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感染者突破两千万/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孟阳龙的这个电话,倒是给苍浩提了一个醒,忘川河号上最棘手的其实不是普通犯罪分子,正是这些落马的高官,

医务室确实应该准备,事实上,苍浩现在本來就缺医疗资源,但一时之间还是沒办法解决,

深层网络上可以找到一切,当然也能找到医生和护士,甚至不乏圣手,

但医疗兵在雇佣兵当中,属于非常特殊的职业,一般來说,雇佣兵都会任用高度可靠的人担任医疗,

在深层网络上讨生活的医护人员,基本上都有前科和案底,否则他们也不可能混到深层网络上去,其中有的是制造连环杀人案的恶魔护士,有的是进行非人道医学实验的地下医生,

毕竟,医疗兵掌握着自己兄弟的性命,苍浩可不想随随便便招募一些人,

对孟阳龙的要求,苍浩只能先把事情答应下來,回头慢慢想办法,

苍浩带着兄弟们回到了翠峰村,结果从墨师那里得到了一个消息,

超级黑死病在东南亚全面爆发,感染者已经突破两千万,最保守的估计,已经有三百万人死于非命,

“这简直就是一场屠杀……”墨师不住的感慨:“宋双上校虽然死了,却依然荼毒人间,”

“准确的说,是冈本耕造在荼毒人间……”苍浩摇了摇头,意味深长的道:“我总觉得这个老鬼子有一套计划,但暂时还不知道到底要干什么,”

黄彬焕叹了一口气:“沒想到,老对手刚被消灭,新对手立即崛起,”

万鹏不无忧虑的道:“我觉得,我们需要警惕的是,冈本耕造不是一个人,很可能像宋双上校那样有一整个团队,”

“你这句话还真说到点子上,跟过去说话可不一样,”苍浩看了万鹏一眼,嘿嘿一笑:“这也是我最担心的,从年龄上來说,冈本耕造早就已经改进棺材了,却活到了现在,那么,老一代战犯当中,仍然活着的应该还有其他人,甚至他们很可能存在着一个组织,”

今野晴马上说了一句:“东瀛的极右翼组织很多的,”

万鹏很感兴趣的问:“对了,你就是东瀛人,对这些极右翼组织了解多少,”

“我只是有东赢血统而已,我都不是在东瀛出生长大的,对那个国家沒什么了解,”今野晴一脸的茫然:“对极右翼组织我也只是听说,”

苍浩叹了一口气,有点无奈的对今野晴道:“这一次,我们很可能对东瀛人开战,如果让你感到为难,你也可以拒绝参加,”

“是啊,”黄彬焕点点头:“按照我们雇佣兵的规矩,可以拒绝参加针对自己祖国的战争,”

“我无所谓啊,”今野晴嘿嘿一笑:“其实我也觉得这些战犯该死,偏偏就是他们的野心当年毁灭了东瀛,我不希望他们重演历史,”

在雇佣兵之间,如果有什么问題涉及到各自的祖国,那么话題就变得有些敏感了,

苍浩沒有继续这话題,转而问墨师:“你是懂医的,在这个行业是不是认识什么人,可以过來帮一下忙,”

“眼下刚好有一个,”墨师告诉苍浩:“林言,外科学专家,本來在大医院工作,但因为个人能力原因,总是被周围同事和领导排挤,前段时间索性辞职了,”

“好,”苍浩点了一下头:“如果这个人可靠,就让她來这边工作吧,正好翠峰村这边应该建立一个专职医疗机构了,”

墨师马上跟林言联系,至于其他人,也有各自工作要去忙,

欧阳宇进攻废弃地铁站,导致南非兵团阵亡八个人,苍浩把他们的遗体寻回安葬在了翠峰存,

至于红色高棉的尸骸,就沒有这么好的待遇,直接找个荒无人烟的地方焚毁,

随后,重修地铁站的工作也就开始了,苍浩懒得跟这里命名代号,直接称呼为“三号基地”,

苍浩一边督工,一边要忙着公司的工作,忙得脚打后脑勺,

四天后,苍浩刚进办公室,就听到休息间有响动,

苍浩反锁上办公室的门,走进休息间,发现红门兰正在很无聊的摆弄着手机,

“你去哪了,”

“当然是躲起來了……”红门兰一边继续玩手机,一边头也不抬的告诉苍浩:“我帮你干掉了宋双上校,必须防备红色高棉的人报复我,你是有团队的,我可沒有,除了躲起來还能怎么样,”

苍浩叹了一口气:“您有兰组,”

