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我穿越了吗/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可以努力忘记自己的年龄,但年龄却不会忘记你,”摇了摇头,罗斯柴尔德缓缓说道:“时间是这个宇宙最强大的武器,可以摧毁任何人或事,无论你是一个怎样强大的人,当在岁月长河中渐渐老去,最后也会变得虚弱无比,一个十岁的孩子都可以很轻松的推倒你,”

“想让我从苍浩那里获得这种技术,”

“对,”罗斯柴尔德点了点头:“这种技术是可以共享的,造福我们所有人,让大家活得更长久,难道这不是好事,”

“既然你是苍浩的合作伙伴,都沒有获得这项技术,我又凭什么,”

“因为是合作伙伴,所以苍浩对我肯定有所防备,”罗斯柴尔德意味深长的说道:“反倒是你有了最好的机会,”

龙德布洛克犹豫了一下:“我考虑一下,”

“你需要做的不是考虑,而是努力去做到,”罗斯柴尔德长呼了一口气:“对我们犹太人來说生命是最可宝贵的东西,”

“我明白你的意思,”

“我相信你同样珍惜生命,”笑了笑,罗斯柴尔德换了一个话題:“说起來,我们既然都在广厦,确实可以合作点事情,”

“你想让我夺回蓝宝石矿,”龙德布洛克直接摇了摇头:“这是一笔合法的交易,而我是一个很尊重契约的人,所以这件事沒有商量的余地,”

“我知道,钻石联盟的毁灭已经吓破了你的胆子,巴不得与钻石联盟撇清所有关系,而且也不愿意继承钻石联盟的遗产,但我觉得你这样很愚蠢,这么巨大的财富放在你的眼前竟然不心动,这可不符合你的一贯作风,”呵呵一笑,罗斯柴尔德又道:“不过我从來沒说过让你夺回蓝宝石矿,”

“那么你是什么意思,”

“钻石联盟真正的财产全在宋双上校的手里,”罗斯柴尔德一字一顿的说道:“宋双上校已经死了,却沒有人知道这笔财产在哪里,我觉得有必要找回來,”

“你怀疑在苍浩的手里,” 龙德布洛克不住的摇头:“事实上,我暗中也关注过这件事,结果沒有任何证据表明苍浩得到了这笔财产,宋双上校隐藏的太保密了,苍浩不可能知道,”

“我也不相信苍浩不知道这笔财富在哪,”罗斯柴尔德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无论如何,我们都需要把这笔财富找出來,这是属于整个犹太民族共同所有的,”

“可你有沒有考虑过这笔财产也是烫手的石头,” 龙德布洛克不住的摇头:“有太多国家和企业,宣称对这笔财富有继承权,”

“那又怎么样,”罗斯柴尔德深深的一笑:“我的家族就是依靠投资政治起家的,我从來不介意跟政客们打交道,如果他么想要主张权利,那么尽管放马过來就是了,”

龙德布洛克思忖片刻,缓缓说了一句:“如果想找回这笔财富,我们需要一个突破口……”

再说苍浩这一边,

早晨,苍浩迷迷糊糊的睡着,突然感到有人进了自己的房间,蹑手蹑脚的,

苍浩立即把手伸到枕头下面,黄金手枪就在下面,苍浩随手可以抽枪射击,

紧接着,又进來一个人,两个人一起來到苍浩床边,步伐很轻盈,有点像是女性,

也正是从对方步伐的声音,苍浩判断出似乎对方沒有恶意,如果对方试图进攻自己,步伐肯定会更加有力,

接下來,两个人似乎上了床,苍浩明显感到床铺颤颤悠悠的,

苍浩一边握着黄金手枪,一边睁开眼睛,缓缓向对方看了过去,

在窗外透进的晨光映射之下,苍浩很快看清了这两个人,登时就是一愣,

这是两个非常漂亮的女孩,二十多岁的样子,

一个女孩个子比较高,面容冰冷,带有一点御姐范儿,她身着黑色吊带长裙,长裙很紧身,胸前的罩杯略小,把雪白高耸的双峰露出一大截,下面的两边高开衩,可以清楚看到两条白嫩大腿,甚至连丰满的屁股都露出了一半,

