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万鹏VS神秘人/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万鹏一惊,抬起枪柄用力敲在对方的后脑勺上,同时,另一只手一抖,长鞭 “刷”的一下甩出,正缠在对方一个手下的手腕上,

对方闷哼了一声,身体摇晃了几下,往后退去,

万鹏把手用力往下一扯,长鞭从对方手下的手腕上脱落下來,带下來一圈皮肉,对方手下的枪随之掉在了地上,

紧接着,万鹏扬手一枪,命中了对方另一个手下的膝盖,

就在与此同时,苍浩也出手了,抽出黄金手枪,对着周围就是两枪,

刚才通过声音,苍浩已经大致判断出这些武装分子的方位,两声枪响换來的是两声惨叫,

紧接着,苍浩就地一滚,躲到了一块巨石后面,

接下來似乎应该爆发一场枪战,然而让苍浩有些意外的是,惨叫声过后,周围就变得静悄悄一片了,那些武装分子不但沒有开火,甚至都沒有现身,

为首的那个武装分子,带着两个被万鹏打伤的手下,迅速向远处遁去,

万鹏迈步就要追,苍浩招呼了一声:“等一下,”

万鹏停住脚步,找了一处掩护,就地卧倒,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这,很快的,天光大亮,苍浩终于能观察清楚周围的一切,

果不其然,武装分子全都撤走了,连人影都看不见,

苍浩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吩咐万鹏:“咱们回去吧,”

万鹏有点不太情愿的问:“为什么不追,”

“穷寇莫追的道理你还不懂吗,”苍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不知道他们到底有多少人,可咱们只有你我两个,如果追上去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也对……”万鹏同样无奈:“这一次已经落进圈套了,如果再落到圈套里,那可真就沒办法了,总不能指望高棉王家军來救咱们吧,那帮家伙还不如稻草人有用,”

苍浩和万鹏顺着原路返回,此时,高棉王家军的营地一片混乱,到处人声鼎沸,

他们似乎是想要抓到武装分子,却不知道武装分子早就逃走了,

比丘申克看见苍浩,赶忙上來问:“你们去哪了,”

苍浩反问:“你不知道我去哪了,”

“当时场面太混乱……” 比丘申克有点尴尬:“我沒注意到,以为你们可能跟武装分子打起來了,”

苍浩呵呵一笑:“确实打起來了,还追上去了,”

“啊,”比丘申克愣了一下:“你应该告诉我一声,我派人去增援你,”

比丘申克倒是一片好心,但苍浩不以为然,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以高棉王家军的战斗力,如果真去增援自己的话,搞不好还要帮倒忙,

那些武装分子轻车熟路的摸进了营地,高棉王家军竟然沒有半点觉察,而且在围追堵截之下,还能让那些武装分子全身而退,这些就已经很说明问題了,

“真沒想到……” 比丘申克的情绪有些焦虑:“宋双上校已经死了,红色高棉竟然还能发动袭击……”

苍浩正要说话,冈本耕造步履蹒跚的过來了,这老鬼子倒是沒受伤,只是有点惊吓,

冈本耕造步向苍浩伸过手來,很认真的道:“谢谢,非常感谢,太谢谢你了,”

苍浩看了一眼冈本耕造的手,沒去握:“谢我什么,”

“谢谢你救了我,”

“你应该知道,我根本沒打算救你,”苍浩仍然沒跟冈本耕造握手:“我只是不想看着那帮人大开杀戒罢了,”

“可你必须救我,” 冈本耕造步把手收了回來,倒也不感觉尴尬:“你我都知道,只有我才有疫苗,如果我死了,会有几千万人给我陪葬,”

苍浩冷冷一笑:“你是不是感觉很得意,”

“沒错,”冈本耕造步看了一眼比丘申克,压低了声音,用只有苍浩和他自己才能听到的语调说道:“不只是这一次,以后你都要保证我的安全,因为你有几百万同胞感染了超级黑死病,我知道你很珍视自己同胞的生命,那么你也就必须保证我的生命,从此以后不管有任何人袭击我,你都要勇敢的站出來,”

“等到超级黑死病解决之后,你会死的很难看的,”

“我IE什么你就不能理解我呢,” 冈本耕造非常失望的叹了一口气:“不要再把我看做是战犯,我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我了,”

“别再跟我废话了,我信你,相信你还不行吗,”

“真的,”冈本耕造狐疑的道:“可你不像是相信我的样子,”

“你又要我保护你,又要我相信你,要求实在太多了,”

“好吧……”冈本耕造又叹了一口气:“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不会让你白白付出的,”

“哦,”苍浩眼睛一亮:“真的,”

“当然是真的,” 冈本耕造非常认真的道:“你也知道,我非常了解,我知道很爱财,”

“这话从你嘴里说出來,让我感觉有点丢人……”苍浩确实很无奈,看來自己贪财的名声已经飘扬过海,都传到东瀛那边去了:“其实吧……”

“怎么,”冈本耕造笑了:“难道你不爱财,”

“我不但爱财,还很好色,”苍浩很认真的道:“你最好弄几个A|V女|优过來,好好陪陪我,也许我高兴了,能继续保你平安,”

冈本耕造怔了一下:“你是认真的吗,”

“你猜,”

“你喜欢谁,” 冈本耕造立即问:“我知道苍井空在你们国家的名气非常大……”

“算了,别说沒用的了,就算你有这份孝心,我也不敢笑纳,”苍浩打量着冈本耕造,嘿嘿一笑:“话说,原來你知道这些人是冲着你來的,”

冈本耕造一个劲的摇头:“不,我不知道,”

“那你为什么要这么说,让我保护你的安全,”

“宋双上校死后,整个东南亚都很混乱,我确实需要有人保护自己,” 冈本耕造反问了一句:“你认为刚才那些人是要杀我,”

苍浩仔细观察着冈本耕造的神色,连每一点细微的变化都看在眼里,结果发现冈本耕造确实沒有觉察到,那些武装分子的目的本來就是要杀掉他,

当然,冈本耕造毕竟活了一百多岁了,真正意义上的老奸巨猾,

苍浩对微表情的判断,或许在他身上根本不起作用,这个老鬼子真的很鬼,

“你就当这起袭击跟你无关吧,”苍浩告诉冈本耕造:“我有点累了,想去休息了,”

“好吧,那我不打扰你了……” 冈本耕造尴尬的笑了笑,拖沓着脚步离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