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只有游山玩水了/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咳嗽两声,冈本耕造接着说道:“今天的世界被称为地球村,借助于发达的通讯技术和各种交通工具,各个国家、地区和民族的人们被如此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因此爆发在东南亚的瘟疫也就成了全人类共同的威胁,这也是我们长州制药捐助疫苗的原因,我们也希望能够通过此举,加强东瀛与T国,乃至东南亚所有国家的传统友好合作关系,让我们在未來的日子里并肩携手,共同开创亚太地区繁荣的新纪元……”

这一番话,在现场再度引发热烈的掌声,每个人都是怀着诚挚的喜悦在那鼓掌,

两个漂亮的女孩走上台,给冈本耕造戴上了漂亮的花环,然后双手合十微微鞠躬,

冈本耕造有样学样,也双手合十,鞠躬还礼,

一时间,现场的气氛达到最高|潮,甚至不少人已经热泪盈眶,

冈本耕造还真就像个慈善家,再加上他面容本來就很和善,具有相当的欺骗性,

东野不笑看了看周围,冷笑着道:“我真特么同情这帮人,”

苍浩通常不理会东野不笑说些什么,倒是庞劲东问了一句:“此话怎讲,”

“他们显然是被超级黑死病吓坏了,”东野不笑非常不屑的道:“但他们沒想到,散播超级黑死病的就是冈本耕造本人,这会儿不但无从知道真相,反而把冈本耕造当成了大救星,”

庞劲东又问了一句:“那么你对这种事儿怎么看,”

“我只能说多数人是愚昧的,公众经常会被蒙蔽,”顿了一下,东野不笑接着说道:“还有就是,如果你想成为公众的大救星,这也很简单,先是让他们感到恐惧,然后再站出來消除恐惧,他们就会跪下來给你舔菊,我算是看出來了,其实所有的大救星都是大骗子,区别只是演技不同而已,有些人玩砸了身败名裂,有些人玩得好死后还能受香火,”

苍浩笑着说了一句:“别说,这个二B有时还能说出几句真理,”

东野不笑火冒三丈:“你特么才是二B呢,”

“你们两个都少说两句,”庞劲东有点不耐烦的道:“从国内吵到国外,现在可是在T国,难道你们要让人家全都看笑话,”

苍浩和东野不笑互相白了一眼,都不出声了,

很快的,活动就结束了,

颂猜离开了一会儿,不知道去忙什么了,

等到他回來后,带着苍浩等人回到车子这里,低声说了一句:“我准备了四支冲锋枪,就放在后备箱里,”

苍浩点点头:“谢谢,”

“但如果沒必要,千万别拿出來,”颂猜不太放心的叮嘱苍浩:“毕竟你们是跟我们内阁总理在一起,”

“我明白你的意思,”苍浩又点了点头:“如果你们对我们不是绝对放心,根本就不会给我们准备武器,”

“当然了,”颂猜叹了一口气,张望了一下周围,随口说了一句:“皇家军队还是很给面子的吗,”

苍浩沒听明白:“什么意思,”

“这次活动是内阁组织的,请來的都是各行各业的代表,目的是给大家树立信心,”顿了一下,颂猜接着道:“本來我们沒通知皇家军队,沒想到他们还是派人过來保护了,”

苍浩若有所思的问了一句:“也就是说现场这些军人不是你们调來的,”

“当然不是了,”颂猜根本沒把这件事往心里去,看了一下时间,说道:“我们去拜佛吧,然后一起吃午饭,”

T国有着浓厚的佛教传统,每一个T国公民都出家一段时间,是为“佛役”,

至于佛役的长短,就依各人而不同了,短则几个月,长则可能几十年,

所以,有远道而來的客人,他们招待去拜佛也是很正常的,

东野不笑非常无奈的道:“反正无事可做,也只有游山玩水了,”

苍浩却沒这么轻松,看了庞劲东一眼:“师父你怎么看,”

庞劲东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我觉得要出事,”

东野不笑完全不明白:“你们说什么呢,出什么事,”

“沒什么,”苍浩破天荒的拍了拍东野不笑的肩膀,竟然显得很亲热:“先上车吧,不管出什么事,既來之,则安之,”

四个人乘坐的是一辆轿车,庞劲东坐在副驾驶位子上,万鹏坐在后排正中,苍浩和东野不笑则坐在万鹏左右,略有些拥挤,

车子开动起來之后,很快加速,离开了会场,

苍浩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除了自己这边的人和差瓦立、冈本耕造分别乘坐的三辆车之外,整个车队还有两辆车,

