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凡事要辩证的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且不说东瀛人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至少我们要搞清楚,他们是一个怎样的民族……”顿了一下,苍浩继续说道:“绝对不能提起东瀛來,就恨得咬牙切齿然后上街砸车,或者就是写一篇YY小说把东瀛给彻底灭族,扔个炸弹炸掉他们一半的国土,吹牛B和意|淫沒有任何实际意义,最直接的一点,如果我们真的再次爆发战争,靠什么打赢东瀛其实真的是一个问題,”

“我感觉你还是偏向东瀛人,”红门兰开玩笑讥讽了一句:“你这汉奸,”

“如果我真是汉奸,不会从刚一开始知道有冈本耕造这个人的时候,就决心绳之以法,”顿了一下,苍浩讽刺道:“反倒是那些张嘴闭嘴指责别人是汉奸的人,自己又做了什么,砸同胞的车吗,”

红门兰叹了一口气:“这帮人是挺讽刺的,”

“砸车,他们也只是砸老百姓的车,把领导的东瀛车开过來,借他们个胆子也不敢拆一颗螺丝,要是真正碰到了东瀛人,只怕一个个躲得远远的,更不敢露面,”苍浩更加讥讽了:“他们名为爱国,其实是碍国,只是打着爱国的旗号给自己谋前程,或者就是发泄对社会的不满,凭什么你能开东瀛车,我却要蹬自行车上下班,好,既然你开的是东瀛车,我就借着爱国的名义给你砸烂,这才是他们真实的心理动机,”

“虽然你说得对,但是……”红门兰一字一顿的提出:“你的意思总不会是说,长州制药这一次的慷慨,真的就只是善心大发吧,”

“提起极右翼组织当然让人生气,不过很多国人不知道的是,日本极右翼组织曾经支援了华夏革命,孙中山当年成功发动辛亥革|命,很大程度上得到东瀛极右翼分子的支持,说起來,那些极右翼分子内部也是有分歧的,他们当中有相当一部分原始观点是发动东亚黄种人反抗白种人的压迫和统治,”摇了摇头,苍浩又道:“历史和现实政治都是很复杂的,不是非黑即白那么简单,”

红门兰轻哼了一声:“好吧,让你这么一说,我要把冈本耕造当做英雄了,”

“如果他是英雄,就根本不会制造超级黑死病,”摇了摇头,苍浩很认真的道:“凡事要一分为二的看,冈本耕造可不是一般的极右翼分子,更不是与战争无关的普通东瀛人,而是旧时代的战犯,铁杆军国主义者,这种人从骨子里是看不起其他亚洲人种的,你认为真的会大发善心吗,我看他这一次是做了一笔非常划算的投资,”

红门兰不明白:“什么意思,”

“这些国家拿到疫苗之后,欠了巨大的人情,以后冈本耕造在东南亚不管做什么,都会顺风顺水,”叹了一口气,苍浩嘀咕了一句:“看來我们要有麻烦了,”

就在这个时候,苍浩的手机响了,是孟阳龙打过來的:“你看新闻了吗,”

“看了,”

“我也看新闻了,”

“我就知道,”苍浩略有点讥讽的道:“你是不是想跟我说长州药业的事,这个还真让我有点意外,以你的身份地位竟然不能及时得到情报,还需要到新闻里面去找线索,”

孟阳龙略略有些尴尬:“这个……先前确实沒有任何消息,”

“好吧,”苍浩耸耸肩膀:“反正我已经习惯这种事了,”

孟阳龙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很质疑我的工作能力,”

“不,孟老,我对你个人工作能力一直持有非常肯定的态度,”苍浩非常诚恳的道:“我所质疑的是这个体系的工作能力,”

“这个体系沒完全让你失望,”孟阳龙冷冷一笑:“我们先前不知道有这么一个长州制药,更不知道他们已经研发出了疫苗,不过在这条新闻刊出之后,我们还是调查了背景,”

“哦,”苍浩心中一动:“有什么发现,”

“长州制药的董事长叫冈本耕造,”

“哦,”苍浩饶有兴趣的道:“这个名字对我來说很熟悉,”

孟阳龙沒有详细追问什么,而是继续介绍起來:“该公司全名叫长州制药工业株式会社,公司注册地是山口县萩市,总裁榊原秀夫,研发部部长菊地齐,首席运营官堀口正雄,首席技术顾问野口圭一……我们设法搞到了这些人的简历,等一下发送到你手机里,然后,你可以上网搜索一下这些名字,再对照一下我给你的简历,你就会发现一些耐人寻味的东西,”

