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神秘的长州制药/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师对世界历史是相当了解的,只是平常不轻易开口,

苍浩点点头:“继续说,”

“在长州藩涌现出了很多极右翼思想家,比如吉田松阴,而且在东瀛近代化军队中,很多著名将领,比如在东瀛军队有军神之称的乃木希典,同样是长州藩人,更重要的是……”顿了一下,墨师一字一顿的说道:“长州藩也是军国主义萌芽的发祥地,我们华夏人印象深刻的吉田松阴就來自长州藩,极力主张侵略华夏东北,同时侵略和统治我们宝岛的军国主义分子儿玉源太郎,还是长州藩人,”

结合了墨师和今野晴的话,事实就已经很清楚了,苍浩总结道:“很显然,冈本耕造给这家企业命名了这样的名字,其实就是表明不忘军国主义决心,但又不是那么引人注意,毕竟,只是‘长州’这两个字,如果不是非常了解历史,很难有详细解读,”

墨师苦笑着摇了摇头:“真麻烦啊,宋双上校之后,又是冈本耕造……”

苍浩笑了笑:“这是好事,”

墨师不明白:“为什么,”

“宋双上校这种人就不用说了,要是让他活下去,别人都得死,至于冈本耕造……”摇了摇头,苍浩笑着道:“我一直都很遗憾,晚生了七十多年,沒赶上当年那场战争,今天,这帮军国主义战犯再度出现,终于给了我一个机会了却夙愿,”

墨师笑着点点头:“让你这么一说,还真是这么回事,”

“宋双上校有一句话说的沒错,这不是一个完美的世界,而之所以不完美就是因为有宋双上校自己和冈本耕造这样的人存在,”顿了一下,苍浩接着说道:“每消灭一个这样的人,这个世界距离完美就更近了一步,我们的战斗是有意义的,”

这个时候,苍浩的手机响了,又是孟阳龙打过來的:“我估计你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功课,”

“沒错,”苍浩把自己掌握的信息大致复述了一遍,随后又道:“长州药业这一次冒出來倒也不错,否则我特么上哪去找这帮战犯,”

“真沒想到啊……”孟阳龙非常感慨的摇了摇头:“当年的那场战争原來沒有结束,竟然延续到了今天,又有谁能想象到,一帮早就应该被埋葬的人,改造了自己的身体之后竟然活了下來,”

“你有必要安排一下,让我去一趟东南亚,”

“有事,”

“冈本耕造的生意做的很精明,这一笔疫苗捐赠出去之后,东南亚各国都会把他看作是恩人,以后他在东南亚会畅通无阻,只要他愿意,会让我们寸步难行……”顿了一下,苍浩意味深长的说道:“你不是不知道,东南亚有充分的反华基础,偏偏这个地区又非常重要,扼守着我们通往中东地区和欧洲的航路,不管是买石油进來,还是卖轻工产品出去,都要经过东南亚,”

“你这个提醒非常及时,”孟阳龙意味深长的说道:“这个长州药业到底有什么样的实力,目前还不得而知,如果他们实力足够的话,不仅可以从东南亚攫取足够的利益,更重要的是,可以对我们形成某种封锁,”

“那么你就快点安排吧,”

孟阳龙有点不满:“我不喜欢别人给我下命令,”

“我也不喜欢别人给我下令,”苍浩呵呵一笑:“但对你來说,这也是沒办法的事,因为除了我这个喜欢用命令口吻说话的雇佣兵,你周围再沒有其他能干的人可用了,”

苍浩这句话说到点子上了,孟阳龙叹了一口气:“我马上去安排,”

同一时间,在秘密的疫苗生产线,

在冈本耕造的监督下,工作人员正把疫苗打包,装进一个个纸箱,

那些纸箱上面密密麻麻印着日文,虽然李洪有不懂日文,但日文里的汉字也能辨认出,大致是说:“东瀛长州制药捐赠”,

这让李洪有有些费解:“这些疫苗要送人,”

“不送人留着干嘛,” 冈本耕造呵呵一笑:“生产出來,当然是要用的,如果不需要用,生产又干什么呢,”

“那倒是,”李洪有点点头:“话说,疫苗技术现在只有你掌握,现在超级黑死病的威胁这么大,这一单生意肯定是赚暴了,”

“不,不赚钱,反而还要赔钱,” 冈本耕造摇了摇头:“所有疫苗都是免费赠送的,”

“为什么,”李洪有有点意外:“这得赔多少钱,”

“不赔钱,反正都是用宋双上校的资金生产的……” 冈本耕造笑呵呵的道:“就当是做善事了吧,”

