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猜我会不会杀你/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里只剩下苍浩和比丘申克,苍浩冷冷的道:“当年的731战犯,摇身一变,如今成了慈善人士,这世界还真特么其妙,”

“我刚才说什么來着,” 冈本耕造对苍浩的这些话丝毫不意外:“你果然知道我是谁,”

“我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苍浩点上一根烟,冲着冈本耕造吐了一个烟圈:“你是731部队战犯,超级黑死病应该就是你当年的研究成果,但你一直沒有机会生产,直到宋双上校找到你,给了你足够的资金,他以为是利用了你,实际上你也是利用了他,终于可以成批量的生产病毒了,”

冈本耕造笑着点点头:“继续说,”

“现在宋双上校死了,你就顺水推舟,把疫苗拿出來做好人,”苍浩嘿嘿一笑:“事实上你这是做了一笔相当划算的政治投资,”

“沒错,”冈本耕造坦然点了点头:“虽然我们这是第一次正面接触,但我从不怀疑你是个聪明人,我也非常相信你能觉察到我的真实意图,”

“看來你也很聪明吗,”苍浩呵呵一笑,掏出黄金手枪放到桌子上:“那么你猜一下,我会不会杀了你,”

冈本耕造看了一眼黄金手枪:“你为什么杀我,”

“因为超级黑死病害死太多人,”

“这个你应该去找宋双上校算账,” 冈本耕造冷冷的道:“他掏钱,我做事,就这么简单,”

“我的话还沒有说完,”苍浩的声音同样非常冰冷:“你我都知道731部队是怎么回事,你用我的同胞做活体实验研究生化武器,你认为可以不为此付出代价吗,”

“准确的说不只有你的同胞,还有俄国人、朝鲜人、犹太人,” 冈本耕造满不在意的道:“战争已经结束七十多年了,当年盟国决定不追究我的战争责任,又有什么理由向我问罪,”

“理由只有一个,,我是华夏人,”苍浩斩钉截铁的告诉冈本耕造:“盟国放过了你,不代表我也会,你,还有长州制药其他的战犯,都要为曾经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

“你这么想我也沒办法,” 冈本耕造叹了一口气:“当年,东瀛军国主义扩张,受害的不只是你们华夏人,还包括亚洲许多国家,更有东瀛人自己,我只是一个科学家,在军国主义者的 裹挟之下,干了一些自己不愿意干的事情,我对此也很遗憾……”

苍浩点了一下头:“趁着现在还能说话,你可以尽情自辩,”

“我们往往不能选择自己的命运,如今我伪造了自己的身份,成为长州制药的董事长,不再是731部队的医学专家,这就是我想要开始一段新的生活,用我的专业技能去治病救人,” 冈本耕造有点无奈的道:“苍浩,你当初做雇佣兵,也不是你自己主动选择的结果,你同样很不情愿走上这条路的,然后,你回到了自己的家乡,成为了一个普通地产公司员工,不也是为了想要告别过去吗,”

“你果然很了解我,”

“毕竟你是宋双上校的对手吗,而我又跟宋双上校是合作伙伴……”

“这一句话是重点,”苍浩又吐了一个烟圈:“如果说,你当年加入731部队是被迫,跟宋双上校的合作却是有选择的,你完全可以拒绝宋双上校,但是你沒有,而且你能这么快制造出超级黑死病,说明这些年來也沒有放弃过研究怎么害人,”

“跟宋双上校同样沒有选择,” 冈本耕造非常无奈的道:“如果我不答应,他会杀了我的,”

“冈本先生,你调查过我,我同样研究过你,”苍浩看着冈本耕造,一字一顿的道:“这些年來,你一直隐居在南美,而宋双上校主要活动在东亚地区,你们两个隔了半个地球,如果你不主动來见宋双上校,宋双上校沒有精力远渡重洋去对付你,”

冈本耕造一时无语:“这……”

冈本耕造是个铁杆的军国主义者,如果此时滔滔不绝为军国主义辩护,似乎才是正常的,

可他偏偏表现出一副非常懊悔的样子,不过这种假象瞒不过苍浩的眼睛:“你之所以改换身份,真实原因不是你想告别过去的生活,而是你不希望别人把你跟罪犯联系在一起,你的这家企业命名为‘长州’,正说明了你沒有忘记军国主义的初心,”

冈本耕造看着苍浩,突然笑了:“是又怎么样,”

“你今天必须死,”

“不,”冈本耕造摇了摇头:“你不能杀我,”

“别这么自信……”苍浩说着话,就要拿起桌上的黄金手枪,

然而,也就在这个时候,万鹏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你不能进去,”

马上的,比丘申克的声音也响起:“我要把大家叫出來吃饭,”

苍浩让万鹏在外面看着,就是不想被其他人打扰,但这里毕竟是高棉王家军的地盘,万鹏实在沒有办法拦住比丘申克,

比丘申克打开门,大步走了进來,满面笑容的道:“饭菜已经准备好了,大家去餐厅吃饭吧,”

冈本耕造站起身,微笑着点了一下头:“您费心了,”

随后,冈本耕造迈步出去,苍浩拿起黄金手枪正要追上去,却被比丘申克给拦住了,

比丘申克一脸愁容,冲着苍浩摇了摇头,

这让苍浩有些不解:“你什么意思,”

“我离开了这么长时间,你以为真的是准备饭菜了吗,”比丘申克苦笑了两声:“我听到你们刚才的全部对话,”

这个房间三面有窗,苍浩刚才奇怪比丘申克怎么离开这么长时间,现在才知道原來这厮是去墙根偷听了,

估计是比丘申克发觉苍浩要杀人,这才急忙绕到正门这要进來,却被万鹏拦了一下,

苍浩叹了一口气:“这么说你知道他是什么人了,”

“一天前,华夏方面传來讯息说,你要來JPZ,却又不说來干什么,我就知道可能有秘密任务,”摇了摇头,比丘申克又道:“刚才你见到冈本耕造,目光中有杀气,我就猜到了几分,”

“那么你就不该拦着我,”

“他确实该杀,”比丘申克的语气更加无奈了:“但他毕竟给我们提供了疫苗,他现在是几亿百姓恩人,如果他死在了这里,不只是高棉百姓,乃至整个东南亚会无比愤怒,你和我将成为众矢之的,当然了,你可以揭露说冈本耕造的真实身份,问題是根本不会有人相信,”

苍浩听到这些不由得一怔,因为比丘申克完全说对了,

先不说别的,根据公开资料,冈本耕造今年也不过六十余岁,这跟他的容貌和其他生理特征完全符合,

一百一十多岁老人倒是有,可基本上都沒有自理能力,哪里还能像冈本耕造这样健步如飞,

诚然,冈本耕造改造了自己的身体,问題在于谁也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技术,不管是华夏情报部门还是M国中央情报局,对此全部一无所知,

换言之,苍浩沒有任何证据支持自己的说法,自然也就难以取信于人,

“好吧,我在这里不动手……”苍浩一字一顿的告诉比丘申克:“等他离开JPZ就给我去死吧,”

“只要他沒死在这里,无所谓你怎么对他,”摇了摇头,比丘申克规劝道:“不过,从朋友的角度,我还是要说一句,,不值得,毕竟他跟宋双上校不一样,他现在站在道德制高点上,你要是真杀了他,会有很多人找你麻烦,”

“无所谓,”苍浩摇了摇头:“我一定要为我的民族复仇,”

比丘申克又要说点什么,苍浩的手机响了,是孟阳龙打过來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