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政变的真相/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野不笑提出:“咱们要是这么走了.那两个老鬼子怎么办.”

“我们就算留下來.同样不能怎么办.”庞劲东斩钉截铁的告诉东野不笑:“长州制药这一帮人.现在东南亚拥有绝对的影响力.远远超过我们.你应该能看出來.其实差瓦立和颂猜也不待见冈本耕造.可那又能怎么样.他们对待冈本耕造仍然要客客气气的.要是冈本耕造不肯把疫苗拿出來.他们的国家就得尸横遍野.”

“妈的.”东野不笑恨恨不已的道:“便宜这两个老鬼子了.”

“这是沒有办法的事.毕竟我们的国家也需要疫苗……”苍浩耸耸肩膀:“所以.我们暂时离开也是好事.眼不见心不烦.”

“但不能放松警惕.”庞劲东立即提醒:“必须知道他们下一步到底要干什么.反正我是坚决不相信他们会改邪归正.他们肯定有一个作恶的计划.”

就在苍浩离开之后.榊原秀夫坐到了冈本耕造对面.看了看周围再沒有其他人.低声问了一句:“怎么样.”

“完全失败了.”冈本耕造无奈的摇摇头:“看來我们低估了血狮雇佣兵的战斗力.”

苍浩一直都觉得曼谷政变有点诡异.在一时间却沒想到.幕后主使者正是冈本耕造.

这些年來.东瀛在东南亚举动频频.给自己培养了不少代理人.而鸾披纹就是潜藏在T国皇家军队的东瀛代理人.

换言之.其实就算是沒有疫苗.东瀛在东南亚也很有影响力.而如今有了疫苗.这份影响力更上了一个台阶.

长州制药在东瀛内阁有不少拥护者.东瀛在T国的这个代理人.很自然的就服务起了冈本耕造.

苍浩先前获得的情报沒有错误.鸾披纹沒有牵扯到军方腐败窝案.跟差瓦立也沒有个人仇恨.这场政变根本就是冈本耕造指使的.

冈本耕造在來T过之前.做足了准备功课.尤其是详细调查了差瓦立.

所以.冈本耕造很清楚.差瓦立与苍浩存在特殊关系.差瓦立内阁之所以能稳定下來.全靠苍浩鼎力相助.

这也就意味着.差瓦立是苍浩那一边的人.如果冈本耕造想在T国做更多的事.显然差瓦立会构成阻碍.这可不是只靠疫苗就能解决的.

所以.冈本耕造萌生了想法.就是干脆推翻差瓦立内阁.

反正T国经常发动政变.内阁和军方关系素來不睦.也不会有人觉得再來一场政变有什么值得怀疑的.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鸾披纹突然武装进攻差瓦立.但这场政变最后终告失败.

榊原秀夫很失望:“失败的原因是什么.”

“我觉得自己有点急于求成了.”冈本耕造一边摇头.一边缓缓说道:“我希望毕其功于一役.推翻差瓦立内阁的同时.直接干掉苍浩师徒.初期本來非常顺利.只要把苍浩困死在总理府.就算是饿也要被饿死.沒想到啊.苍浩竟然找來了增援.一举翻盘……”

“增援.”榊原秀夫非常费解:“他在华夏的人手根本不足.在加勒比基地倒是有不少人.你不是派人过去加以牵制了吗.”

事实上.进攻地狱伞兵的那些雇佣兵.也是冈本耕造找來的.

本來.冈本耕造料到地狱伞兵会参战.所以才让这些雇佣兵拖住地狱伞兵.却沒想到契卡突然出现.

冈本耕造告诉榊原秀夫:“我们的情报不够全面……苍浩在E国也有朋友.正是这些朋友支援.扭转了战局.”顿了一下.冈本耕造接着说道:“我对这一次失败负有主要责任.不应该指望通过一次战斗解决全部问題.应该等苍浩和庞劲东离开曼谷之后.再让鸾披纹发动进攻.等到差瓦立内阁被推翻.另外找机会对付苍浩和庞劲东……”

榊原秀夫点了一下头:“我也觉得这样安排比较合理.”

“对不起……”冈本耕造站起身.深深鞠了一躬:“让你失望了.”

“不能这么说.”榊原秀夫同样站起來.向冈本耕造鞠躬:“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冈本先生就不要过于自责了.”

