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被困内阁府/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师徒两个人正说着话,东野不笑 突然喊了一声:“他们來了,”

东野不笑话音刚落,随着“嗖嗖”两声,两枚火箭助推榴弹拖着长长的尾烟射过來,正中总理府前厅,

随着“轰轰”两声巨响,前厅垮塌下來一半,

紧接着,随着几声泰语口令,两辆装甲车从街道两侧开了过來,

总理府是一座临街建筑,后方是一座湖泊,前方的街道不太宽,两头都有十字路口,

大概因为T国是小国,各种建筑占地面积也都不大,总理府沒有独立的前院,直接通过建筑前门进入,

在总理府主体建筑和那座湖之间,倒是有一个风景不错的后院,差瓦立经常在这里招待客人,包括苍浩和庞劲东,

军方赶到之后,先占据十字路口修筑街垒,然后才发动了进攻,可见军方倒也沒小觑总理府卫队,

两辆装甲车接近的同时,总理府卫队的反击开始了,两发火箭弹向两辆装甲车射过去,

左侧的装甲车直接被摧毁,射向右侧装甲车的火箭弹却偏了,总理府卫队马上补射了两发,

然而,一发还是射偏了,在街边的草丛里爆炸,

另一发倒是命中了装甲车,可是一枚哑弹,装甲车沒受任何影响,反而加速前进,

总理府卫队的火箭筒手在楼顶天台上,装甲车立即锁定了位置,车顶上的重机枪开火了,

随着,“哒哒”的枪声,一道火流缓缓扫过,舔舐着总理府上方的天台,

两个火箭筒手直接被懒腰扫断,残肢断体混合着内脏,从天台上摔落下來,正好撒在了总理府下方的卫队身上,

这些卫队虽然精干,毕竟沒有经历过太多实战,哪里见过如此残忍的场面,结果被这个场面刺激到了,一时间大乱,

就在卫队陷入胡乱的同时,那辆装甲车加速了,直冲着总理府正门冲过來,

“掩护我,”苍浩说着,站起來,弓着腰迅速向着右侧那辆装甲车冲了过去,

左侧那辆装甲车虽然被摧毁,后面却跟着很多步兵,迅速形成散兵线,向总理府包抄上來,

庞劲东、万鹏和东野不笑立即向左侧射击,每个人都是三发子弹一个短点射,为了节省弹药,绝不连射,

三个人配合默契,火力不间断,冲在最前面的三个皇家军队直接扑街了,其他人四散开來躲进周围的障碍物后面,

与此同时,苍浩已经冲到装甲车前,苍浩动作敏捷且注意隐蔽,结果不管装甲车驾驶员还是车顶的机枪手,都沒有注意到苍浩,

苍浩先是瞄准了机枪手,一个短点射爆头,接着又把枪口塞进驾驶员的观察口,又是一个短点射,

驾驶员被的胸膛被射烂,还沒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一命呜呼了,

苍浩顺着装甲车外面的凸起物,直接攀上装甲车的车顶,然后冲着下面又是一阵射击,

装甲车里面还有几个士兵,全部被苍浩击毙,

这辆装甲车后面同样跟着步兵,这些步兵刚发现苍浩袭击装甲车,还沒等开火,苍浩已经从机枪手位置钻进了装甲车里,

苍浩会开装甲车,先是停了下來,然后攀回到机枪手的位置上,操纵重机枪对准后面的步兵开火了,

这些步兵紧紧跟在装甲车的后面,成了最好的射击目标,

一时间,装甲车后方血肉横飞,重机枪威力巨大的子弹撕裂了一个个步兵的身体,把鲜血和内脏抛洒得到处都是,

苍浩动作之快,还沒等这些步兵寻找掩蔽物,就已经全部被报销了,

随后,苍浩调转枪口,对准另外一辆装甲车带來的步兵射击,

虽然这些步兵都已经找到掩蔽物,但无外乎都是花坛和车辆,全都无法阻挡重机枪子弹,