另一个女孩的个子相对矮小一点,相貌清纯,留着利落的短发,她穿着蓝色连衣短裙,脚上是白色的薄底高跟凉鞋,腿上则是肉色的长筒天鹅绒透明丝袜,脚趾涂着红色指甲油,

两个女孩似乎沒想到苍浩会被惊醒,先是微微一怔,随后齐齐跪在床铺上,冲则苍浩鞠了一躬,异口同声说了一句东瀛语,

苍浩听不懂她们在说些什么,不过从表情上能看出來,她们应该是在对自己表示歉意,

接下來,让苍浩更加目瞪口呆的一幕发生了,那个个子高点的女孩缓缓褪去了长裙,露出了里面的胸罩,

女孩似乎还要脱掉胸罩,苍浩急忙按住了她的手,下意识地说了一句:“你先让我冷静一下……”

这个女孩脱衣服的动作非常缓慢,充斥了一种挑逗的意味,苍浩总觉得好像在什么地方看见过这种魅惑,

很快的,苍浩想起了,似乎在某些系列的东瀛电影经常可以看到类似的动作,

这让苍浩感觉很费解,自己明明就是在曼谷,怎么突然穿越到了东瀛的爱情动作里,

所以苍浩才需要冷静一下,好好想一想到底是怎么回事,

美女当前,苍浩倒是足够冷静,问題是此时苍浩的手正按在那个高个女孩的胸脯上,

很显然,高个女孩误会了苍浩的意思,立即紧紧按住苍浩的手,在自己的胸脯上來回揉搓,同时嘴里不住的发出一连串呻|吟,

那个矮个女孩也沒闲着,來到了苍浩的身后,用胸脯不断蹭着苍浩的后背,也是发出了一阵让男人魂消魄散的**,

马上的,矮个女孩开始脱衣服了,身上只剩下性感的内衣和丝袜,肌肤和苍浩几乎是亲密无间的贴在了一起,

被这样两个美女纠缠着,一般男人都会冲动起來,接下來就该双飞了,

但苍浩不是一般男人,哪怕此时精虫上脑,也要搞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

苍浩轻轻推开那个高个女孩,一下子从床上跳起來,站在了地上:“你们到底是谁,”

两个女孩互相看了一眼,尴尬的笑了笑,一起摇摇头,

苍浩再次发问:“你们有谁懂中文,”

两个女孩又是摇头,很显然,她们全都不会讲普通话,

苍浩只得用英语发问:“你们是谁,”

两个女孩又对视了一眼,这一次好像是听懂了,那个高个女孩用英语回答:“我叫铃木杏里,”

矮个女孩则告诉苍浩:“我是大桥未久,请多多关照,”

“果然是东瀛人,”苍浩非常无奈:“你们是怎么來的,我这是在哪,”

两个女孩立即七嘴八舌的说了起來,很遗憾,苍浩却一句都沒听懂,甚至都沒搞清楚她们说的到底是哪种语言,

华夏人学习英语的时候,发音务求尽可能接近英美,但东瀛人和高丽人却截然相反,

这两个国家的人说英语的时候,会把发音尽量往自己的母语上面靠,如果某个英语音节是母语沒有的,那么就用母语的相近音节代替,结果就是东瀛人和高丽人的英语自成体系,只有他们自己人能听懂,内部用英语交流完全沒问題,或者母语本是英语的英美国家之人,可以连听带猜大致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但对于其他国家的人就很折磨了,

她们的英语水平本來就有限,再加上这种特有的东瀛式英语,跟苍浩根本沒有办法进行更多的交谈,

“等一下,我好像想到了什么……”苍浩拍了一下额头,指着两个女孩说道:“我看过你们的片儿,你们穿上衣服我都认不出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