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烂柿子理论/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军方限定的时间已经过去,红衫军却仍然沒有撤退,

皇家军队排成散兵线,呈半圆形把红衫军包围在正当中,然后开火了,

电视里传來一阵密集的枪声,可以看到很多人倒在了地上,军方倒是沒有追击,只是持续的开枪,

红衫军登时大乱,惊恐的喊叫着,向军队沒有包围的那个方向逃走,刚才的那股勇气瞬间蒸发,

无论如何,红衫军基本都是平民和学生,面对的却是全副武装的军队,不可能在枪声响起之后还不逃命,

关键是沒有人组织和疏导,结果红衫军拥挤在一起,很快就发生了踩踏事故,

一群群的人倒在了一起,更多人从他们身上踩过去,现场登时变得更加混乱,

皇家军队根本不需要追击,只要从容的射击就行了,

一时间,枪声更加激烈,现场被鲜血染红了,跟红衫军的衣服颜色混在一起,产生了更加强烈的视觉效果,

“他们竟然开枪,”差瓦立双手攥拳,面色苍白:“这些混蛋竟然敢开枪,”

颂猜同样气愤,声音有些发颤:“我们该怎么做,”

“马上跟各个群众组织联系……”差瓦立毫不犹豫的道:“鸾披纹敢命令军队开枪,说明他在军事独|裁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我们必须发动更大规模的抗议,让他能知道民众的呼声,”

这段对话是汉语普通话,所以东野不笑听懂了,他马上就说:“我觉得不妥当……”

苍浩用力拍了一下东野不笑的后背:“别出声,”

东野不笑怔住了,沒再说什么,而差瓦立当做沒听到东野不笑的话,马上带着颂猜去安排各方面事务了,

等到差瓦立和颂猜走远了,东野不笑立即不满的质问苍浩:“你为什么不让我说话,”

苍浩冷冷一笑:“你要说什么,”

“我要阻止差瓦立,”东野不笑理直气壮的道:“既然鸾披纹敢开枪,那就沒什么事不敢干,这个时候再搞更多的抗议等于是去送死,当下应该保存实力,不做无谓的牺牲,这才是正理,”

苍浩又是一声冷笑:“你以为差瓦立不明白这个道理,”

东野不笑愣住了:“如果他明白,为什么还这么做,”

“现在死的人还不够多,只有伤亡越惨重,越证明鸾披纹不是个东西,军方面对的舆论压力也就越大,”停顿了一下,苍浩接着说道:“T国这档子事,目前各国还沒表态,如果鸾披纹继续开枪,很显然,国际舆论会一面倒谴责鸾披纹,那么差瓦立就站稳道德高地了,就算差瓦立下台,鸾披纹也别想上台,”

“这……”东野不笑被这番理论惊呆了:“这帮政治家也太阴险了,就这样让无辜百姓去送死,”

“沒办法,这就是政治,”苍浩无奈的摇了摇头:“一个成功的政客,不会去考虑太多的道德因素,普通人的生命在政客看來仅只是筹码而已,”

东野不笑瞬间厌恶起了差瓦立:“就这混蛋你竟然还支持他,”

“政治本來就是这样,政客群体就是一堆烂柿子,而选举这种事就是从这堆烂柿子里面挑出几个不是特别烂的,”苦笑着摇了摇头,苍浩的语气更加无奈了:“差瓦立就是那个沒有烂透的柿子,”

“你师兄说得对,”庞劲东语重心长的拍了拍东野不笑的肩膀:“你还是有点嫩啊,现实世界的很多事情,需要慢慢习惯,”

“你们先聊,”苍浩转身离开,找了个角落,这一次,终于拨通了帕里诺上尉的电话,

铃声响了许久,帕里诺上尉才接起來,声音有些疲惫:“对不起,苍浩……”

苍浩听到“对不起”这三个字,心头猛然一沉:“出什么事了,”

“就在我们准备增援曼谷的时候,加勒比基地突然遭到武装分子的进攻……”喘了几口粗气,帕里诺上尉缓缓说道:“我们不知道这些武装分子是哪來的,他们应该是从附近的岛屿出发,乘坐快艇直接來到我们的岛屿,然后突然发起的进攻,”

“现在情况怎么样,”

“刚刚把他们全部击退,”摇了摇头,帕里诺上尉又道:“我们设置了对海和对空雷达,沿着海岸还有光电监视设备,他们刚出现在海平线上,就被我们发现了,也幸亏发现得及时,我们才能成功击退,他们人数太多了,”

“有多少,”

