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宋双上校的遗产/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就是这个意思,”苍浩点了一下头:“宋双上校不可谓不高明,早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天,”

“可以说这是他留下的遗产,让人类文明面对超级黑死病时,还不是那么的绝望,”庞劲东叹了一口气:“这个人倒是沒坏透,”

“我倒觉得这个人太可怕,”摇了摇头,苍浩又道:“他都已经死了,但他所做过的事情,仍然在影响这个世界,至少目前的局面完全是按照他的预期发展,”

“所以说,幸亏他死了,否则不知道还要出什么事,”摇了摇头,庞劲东嘉许的道:“你不愧是我的徒弟,终于战胜了宋双上校,”

苍浩很装B的说了一句:“你应该为我这个徒弟感到骄傲,”

“说到徒弟这事儿……”庞劲**然想起一个人:“明天,东野不笑要过來跟我会合,我知道你们两个不太对付,你作为师兄最好忍让一些,”

“我觉得师父你一辈子都是聪明人,但偶尔也会干几件糊涂事,”苍浩非常感慨的摇了摇头:“你总把东野不笑这个二B留在身边干什么,”

“他毕竟是你师弟,”庞劲东叹了一口气:“你还是要忍让一些,”

“好吧,”苍浩也叹了一口气:“他最好别惹我,否则一枪打死他,”

这个时候,颂猜回來了,告诉苍浩和庞劲东:“时间不早了,给你们安排了两处房间,今天晚上就住在总理府吧,”

苍浩和庞劲东先后离开了,苍浩去了自己的房间,洗了一个澡就直接睡觉,等到张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清晨,

T国总理府这里的规矩不算严格,苍浩起床之后,到处闲逛了一圈,很快的,身上被汗水湿透了,

今天的曼谷格外闷热,苍浩也沒什么游兴,就去了昨天的花园,

在凉亭里有两个人,一个是庞劲东,另一个苍浩乍看沒认出來,

这个人穿着一身白西装,也不嫌热,竟然连脚上的皮鞋都是白色的,这幅样子就像九十年代港产片里的大亨,

他还戴着一副硕大的蛤蟆镜,翘着二郎腿,正跟庞劲东说着什么,

苍浩仔细看了一眼才认出來,这不正是自己的那个二B师弟,

东野不笑的举止做派,时刻给人这样一种感觉“大家都让开,我要开始装B了”,

他也看到了苍浩,轻哼了一声,傲慢的点了一下头:“师兄起床挺晚吗,”

苍浩权当沒听见东野不笑的话,坐到庞劲东的对面,问了一句:“今天什么安排,”

庞劲东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一次來曼谷,本來是为了蓝宝石矿,看來要无功而返了……”

庞劲东正说着话,一个喜洋洋的声音传了过來:“早啊,原來大家都在啊,起床都很早嘛,”

來人是冈本耕造,这货显得非常得意,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成功阻止了蓝宝石矿的开发,亦或是又是因为苍浩和庞劲东明明恨透自己却又无可奈何,

东野不笑看着冈本耕造,懒洋洋的问了一句:“这老煞笔是谁啊,”

冈本耕造怔了一下:“你又是谁,”

“我叫东野不笑,”二B师弟懒洋洋的回答:“庞劲东的高徒,别跟我说你不知道庞劲东是谁,那你可就OUT了,”

“我当然知道庞劲东是谁,” 冈本耕造对东野不笑的态度不以为意,坐了下來,笑呵呵的道:“我也知道庞劲东有个徒弟叫苍浩,但还是第一次听说东野不笑这个名字,”

“苍浩算什么,”东野不笑高高昂起头,用鼻孔眼看着冈本耕造:“我,东野不笑,才是一代兵王,”

这话说的很搞笑,成为“兵王”首先要是一个军人,东野不笑根本就是个公子哥,这辈子沒当过一天的兵,

冈本耕造也懒得较真,脸上依然挂着笑容:“幸会,幸会,”

“你应该就是那个东瀛老鬼子吧,”东野不笑非常不屑的哼了一声:“731的战犯,专门做人体实验,研究出了超级黑死病,对不对,”

“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冈本耕造一摊双手,非常无奈的道:“我知道,在座三个人对我都有成见,但我保证真的不是你们想象那样,今天的我只是一个商人,沒有从事任何违法活动,否则我也不会捐助这么多疫苗,”

苍浩问了一句:“那么你为什么不允许开发北大年矿藏,”

“我真担心当地会发生骚乱,” 冈本耕造的语气更加无奈:“等到捐助结束之后,你们愿意在北大年怎么搞,就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与我无关了,”