孟阳龙说罢,就挂断了电话,随后,苍浩的手机接连响起,是孟阳龙发送过來的简历,

苍浩正要收起手机,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红门兰走了,连声“再见”都沒说,

这个女人确实热爱自由,她不愿被任何人和事所束缚,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苍浩也沒有心思上班了,跟吕嘉琦打了一个招呼,就回了翠峰村,

找到墨师之后,苍浩拿出这些名字,让墨师在网上的信息中进行检索,

结果很快就有了,就像孟阳龙说的一样,这些名字都有公开信息,

但这些信息,跟孟阳龙提供的简历也只是名字相同,除此之外再沒有任何相仿的地方,

榊原秀夫原本是关东军防疫给水部队林口支队长,出生于1908年,但在孟阳龙提供的简历当中,却只是一个普通的医学院学生,出生于战后的1953年,

菊地齐原本是军医少将,负责731部队第一部,专事活体试验,但在履历中的经历更加平凡,

堀口正雄原本是宪兵队长,专门给731部队抓捕用作活体试验的马路大,出生于1901年,但在孟阳龙提供的简历中更加年轻,出生于1960年,是早稻田大学公共管理学的高材生,

野口圭一,则是731部队第四部野口班班长,专门负责生产各种生物战制剂,但在孟阳龙提供的简历中,他是出生和成长于南美的东瀛侨民,前几年才回国在长州制药任职,

至于冈本耕造本仁,孟阳龙提供的简历非常简单,跟其本人的真实身份同样完全不符,

万鹏对这个结果非常惊讶:“这特么根本就是一大帮战犯……”

“东瀛人的姓氏非常之多,重姓重名的人不是沒有,但非常少,”顿了一下,墨师若有所思的道:“但是,一家制药企业竟然有这么多管理人员,跟当年731部队战犯重名,这个可能性根本不存在,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就像冈本耕造一样,他们可能也对自己的身体进行了改造,活到了今天,”

“沒错,”苍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为了能够公开活动,他们伪造了自己的履历,让自己完全摆脱了与731部队的联系,你们有沒有注意到,在公开履历当中,他们全都是战后出生的,”

万鹏费解的摇了摇头:“我不明白的是,他们既然已经公开活动了,为什么不干脆把名字也改了,”

苍浩思忖片刻,说了一句:“因为傲慢,”

万鹏沒明白:“什么样的傲慢,”

“很简单,他们珍视自己的姓名,不屑于化名活动,而且这也是一种挑衅……”冷冷一笑,苍浩恨恨不已的道:“他们是在宣示,我们就是战犯,你们能把我们怎么样,”

这个时候,今野晴进來给大家送茶水,听到苍浩这句话,直接來了一句:“换做是过去,真沒人能把他们怎么样,但这一次他们遇到的是你,”

“你这孩子,”苍浩笑着摸了摸今野晴的头顶:“说话总是这么让人爱听,”

今野晴又道:“还有,我觉得,长州制药这个名字也耐人寻味,”

黄彬焕立即问:“为什么,”

“长州是一个历史称谓,指的是本州岛最西边的长州藩,这个藩在东瀛近代史上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顿了一下,今野晴接着说道:“你们在教科书上应该都看到过我们的明治维新,在明治维新之前是倒幕战争,而倒幕战争的起点是尊王攘夷运动,在此之前,东瀛天皇沒有实权,国家大事都被幕府将军操控,在幕府之下则是各藩大名,整个国家处于半割据状态,至于军队则主要依靠武士阶层,1853年,爆发了黑船事件,M国用坚船利炮打开东瀛国门,幕府在跟西方人签订条约的时候一再退让,这对东瀛人的震动很大,于是以长州藩为中心爆发了尊王攘夷运动,简单的说,他们要求对幕府进项改革,把权力还给天皇,排斥外夷入侵,建立中央集权的国家,”

万鹏很吃惊:“你不是在国外长大的吗,”

“我毕竟是东瀛人啊,”今野晴理所当然的道:“对东瀛历史多少掌握一些,”

“今野晴说的大致不差,”墨师点了一下头,接过了话題:“尊王攘夷运动是倒幕战争的导火索,长州藩、土佐藩、萨摩藩和肥前藩号称四强藩,发动了倒幕战争,幕府失败之后,天皇掌握了实权,明治维新开始了,东瀛吸收国外技术和思想,废除武士阶层的特权,组建近代化军队,在这个过程中,长州藩又发挥了重要作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