“你什么意思,”红门兰抬起头,看着苍浩:“你不是想让我回兰组吧,”

“战斗结束后,高雪轩特意问起你的情况,她还是拿你当姐妹的,”

“谢谢她的关心,”红门兰撇了撇嘴,很无所谓的说道:“我跟季兰和蕙兰有个共同点,那就是不喜欢被规则束缚,”

“以后怎么做,”

“飘着呗,”红门兰叹了一口气:“习惯这种生活了,也挺好的,”

“如果你不愿意回兰组,可以來翠峰村,血狮雇佣兵欢迎你,”

“真的,”红门兰笑嘻嘻的打量着苍浩:“你是不知上不到我,感觉有些不甘心,”

“这话让你说的……”苍浩很认真的问了一句:“那么你愿意让我上吗,”

“先别说这个了,”红门兰脸色一变,很认真的说起了正经事:“其实,如果我不帮你出手,在宋双上校死后我本來有机会,帮你搞清楚疫苗生产在哪,不过,我的身份既然已经曝光,这个机会也就沒有了,”

“我早有心理准备了……”苍浩无奈的笑了:“不可能一战定乾坤,把所有问題一次性解决,能够消灭宋双上校,我们就已经赢了,”

“沒错,”红门兰点了一下头,问道:“你知道疫苗生产线现在归谁管理吗,”

“应该是冈本耕造吧,”

“那么你今天看新闻了吗,”

“还沒有,”苍浩摇了摇头:“怎么了,”

红门兰神秘兮兮的一笑:“你先看一下新闻,我们再谈,”

苍浩不明白红门兰葫芦里买的什么药,打开手机刷了一下微博,结果立即愣住了,

今天的头条新闻是,一家东瀛制药企业长州制药,宣布已经成功开发出了超级黑死病的疫苗,

更重要的是,长州制药宣布向东南亚地区所有受灾国家,无偿提供这种疫苗,

从JPZ本国到老挝、越南、T国,再到更远的马來和菲律宾,都在长州制药这一次捐助范围之内,

国际企业界估计,这一次无偿捐赠,至少要耗资五十亿美元,而长州制药宣布不需要受捐国提供任何回报,自己全部承担这一笔巨额开支,

在这条新闻中,苍浩发现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

按照以往惯例,所有新闻都会有背景介绍,也就是说,这一次东瀛药企捐赠疫苗,那么就应该介绍一下这家东瀛药企的情况,

但这一次的新闻背景非常简单,只说长州制药是來自东瀛山口县萩市,再就沒有其他了,

红门兰似笑非笑的问:“你联想到了什么,”

“超级黑死病本來就是东瀛人搞出來的,现在又是他们搞出來疫苗……”苍浩冷冷一笑:“这根本就是左右手互博,”

红门兰提醒:“还有就是这家长州制药的背景非常神秘,”

“这个我也发现了,”苍浩点点头:“我刚才说了,当年的731战犯,活下來的不只冈本耕造,他们掌握有非常发达的医学技术,搞出來这么一家药企也说不定,长州制药的幕后操纵者也许就是冈本耕造之流,”

“我也是这么想,”轻叹了一口气,红门兰非常费解的道:“让我想不明白的是,他们花几十亿美元捐赠疫苗,又是为了什么,无利不起早,东瀛人做生意是很精明的,为什么要投入这么多钱,”

“其实你这话有点片面,”

“怎么片面,”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华夏的经济有今天的成就,很大程度上仰赖于东瀛的支持,”顿了一下,苍浩若有所思的道:“当年华夏和东瀛建交之后,东瀛向华夏提供了大量政府间援助ODA,从1979年开始,其中只是贷款就超过三万亿日圆,占到华夏接受外国援助的一半,而且东瀛提供了大量技术支持,从环保到汽车都可以见到东瀛技术的影子,很多人认为,苏俄帮助华夏建立起了现代工业体系,其实真正发挥作用的还是东瀛技术,苏俄技术除了在军工方面有优势之外基本都被淘汰了,回顾历史就可以发现,东瀛对华夏的支援,与华夏经济脉动完全一致,今日华夏经济腾飞其实应该感谢东瀛,”

红门兰有点不解:“看來你很喜欢东瀛人吗,”

“谈不上喜欢,或者讨厌,”摇了摇头,苍浩又道:“我只是觉得我们应该更加理性看待这个世界,东瀛侵略过我们,这个绝对不能忘,但是,华夏和东瀛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需要我们有更加全面的认知,”

红门兰怔了一下,随后有点无奈的点了一下头:“你说得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