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更加理性的选择/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來谈谈吧,”苍浩调动了浑身上下每一根神经,始终保持高度警惕,随时可以迅速做出任何战术动作:“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天快亮了,”

一个浑厚的声音随之响起:“你怎么知道我有兴趣要跟你谈谈,”

“如果你不想谈,早就开抢了,”苍浩耸耸肩膀:“咱们可以赌一下你们有沒有机会打中我,”

对方一时间沒说话,过了一会,随着一阵沙沙的响声,一个黑色的身影在苍浩身前不远处站定,

这个人穿着跟那帮武装分子完全一样,像是其中领头的:“你事实上已经被包围了,至于是否能够击中你,也只是个时间问題,”

苍浩笑了笑:“你可以试一试,”

“我知道你是谁,”对方神秘兮兮的笑了:“血狮苍浩,一代雇佣兵之王,我相信眼前的局面难不倒你,”

“你倒是很了解我,”

“我当然了解你,”对方立即说道:“但你根本不知道我是谁,那么我在你面前就有了足够优势,”

苍浩很无奈的承认了:“这个沒错,”

“我知道对我们沒有敌意,”对方一边观察着苍浩的神色,一边缓缓说道:“在餐厅那一枪,你打中了我同伴的腿,其实你完全可以当场打死他,这是你手下留情了,”

“这也沒错,”

“可就在刚才你杀了我的两个同伴,”对方的声音开始变得阴冷起來:“这又是为什么,”

“本來我不想杀他们,”苍浩一摊双手:“但在餐厅受伤那位让我发现,你们身上全有自爆炸药,我可不想跟你们一起上西天,”

“这个理由站得住脚,”对方点了一下头:“我们是不怕牺牲的,不过还是要谢谢你,愿意手下留情,”

“我手下留情的原因是我们有共同的目的,”

“什么,”

“杀掉冈本耕造,”

“那个东瀛战犯必须死,”对方狐疑的问苍浩:“可你又是怎么知道我们的目的,”

“你们的进攻目标非常明显,就是冲着冈本耕造去的,”

“不愧是一代兵王,”对方嘉许的点了一下头,旋即又道:“既然你也想杀死冈本耕造,为什么又要阻拦我们,”

“因为他有疫苗,”

对方的声音变的不满:“如果不是你,他现在已经死了,”

“你好像沒听到我说话,”苍浩提高了声音:“只有冈本耕造能够阻止超级黑死病,他虽然该死,但现在还不能死,”

“我不管什么超级黑死病,”对方满不在乎的道:“我的目标就是杀掉冈本耕造,苍浩,你本不应该阻止我们,”

“难道你不知道超级黑死病会害死多少人,”

对方毫不犹豫的道:“如果让冈本耕造活下去,会害死更多的人,”

“你说的一点都沒错,但在当前的局面下,我们需要有更理性的选择……”苍浩非常无奈,回忆了一下孟阳龙是怎么对自己说的,转而又开始规劝起了对方:“我比任何人都希望杀掉冈本耕造,但至少在眼下,只有冈本耕造活着,几百上千万人才不会惨死,”

“你说的这些我可以考虑,”对方点了了一下头,随即语气变得有些冰冷:“但你破坏了我们的计划,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苍浩饶有兴趣地问道:“什么样的代价,”

对方的回答非常干脆:“生命,”

“你想杀了我,”

“对,”对方的语气变得有些感慨:“其实我不愿意这么做,正相反的是,我很希望能把你争取到我们的阵营中,尽管你只是一个雇佣兵,为帝国主义集团和各种犯罪组织卖命,但我相信你还有机会重新回到正路上來,利用你的才能为人类解放世界做出贡献,”

苍浩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你说的这些话……我听着有点耳熟,”

“但既然你在保护帝国主义战犯,而且还杀害了我们的同志,那么就必须付出代价,”

“这些话太特么耳熟了,”苍浩掏了掏耳朵,随后呵呵一笑:“你是宋双上校附体了吧,”

“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对方根本不理会苍浩说了什么:“你可以自己了结,或者也可以我们帮你,”

苍浩满不在意的一笑:“你认为自己有这个本事吗,”

苍浩话音刚落,周围传來一阵轻响,是子弹上膛的声音,

“苍浩你输了,”对方略有点得意的道:“一代兵王,在我们面前刚刚出现,就要被乱枪打死,遗憾,太遗憾了,”

苍浩笑了笑:“你高兴的太早了,”

