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西哈努克市到曼谷/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冈本耕造似乎听到了苍浩跟比丘申克的对话,直接就问苍浩:“你要走,”

苍浩冷冷一笑:“你不舍得,”

冈本耕造反问:“你要去哪,”

“你的问題太多了吧,”苍浩又是冷笑一声:“这跟你沒什么关系,”

“好吧,我就不问了,不过……”顿了一下,冈本耕造意味深长的补充了一句:“我有一种预感,不久之后,我们还会再见,”

“最好别见,”苍浩直接來了一句:“我这人脾气不太好,如果总是被我看见厌恶的人,一冲动沒准就干出來什么事,”

冈本耕造满不在意的笑了笑:“那就祝你一路顺风吧,”

比丘申克安排了一架小型飞机,载着苍浩和万鹏,直接飞去了曼谷,

苍浩的JPZ之行就这样结束了,可以说基本沒做任何事,

其实苍浩本來也沒打算做点什么,只是想了解一下当地情况,只是沒想到碰见了冈本耕造,

让苍浩沒想到的事情不止这一件,

曼谷有两大国际机场,老机场是廊曼,在新机场素万那普落成之后,廊曼机场一度停用,

前几年,T国恢复使用廊曼机场,不过这里的航班起落架次和客流量远远不如素万那普,

也正因为如此,这里适合接待一些特殊的客人,苍浩的飞机就降落在廊曼机场,

刚下飞机,苍浩远远地就看见,颂猜正往这边一路小跑,

颂猜來到近前,先给了苍浩一个热烈的拥抱,笑着道:“能再次见到你实在太好了,”

万鹏笑着道:“老大你在东南亚还真是受欢迎,”

“沒办法,朋友多,”苍浩耸耸肩膀,对颂猜说了一句:“听说你升官了,”

颂猜原本是副总督察,连跳两级,已经升任副总警监,T国警察最高的职衔是总监,如今颂猜只有一步之遥了,

在围剿鬼王党和之后一系列案件中,颂猜表现出色,只是提拔的原因,

更重要的是,T国军方因为腐败窝案,陷于极其被动的境地,差瓦立内阁已经站稳脚跟,而差瓦立必然要提拔一批亲信,

“承蒙你关照,要不然,我可能都沒命活到今天,”笑了笑,颂猜又道:“你的师父庞劲东已经到了,现在总理府等你呢,”

苍浩有点意外:“他來的还真快,”

颂猜亲自开车,把苍浩和万鹏带到总理府,这里面积不大,庞劲东和差瓦立正在院子里喝茶,

看到苍浩,差瓦立马上站起身,笑着走过來迎接:“你好,苍浩,久仰大名,今天才有机会见面,真是我的荣幸啊,”

苍浩过去做的事情,直接间接的都给差瓦立帮了大忙,不过苍浩一直沒什么机会跟差瓦立正面接触,

差瓦立个子不高,面容和善,大约五十岁上下的样子,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普通话,

他的相貌更像西南地区的华夏人,跟T国人倒是不太一样,

近几十年來,T国总理全部是华裔,差瓦立也一样,祖籍还就在广府省,距离广厦不算太远,

苍浩跟差瓦立打过招呼,才问候起了师父:“你腿脚还挺麻利的,”

庞劲东轻哼一声:“我还沒老,”

庞劲东确实沒老,至少苍浩认识庞劲东这些年來,庞劲东基本沒太大变化,

不过,师徒两个见面互相揶揄已经是习惯,差瓦立和颂猜不知道怎么回事,费解的互相对视了一眼,又一起摇了摇头,

等到苍浩落座,庞劲东告诉苍浩:“我刚才跟差瓦立总理谈到北大年地区的蓝宝石矿了,”

差瓦立急忙道:“直接称呼我的名字就可以了,不需要加上职衔,我们是朋友吗,”顿了一下,差瓦立接着说道:“我同意庞先生的观点,北大年的蓝宝石矿应该尽快开发,不能在无限期的拖延下去了,”

庞劲东缓缓说道:“我打算在曼谷驻足几日,然后就去北大年,顺便看一下克拉地峡,”

苍浩知道,庞劲东根本目的,还是开凿克拉运河,

红魔集团的那帮人,现在沒什么收入來源,肯定越來越不满,很难说接下來会不会招惹事端,

想到红魔集团,苍浩又想到了洪妙雪,那丫头在广厦露了一面之后,又不知道去哪了,

差瓦立信心十足的道:“我相信国王陛下也希望尽快看到蓝宝石矿开工,”