打头的是一辆警车,负责开路,

车队后方是一辆轻型装甲车,上面是全副武装的特警,看來是负责保护差瓦立的,

很快的,车队來到了四面佛坛,这里是曼谷最著名的景点,所有游客來曼谷游玩都要到这里,

每年的十一月九日是四面佛生日,更有无数名人明星云集于此,

不只是T国本国,远至港澳台,乃至整个东南亚,都有大批信徒前來礼佛,

苍浩看着正不断接近的佛坛,简单介绍起來:“你们知道吗,四面佛名为佛,其实并不是佛,而是神,”

“佛和神有什么区别,”东野不笑根本不明白:“佛不就是神吗,”

“错了,”庞劲东摇了摇头:“佛,全称是佛陀耶,是从梵语音译过來的,如果意译应为‘觉者’,也就是觉悟了的人,获得了无上证正等觉,并沒有神的意思,”

“对,”苍浩很有耐心的给二B师弟科普起來:“原始佛教刚诞生的时候,为了从婆罗门教那里争取信徒,也就继承了婆罗门教的一些神祗,主要就是三大主神梵天、毗湿奴和湿婆,只不过在自己的系统中赋予了这些神不不一样的地位,如今的佛教共有三大流派,我们华夏主要信奉汉传佛教,东南亚这边则属于南传佛教,也就是上座部,这两个派别不太一样,汉传只认佛,不承认有神,甚至宣称佛教是无神论者,但汉传佛教很大程度上是被我们华夏人给改造了,上座部不一样,他们具备原始佛教的一些特点,所谓四面佛,其实就是婆罗门教的梵天,是创造天地之神,是众生之父,”

东野不笑终于明白了:“也就是说这尊神在咱们华夏是沒有的,”

“对,”庞劲东又告诉东野不笑:“不过,有与沒有,其实都不重要,因为华夏的佛徒來T国,照样参拜这里的四面佛,毕竟佛教还是很宽容的,沒有激烈的宗派矛盾,”

苍浩跟着说了一句:“如果有谁要在这里动手,也算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了,”

“沒错,”庞劲东叹了一口气:“不过,我也觉得这里还真就很适合动手,礼佛的时候任何人都会心无旁骛,哪里会想到被人袭击呢,”

东野不笑以为苍浩和庞劲东真的只是在谈论四面佛,此时又有些不懂了:“什么袭击,”

庞劲东很简单的回答:“军方可能要干掉差瓦立,”

“什么,”东野不笑吓了一大跳:“为什么这么说,”

“会场外面那些军人就是给差瓦立准备的,”苍浩头一次很有耐心,给东野不笑解释起來:“我要是沒说错,那些军人现在可能在后面跟着,准备在佛坛动手,”

东野不笑又问:“为什么军方要杀差瓦立,”

东野不笑不了解T国的国情,庞劲东只好临时科普起來:“内阁和军方之间一直都有矛盾,历史上,内阁无法控制军队,有好几次,内阁是被军方政变推翻的,差瓦立也差一点落到这样的下场,但因为差瓦立挖出了军方的腐败窝案,进而获得了国王的支持,搞得军方内部大换血,所以暂时占据了上风,”

苍浩接过话題接着说道:“也正因为腐败窝案,军方必然恨透了差瓦立,其实我们早就应该料到,军方必然要对差瓦立痛下下手,”

东野不笑提出:“那咱们是不是应该提个醒,”

“有用吗,”庞劲东笑呵呵的道:“差瓦立沒有军权,如果军方决定干掉他,他也只有束手就擒,”

东野不笑很不服气:“难道就让差瓦立等死,”

“当然不,”苍浩摇了摇头:“这不是还有咱们呢吗,”

东野不笑傻傻的问了一句:“咱们是不是准备一下,”

“沒什么需要准备的,”庞劲东敲了敲车窗,满意的道:“还不错,是防弹车,可以当做掩体,”

说着话的功夫,车队已经停在了四面佛坛,

这里的面积不大,十几分钟就能逛完,环境倒是清幽得很,

由于旅游业萧条,佛坛根本沒有游客,所以也不需要临时清场,直接下车就行了,

隔着车窗,苍浩已经看见了金灿灿的佛身,突然,一声轰然巨响,车队前方的那辆警车爆炸了,

苍浩丝毫沒有感到惊讶:“果然开始了,”

然而,接下來的一幕,却出乎苍浩意料之外,

一队武装分子从佛坛后的树林钻了出來,却不是皇家军队,而是打扮得跟特警完全一样,

也可以说是跟西哈努克市的那帮武装分子完全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