“粗略估计有二百人左右,我们击毙了七十多人,其他人见攻不上來就带着伤员撤走了,”

“知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不知道,”帕里诺上尉摇了摇头:“我查证了死者的身份,发现他们都是雇佣兵,常年在深层网络上讨生活,雇佣他们的有可能是任何人,”

“抓到活口了吗,”

帕里诺上尉很遗憾的摇了摇头:“沒有,”

“那也就沒办法审问了,”苍浩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刚好就是你们准备出发的时候,出现了这么一伙武装分子,这个时间点实在太巧妙了,”

“我怀疑可能是有人故意拖住我不想让我去曼谷,”

“那么会是谁呢,”苍浩飞快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却始终找不到怀疑对象,

就眼下的情况來说,苍浩的日子过得还是比较安宁的,该消灭的对手基本都已经消灭了,暂时也沒有出现新对手,

如果说有谁有这么做的动机,大概也只有赤军了,如果他们能拖住地狱伞兵,让苍浩在曼谷孤立无援,那么鸾披纹的政变就会成功,

冈本耕造是鸾披纹的贵宾,鸾披纹一旦被推翻,冈本耕造可能也会倒霉,这才是赤军的目的,

然而,这也仅只是一种可能性而已,既然目前只有冈本耕造掌握疫苗,鸾披纹方面很可鞥会继续优待冈本耕造,毕竟,不管什么人掌权,都不希望自己的国家尸横遍野,只有北高丽那个姓金的胖子例外,

苍浩一时间找不到答案,索性也就不去想了,只是问帕里诺上尉:“对方还会继续进攻吗,”

“不知道,”帕里诺上尉无奈的摇了摇头:“当前最大的问題是,既然对方有可能再次进攻,那么我就沒办法增援曼谷,就算我去了,也不能带走太多力量,而且必须短时间内就得回去,”

“我明白,”苍浩叹了一口气,又问:“你那边既然遇到袭击,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也帮不上忙,” 帕里诺上尉呵呵笑了笑:“我看新闻了,你现在应该被困总理府,局面已经够麻烦的了,我不想让你分心,”

“谢谢你的体谅,” 苍浩权衡利弊,最后提出:“你暂时留在加勒比基地,等候我的命令随时出击,既然你不能离开的太久,那么还是可以执行斩首任务的,”

“我明白你的意思,”帕里诺上尉点了一下头:“你也多注意安全,”

“好,”苍浩挂断了电话,走了回來,发现庞劲东正跟冈本耕造交谈,

也可以说,庞劲东是在揶揄冈本耕造,直接就问:“既然长州制药决定向全东南亚免费提供疫苗,为什么木邦共和国沒有,你总不会因为木邦共和国是华人国家,就排除在捐助行列之外了吧,”

“当然不是,”冈本耕造立即摇了摇头:“根据我们掌握到的信息,木邦共和国并未受到威胁,所以我们暂时也就沒有提供疫苗,”

“这是因为我们封锁边境够及时,”庞劲东意味深长的提出:“但病毒是沒有国界的,如果超级黑死病越过边境,传播到了木邦共和国,你会怎么做,”

“当然是提供疫苗了,” 冈本耕造的态度非常坚定:“我不会因为是华人国家,就另眼看待,请你们相信,我们是在做善事,这是不分国界和民族的,”

庞劲东嘿嘿一笑:“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冈本耕造非常认真的道:“我知道你们一直都对我有成见,但我想你们保证我真的不是你们想象的那种人,我已经跟过去一刀两断了,你们听说过的那个冈本耕造,跟今天的我,完全是两个人,”

冈本耕造的态度极其诚恳,让人沒有办法怀疑,更重要的是,他愿意给木邦共和国提供疫苗,这倒让苍浩和庞劲东有点意外,

必须承认,冈本耕造太会做人了,他越是在众人面前装得宅心仁厚,反倒越是显得苍浩和庞劲东小肚鸡肠,

东野不笑懒得跟冈本耕造说话,用手机看了一下新闻,嚷了一句:“苍浩你说对了,”

鸾披纹命令军队对红衫军开枪,这个场面通过电视屏幕,已经传播到了世界各地,

就像苍浩推测的一样,西方各国接连对鸾披纹提出谴责,东南亚地区的国家更是直接表示支持差瓦立,

就连外交措辞一向谨慎的华夏,也明确提出,鸾披纹的做法无助于平息局势,双方应该尽快采用协商的方式解决问題,

如果协商真的可以解决问題,差瓦立跟鸾披纹早就坐在一起谈判了,也根本不会有政变,所以华夏外交发言人说的只是废话,当然大家早就已经习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