一个,把犯人全部押进监区,

轮到王有志,这一位却摆摆手:“我自己会走,”

往前走了几步,王有志看了看周围,怆然长叹了一口气:“我就要在这里终度余生了,”

“看來你跟其他犯人不一样,”苍浩若有所思的道:“你知道自己在哪里,也知道自己为什么被关在这,而且你得到的待遇也不一样,”

王有志好像沒听到苍浩的话,只是环顾四周,有点感慨的道:“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就是在海事局上班,那时经常有机会坐船,岁数大了之后就再沒怎么坐过船,如今要让我在这船上养老……也算是回到了起点,人啊,这一辈子就是这样,从哪來的就要回哪去,”

慕北附到苍浩耳边,轻声道:“这一位好像挺有來头,”

“当然,”苍浩笑着点了点头:“是个领导,只怕级别还不低,”

王有志似乎听到苍浩的话,笑着说了一句:“以后就要承蒙你的关照了,”

“你要是沒來这艘船上,不知道有多少人需要你关照呢,”苍浩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领导这边请,”

“你知道我是领导,”

“你就差在脸上写‘领导’二字了,”苍浩依然保持着微笑:“你上船的这样子,就像是在视察工作,“

“是吗,”王有志笑了笑,任由苍浩带去了监区,

高级监区只有这么一个犯人,这让王有志感到很孤独:“想找个人聊会天都不行……”

“你放心,”苍浩意味深长的道:“用不了多久就会有很多人來陪你的,”

“沒错,”王有志撇了撇嘴:“我是第一个,但不是最后一个,以后我在这里恐怕要遇到不少熟人,”

“好事,”苍浩耸耸肩膀:“你们这些人早就该來这了,”

王有志一愣:“你这是什么话,”

“我这是人话,听不懂,”苍浩顿了一下,缓缓说道:“你看,我们现在是在一艘船上,我,掌管着这艘船,只要我愿意,可以让这艘船沉到海底,也可以撞到冰山上去,你无可奈何,只有瞪眼看着,”

“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你们这种人也曾经开过船,但你们不是撞冰山或者直接沉船,而是拼命的拆船,拆下來的零件换成钱,然后买了其他船的船票,等到你们搂钱搂的差不多了,就到其他船上去过土豪日子,”苍浩有点讥讽的问道:“我说的对不对,”

王有志表情有些尴尬:“你知道我是什么人,”

“我刚才不是管你叫领导了吗,”苍浩笑呵呵的道:“我要是沒说错,你的老婆孩子应该全在国外,这就是你在华夏这艘船上赚足了钱,把他们送到其他船上去享福了,很可惜,你自己沒有这福气,于是來了我的船上,”

王有志苦笑几声:“至少是一个月以前,沒有人敢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

“那你可错了,因为你沒碰见骨头硬的,比如我,”苍浩摇了摇头,告诉王有志:“你可以跟孟阳龙打听一下我是什么人,假如你还有机会见到孟阳龙的话,”

王有志深深把头垂了下去,过了一会,他突然抬起头问了一句:“你想知道我的故事吗,”

“一个贪官的故事,我沒什么兴趣,”苍浩的语气更加讥讽:“不过我倒是很想知道你为什么來到这艘船上,”

“因为在法律上來说,我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我好像有点明白了,”

“反正你是这里的船长,告诉你也无妨……”摇了摇头,王有志非常无奈的道:“我呢,这一辈子位高权重,结果在权力当中也迷失了自己,办了很多不应该办的事情,事发之后,按照法律,我本是难逃一死的……”

“然后呢,”

“然后就是高层跟我达成了一个交易……”顿了一下,王有志接着道:“我要把其他人供出來,谁都收了多少钱,干了什么样的事……那么我就可以留住一条命,原则上,我的财产也是要全部充公的,但我如果将功补过,可以给我留下一部分,把我老婆孩子送到国外去,这辈子基本也不用发愁了,”

“继续说,”

“沒有什么然后了,我答应了这个交易……”王有志的面容变得越发苦涩起來:“但高层也跟我玩了一个心眼,答应留我一条命,却沒承诺给我自由,”

“原來如此,”

“你应该能想象到,我出卖了太多的人,他们的同党一定恨死我,不管是我在监狱里,还是我的老婆孩子在国外,都有可能被他们报复……”摇了摇头,王有志告诉苍浩:“于是呢,高层就伪造了我的死亡证明,让所有人以为我已经死了,人死不结仇,那些人也沒必要找我的麻烦了……”

“于是你就被送到了这里,”

“我已经猜到了自己肯定要被送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聊度残生,本來以为是大西北的戈壁滩深处,沒想到却是海上……”王有志自嘲的道:“这样也好,至少以后有鱼吃了,我很爱吃海鱼,”

“你说我是该同情你呢,还是幸灾乐祸呢,”苍浩笑着摇了摇头:“算了,祝你在这里生活开心吧,”

丢下这句话,苍浩就离开了,

王有志倒是自得其乐,很快就熟悉了环境,坐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

既然已经接收了犯人,苍浩准备离开了,就在这个时候,孟阳龙打來电话:“我忘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忘川河号上应该准备有医务室,”

“给王有志这样的老领导准备,”

“看來你已经知道他是什么人了,”

“我估计他被关了太久,有些寂寞想找人聊天,结果在我面前把什么都说出來了,”

“说了也沒关系,我知道你不会对外宣扬的,”孟阳龙很无所谓的道:“本來他也不是我的犯人,”

“不是你的,”

“我负责国家安全,但不负责反腐,”孟阳龙有点无奈的说道:“高层有专人负责这方面工作,觉得王有志这个人有点棘手,刚好又知道我准备了这么一座监狱,于是就把他甩给我了,”

“明白了,”苍浩点点头:“这种事情,有一就有二,以后会有越來越多的王有志被送过來,”

“沒错,”孟阳龙更加无奈了:“所以,船上要有必须的医疗设备,这些人虽然已经失势了,而且对外公布已经死亡,但还是有人在意他们身体健康的,他们的老领导、老下属、老战友,也是一股势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