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这一次是免费的/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李洪有冲着冈本耕造一挑大拇指:“实在太高明了,”

“我知道你恨苍浩,苍浩就交给我了,”冈本耕造冷冷一笑:“我非常清楚苍浩是不会放过我的,所以我也就只有先下手为强了,”

再说苍浩这一边,

只是隔了一天,孟阳龙就打來电话,告诉苍浩:“一切都安排好了,今天晚上你直接去上次那个基地,有飞机送你去JPZ,比丘申克亲自接你,你们已经很熟悉了,不用我來介绍,”

“好,”苍浩点点头:“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根据情报,长州制药的第一批疫苗,已经送抵JPZ,如果有可能,就搞几个样品回來……”叹了一口气,孟阳龙非常无奈的道:“希望能仿制出來,”

“已经有了病毒样本,竟然还不能造出疫苗,”

“是啊……”孟阳龙很尴尬的承认了:“我请了一些医学专家,那些人说起话來信誓旦旦的,结果一上场就全掉链子了,”

“怎么说呢……”苍浩呵呵一笑:“我特么已经习惯这种事儿了,”

孟阳龙还真知道苍浩的脾气,问了一句:“这一次行动,你准备开价多少,”

“这一次是免费的,”苍浩毫不犹豫的道:“是我作为一个华夏公民,为我的祖国做一点事情,”

到了晚上,苍浩直接去了那个基地,已经几次在这里起飞,早就轻车熟路了,

苍浩本來想多带几个人,但考虑到眼下人手不够用,就只让万鹏跟着自己,

一架小型飞机载着苍浩和万鹏,直接飞往JPZ,上一次就在这段路程上,苍浩的飞机被击落,结果流落到了落阳镇了,认识了唐可儿一家人,

当初苍浩借住在唐可儿家,如今正好相反,唐可儿一家住在苍浩家里,说起來倒也挺有趣,

只不过,这一次苍浩的旅途非常顺利,沒有遇到半点波折,平安降落在了西哈努克市机场,

刚下飞机,苍浩就看见了比丘申克,多日不见,他倒是胖了不少,

比丘申克一个箭步冲上來,先是冲着苍浩敬了一个军礼,然后热烈跟苍浩拥抱了一下:“嘴里不住的说,你是我们国家的恩人,能再次见到你实在太好了,”

比丘申克和威琼斯原本只是团长,但JPZ原來的政府和军队已经彻底瓦解,如今他们两个可不一样了,比丘申克是总理,威琼斯是国防部长,

尽管他们两个头衔前面都有“代理”两个字,实际权力却比正式的还要更大,因为他们不仅功勋卓著,而且事实上掌握着兵权,这个国家沒有任何人有能力跟他们抗衡,

苍浩拍了拍比丘申克的肩膀:“都是老熟人了,不用这么客气,”

“谢谢你,”比丘申克长呼了一口气:“华夏方面说宋双上校是被边防部队击毙的,但我知道一定是你打死了宋双上校,红色高棉终于彻底成为历史了,”

“现在情况怎么样,”

“宋双上校一死,红色高棉也就瓦解了,现在正分批向政府投降,”比丘申克信心满满的道:“相信用不了多久,国家就可以恢复建设,百姓能继续享受和平的生活,”

“对宋双上校的遗体,你打算怎么处理,”

“随便你们华夏怎么处理吧,”

苍浩一愣:“你不要,”

“要回來干嘛,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比丘申克不住的摇头:“宋双上校是个恶魔,他死在你们国家是最好的,如果他尸体运回來,搞不好要被红色高棉的分子当成圣物,而且,百姓也都很惧怕他,他的尸体也对百姓很有威胁力……所以,我跟贵国表明态度,希望把宋双上校就地火化,骨灰就撒进湄公河吧,”

JPZ这个国家,对宋双上校算是怕透了,连死了的宋双上校他们都害怕,

比丘申克的顾虑也很有道理,本來红色高棉正在投降,如果宋双上校的遗体突然出现,也许会在突然之间就鼓舞了他们的斗志,

“这样也好……”苍浩感慨的叹了一口气:“他是湄公河的孩子,也算是叶落归根,”

“对了,还有一件事……”比丘申克眼珠转了转,低声问:“你知道宋双上校的钻石在哪吗,”

“这一次來JPZ,我就知道会遇到这样的问題,”苍浩叹一口气:“如果那些钻石落到我的手里,你认为我会轻易承认吗,”

比丘申克点点头:“那倒是,”

