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神秘的武装分子/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眼前这帮人的装束,简直就像是在拍警匪片,很难让人联系到红色高棉,

比丘申克身上只有手枪,拿在手里冲着对方开了两枪,但沒有打中,

其中一个武装分子立即调转枪口,对着比丘申克就开火了,

“哒哒”的一阵枪声,子弹射在桌面上,露出了白色的木茬,

幸运的是,桌面够厚,子弹沒能穿透,否则比丘申克就一命呜呼了,

苍浩注意到,对方的射击很有规律,每三发子弹是一个短点射,两个短点射的价格时间比较长,

这说明对方似乎沒有兴趣杀掉比丘申克,只是进行火力压制,让比丘申克沒办法还击,

苍浩的反应同样很快,就地一滚,躲在了比丘申克那张桌子的后面,

苍浩掏出黄金手枪,不过沒有射击,而是问比丘申克:“对方是什么人,”

“应该是红色高棉吧……”比丘申克想也不想就回答:“奇怪,他们是怎么來的,自从丧尸剂灾难之后,附近就沒有见到过红色高棉的游击队……”

这个时候,那些武装分子保持火力压制的同时,径直冲向了冈本耕造,

冈本耕造和他的那些手下都是技术人员,根本沒有战斗经验,一个个全都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做,

武装分子举起枪,直接扣动了扳机,

也就是这个时候,冈本耕造终于反应过來,急忙躲到了一个手下的身后,

随着密集的枪声,那些东瀛人身上爆出一朵朵血花,惨叫着倒在了地上,鲜血染红了他们的白色连体服,

冈本耕造躲在手下的身后,沒有被伤到,手下被击毙倒下來之后,冈本耕造直接被压在了尸体下面,

武装分子一边射击,一边向前缓缓的走着,这样一來,他们就來到了苍浩和比丘申克的侧面,

冈本耕造被吓坏了,嘴里不住的嚷嚷:“救命,救命,”

一个武装分子往前跑了两步,似乎要去抓冈本耕造,

比丘申克急忙举起枪,对准这个武装分子就扣动了扳机,只听“啪”的一声枪响,子弹直接把这个武装分子的头部炸开,

鲜血混合着**迸溅的到处都是,让场面变得更加恐怖,

苍浩一把抓住比丘申克的手:“你干什么,”

“冈本耕造不能死,”比丘申克急急的道:“只有他才有疫苗,”

比丘申克的这一枪,打乱了武装分子的进攻队形,他们马上调转枪口,向苍浩和比丘申克开火,

苍浩急忙把桌子转动了一下,用桌面继续遮挡对方的火力,

子弹不断射在桌面上,发出沉闷的“咚咚”声,

至于冈本耕造,始终躲在尸体下面,根本不敢出來,

又一个武装分子向冈本耕造冲过去,那么事情就已经很明显了,这些武装分子就是冲着这些东瀛人來的,

有那么一度,苍浩非常希望这个武装分子能把冈本耕造大卸八块,替自己出一口恶气,

但苍浩马上又想起孟阳龙的话,几百万同胞的生命掌握在这个老鬼子的手里,他还不能死,

于是,苍浩举起黄金手枪,从桌子侧面探出去,对准了这个武装分子的腿部扣动了扳机,

“啪”的一枪,这个武装分子的大腿上迸起一朵血花,随后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枪声刚落地,苍浩发觉身边传來几声“当当”响,低头一看,两颗手雷从地上滚了过來,

苍浩抓起手雷就想要扔回去,却又担心误伤到餐厅里的其他人,只好扔到窗外,

苍浩的动作非常快,两颗手雷先后扔出去之后,接连爆炸,

猛烈的爆炸声传來,相伴着强烈的冲击波,随着一阵乱响,餐厅里所有玻璃制品全部粉碎,

也就是这个时候,外面传來高棉语的喊话声,同时还有凌乱的脚步声,

是附近的高棉王家军被惊动了,正赶到餐厅这里來支援,

这些武装分子互相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点了一下头,接着便不再恋战,而是向一扇窗户冲过去,先后从窗户翻了出去,

马上的,一组高棉王家军冲了进來,正好看到武装分子从窗户逃遁,下意识的就要追上去,

可也正是这个时候,那个被苍浩打伤的武装分子站了起來,高喊了一声:“板载,”

比丘申克站起來,也要追上去,

苍浩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一把把比丘申克拉倒在地:“双手抱头……”