苍浩话音刚落,对方身边同样传來几声轻响,紧接着,一支枪管抵在了对方的太阳穴上,

是万鹏來了,

苍浩放下孟阳龙的电话之后去餐厅,万鹏一直不远不近的跟着苍浩,

万鹏走路贴着墙边,坐下來的时候找个墙角,尽可能的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武装分子袭击餐厅之后,万鹏迅速躲在隐蔽物的后面,一直沒开火,而是暗中观察,

等到苍浩追了出去,万鹏也跟上,仍然是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苍浩在追这些武装分子,万鹏则是在追苍浩,因为万鹏的距离掌握的恰到好处,结果这些武装分子只注意到了苍浩,却沒有发现万鹏的存在,

等到苍浩落进了伏击圈,万鹏刚好也追了上來,他沒有露面,而是从外围迂回,观察清楚了对方的布阵,最后悄悄靠近了对方为首的这个人,

这样一來,局面变得有些微妙了,刚才苍浩完全落在下风,现在变成了势均力敌,

只要万鹏的手指稍微动一下,对方就会被立即爆头,

但是,对方的手下也会马上开火,苍浩很可能会被打成筛子,

刚好就是这个时候,一缕金色的光线射进丛林当中,天快亮了,这对苍浩來说不是好事,

苍浩此时站在开阔地上,只要有了充足的光线,对方非常容易瞄准,

“好吧……”对方略有点尴尬的笑了笑:“看來是我低估了你,你比我想象的,要更加强大,”

苍浩依然只是笑了笑:“谢谢夸奖,”

“但我刚才也告诉过你,我们是不怕牺牲的,”对方说到这里,挺了一下胸膛:“就算你打死我,我的同志们也会为我报仇,并把我们的事业进行到底,”

“我相信你根本不需要同志给你报仇,”苍浩摇了摇头:“你身上也有自毁炸药,如果我的兄弟开枪打死你,我们两个得跟你同归于尽,”

“沒错,”对方略有点得意的笑了:“这场战斗如果爆发,无论我胜败与否,你和你的兄弟都要死,事实上你们已经输了,”

苍浩依然是满不在乎:“不,准确的说,是平局,”

“你可以自己死,让你的兄弟给你陪葬……”对方说着话的同时,乜斜了一眼万鹏的枪口:“你于心何忍,”

“我觉得有必要给你科普一下,作为雇佣兵,从來不怕死,”苍浩掏出一根烟点上,仰头吐了一个烟圈:“如果死,兄弟们也要死在一起,这是最大的荣幸,”

“沒错,”万鹏开口说话了:“别以为世上不怕死你的只有你们,”

“或许我错了……”对方呵呵一笑:“不如我们各让一步,我带着我的人离开,你也和你的兄弟离开,怎么样,”

“这样当然可以,不过……”苍浩缓缓摇了摇头:“你不能杀冈本耕造,”

“你决心要保护这个帝国主义战犯,”

“我再重复一遍,我有几百万同胞感染了病毒,只有冈本耕造有疫苗,”顿了一下,苍浩一字一顿的说道:“为了我的同胞,我必须让冈本耕造再活一段时间,同样的,你也不要怀疑,我为了自己的同胞,可以人挡灭人佛挡**,”

“看來我们在这个问題上无法达成共识,”对方有点幽怨的叹了一口气:“本來我们可以成为同志,沒想到,在这件事情上会产生分歧,事实上我们都希望冈本耕造去死不是吗,”

“首先、我不知道你从什么时代穿越过來的,如今‘同志’这个词的意义不一样了,你可以百度一下,哥真的不好那口儿;其次、我一直沒搞清楚,你到底为什么要杀冈本耕造,”

对方毫不犹豫地回答:“为了正义,”

“让冈本耕造活下去,拯救更多人的生命,这同样是正义,”

“我想我们对正义的观点不一样,”对方有点无奈的摇了摇头:“你认为冈本耕造活下去可以救人,我认为他活下去会害更多的人,既然如此,我们可以按照各自的想法行动下去,看谁才是最后的赢家,”

苍浩点了一下头:“可以,”

对方沒说话,而是侧过头看向万鹏,好像要跟万鹏说点什么,这样一來,他的目光吸引了万鹏的注意力,

可也就在这个时候,两道黑影射向万鹏,

万鹏迂回接近战场帮助苍浩,对方的手下如法炮制,趁着对方跟苍浩谈话的同时,从侧面迂回包围了万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