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斩首鸾披纹/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也沒让差瓦立闲着,尽可能的搜集曼谷卫戍司令部的详细情况,包括设施分布和建筑构造,

尤为重要的是,搜集关于鸾披纹的照片,包括各种角度、各个时期的,

毕竟地狱伞兵从沒见过鸾披纹,如果不能掌握足够的信息,很容易竹篮打水,

差瓦立立即照做,还特意叮嘱:“一定要抓活的,”

“我明白,”苍浩点点头:“必须让鸾披纹站到庭上接受审讯,这样才能产生足够的威慑力,警惕其它效仿者,”

具体作战计划很快形成了,地狱伞兵将在十小时之后发动进攻,也就是作战计划刚才出炉,外面马上响起一阵激烈的枪声,皇家军队新一轮的进攻又开始了,

有了契卡特种兵的加入,总理府卫队士气更盛,皇家军队不但沒能接近总理府,甚至沒能突破那两处街垒,

契卡特种兵在街垒布置了数挺机枪,在猛烈的扫射之下,皇家军队每一次冲锋都丢下了成片的尸体,

同一时间里,在差瓦立的操纵之下,红衫军在曼谷各处展开规模更大的抗议活动,而且各国接连不断谴责军方的行动,这让鸾披纹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似乎鸾披纹已经觉察到自己末日将至,因此这一轮进攻极其疯狂,一个波次的皇家军队刚刚被击退,另一个波次又冲了上來、

比起皇家军队的进攻,契卡特种兵的作战更加疯狂,有时杀得兴起,干脆冲出來直接对皇家军队发起反冲锋,

带着硕大钛西瓜的契卡特种兵,用俄语高呼一声“乌拉”,从掩体后面冲出來,一边开枪,一边前进,

他们就如同一个个保龄球一样,直接冲进皇家军队的战斗队形,

而皇家军队就像球瓶一样,接连不断的在击倒在地,

偶尔的,双方距离太近,契卡特种兵干脆用身体撞向皇家军队,

E国人高大的体格,产生了巨大的惯性,矮小的T国军人根本承受不住,直接被撞倒在地,踩踏在脚下,

对于契卡的这种作战风格,苍浩早就领教过,毫无疑问,这会给对手产生巨大的心理威慑,

但这种反冲锋沒有战术队形,基本都是士兵个人行为,因此产生一个问題就是往往无法撤退,

很多契卡特种兵冲出去之后,被皇家军队切断了后路,

这样一來,皇家军队可以从容的对着契卡特种兵的后背射击,使得契卡特种兵蒙受了很多不必要的伤亡,

战斗一直持续,从正午一直到傍晚,又到了深夜,

苍浩一边观察着战局,一边忐忑不安的等待着,

很快的,地狱伞兵预定的攻击时间到了,苍浩感到心被提到了嗓子眼,

这场战争胜败在此一举,如果这一次不能抓到鸾披纹,可以预见,鸾披纹必定会加强防范,以后想要再次抓捕就非常困难了,

接下來,曼谷将会陷入长时间的内战,就如差瓦立自己说的一样,这场战争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解决,最后胜利的必定是鸾披纹,

行动时间过后半个小时,总理府上方突然传來密集的“嗡嗡”声,很快的,四架大型直升机先后降落在后院,

地狱伞兵胜利归來,成功抓到了鸾披纹和几个重要的军方头脑,而且行动时间只用了十分钟,

基本上,地狱伞兵空降之后,直接冲进了会议室,刚好鸾披纹就在那里,

鸾披纹还沒來得及掏出枪來反抗,就被地狱伞兵按倒在地,然后四肢被绑上了束带,嘴也被堵上了,

还沒等鸾披纹的卫队反应过來,契卡的直升机已经到了,地狱伞兵把他们塞进直升机带回了总理府,

地狱伞兵过去跟契卡特种兵也是对手,这还是第一次互相配合作战,沒有经过任何演练,事先只有不太多的沟通协调,

苍浩最担心的就是双方配合出现问題,结果却是配合默契,双方的每一个人都知道应该做什么,尽忠职守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当地狱伞兵把鸾披纹从直升机上带下來,苍浩还是第一次正面接触到这个人,

鸾披纹今年五十多岁,除了身上的军装之外,就跟普通T国中年男性沒什么两样,给人的感觉虽然谈不上和蔼,却也沒有太强的气势,很难相信是政变发动者,

就这样莫名其妙做了俘虏,鸾披纹情绪低落,浑身上下狼狈不堪,

很快的,差瓦立走了出來,鸾披纹看到差瓦立先是一怔,随后表现得愤恨不已,嘀咕咕的说了一句什么,

颂猜充当了同声传译,苍浩这才知道,鸾披纹说的是:“沒想到我竟然会成为你的俘虏,”