这四个字刚一说出口,苍浩突然感到耳朵什么也听不到了,比先前更加猛烈的爆炸声迅速充斥着耳膜,压住了世间的一切声音,让人头晕目眩,

伴随着爆炸声,那个被击伤的武装分子身上突然暴起一团火苗,团火苗迅速扩散开來包裹住了他的整个身体,进而把他的身体一点点撕碎,最后化成猛烈的冲击波四散开來,

几个冲在最前面的高棉王家军直接被冲击波撕碎,后面的一组高棉王家军则倒飞起來,撞在了后方的墙上,

这个武装分子带着自杀性炸药,如果苍浩沒有及时的拉住比丘申克,此时比丘申克的身体同样会被撕碎,

两个人身前的桌子,挡住了大部分冲击波,不过绕是如此,两个人也不好受,

比丘申克正要说点什么,一张嘴,突出了一口血在地上,

“我去追,”苍浩叮嘱比丘申克:“你留下善后,”

话音落地,苍浩站起身,箭步冲向武装分子逃走的那扇窗户,

在一刹那间,苍浩看到了冈本耕造,这个老鬼子从尸体堆下面爬出來,竟然毫发无伤,

他看着苍浩离开,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既有些得意,又有些兴奋,

窗户外面是一片丛林,苍浩隐隐的能看到那些武装分子正向丛林深处快速逃遁,紧紧尾随了上去,

此时,到处都是枪声,还有高棉王家军的各种口令,反正苍浩不同高棉语,也听不懂这些口令是什么,

高棉王家军已经发现这帮武装分子,正在部署拦截和追击,然而,他们一如往日的表现笨拙,

当初面对红色高棉的步步紧逼,高棉王家军被打得落花流水,而这些武装分子的战术素养要远远超过红色高棉,更不是高棉王家军能对付的,

黑暗中,时不常闪过几道火流,距离武装分子很远,倒是有几次差点打到苍浩,

苍浩什么都不管,弓着腰快速穿梭在丛林中,距离这些武装分子已经越來越近,

苍浩对丛林实在太熟悉了,大名鼎鼎的血狮就是成名于南美洲的丛林,丛林之中的苍浩不仅仅是血狮,更是猎人,

苍浩非常清楚应该如何搜寻猎物,善于利用猎物留下的蛛丝马迹,悄无声息的接近上去,

在苍浩面前,这些武装分子同样是猎物,

不过,苍浩倒也发现,这些武装分子对周围地形非常熟悉,看來之前已经做过详细侦查,可怜的高棉王家军却一直浑然不觉,

渐渐地,这些武装分子已经冲出高棉王家军的营地,枪声和喊话声被远远的甩在了后面,在夜幕当中变得越來越微弱,

周围沒有一点灯光,只有天上的明月能勉强提供一点光亮,却又无法照见周围的一切,

这丛林实在太密了,到处枝桠横生,一不小心就会撞到头,

在这种情况下追击,视觉似乎沒有什么用了,完全依靠直觉,

很快的,苍浩追上了,已经可以看到一个武装分子战术背心后面的一条条横带,

那是MOLLE织带,是集成化携行具特有的,士兵可以根据需要和自己的习惯,在MOLLE织带上悬挂弹夹包、衣物包或者水壶,

苍浩更加断定了,这些人不是红色高棉,因为红色高棉根本沒有这种单兵携行具,

苍浩悄无声息的靠上去,一只手捂住武装分子的嘴部,另一只手从对方腿部的导套抽出匕首,直接刺在了脖颈上,

用了不到一秒钟,苍浩就结果了一个武装分子,马上又追上了稍前面一点的一个,

同样的,一只手捂嘴,另一只手出刀,

一股血剑喷射出來,武装分子还沒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已经倒在了地上,

然而,也就是结果了两个武装分子之后,苍浩却是愣住了,因为前方再沒有一个人

苍浩清点过,武装分子大致有十二个左右,为什么只剩下两个,其他人都去哪了,

从开始到现在,苍浩一直是尾随着这两个武装分子追踪,以为所有武装分子都在一起,现在看來并不是,

猛然间,苍浩明白了,自己落入了圈套,这两个武装分子是引自己入彀的,

呵呵一笑,苍浩把匕首扔到一旁,垂手站立:“出來吧,”

周围传來一阵树枝发出的特有的“咔嚓”声,苍浩不用看也能觉察到,自己至少被六个人给包围起來了,

从声音的方位判断,这些人分布在不同方向和角度,有的趴伏在草丛中,有的则躲在树梢上,从而组成了立体的交叉火网,

只要对方愿意,苍浩就会立即被打成筛子,但苍浩还有一丝胜算,

对方沒有夜视仪,在这夜幕中射击,精度必然不高,

苍浩只要动作够快,完全可以穿过火网,先撤退到外围,然后从侧面逐个收拾掉对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