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全是特警队/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些武装分子有十二个人,分成两个编队,呈扇形向车队压了过來,

他们弓着腰,把枪托抵在肩膀上,小步快跑,一边接近,一边不断地短点射,

随着“哒哒”声,子弹不断射來,在三辆车上形成一个个白点,

这三辆轿车确实都是防弹车,子弹就算射在车窗上,也只是留下一个个蜘蛛网样的碎痕,但沒有完全击穿,

看不到前面两辆轿车里的情况,只能听到周围有人惊恐的喊叫什么,应该是这里的僧人,

给苍浩开车的司机同样吓坏了,乌拉哇啦的在那不知喊些什么,

苍浩冲着司机的后脑勺來了一拳,司机一翻白眼,趴在方向盘上昏了过去,

车子里总算暂时安静了,可外面的枪声更激烈了,

“妈的,”苍浩摇了摇头:“该死的赤军,”

车队后面的那辆装甲车上,立即冲下來几名特警,向赤军那边还击,

然而,赤军有两个人携带火箭筒,其中一个马上对准了装甲车,

随着“噗”的一声闷响,一枚火箭弹拖着尾烟,准确命中了装甲车,爆发出轰然巨响,

整辆装甲车被平地炸起三米多高,随后重重摔在地上地上,转眼报废,

几个下了车的特警被爆炸的冲击波撕碎,另外几个则立即冲向旁边的花坛,躲在了后面继续开火,

“咱们该怎么办,”东野不笑急急地道:“枪在后备箱呢,”

苍浩嘿嘿一笑:“要不你下车去把枪取出來,”

“怎么不是你去,”东野不笑愤怒的道:“老子才不想被打成马蜂窝,”

“要是我把枪取出來了,你怎么办,”

“我……我就承认你是我师兄,”

“我本來也是你师兄,”苍浩又是嘿嘿一笑:“你只需要站在市中心,高呼三声你是煞笔,怎么样,”

东野不笑直接答应了:“沒问題,”

庞劲东对这两个徒弟有点不满:“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在这斗嘴,”

苍浩冲着万鹏使了一个眼色,万鹏马上半弓着腰,从车座上坐起來,

苍浩在作为上摩挲了几下,找到了一个拉环,拉了一下,后排座就放倒了,

万鹏也不用苍浩吩咐,随后抬起腿來,冲着后面狠踹了几脚,

紧接着,让东野不笑目瞪口呆的一幕发生了,万鹏竟然在车上踹出了一个窟窿,直接就打通了后备箱,

苍浩把手伸进后备箱摸索了几下,很快找到了四支冲锋枪和弹夹,分发给了众人,

东野不笑傻眼了:“这是怎么回事……”

“大多数车子的后排座,跟后备箱其实是连通的,难道你不知道,”苍浩笑呵呵的道:“如果有一天下了大雨,城市里又能看海,你在道路中间被水困住了,记住可以从后备厢逃生,”

东野不笑非常尴尬:“我……真是第一次听说,”

“因为你是煞笔,”

东野不笑火冒三丈:“你才是,”

“别忘了刚才咱俩打的赌,”苍浩笑呵呵的提醒道:“等到战斗结束,我给你找个好点的地方,让你高呼自己是煞笔,”

庞劲东懒得理会两个徒弟,打开车门下了车, 用车门作掩护,直接就是一个短点射,

已经冲到冈本耕造轿车前的一个赤军,直接被庞劲东射翻在地,

紧接着,苍浩带着万鹏也下车了,东野不笑同样用车门作掩护开始射击,

一时间,这边火力加强,正在冲锋的赤军丢下三具尸体,开始向后面撤去,

苍浩和万鹏分工合作,万鹏给苍浩提供火力支援,苍浩则专门对付火箭筒手,

一个弹夹打空,两个火箭筒手全部被苍浩射死,

趁着赤军那边火力减弱,苍浩弓着腰跑到冈本耕造的车前,打开车门把司机拽了下去,

冈本耕造坐在后排,忙不迭的道:“保护我,苍浩,麻烦你,一定保护我,”

苍浩不理会冈本耕造,连车门都不关,直接开着车子挡在了差瓦立的那辆车前,

这样一來,差瓦立就多了一层防护,但冈本耕造就倒霉了,因为密集的子弹全都落在了这辆车上,冈本耕造担心车窗随时都可能会被射穿,

苍浩下了车,弓着腰來到差瓦立车前,敲了敲车窗,

差瓦立双手抱头,趴在后排车座上,

颂猜从副驾驶位上下來了:“对方是什么人,”

“对方可能是冲着冈本耕造來的,”苍浩沒有正面回答,只是吩咐:“马上呼叫增援,”

“已经呼叫了,”颂猜毫不犹豫地说道:“附近的特警队正在赶过來,”

