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苍浩你不能杀他/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已经在JPZ了吧,”孟阳龙的声音有些急切:“是不是见到冈本耕造了,”

苍浩点点头:“对,”

“你打算怎么做,”

“你说呢,”苍浩呵呵一笑:“一个早就该死的人,可惜阎王爷沒开眼,那么我今天就替天行道,”

孟阳龙急忙道:“苍浩你不能杀他,”

“为什么,”

“因为……”孟阳龙的声音变得非常无奈:“刚刚,长州制药宣布,向华夏无偿提供百万支疫苗……”

“于是我们就必须保证他的安全,”苍浩苦笑了几声:“因我们自己搞不出來疫苗,”

“沒错,但这是沒办法的事情……”孟阳龙摇了摇头:“相信我,我就像你一样,非常希望把这个老鬼子大卸八块,但你不是不知道,西南地区现在已经出现百万感染者,如果疫情不能得到控制,意味着我们将会有无数同胞死于非命……在历史仇恨和现实需要之间,我们必须做出理性选择,”

“但你有沒有想过,如果我们接受了疫苗,就意味着从此要受制于人,”

“这真的沒有办法……”孟阳龙的声音变得苍老了许多:“我刚刚跟卫生部的几个领导见过面,他们承诺调集全国最精英的医学专家,务必短时间内搞出我们自己的疫苗,可至少是在眼下,我们还是需要东瀛人的帮助,如果冈本耕造死了,后果将会非常严重,”

“你说的这些道理我都懂,孰轻孰重我也明白……”苍浩苦笑了起來:“这个老鬼子刚一露头,跟我们打交道就完全占据上风,以后对我们就会完全占据心理优势,眼下你不敢动他,以后不敢的人会越來越多……”

“不会的,”孟阳龙果断的摇了摇头:“只要得到了疫苗,随便怎么处置他,”

“你认为有这么简单,”

“那有多复杂,”

“冈本耕造根本沒打算提供疫苗给华夏,他是感受到了我的威胁,才改变主意,”顿了一下,苍浩接着说道:“换言之,他要用疫苗保命,那么这疫苗也不会痛痛快快的拿出來,”

孟阳龙一时无语:“这……”

“无论如何,我理解你,人命关天,我暂时不会动冈本耕造,”苍浩实在不想再说什么了,直接挂断了电话,

比丘申克一直在旁边,当苍浩接起电话的时候,故意躲在了一旁,

等到苍浩放下电话,比丘申克转回身來,说了一句:“还是先吃饭吧……”

很显然,比丘申克多少猜到了电话的内容,只是很聪明的沒有过问,

苍浩來到了餐厅,这里非常简陋,准备的都是高棉人喜欢的饭菜,

冈本耕造坐在那里,悠然的吃着喝着,好像很享受异国的美味,

苍浩径自走过去,坐在了冈本耕造对面:“胃口不错嘛,”

“到了我这个年纪,牙好,胃口好,就是最大的福气……” 冈本耕造喝了一口水,微微一笑:“我一直在等你,本來想跟你一起用餐的,为什么拖了这么长时间,”

“我去拉屎了行不行,”苍浩冷冷一笑:“难道你想去看看,”

“不,”冈本耕造缓缓摇了摇头:“我要是沒说错,你应该接到了贵国高层的电话,告诉你不能杀害我,因为只有我能挽救贵国数百万人的生命,”

冈本耕造完全说对了,不过苍浩面上波澜不惊:“你倒是聪明,”

“我说过,我已经不再是战犯,我希望用自己的专业技能,弥补曾经犯下的错误,”叹了一口气,冈本耕造很感慨的道:“你为什么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呢,”

“并不是所有的犯罪都可以获得原谅,”

“那就沒办法了,” 冈本耕造摇了摇头:“无论如何,我有疫苗,你不能把我怎么样,”

“你太自信了吧,”苍浩掏出一根烟点上:“你拿出疫苗的同时,也是自断后路,因为只要有了疫苗就意味着疫情将要终结,”

“恐怕沒那么快,” 冈本耕造呵呵一笑:“我为了保住性命,需要把疫情尽可能延长,那么在疫苗供给上,自然也就会控制数量,”

苍浩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你什么意思,”

“对东南亚各国,我们敞开供应疫苗,但也正因为我们跟东南亚各国已经签订协议,再加上产量有限,对贵国吗……” 冈本耕造说到这里,狡黠的笑了:“很抱歉,我们无法一次提供太多,只要分批次进行了,每一次……比如一千支,”

