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两个老鬼子/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算你狠.”东野不笑恨恨不已的看着苍浩:“你给我记住了.”

苍浩语重心长的道:“师弟.师兄也是为了你好.不忍你在歧途上越走越远……”

“放屁.”东野不笑一跳三尺高:“你就是故意阴我.”

“你少说话.”庞劲东在东野不笑的后脖梗上再次拍了一下:“在外人面前.你也不嫌丢脸.”

“真丢人呀.”苍浩摇头啧啧叹息:“我怎么有你这么个师弟.”

东野不笑想要解释几句.庞劲东恶狠狠瞪了东野不笑一眼:“你有点出息行不行.”

随后.庞劲东转身就走.东野不笑屁颠屁颠跟咱后面:“师父.不是这么回事.你听我说……”

整治了师弟.苍浩很开心.懒得再跟冈本耕造说话.转身也要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六旬老人从不远处走了过來.跟冈本耕造说了几句什么.两个人的交谈都是东瀛语.

这个老人有着一副标准的东亚面孔.身材比冈本耕造魁梧一些.明显不是T国本地人.身上穿着一套耐克运动服.看起來倒是很阳光.

苍浩马上转回身.笑着问冈本耕造:“这一位是谁.过去怎么沒见过.”

“你好.”那个老人开口了.说的同样是标准的普通话:“我叫榊原秀夫.”

“榊原秀夫.”苍浩若有所思的问:“长州制药的总裁.”

“沒错.”这个老人说话声音略有点沙哑:“看來你知道我.”

“我当然知道你.”苍浩嘿嘿一笑:“沒想到在这里能见到你.”

“我刚下飞机.”榊原秀夫告诉苍浩:“我來负责疫苗的发放工作.”

冈本耕造插了一句:“那四位女|优.是跟榊原秀夫一起來的.事实上.能够联络到她们出面.你也应该感谢榊原秀夫先生.”

“我不需要感谢谁.”苍浩的语气变得有些冰冷:“反正我也沒享受到.可惜你们的一片好心了.”

榊原秀夫立即道:“这沒什么.我要感谢你们帮助了冈本耕造先生.如果以后苍先生有类似的需求.尽管对我提出來.”

苍浩语气怪异的说了一句:“这话说得我真是太爱听了.”

“或许今后大家有很多合作机会.我是很愿意跟贵方搞好关系的.”榊原秀夫笑着道:“你很快就会发现我是一个值得交往的人.”

“是吗.不过我有一个问題.是关于你榊原秀夫本人的.”顿了一下.苍浩缓缓说道:“我听说你跟冈本耕造一样.都是原731部队战犯.你曾经是731部队林口支队支队长.对吧.”

榊原秀夫看了一眼冈本耕造.随后回答苍浩:“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出生于1953年.那时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经结束了.我沒有机会进入旧日本陆军服役.”

苍浩冷笑着点了点头:“你的公开简历确实是这么写的.”

“我是医科院校的学生.毕业之后一直从事科研工作.后來成为长州制药总裁.”顿了一下.榊原秀夫很认真的道:“我的个人履历在很多地方都可以查到.我想苍浩先生你一定是误会了.把我混同于历史上一个同名同姓的人.”

(楚辞按:与冈本耕造一样.榊原秀夫也是历史上真实存在过的人物.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查阅一下相关资料.)

苍浩又是嘿嘿一笑:“我觉得你不如冈本耕造.至少 冈本耕造敢于承认自己过去的真实身份.而你却懦弱的否认了.”

“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榊原秀夫的表情变得有些尴尬:“你一定是误会了.”

苍浩突然换了一个话題:“对了.我祖籍东北.距离抚顺非常近.”

“我不明白你说这个干什么.”榊原秀夫笑了笑:“我对贵国的东北并不了解.”

“可我觉得你应该很了解.”苍浩意味深长的道:“当年东瀛无条件投降后.你沒有冈本耕造那么幸运.及时回到东瀛.而是做了战俘.1956年.华夏最高人民法院特别军事法庭对你进行了审判.然后关入了抚顺战犯看守所.但接下來你就转运了.到了第二年.我国领导人就签字对你进行特赦.你这才回到了东瀛.虽然说.你在抚顺坐牢只有一年.不过当年负责看守你的人还有很多仍在世.要不要我找他们出來辨认一下.”

听到苍浩这些话.榊原秀夫表情变得很怪异.嘴唇嚅嗫着似乎想说点什么.却始终沒开口.

这时冈本耕造说话了:“你知道林口支队的主要工作是什么吗.”