这个季节的曼谷非常闷热,时不常的,天空就会飘过一阵小雨,

几个人坐在院子的凉亭里,偶尔有一阵凉风吹过,驱散了闷热,还能看到小雨洒在外面的蜘蛛兰上,这种感觉好不惬意,

谈兴正浓,四个人也就放开了,差瓦立沒有端着总理的架子,颂猜也不像是严肃的警察高官了,

可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佣人进來,在差瓦立耳边说了几句什么,

差瓦立先是怔了一下,随后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他怎么來了,”

“有客人吗,”庞劲东提出:“如果不方便,我们就回避一下,”

“沒什么不方便的,”差瓦立摆了摆手:“正好,你们也可以认识一下,也许今后有机会合作也说不定,”

庞劲东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人,”

差瓦立笑着回答:“是一位东瀛慈善家,”

“哦,”庞劲东更加好奇了:“什么样的慈善家,”

“你也知道,东南亚地区现在最大的威胁是超级黑死病……”叹了一口气,差瓦立很欣慰的道:“我们今天能坐在这里闲谈,不需要担心外面的病毒,正是因为这位东瀛慈善家提供了大量的疫苗,现在超级黑死病已经被控制住了……”

苍浩打断了差瓦立的话:“这位慈善家是不是叫冈本耕造,”

差瓦立有点意外:“你听说过他,”

“我们可是老朋友了,”苍浩笑眯眯的道:“你让他进來吧,”

差瓦立吩咐了佣人几句什么,自己沒有动身,过了一会,佣人果然带着一位老者回來,正是冈本耕造,

差瓦立起身,跟冈本耕造握了握手,用英语打了个招呼:“你好,冈本先生,我不知道你已经來了曼谷,否则一定亲自去迎接,”

冈本耕造瞥了苍浩和庞劲东一眼,笑呵呵的对差瓦立道:“在座诸位都懂中文,不放我们就用汉语普通话交谈吧,”

“好,”差瓦立点了一下头,说道:“这一位是苍浩先生,刚才他说跟你是老朋友,那就不需要我介绍了吧,”

“大名鼎鼎的苍浩,和他的师父庞劲东,我当然认识了,” 冈本耕造走过來,向苍浩伸过手:“我就说过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苍浩确实沒想到,自己刚到曼谷,冈本耕造竟然也來了,

这个老鬼子真的就跟鬼似的,如影随形,甩都甩不掉,

这让苍浩有种预感,恐怕冈本耕造会给自己添麻烦,

苍浩根本不碰冈本耕造的手,只是笑着道:“看起來咱们爷们还真挺有缘,”

“是啊,”冈本耕造把手收回,丝毫不感到尴尬:“只可惜,你对我有很多误解,要是沒有这些误解就更好了,”

冈本耕造伸手和收手,只是片刻的功夫,却还是被差瓦立看到了,

差瓦立这种混迹政界多年的老油条,情商可不是一般的高,马上就意识到苍浩和冈本耕造不睦,

冈本耕造也不用别人招呼,径自坐了下來:“你们在聊什么呢,我方便参与吗,”

苍浩沒有回应冈本耕造的话,只是说了一句:“看來如今你对东南亚挺熟吗,”

“东南亚所有国家的疫苗,都是长州制药无偿提供的……”顿了一下,冈本耕造笑呵呵的道:“所以跟东南亚所有国家的政要,我都有几面之缘,”

冈本耕造的这些话,暗含着一番威胁,

他是在暗示苍浩,自己在东南亚玩得开,所有政府都要给他面子,那么他也就有足够的能力给苍浩制造麻烦,

事实上,苍浩也确实非常意外,冈本耕造实在是个难缠的对手,

距离长州制药宣布无偿提供疫苗还沒有多长时间,冈本耕造竟然已经在东南亚建立了这么多人脉资源,连T国总理府也是说來就來,

当然,苍浩和庞劲东也是差瓦立的座上贵宾,但这可是用鲜血换來的,

冈本耕造什么都沒做,只是靠着宋双上校提供的资金,先是生产病毒接着又生产疫苗,混了这样一个好人缘,实在让人无奈,

冈本耕造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題:“你们在聊什么呢,”

差瓦立沒出声,颂猜很不知趣的说了一句:“庞先生在北大年有一处矿藏,我们正在考虑开发事宜,”

“哦,”冈本耕造点了一下头,旋即來了一句:“我反对,”

苍浩冷冷一笑:“你有什么资格反对,”

“我当然有资格,” 冈本耕造笑了笑,很认真地告诉差瓦立:“北大年的矿藏,绝对不能开发,至少眼下不能,”

差瓦立对冈本耕造的话也有些意外,急忙问:“为什么,”

冈本耕造反问:“你作为贵国总理难道还沒有觉察到原因,”

这个问題挺不礼貌,但差瓦立只有忍耐:“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