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从战犯到慈善家/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北大年府是贵国最动荡的地区,”冈本耕造缓缓说道:“该地区接壤马來半岛,大部分居民与马來人同宗同族,多年來一直从事分裂主义活动……”

冈本耕造说的事实,T国南方接壤马來的地区有三个府,分别是北大年、陶公和惹拉,

所谓“府”则是T国的一级行政区域,相当于华夏的“省”,当然,若论领土面积,不要说一个“府”,就算T国全国比华夏一个省也大了不多少,

泰南三府其实应该算属于马來地区,其居民无论血统还是信仰也更接近马來地区,两地居民有着密切的血缘关系,跟以佛教徒为主的T国本土并不一样,

在历史上,马來各个地方由许多个苏丹统治,而这些苏丹们又高度自治,沒形成高度统一的国家,

泰南三府原本也归自己的苏丹统治,但常年向T国王朝纳贡,

后來,对马來殖民统治的英伦跟T国达成协议,双方瓜分了这些地区,

殖民者代表殖民地人民签订的条约,直接为后來的历史埋下隐患,

在英伦殖民者撤走之后,泰南三府出现暴力活动,谋求分裂,

这些分裂分子得到马來半岛的同族支持,使得泰南三府动荡不安 ,T国政府常年对该地区进行军事管制,

当初买下北大年蓝宝石矿,苍浩有一种隐忧,就是來自当地的局势,

只是苍浩沒想到,冈本耕造这会儿竟然跳出來,用这个理由反对开发,

苍浩冷冷的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对当地矿藏的开发,必然会引起当地人的反击,因为当地人从中沒有得到实惠,必然认为这是剥削了属于自己的财富,在这种情况下,泰南很可能变得更加动荡……”顿了一下,冈本耕造接着说道:“当然,我绝对无疑干涉T国内政,更不愿意破坏你们双方的合作,但是,泰南至马來半岛有一千多万感染者,也是长州制药重点援助的地区,如果该地区出现更大规模的动乱,将使得我们的工作沒有办法进行下去,”

苍浩冷笑着道:“也就是说你打算用疫苗要挟停止开发,”

“不能这么说,” 冈本耕造摇了摇头:“我们是生意人,这一次捐赠疫苗,我们已经支付了巨额成本,我们不能在与此同时,面临安保上的隐患,如果泰南地区因为任何原因陷入动荡,我们只能考虑停止捐助这一地区,”

“这个吗……”差瓦立非常为难的道:“沒有任何证据表明,开发矿藏会引发冲突,我觉得冈本先生多虑了,”

“我必须考虑到方方面面可能的隐患,” 冈本耕造叹了一口气,很无奈的说道:“大概你还不知道,我刚从JPZ那边过來,在西哈努克市的时候我遭到武装分子袭击,差一点送命,目前还不知道这些武装分子的真实身份,很可能是红色高棉,这说明长州制药捐助的疫苗已经遭到很多人的不满,他们希望东南亚地区越乱越好,在这种情况下我实在不想冒更多的风险了,”

差瓦立非常无奈的道:“我希望你再认真考虑一下,或许不会构成任何影响……”

“沒什么需要考虑的了,” 冈本耕造竟然非常不礼貌的打断了差瓦立的话:“还是那句话,我不想冒险,如果坚持开发北大年的矿藏,我就只有停止疫苗的捐助,”

“这……”差瓦立更加为难了,看了看冈本耕造,又看了看苍浩和庞劲东,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爱好,

苍浩嘿嘿一笑,语气突然变得非常和缓:“我能够理解冈本先生的难处,竟然冈本先生认为开发矿藏可能危及到北大年地区的局势,那么久暂缓开发好了,”

“谢谢苍浩先生,”冈本耕造微微点了一下头:“我就知道你是深明大义的,”

苍浩古怪的笑了笑:“谢谢夸奖,”

冈本耕造转而对差瓦立提出:“总理先生,我这才刚刚下车,想要去休息一下,麻烦给我安排一个住处,”

“沒问題,”差瓦立立即唤过一个佣人,吩咐了几句什么,让佣人带着冈本耕造离开了,

庞劲东用力拍了一下桌子:“这个老鬼子,艹,”

“对不起……”差瓦立面有难色:“我能看出來,冈本耕造是在故意搞事,但沒有办法……”

“我能理解,”苍浩叹了一口气:“贵国,乃至整个东南亚,都需要长州制药的疫苗,疫苗,就是冈本耕造最有力的武器,我非常理解你的困境,在这种情况下必须妥协,”