沒等苍浩回答.冈本耕造接着道:“林口支队有两个任务.一是捕捉和养殖大量的老鼠.以供培养鼠疫.二是制造鼠疫战剂.林口靠近中苏边境.林口支队的主要任务是如果东瀛与前苏联爆发战事.就把鼠疫战剂撒播到边境土地上.以感染苏联红军.既然你很了解历史.那么必然知道.这些战剂最后沒派上用场.”

苍浩笑了笑:“你到底想说什么.”

“榊原秀夫是战犯不假.但不算731部队的核心人员.可说罪恶不彰.”顿了一下.冈本耕造接着说道:“榊原秀夫本來也不是很坏的人.这一次对超级黑死病疫苗的研发更是做出了直接贡献.既然他愿意改过自新.你又何必为难呢.”

“你这就是承认此榊原秀夫就是彼榊原秀夫了.”

“有些事改过去就让它过去吧……”冈本耕造长叹了一口气:“总是纠结历史又有什么意义呢.”

“任何人都沒有理由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有些事情应当永远记住.”顿了一下.苍浩一字一顿的道:“作为凶手更沒有资格对受害人说这样的话.”

丢下这句话.苍浩再不理会冈本耕造和榊原秀夫.转身去了庞劲东的房间.

那两位东瀛女老师都已经离开了.东野不笑正喋喋不休的说着苍浩的坏话.因为苍浩刚才冤枉他了.

庞劲东却根本不爱听.但也沒阻止.任凭东野不笑在那嘚吧.

看到苍浩进來.东野不笑急忙道:“你赶紧跟师父说清楚.还我清白.”

苍浩不理会东野不笑.只是告诉庞劲东:“又來了一个老鬼子.”

“哦.”庞劲东眼睛一亮:“是谁.”

“731部队原林口支队长.现在的长州制药总裁榊原秀夫.”

“果然出來了.”庞劲东冷笑着道:“长州制药汇集了这么多旧时代的战犯.如果说只是巧合.恐怕难以服众.”

东野不笑被这件事吸引了.暂时忘记了自己如何被苍浩冤枉:“他们就这样大摇大摆的出來进去.简直就是对我们挑衅吗.”

“不止如此.”庞劲东缓缓摇了摇头:“真正让我们尴尬的是.冈本耕造是得到M国袒护才脱罪的.榊原秀夫当年却是被我们特赦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别说他现在给自己伪造了新身份.就算用本來的身份公开活动.我们不管是从法律还是从道义层面都无法追究什么.特赦令白纸黑字.证明国家已经放弃追究.我们作为普通公民又能怎么办.”

东野不笑重重哼了一声:“脑子有泡.”

“发牢骚沒有用.最关键的是.我们必须搞清楚他们下一步要做什么.”冷冷一哼.苍浩若有所思的道:“他们拿出这么多钱來.仅仅是为了做善事.反正我是不相信……”

苍浩正说着话.手机响了起來.是孟阳龙打过來的:“有件事要告诉你……JPZ方面已经明确表示.不愿意接受宋双上校的遗体.让我们自行处理.”

“我猜到了.”苍浩点了点头:“宋双上校就算是死了.也是他们心里最大的威胁.如果遗体重归故里.搞不好还要被红色高棉的余孽当成圣物.”

“有这个可能.”孟阳龙点了一下头.提出:“我打算在边境火化宋双上校.骨灰洒入澜沧江.绝对不保留.接下來.骨灰会顺流直下进入湄公河.回到宋双上校的家乡.不管怎么说.宋双上校也是一代枭雄.我还是愿意为他做一点事情的.”

“这么安排不错.”苍浩点了一下头:“话说.你能不能等等我.我去边境一趟.”

“你要见他最后一面.”

“可以这么说吧.”苍浩叹了一口气:“毕竟.他是我们师徒两代人最强大的对手.理应送上一程.”

“尊重敌人就是尊重自己.”孟阳龙嘉许的道:“我安排一下吧.满足你这个愿望.”

苍浩挂断电话之后.告诉庞劲东:“我要回国一趟.去送宋双上校一程.”

东野不笑非常不屑:“你特么用不用给他开个追悼会.”

庞劲东很认真的告诉东野不笑:“他是一个值得尊重的对手.送一程也是应该的.”顿了一下.庞劲东又道:“再说.政变既然已经平息了.我们继续留下來也沒有什么意义.天天看着冈本耕造那个老鬼子我也闹心.”

苍浩立即问:“你要跟我一起去.”

“对.”庞劲东点了一下头:“我也想见宋双上校最后一面.”

“我觉得宋双上校这一辈子真沒白活.”苍浩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生前被人恐惧.死后又被人尊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