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古怪的政变/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们这些话太搞笑了,”东野不笑重重哼了一声:“问題是鸾披纹偏偏发动了政变,他到底怎么想的,难道你们知道,”

“当然不知道,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苍浩说到这里,眉头皱了起來:“我怀疑这场政变幕后有推手,”

“当然了,”东野不笑想也不想的就说道:“推手就是军方那些将领,他们看差瓦立不顺眼,”

“你怎么还不明白,”苍浩对师弟的智商吐槽无力:“从现在的迹象看,军方根本不支持鸾披纹的政变,再加上鸾披纹自身沒有政变动机,那么就可能存在其他幕后推手,”

东野不笑终于有些明白了:“有其他势力介入,”

苍浩叹了一口气:“你总算沒笨到家,”

“你师兄说得对,”庞劲东告诉东野不笑:“从一开始,我也觉得这事儿有点蹊跷,到底是什么人想要推翻差瓦立,”

“军方的动机既然可以排除,我估计也不可能是国王……”苍浩若有所思的分析道:“如果国王想让差瓦立下台,办法多的是,沒必要死上这么多人,”

“这年头行走江湖,谁沒几个对头,”东野不笑满不在意的道:“沒准是某个企业集团,或者内阁里的大佬,看差瓦立不顺眼,就策动鸾披纹发动政变,”

苍浩冷冷一笑:“如果事情真这么简单就好了,”

东野不笑觉得苍浩想得太多了:“能有多复杂,”

“就在我们这边激战的同时,有人进攻了加勒比基地,”苍浩一字一顿的告诉东野不笑:“很显然,对方的目的是拖住地狱伞兵,帮助鸾披纹政变成功,”

“沒准是鸾披纹派去的人,”

“我不了解鸾披纹是什么人,鸾披纹也未必了解我是谁,”苍浩否定了东野不笑这个推测:“很少人知道我在加勒比有个基地,我不认为鸾披纹有本事知道,甚至于,鸾披纹可能根本不知道我在曼谷,否则他完全可以过段时间再发动政变,”

庞劲东点了点头:“如果沒有我们帮忙,鸾披纹肯定得手了,”

“这也就是说,策动这一次政变的人,势力很可能已经超出T国,”苍浩无不忧虑的道:“换言之,这一次政变,其实根本就不是T国内阁和军方的矛盾造成的,”

“那这个第三方势力是谁,”东野不笑挠了挠头,傻了吧唧的问道:“难道是东瀛赤军,”

庞劲东立即问苍浩:“你觉得赤军跟这些事到底存在什么关系,”

“我认为沒有关系,”思忖片刻,苍浩回答道:“如果是赤军策划了鸾披纹的政变,那么从一开始应该直接是皇家军队进攻,赤军根本沒必要出面,另外,我也实在找不出理由,为什么赤军要推翻差瓦立,先前,赤军在四面佛坛发起进攻,目标很明显就是要杀掉冈本耕造,所以我认为只是他们碰巧遇上了鸾披纹的政变,”

几个人正说着话的功夫,冈本耕造走了过來,讪笑着说了一句:“能打扰一下吗,”

苍浩懒洋洋的问:“有事吗,”

“沒什么事,”冈本耕造依然是一脸讪笑:“我只是想对你们表示感谢,如果沒有你们鼎力帮助,鸾披纹已经成功了……”

苍浩打断了冈本耕造的话:“你这是代表差瓦立向我们表示感谢,”

“当然不是,”冈本耕造把头摇得像拨浪鼓:“我只能代表我自己,无权代表任何人……我想说的是,如果让鸾披纹得手,我们可能都会死,从这一层意义上來说,你们其实也是救了我一命,”

“只是嘴上说有什么用,”苍浩不耐烦地摆摆手:“最好有点实际行动,”

冈本耕造急忙问道:“想让我表示一下是吗?”

苍浩反问:“你说呢,”

“放心,我知道应该怎么做……” 冈本耕造说着话,冲着苍浩和庞劲东深深鞠了一躬:“我一定会让你们满意的,”

直起身來,冈本耕造后退两步,非常恭敬的说道:“我不打扰你们了,现在就去安排一下,”

冈本耕造说罢,转身离开,苍浩看着他的背影疑窦丛生:“这老狐狸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庞劲东也很费解:“他说去安排,安排什么,”

“这老家伙不会是要对我们不利吧,”东野不笑冷笑着道:“妈的,新一轮抗日战争就要打响了,”

“我认为不会的,”苍浩摇了摇头:“这里毕竟是差瓦立的地盘,就算他想做点什么,也不能在这里动手,”