冈本耕造话音刚落,差瓦立走了过來:“诸位聊得挺热络吗,”

“早晨好,总理阁下,” 冈本耕造跟差瓦立打了一个招呼:“今天我刚好沒事,有什么安排吗,”

“当然有安排,”差瓦立告诉冈本耕造:“在广场有一个新闻发布会,本国和国外很多媒体都到场了,我要发布一个声明,表明内阁有决心和能力控制当前的疫情,然后,希望冈本先生也上台说几句话,同时也接受本国人民对您本人和长州制药的谢意,”

冈本耕造略有点得意地点了点头:“好,”

差瓦立对苍浩和庞劲东提出:“你们也一起來吧,”

庞劲东轻哼一声:“我们有必要去吗,”

“这个吗……”差瓦立表情有些为难:“毕竟你们也是贵客,”

苍浩笑着道:“我看还是一起去吧,就算看看热闹也好,”

冈本耕造急忙对苍浩和庞劲东道:“我也诚挚的希望你们两个能出席,”

苍浩依然保持着笑容:“让我们看着你如何被感谢,”

“不止如此,”冈本耕造一字一顿的道:“更重要的是你们要保护我,”

苍浩的嘴角抽搐了几下:“保护……你,

“在西哈努克市的袭击,让我非常担心,可我只是一个商人,沒有能力保护自己,那么就只有仰仗你们师徒了,”叹了一口气,冈本耕造很诚恳的道:“我对你们衷心的表示感谢,”

苍浩的语气变得冰冷起來:“你认为我们会答应吗,”

“你们必须答应,” 冈本耕造再次提醒:“别忘了你们国家也有数百万感染者,”

东野不笑看着冈本耕造,有点不满的道:“我发现你特么有点得了便宜卖乖,”

苍浩觉得自己的师弟还沒有完全蠢透,至少这句话是说对了,

冈本耕造明知道自己不能把他怎么样,进而要求自己对他提供保护,这已经有点挑衅的意味了,

偏偏的,苍浩对此还无可奈何:“如果你的仇家实在太多,我也沒办法,”

“不会的,”冈本耕造说到这里,突然压低了声音:“除了你们,沒有人想杀我,”

“你刚才不是提到西哈努克市的袭击了吗,”苍浩也压低了声音:“那帮人好像就是冲着你去的,”

冈本耕造一时说不出來话:“这……”

“那帮人跟我可沒关系,你要是死在那帮人的手里,同样跟我无关,”

冈本耕造试探着问了一句:“你知道那些是什么人吗,”

“不知道,”

“不,你应该知道,” 冈本耕造很认真的道:“你当时追了出去,用了很久才回來,说明跟那些武装分子有正面接触,以你的聪明才智,不难推断出他们的真实身份,不是吗,”

“就算我知道又怎么样,”苍浩嘿嘿一笑:“我偏不告诉你,”

“你为什么不说,”

“我为什么要说,”苍浩略有点得意的道:“虽然你表面上云淡风轻,实际上心里非常紧张,西哈努克市的那一场战斗吓破了你的胆,你根本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要杀你,那么从现在开始,你要时刻把心提到嗓子眼,因为那些人随时可能再杀回來,至于我吗,或许会保护你,或许又会装作看不到,沒办法,我这人太善变了,”

沒等冈本耕造开口,差瓦立说了一句:“我们有足够的安保措施,可以保证冈本先生的安全,尽管放心,”

冈本耕造轻松地点了点头:“谢谢,”

苍浩与冈本耕造的对话充满了火药味,但差瓦立装作沒听出來:“等到新闻发布会后,我带大家去四面佛参观,來我们T国,怎么能不拜佛呢,大家以为如何,”

所有人都点头同意了,差瓦立笑着提出:“那么我们先吃早饭吧,”

总理府的早餐是西式的,差瓦立大概顾虑到原來的客人可能不习惯T国风味,所以沒准备本地菜,

等到早餐结束,所有人分成三辆车,前往广场,

差瓦立在打头的一辆,冈本耕造在中间的一辆,苍浩师徒四人则在最后的一辆,

在路上的时候,庞劲东问了一苍浩一句:“你觉得我们真的有必要去吗,”

“当然了,”苍浩理所当然的道:“看看这个老鬼子如何装B也是好的,”

东野不笑非常不满的提出:“师父,有事情为什么不跟我商量,要跟苍浩商量,”

“因为他是你师兄,”庞劲东很认真地告诉东野不笑:“你需要跟你师兄学习的地方还很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