“才一千支,”苍浩傲慢的冲着冈本耕造吐了一个烟圈:“这点能干什么,,”

“沒办法,我是为了保命……”顿了一下,冈本耕造接着说道:“当然,你们华夏人是很有骨气的,你们也可以拒绝接受疫苗,然后自己另外想办法,”

苍浩咬了咬牙,沒说话,

“我的理由非常充分,生产能力有限,所以不能提供太多,” 冈本耕造撇了撇嘴,似笑非笑的道:“可能认为我的做法很卑鄙,但我这真的是为了保命,更重要的是,你们华夏人有求于我,”

“坦率的说,在这一刻,我为自己的祖国感到无奈……”苍浩冷冷的看着冈本耕造同时,却是叹了一口气:“如果祖国能争一点气,也不会让自己的子民这样为难,”

“说的沒错,” 冈本耕造讥讽的点了点了头:“我已经说了,华夏人是很讲骨气的,你们可以拒绝接受疫苗……用你们华夏人自己的话來说,这叫什么來着,死要面子,对吧,”

苍浩听到这些话,不得不更加重视冈本耕造,这个对手和以往的全部不同,

可以说,冈本耕造是个技术性敌人,正因为他掌握着可以挽救无数人生命的技术,所以苍浩对他无可奈何,

这个曾经残害了无数华夏人的战犯,就坐在苍浩的面前,苍浩可以很轻易了结他的生命,却又偏偏不能这么做,

而且,冈本耕造非常了解华夏人和华夏文化,知道华夏人的行为模式,精准的见招拆招,

可以说,再也沒有任何对手,比一个充分了解你的对手更加可怕,

“就算你一次只提供一千支,又怎么样,”苍浩努力表现的满不在乎:“疫情早晚有得到控制的时候,更何况,我们国家的逆向研究很厉害的,最擅长的就是山寨别人,只要有一支疫苗,我们都可以仿制出來,”

“我是一个医生,是治病救人的,我从來沒想过让病毒长久的肆虐,” 冈本耕造毫不犹豫的告诉苍浩:“我所需要的只是尽可能的拖下去,”

“拖到什么时候,”苍浩冷冷的笑了:“早晚有拖不下去的一天,”

“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会发生么什么事情,谁又知道呢,” 冈本耕造往前弓了一下腰,拉近了自己和苍浩的距离:“你根本不知道我接下來要做什么,不是吗,,”

冈本耕造话音刚落,从外面走进來几个人,全都穿着白色连体衣,看样子像是刚从疫区回來,

他们來到冈本耕造身前,用东瀛语说了几句什么,显然他们是冈本耕造带來的助手,

冈本耕造点了点头,用东瀛语回复了几句什么,他们就这样肆无忌惮的当着苍浩的面交谈,因为知道苍浩根本听不懂,

也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传來一声猛烈的爆炸,整个餐厅跟着摇晃了几下,

冈本耕造怔了一下,下意识的用华夏语问:“出什么事了,”

苍浩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注意到餐厅里的其他人,似乎也很意外,

马上的,餐厅的门被撞开,一组武装人员冲了进來,

这些人全都穿着黑色作战服,膝盖上有护膝,手肘上有护肘,上半身还有黑色的战术背心,

可以说,世界各国的特警部队都是这么打扮的,

不过,他们沒有戴头盔,头上全都是黑色的面罩,

每一个人手上都拿着AK47,冲进來之后就疯狂扫射,

随着“哒哒”一阵枪响,靠近餐厅门口的几个人,身体颤抖着倒在了地上,

苍浩进了餐厅之后,比丘申克坐到了另外的位置上,沒跟苍浩和冈本耕造坐在一起,

比丘申克的反应很快速,立即把桌子掀翻在地,形成掩护,躲在了桌子后面,然后高喊了一声:“红色高棉來了,”

红色高棉最擅长打游击战,行踪诡异,让人无法捕捉,他们经常出人意料的出现,然后迅速消失,

但苍浩却觉得,眼前这些人似乎不像红色高棉,首先装备上就不太一样,

传统上,红色高棉是穿着一种松松垮垮的黑色制服,既像是军常服,又像是作战服,头上通常会绑一根黑色布条,或者带软边帽,也有少部分戴头盔的,

他们沒有集成化的单兵携行具,都是各种装备的带子凌乱勒在身上,跟个肉粽子似的,

有钱的军队都会有很多套制服,功能各不一样,常服、礼服、作训服等等,

但红色高棉沒有钱,每年三百六十五天如一日,都是这幅装扮,几十年來都沒变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