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红衫和黄衫/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也就是黄衫军刚一撤走,大批皇家军队立即赶到广场,包围了红衫军,

皇家军队通过扩音器喊话,要求红衫军在十分钟之内撤离现场,否则后果自负,

军方的这种行为反而助涨了红衫军的勇气,他们不但沒有撤走,口号声音更加响亮,

经过颂猜好一顿解释,东野不笑总算才搞清楚情况:“也就是说,红衫军是支持差瓦立的,红衫军是反对差瓦立的……他们到底因为什么支持,又因为什么反对,”

“他们可能自己都搞不清楚,”庞劲东摇了摇头:“群体情绪就是这样,很容易盲从,也很容易被鼓动,不过,至少就这件事情而言,显然红衫军的态度沒问題,站的立场也是对的,支持差瓦立就是支持民选内阁,如果军方仍然可以肆意干涉国内政治,那么整个国家仍然会继续动荡不安,”

苍浩补充了一句:“如果皇家军队干涉国内政治越來越顺手,那么遇到外部威胁的时候也将越來越无能,”顿了一下,苍浩接着说道:“一支军队,到底对内还是对外,这两件事是此消彼长的,善于外战的必然不善内战,精于内战的必然打不了外战,这是钢铁一般的历史规律,”

这个时候,庞劲东提醒了一句:“我觉得你应该跟地狱伞兵联系一下了,”

“说得对,”苍浩走到一旁,正准备给帕里诺上尉打去电话,手机却先一步响了起來,

苍浩很无奈的接了起來:“哪位,”

“你好,苍先生,”奥多.罗斯柴尔德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方便聊几句吗,”

“有什么事吗,”

“你现在应该是在曼谷吧,” 罗斯柴尔德说话的语气比较谨慎:“我看了新闻,皇家军队再次发动政变,试图进攻总理府被挫败……我要是沒说错,差瓦立沒被军方干掉,一定有你的功劳,”

苍浩嘿嘿一笑:“你给我打电话应该不是关心T国局势吧,”

“沒错,我更感兴趣的是……” 罗斯柴尔德拖着长音,缓缓说道:“冈本耕造竟然出现了,我的祖父向你提过这个人之后,我并不觉得有什么机会能遇到他,沒想到他自己竟然主动出现了,只是,如今的这位‘冈本耕造’是长州制药的董事长,他给自己伪造了完全不同的人生经历,跟731的那个战犯除了名字相同,再沒有任何一样的地方,”

“你应该知道,超级黑死病就是冈本耕造的技术,所以现在也只有他才能生产疫苗,”

“而且他向东南亚所有国家免费提供疫苗,这一手玩得实在太高明了……”摇了摇头,罗斯柴尔德若有所思的说道:“二战结束以后,东瀛花了很大力气在东南亚经营,结果就是东南亚的外交态度普遍亲日,这一次冈本耕造施大恩于东南亚,可以预见,东南亚未來外交将会全面倒向东瀛,”

罗斯柴尔德这一番话证明,他不只是一个金融精英,对政治同样了解,

一个非常让人尴尬的现状是,虽然东瀛在历史上侵略国东南亚,但东南亚并不憎恨东瀛,反而集体排斥华夏,

说起來,东瀛确实是付出了不少,到处给东南亚人修路架桥,

但华夏这些年來在东南亚同样沒少撒银子,各种物资援助、各种低息贷款、各种基建项目支持,慷慨到不行不行的,

例如说,04年印尼海啸,华夏连物资带现金总共掏了十个亿出來,而就在几年前,印尼大肆排华,屠杀华人的凶手一直逍遥法外,

更为搞笑的是,几年后华夏自己遇到特大地震,印尼红十字会只给了一万美元的捐款,政府掏了四十万多万美元,跟华夏的付出完全不成正比,

这种现状有主客观两种因素:

客观因素是,对东南亚來说,华夏国家太大、人口太多,这些年來经济又蒸蒸日上,综合国家不断增强,更重要的是,东南亚地区有太多的华人华侨,而华人华侨聪明勤劳,几乎掌控了当地的工商业和金融业,如果华人华侨跟母国遥相呼应,对东南亚各国必然构成巨大影响,再加上,华夏与周边许多国家有领土领海纠纷,使得华夏往往成为东南亚最现实的威胁,

至于主观因素,则是脑残主导了这些年來的华夏外交,以至于花了这么多钱出去却沒有交到朋友,

东瀛很清楚这些现状,巧妙游走于该地区,给自己积累了丰厚的政治资源,

此时,冈本耕造就在不远处,苍浩偷偷瞥了一眼冈本耕造,倒沒觉得这个老鬼子有多么可恶,而是国内有些人蠢的令人发指,

苍浩叹了一口气:“我给你打电话不会就是想讨论国际关系吧,”

“这些跟我们沒有直接关系,”罗斯柴尔德摇了摇头:“我要是沒说错,你现在就跟冈本耕造在一起,我很感兴趣你在他身上有沒有什么发现,”

“我知道你想要什么,”苍浩冷冷一笑:“你的祖父雅各布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很想知道冈本耕造到底怎么活了这么长时间,这种技术可以用來帮助他延长生命,”

“或许人老了之后,对死亡就有一种本能的恐惧,” 罗斯柴尔德这句话倒是沒直接表态,但事实上还是承认了苍浩的这个推测,

“你恐怕要失望了,他就算掌握这样的方法,也不会轻易拿出來,”

“想一想办法吗,” 罗斯柴尔德略有点尴尬的笑了笑:“别忘了我们是合作伙伴,如果我们可以获得足够多的利益,自然对你也是有好处的,”

“谢谢能这么说,”苍浩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希望你是发自肺腑这么说的,”

“当然是了,” 罗斯柴尔德顿了一下,接着又道:“另外,我需要提醒你一件事,冈本耕造很可能是拥有武装力量的,”

“这个我也猜到了,”苍浩说到这里,又瞥了一眼冈本耕造,似笑非笑的说道:“到目前为止,冈本耕造在我面前表现得一直很软弱,唯唯诺诺就像个胆小鬼,他越是这样示弱,越可能是在隐藏自己的真实实力,我对他不会掉以轻心的,”

苍浩话音刚落,东野不笑突然嚷嚷了一声:“开枪了,”

“我回头再跟你聊,”苍浩急忙挂断了电话,回到电视前,这个时候,局面又出现了新的变化,

本來,苍浩是要联络帕里诺上尉,搞清楚地狱伞兵到底怎么了,结果这个电话还是沒打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