场面一时间僵持住了,在残存几个特警的配合下,苍浩这一边稳定了局面,但也无力对赤军发动进攻,

赤军则是保持交火,也不再冲上來,只是把火力集中对准冈本耕造的车子,

子弹射在车身上的“咚咚”声不断响起,冈本耕造就像身上长了几千只虱子,不住的上蹿下跳,

他想从车上下來,却又担心被子弹射中,只好眼巴巴的看着苍浩,希望苍浩能帮帮自己,

苍浩根本不理会冈本耕造,只是一心保护差瓦立,

毕竟,差瓦立是朋友,冈本耕造可不是,

很快的,一阵警笛声传來,好几辆警车开了过來,十几名特警从车上下來,开始向赤军冲锋,

T国特警的作战还是很勇敢的,一边弓腰缓步前进,一边保持射击,

他们很快丢下几具尸体,却对赤军形成扇形包围,后续增援很快就赶到,这样一來,在人数和火力上就对赤军形成了压倒性优势,

然而,赤军就在等着这一刻,周围突然爆发出“板载”的一声怒吼,树丛里钻出了更多的赤军,反过來把特警队给包围了,

下一秒钟,一阵密集的弹雨从四面八方席卷而來,几个特警惨叫着倒在了地上,

结果,特警队从进攻被迫转为撤退,他们伸手抓住受伤同伴的肩膀,一边往后拖,一边还击,

可也就是在撤退的过程中,又有两个特警被击中,

这些特警身上穿着防弹衣,但只能防护手枪子弹,对赤军的AK47沒有招架之力,

马上的,先前退下去的那些赤军发起了反冲锋,高呼着口号,还沒等T国特警反应过來,直接冲进了T国特警队当中,

冲在最前面的赤军,苍浩通过体型和动作认了出來,正是在西哈努克市袭击冈本耕造的那个人,

这个人应该是首领,作战格外勇猛,冲到近前之后甚至不屑用枪,直接抽出匕首刺进距离最近的一个特警的咽喉,

紧接着,他从这个特警的身上抽出手枪,直接给另一个特警爆头,

场面大乱,搞得苍浩头疼无比,因为赤军的穿着打扮跟T国特警队实在太像了,

各个国家的军队服装各有特色,可不知道为什么,几乎全世界的特警队却全都打扮成这个样子,

区别只有一点,T国特警队战术背心的后面有英文“POLICE”,赤军则什么都沒有,

在苍浩这个角度上,根本分辨不出來双方,

万鹏停止射击,无奈的看向苍浩:“怎么办,”

苍浩招了招手:“靠拢过來,”

庞劲东和万鹏明白苍浩的意思,马上來到了冈本耕造的车子这里,准备保护差瓦立,

冈本耕造却以为救星到了,打开车门就准备下车:“谢谢你们……”

“给我老实呆着,”苍浩一把把冈本耕造推回车里,随后用力关上了车门,

也就在这个时候,赤军已经突破了特警队,向冈本耕造这边冲过來,

苍浩和庞劲东、万鹏、颂猜的四支枪几乎同时作响,最前面的三个赤军直接被射倒在地,

苍浩飞快换了一个弹夹,同时张望了一眼,却发现东野不笑不见了:“那个二B在哪,”

庞劲东知道苍浩所谓的“二B”是谁:“东野不笑这小子搞什么鬼,”

马上的,东野不笑就出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绕到了那些赤军的身后,直接悄无声息的用匕首解决了一个,

“这小子总算干了点人事,”苍浩冲着最前面的一个赤军开火,子弹在赤军胸口上炸出一朵朵血花,然而,苍浩也沒有子弹了,

颂猜根本沒料到真的会爆发战斗,所以沒有准备太多的弹夹,

沒有了子弹的枪还不如废铁,苍浩把枪扔到一旁,箭步冲向了赤军,

两个赤军马上调转枪口,要对苍浩开火,然而却立即被万鹏和庞劲东击毙,

苍浩弓下腰,捡起了两支赤军掉落的AK47,把一支扔给了庞劲东,自己举起另外一支直接开火,

一个赤军正向苍浩冲过來,结果胸口和腹部撞在了子弹上,瞬间被轰烂,

为首的那个赤军冲了过來,举枪就要开火,苍浩正要扣动扳机却发现子弹又打光了,

苍浩侧身躲过对方的火力,随后一脚踢在对方持枪的手腕上,对方手腕一抖,把枪掉落下來,

苍浩一枪托挥起,砸在对方的面门上,对方的身体摇晃了几下,动作也慢了下來,

苍浩又是一脚,射在对方的胸口上,对方踉跄着后退了几步,

然而,对方手一抖,亮出一把匕首,直接冲着苍浩咽喉刺了过來,

苍浩正要追上去,躲闪不及,被匕首锋刃擦过脖颈,感到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