“他笑得挺诡异,”东野不笑重重哼了一声:“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其实,东野不笑还真错了,冈本耕造安排的不但是好事,而且偏偏沒有东野不笑那一份,

同一天时间,在广厦,

龙德布洛克到了广厦之后很清闲,也可以换个说法,很寂寞,

华夏有个成语“五脊六兽”可以形容他这种状态,每天起床之后除了吃饭,就是看报纸,再沒其他事情可做,

他本是为了自身安全才來广厦的,既然闲來无事,就给自己弄了一间办公室,准备搞一家离岸金融公司,

结果这样一來,龙德布洛克反而忙了起來,如今宋双上校虽然已经死了,他却仍然留在广厦,

龙德布洛克正在办公室查阅上市公司报表,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奥多.罗斯柴尔德快步走了进來,

龙德布洛克抬头看了一眼罗斯柴尔德,有点愠怒的道:“我认为一个有教养的人,在进门之前都会先敲一下的,”

“我的时间很宝贵,”罗斯柴尔德说出了一个让龙德布洛克啼笑皆非的理由:“一秒钟都不能浪费,哪怕是敲门的时间,”

“我的时间同样很宝贵,” 龙德布洛克把报表合起來,放到办公室一旁,冷冷的看着罗斯柴尔德:“你有什么事就快点说,”

罗斯柴尔德沒有回答,而是环顾着办公室,不住的点头:“你这里很不错……”

“你到底有什么事,”

“本來我是想给你送行的,”罗斯柴尔德狡黠的一笑:“不过,看你这样子,并不准备离开广厦,所以我也沒有必要送你了,”

“我是否留在广厦,这与你沒有关系,更不需要向作出交代,”

“龙德布洛克先生,我需要提醒你一下……”罗斯柴尔德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们都是犹太人,來自一个历经苦难的民族,如果我们之间不能学会和睦相处,又有谁能看得起我们呢,”

听到这话,龙德布洛克缓和了语气:“你最好把來意直接说出來,”

“我还算喜欢广厦这里,”罗斯柴尔德直言不讳的提出:“我觉得我们可以合作,在这座城市共谋发展,”

龙德布洛克冷笑着摇了摇头:“我是做实业的,而你们红盾家族则是金融世家,我想我们很难有合作的机会,”

“我知道你一直以來对罗斯柴尔德家族有很大的成见,”呵呵一笑,罗斯柴尔德缓缓说道:“但我还是需要再次提醒你,我们都是犹太人,我们之间的合作,要远远好过与外人的合作,”

龙德布洛克立即提醒了一句:“好像现在就跟苍浩合作生意,难道苍浩皈依了犹太教,”

“那倒沒有,”罗斯柴尔德缓缓摇了摇头:“说到苍浩,现正在曼谷,而曼谷发生了政变……”

“我看新闻了,”龙德布洛克:“以他的能力,摆平东南亚小国的这点事,简直不是问題,”

“这一次苍浩去曼谷,应该是为了北大年的蓝宝石矿,我要是沒说错,那曾经是钻石联盟的财产,”

“但钻石联盟已经通过合法交易,把所有权转让给了苍浩、T国内阁和国王三方,” 龙德布洛克冷冷一笑:“你不会是來挑拨我跟苍浩的关系吧,”

“当然不是,”罗斯柴尔德摇了摇头:“既然苍浩是我的合作伙伴,我当然不会出卖他了,”

“那么你跟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跟苍浩同在曼谷的还有一个叫冈本耕造的东瀛人,”顿了一下,罗斯柴尔德接着说道:“名义上,他是长州制药的董事长,事实上是当年东瀛731部队的战犯,他制造了超级黑死病,然后又免费提供疫苗给这些国家,换了一个不错的名声,”

龙德布洛克狐疑的打量着罗斯柴尔德:“你到底要说什么,”

“冈本耕造今年已经一百一十多岁了,但从表面上看至多只有六十來岁,”顿了一下,罗斯柴尔德接着说道:“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他在731部队的时候,通过一些惨无人道的人体试验,获得了改造身体以延长生命的技术,”

“原來你真正想要的是这种技术,”龙德布洛克终于明白了:“我听说,前几天你的祖父雅各布來广厦了,听说他的身体状况一直不太好,这项技术对他应该相当有用,”

“对你也有用,”罗斯柴尔德意味深长的一笑:“龙德布洛克先生,您今年贵庚了,”

龙德布洛克表情有点尴尬:“我……不太想讨论年龄问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