差瓦立淡淡的说了一句:“我也沒想到你会发动政变,”

“你只是内阁总理,你沒有兵权,”鸾披纹说着话的同时,环顾了四周,刚好看到一组契卡特种兵,

不管是契卡特种兵,还是突击曼谷卫戍司令部的地狱伞兵,鸾披纹早就看出來全都不是T国自己的军人,

鸾披纹愤怒的质问:“为什么你这里会有白人士兵……他们说的是好像是俄语,你跟E国人勾结在一起,”

差瓦立呵呵一笑:“如果我说我获得了E国政府的支持呢,”

“这……”鸾披纹先是一愣,随后用力摇了摇头:“不可能,我知道E国政府的态度,他们正在乌克兰忙得不可开交,根本不在意东南亚这边的事情,”

差瓦立又是笑了笑:“看來你在政变之前,也做了准备功课,”

“他们应该是雇佣兵,”鸾披纹马上意识到:“差瓦立,你太不像话了,你竟然动用雇佣兵干涉国家内政,你是一个不称职的内阁大臣,”

“作为军人,你不保家卫国,而是忙着发动政变,难道就称职了吗,”冷冷一笑,差瓦立缓缓说道:“鸾披纹中将,你有你的军队,我也有我的盟友,既然你决定打响这场战斗,就应该意识到我会动用各种手段,”

“你无耻,”鸾披纹用力挣扎起來:“你竟然让外人來跟自己的同胞作战,”

“你这句话说的很可笑,”差瓦立缓缓摇了摇头:“你在动用军队推翻我的时候,可曾考虑过我也是你的同胞,你命令对红衫军开枪的时候,可曾想到过那些人同样是你的同胞,”

鸾披纹听到这句话,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再沒说什么,

很显然,差瓦立的每一句话,都戳中了鸾披纹的痛处,

其实鸾披纹下令开枪的时候,沒有想到过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当世界各国一致对他提出谴责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犯了众怒,

“我和你不一样,我尊重法律,”差瓦立缓缓摇了摇头:“我会保证你会接受公正的审判,”

差瓦立说着,做了一个手势,总理府卫队的士兵走了上來,从地狱伞兵那里接管了鸾披纹,

既然任务已经完成,地狱伞兵迅速离开了,回到加勒比基地防范偷袭,

按说,契卡特种兵也可以撤走了,不过差瓦立向阿芙罗拉承诺:“我经过考虑,决定同意你的要求,给你们提供一个基地,”

这样一來,契卡特种兵索性留了下來,准备接手新基地,

至于苍浩,跟庞劲东商量了一下,决定在曼谷再留一段时间,观察事态的进展,

既然鸾披纹被捕,这场政变也就终结了,

军队其他将领纷纷发表声明,反对改变国家政治的现状,虽然沒有明确表示支持差瓦立,事实上却也是反对鸾披纹的做法,

于是,鸾披纹所属部队沒有继续反抗,也沒有尝试营救鸾披纹,而是向内阁投降了,

差瓦立发表电视讲话,感谢民众在最关键的时候,给予了自己最宝贵的支持,

毫无疑问,红衫军非常兴奋,走上街头庆祝起來,

随着这一次政变的平息,差瓦立的地位更加牢固,再难被撼动了,军方已经完全落在了下风,

至于差瓦立到底是怎样平息这场政变的,外界并不知道,差瓦立根本沒提起自己动用了雇佣兵,于是苍浩和庞劲东再一次做了幕后英雄,

东野不笑对这种局面非常满意:“师兄,你这一次真是做了一笔划算的政治投资,以后T国就是你的地盘了,”

苍浩却沒有东野不笑这么轻松:“难道你不觉得这场政变有点古怪吗,”

“哪里古怪,”东野不笑不明白:“你们不是说了吗,T国内阁和军方的关系一直不太好,再加上差瓦立先前掀出军方腐败窝案,军方报复他也是情理之中的,”

“你的这逻辑表面上站得住脚,细想问題却很大……”苍浩冷冷一笑,若有所思的说道:“如果军方决定报复差瓦立,不可能只是鸾披纹一个人动手,整个政变,鸾披纹几乎就像个光杆司令,沒有炮火支援,沒有空中掩护,只有他的那些步兵在死命的冲锋,其他将领却像是在看热闹,”

“你师兄说得对,”庞劲东点了点头:“还有,鸾披纹跟差瓦立沒有私人恩怨,政治分歧也不明显,按说沒有政变动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