重机枪不断吐出弹壳,随之相伴的是,建筑材料的残渣、街边植被的残枝败叶和断裂的人体四散迸溅,就像在平静的湖面不断扔进去石子,

在苍浩的疯狂射击之下,这一队步兵很快也被歼灭了,

残存的一个躲在树后,刚想要溜走,苍浩送过去了一个短点射,

树径本來就很细,重机枪子弹射断树干之后,有撕裂了这个皇家军队的身体,

第一轮交手,皇家军队全军覆灭,血狮雇佣兵稳稳占据了上风,

东野不笑颇有些不屑:“沒什么大不了的,要是让我上,时间更短,”

万鹏有些不满:“那你怎么不上,光打嘴炮算什么本事,”

“这不是被苍浩抢先了吗,”东野不笑轻哼了一声:“不管怎么说,有装甲车可以用了……”

东野不笑的这句话还真说对了,苍浩把装甲车开了回來,横在总理府门前,

这样一來,就算皇家军队动用重火力,暂时也能抵挡一阵,

等到苍浩回來,庞劲东拍了拍苍浩的肩膀:“好样的,不愧是我的徒弟,”

苍浩却是挠了挠头:“我怎么好像忘了什么事……”

“你忘了什么,”庞劲东一愣:“别着急,好好想想,”

“我想想……”苍浩猛然想起:“对了,冈本耕造去哪了,”

自从回了总理府,就沒有人看见过冈本耕造,也沒有人关心冈本耕造在哪,

庞劲东马上想起:“他还被关在后备箱呢,”

总理府后面有车库,总理一般都是在前门下车之后,车子开到后面停起來,颂猜让那两辆警车也都开了进去,

见皇家军队暂时不会再发动进攻,苍浩迅速赶去了车库,

果不其然,刚一进车库,就听到有人用力的敲打着什么,还用东瀛语不停的嚷嚷着,

庞劲东叹了一口气:“把他放出來吧,暂时他还不能死,”

苍浩直接砸坏了后备箱的锁,掀开后备箱之后,一把把冈本耕造拉了出來,

冈本耕造就像刚掉进了水里,浑身上下已经湿透了,全都是汗水,

车厢里闷热无比,冈本耕造吃了苦头,刚看到苍浩就恨恨不已的嚷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沒有权利把我关起來,”

“我刚刚救了你一命,”苍浩淡淡的道:“听到刚才的爆炸声和枪声了吗,现在外面正在爆发战斗,一不小心流弹就能要了你的命,”

冈本耕造听到这话,吓得面如白纸,连连后退了好几步,那样子就像是准备躲回到警车的后备箱:“为什么会这样……这是政变……”

“对,就是政变,”苍浩耸耸肩膀:“现在只有我才能保护你,所以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听话,”

留下这句话,苍浩再不理会冈本耕造,转身回到了总理府前方,

庞劲东追上來,低声问了一句:“你不觉得这老鬼子有点怪吗,”

“是有点怪,”苍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起來他非常胆小,但这不应该啊,说起來,他也是军人,经历过第二次世界大战,怎么可能被这种小小的战斗吓到,”

“说的就是这个,”庞劲东冷冷一笑:“再说了,他都活了一百多岁了,什么人和事沒见过,不应该这么胆小,”

“我觉得他应该是故意示弱,”苍浩嘿嘿一笑:“让我们真的以为他很胆小,就会对他放松警惕,”

“还有一点很奇怪……”顿了一下,庞劲东提醒道:“极右翼组织拥有很庞大的资源,冈本耕造活了这么多年,肯定也积累了不少资源,但从开始到现在只见他自己在那蹦跶,难道这帮鬼子就这点本事,”

苍浩很赞同庞劲东的分析:“宋双上校给了他许多钱,找几个雇佣兵还是不成问題的,这老鬼子肯定是不想过早的亮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