“沒有人知道钻石下落在哪,只有宋双上校自己……”

“我觉得留在国内的可能比较大,”比丘申克若有所思的分析: “毕竟宋双上校是在边境被击毙的,说明还沒來得及在华夏建立基地,”

苍浩听到这话,暗自庆幸自己多么英明,让孟阳龙把宋双上校的遗体运去了边境,只是不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还能隐瞒多久,

更重要的是,比丘申克比苍浩预期的要更加聪明,比丘申克望了苍浩一眼,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我们都知道,其实宋双上校死在其他地方,但现实需要宋双上校死在边境,”

苍浩笑着点了点头:“沒错,”

“坦率的说,在我们国家已经出现声浪,要求追回宋双上校的遗产,”

“我相信你是个明白人,”

“谢谢夸奖,”比丘申克无奈的笑了笑:“宋双上校的遗产,找不回來其实是件好事,否则不知道要有多少国家來争夺,追根溯源,那些钻石是钻石联盟百年來从世界各地搜罗的,从黑非洲到西欧,很多人都在明里暗里盯着呢,不管谁弄到这笔钻石,其实都是弄到了一笔麻烦,”

“你说的非常对,”

“本來这些算是就不属于JPZ,索性眼不见心不烦,”无力地摆了摆手,比丘申克又道:“这些日子,我好好思索了你说过的话,一点都沒错,我们国家的未來终归要靠我们自己的努力,我们不能依靠别人的施舍,如果高棉人不能学会自立自强,就算有了宋双上校的这些钻石,虽然可以过上一段充裕的日子,可是等到花光了之后又该怎么办,到时已经学会享受,只怕反而更不肯努力了,”

“你说的太对了,”苍浩非常赞同这个观点:“不管是一个人,还是一个民族,苦难都是财富,能够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但也有那么一路人,从此之后变成祥林嫂,终日念叨自己苦难的过去……高棉民族很了不起,希望做哪一种,”

比丘申克毫不犹豫的道:“当然是前一种了,”

这一番话表明,比丘申克确实是个明白人,不过找个明白人很快干了糊涂事,

“咱们别在这站着说话了……”比丘申克提出:“去我的指挥中心吧,那里还有一位客人,”

“你挺忙的吗,”

“这一位客人跟你一样,也是高棉民族的恩人,”

“哦,”苍浩饶有兴趣的问:“什么样的恩人,”

“他把我们从超级黑死病中拯救了出來,”比丘申克非常欣慰的道:“本來,宋双上校死后,我们最大的威胁就是超级黑死病,幸运的是,东瀛的长州制药捐赠了大批疫苗,董事长还亲自來了,”

“冈本耕造,”

比丘申克愣了一下:“你认识他,”

“不认识,但听说过,”

“哦,”比丘申克点点头:“他为人很不错,”

“你有沒有想过,东瀛自身沒有被黑死病威胁,为什么这么快开发出疫苗,”

“东瀛的医学技术非常先进,”

“难道比M国更先进,”苍浩呵呵一笑:“M国派了一帮专家來东南亚,调查了一番之后结论也是沒办法,”

“这……”比丘申克狐疑的打量着苍浩:“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哥你说了,你也未必信,”苍浩无所谓的笑了笑:“还是把这个冈本耕造介绍给我吧,”

“好,”比丘申克答应了,立即把苍浩带到了指挥中心,

尽管如今比丘申克位高权重,个人生活上却沒有任何变化,办公条件也依然简陋,

所谓的“指挥中心”是征用了一所学校,条件倒是比苍浩在JPZ的时候要好一些,不过让人看在眼里还是感觉非常寒碜,

正是在这里,苍浩见到了冈本耕造,

必须承认,冈本耕造给人的感觉绝对不像是穷凶极恶的战犯,可能是因为搞学术出身,反而颇有书卷气,

他穿着一身运动装坐在那里,面容和善,举止优雅,

“我來介绍一下……”比丘申克的声音有些激动:“冈本先生,这一位是苍浩,在红色高棉作乱期间,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

“你好,”冈本耕造站起身,跟苍浩握了一下手:“久仰大名,血狮苍浩,一代兵王,”

苍浩笑眯眯的看着冈本耕造:“你听说过我,”

冈本耕造也是笑眯眯的看着苍浩:“你不是也听说过我吗,”

比丘申克看了看两个人,笑着说:“时间太晚了,我去给你们准备一点宵夜,”

比丘申克离开了,苍浩冲着万鹏使了一个眼色,万鹏马上会意走了出去,站在房间门口把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