“我不认为你这么好心,”

李洪有的话略有点挖苦,但冈本耕造沒生气:“那你认为真实原因又是什么,”

“你在给自己捞取政治资本,”李洪有毫不犹豫的分析道:“以后不管你在东南亚想做点什么,都会一路绿灯,”

“你比我预期的聪明,” 冈本耕造嘉许的点了点头:“你的前任主子或许不喜欢你太过聪明,但我还是喜欢让聪明人给我做事,因为能准确领会我的意图,”

听到冈本耕造这句话,李洪有猛然发觉自己刚才似乎有点说多了:“不管你交代什么,我都会第一时间做好,”

“很高兴你这么说,”冈本耕造叹了一口气:“我一直都认为,华夏人太过自负,实际上缺乏政治智慧,现在看起來,聪明人也还是有的,至少你就是一个,”

“我们国家有很多聪明人,”

“是吗,”冈本耕造看了一下时间,吩咐道:“我要离开几天,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你帮我盯住生产线,”

“继续生产,”

“东南亚有五亿人,当然疫苗用不了这么多,只需要分发到疫区就可以了,不过眼下的数量还是不够,”

李洪有试探着问:“你……要去哪,”

“当然是东南亚了,” 冈本耕造毫不犹豫的道:“既然我已经投入了这么多,当然要去收割胜利果实,”

李洪有撇了撇嘴:“是吗,”

“我估计在那边很可能遇到你的老对头苍浩,”

李洪有目光一亮:“为什么这么说,”

“苍浩是一个聪明人,比你更加聪明,”

李洪有听到这话,有些不太痛快:“是吗……”

“既然你都能知道我要做什么,苍浩一定也会……”顿了一下,冈本耕造接着说道:“苍浩在东南亚那边有很多关系,他的师父庞劲东是木邦共和国国父,跟T国现内阁的关系非常好,他为了对付宋双上校,跟JPZ现在的两个主要人物也结下了友谊,我估计他会利用这些关系跟我做对的,”

李洪有急忙问:“那你准备怎么对付他,”

“我对付他,” 冈本耕造哈哈大笑起來:“我一个老人,已经黄土埋半截了,怎么能对付他一代兵王呢,”

李洪有提出:“让恶后出手,”

“你太多事了,” 冈本耕造收住笑容,语气变得有些冰冷:“我不需要你來叫我怎么做事,”

“对不起,我……就是有些替你着急,”

“我知道你着急对付苍浩,” 冈本耕造的语气又缓和了:“如果让恶后对付苍浩,我不敢有十足的把握,毕竟,宋双上校的战斗力远超恶后,可还是被苍浩杀了,”

“战斗还沒开始,难道你就怕了,”

“我当然不怕,” 冈本耕造缓缓摇了摇头:“只不过嘛,要是让我派人出手,就显得我太沒有智慧了,我活了一百多岁,在世间风云当中积淀下來的经验,也足够应付苍浩了,”

“你打算怎么做,”

冈本耕造毫不犹豫的道:“让苍浩自己的祖国來对付苍浩,”

“哦,”李洪有更感兴趣了:“可是苍浩不是一直在跟高层合作吗,”

“那又怎么样,,”摇了摇头,冈本耕造告诉李洪有:“华夏高层不是铁板一块,有人喜欢苍浩,必然就有人讨厌,人世间的一大真理就是,你永远不可能让所有人喜欢你,尤其是涉及到政治斗争的时候,那么我就只需要巧妙利用一下,”

“怎么利用,”

“华夏方面一直极力掩盖,超级黑死病已经传播到了西南边境,有几百万人感染,”顿了一下,冈本耕造讥讽道:“虽然,华夏已经拿到了病毒样本,但我很怀疑他们的科研能力,能不能造出來疫苗,”

“我看够呛,”李洪有轻哼了一声:“我是搞学术出來的,太知道什么情况了,如今学界除了造假就是抄袭,假冒伪劣成风,不管什么研究出成果,基本都上就骗科研经费,实际上真正有价值的内容很少,”

“那么问題就來了,等到疫苗研制出來,只怕超级黑死病也要肆虐半个华夏了,”冈本耕造笑呵呵的道:“华夏人口这么密集,这瘟疫一旦肆虐起來,造成的损失比任何国家都大,所以现在最需要疫苗的其实是华夏,”

“你要提供疫苗给华夏,”

“对,”冈本耕造缓缓点了一下头:“就像那些东南亚国家一样,这一次华夏也要帮我做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