“谢谢你能这么说,”差瓦立苦笑几声:“我真是沒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

这个时候,一个佣人走过來,在差瓦立耳边说了几句什么,

差瓦立告诉庞劲东和苍浩:“我离开一下,有几份文件要签字,”

苍浩点了一下头:“你先忙,”

等到差瓦立离开,颂猜恨恨不已的道:“这个冈本耕造简直就是混蛋,”

“不只混蛋,还是罪犯,”苍浩摇了摇头,有点无奈的道:“其实他的真实身份是旧时代东瀛战犯,”

颂猜略有点惊讶:“真的吗,”

苍浩点了一下头:“当然,”

二战期间,东瀛对整个东亚发动了全面侵略,但在不同国家采用的战略不同,所以东亚各国对东瀛侵略史的观感也不同,

T国在其中又是比较奇葩的,二战爆发前与东瀛关系密切,在东瀛侵略战争爆发后,T国又与东瀛签订同盟条约,东瀛进而出兵“保护”T国,

当时T国的亲日派,认为可以借助东瀛的力量,实现大泰帝国的梦想,甚至还积极参与了东瀛侵略,

更奇葩的事情在后面,在华夏向东南亚派出远征军打击东瀛之后,T国派出部队配合东瀛军队,进攻华夏远征军,

再后,T国更加疯狂,进入缅北地区之后,甚至向华夏云南方向发起进攻,结果受挫于华夏敢死队,大败而回,

很多人都不知道,尽管华夏与T国并不接壤,但两国曾经发生过陆战,

这场败仗导致T国亲日派下台,后期再也就沒有过什么举动,一直到东瀛无条件投降为止,

这也就意味着,T国并不仇恨东瀛人,所以过度强调冈本耕造的战犯身份,其实沒什么用处,

不过,冈本耕造的这番举动,还是让颂猜非常厌恶:“沒想到东瀛人这么坏,”

“哪个国家都有好人,也有坏人,最后干掉冈本耕造的沒准就是东瀛人自己,”顿了一下,苍浩又道:“冈本耕造干的更坏的事情你大概还沒想到,”

“是什么,”

“超级黑死病本來就是他散播出去的,”苍浩告诉颂猜:“超级黑死病是冈本耕造在731部队时,进行活体实验获得的成果,之前宋双上校提供资助,他把这种病毒撒播到了整个东南亚,现在宋双上校死了,他又换了一副面孔出现,提供疫苗让大家感谢他,”

颂猜马上就意识到:“他这是在给自己换取政治资本,”

“沒错,”苍浩点了一下头:“他只是说了几句话,就阻止了北大年蓝宝石矿的开发,这政治资本还真是雄厚,”

“我觉得有必要向全世界公开真相,”颂猜毫不犹豫的道:“不能让大家把他当成天使,必须让所有人知道他是恶魔,他才是超级黑死病的始作俑者,”

苍浩苦笑着问了一声:“有证据吗,”

“这……可你说的,”

“确实是我说的,”苍浩点了一下头:“但我沒有证据证明,说出去也不会有人信的,所以还不如不说,”

“那该怎么办,”颂猜恨恨不已,用力拍了一下桌子:“难道就让这个混蛋继续冒充慈善家,”

苍浩摇了摇头:“这是沒有办法的事,”

颂猜又要说话,过來了一个随从,低声跟颂猜说了几句什么,

颂猜无奈的告诉苍浩和庞劲东:“总理让我过去,有几份文件要征求我的意见,你们稍等我一下,”

苍浩点了一下头:“好,”

等到颂猜离开,庞劲东若有所思的道:“你刚才说,最后收拾冈本耕造很可能是东瀛人自己,该不会指的是赤军吧,”

苍浩刚才的这句话,颂猜沒有留心,庞劲东却注意到了,

苍浩告诉庞劲东:“我觉得赤军这些人还是可以利用的,某种程度上,他们是宋双上校的嫡系,自然也就是我们的对手,但在我们正式开战之前,或许可以让他们先干掉冈本耕造,只是必须在冈本耕造拿出疫苗之后,”

“沒错,”庞劲东赞同的点点头:“毕竟,他们都是东瀛人,赤军对冈本耕造本人,或者是那个长州制药,肯定要比我们更加了解,”

“我觉得这也是宋双上校想要的,”

庞劲东一时沒明白:“你什么意思,”

“师父,难道你沒发觉,其实赤军是宋双上校留下的伏笔吗,”

“我明白了,”庞劲东笑着点了点头:“宋双上校想要利用冈本耕造,却又担心无法控制这些旧时代的战犯,于是就暗中支援了赤军,构成某种制衡,如果有一天,冈本耕造违背了宋双上校的意愿,赤军自然会出來收拾冈本耕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