“下一次针对苍浩行动.我们必须尽可能晚上情报……”冈本耕造顿了顿.斩钉截铁的道:“苍浩到底有拥有怎样的了力量.又有哪些朋友.我们必须完全搞清楚.”

“我也是这么想.”榊原秀夫点了点头.旋即有点困惑的道:“为什么E国人会帮助苍浩呢.”

“那些人不像是E国正规部队.应该是某个佣兵组织……”冈本耕造无奈的摇了摇头:“苍浩的朋友还真多.”

任何情报系统都有局限性.哪怕东瀛人专擅搜集情报.却也有一定疏漏.

冈本耕造很清楚苍浩在T国做过的事.却对苍浩介入E国内政所知甚少.也不知道如今E国总统在某种程度上是苍浩帮助上位的.

原因很简单.这些事情毕竟涉及到了E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如今的E国仍然是一个强国.对涉及到本国事务的信息高度保密.

就算是M国的CIA.也只有不多的了解.更不用说冈本耕造了.

此外.冈本耕造不知道苍浩在南非还有一个基地.也不知道海上有一艘大船叫“忘川河号”.

榊原秀夫倒是多少有些了解:“苍浩曾经血战切尔诺贝利.摧毁了老雷泽诺夫的阴谋.据说老雷泽诺夫有个孙女.跟苍浩关系比较暧昧.”

“是阿芙罗拉……”冈本耕造在总理府见过阿芙罗拉.长叹了一口气:“契卡组织沒有被完全消灭.老雷泽诺夫死后.事实上被阿芙罗拉接管了.M国和E国都恨透了这个组织.因为差一点就引发两国大战.但他们都找不到阿芙罗拉在哪.这一次增援苍浩的应该就是契卡了……”

“我觉得苍浩这个人挺神奇的.契卡本來是他的死对头.如今成了他的盟友.”榊原秀夫呵呵一笑:“这个家伙是不是拥有类似于哆啦A梦的友好胶囊那样的东西.”

“沒想到你一百多岁的人了竟然还看卡通片.”摇了摇头.冈本耕造又道:“我觉得我们真正需要考虑是.既然阿芙罗拉像宋双上校一样.是全球通缉的要犯.如果我们把情报透露给E国和M国.倒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榊原秀夫哈哈一笑:“确实会很有趣.”

“问題是T国这里的事该怎么办呢……”冈本耕造不用榊原秀夫回答.自顾自的分析起了局势:“既然鸾披纹已经失败.我们沒有能力发动新一轮的政变.就算有这个能力.也不能轻易动手.否则一定会让别人怀疑我们.”

“你现在暴露了吗.”

“我估计苍浩和庞劲东暂时沒有怀疑到我.”摇了摇头.冈本耕造略有点自豪的道:“我做事还是很谨慎的.沒有留下任何马脚.”

榊原秀夫放心了:“那就好.”

“我在他们面前一再强调自己想要重新开始人生.他们倒是不会轻易的相信我.不过想要指控我的话.也沒有证据.”

“你真的无法让苍浩和庞劲东信任你吗.”

“不可能.”冈本耕造立即摇了摇头:“我就沒指望他们能对我放松警惕.毕竟这二位是新老两代兵王.他们所经历和见到过的事情绝对不比我们少.太难被蒙蔽了.”

“可惜这些人不能成为我们的盟友.”

“沒错.”冈本耕造很赞同这观点:“从一开始.我很清楚不可能让苍浩和庞劲东站到我这一边來.因为他们都是很有原则的人.不会被轻易收买.偏偏的.这两个人又很愿意管闲事.必然对我们的计划构成阻碍.如果他们对我们的计划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是最好的.但同样不可能.”

榊原秀夫长叹了一口气:“真让人头疼啊.”

“既然你來了.这样最好.T国这边的工作就交给你了.”冈本耕造看了一下时间.告诉榊原秀夫:“我准备离开一段时间.”

“去哪里.”

“当然是华夏了.”冈本耕造不无得意的道:“疫苗.是我们最好的武器.所有国家对我们低下高傲的头颅.我现在有必要去收割胜利果实了.看看华夏人会怎么样的拼命讨好我.”

“这样不错.”榊原秀夫赞同道:“而且会让苍浩和庞劲东感觉更加难堪.”

再说苍浩这一边.很快就跟差瓦立告辞了.差瓦立倒是舍不得苍浩和庞劲东走.毕竟这两个人帮了自己的大忙.

但差瓦立也知道.苍浩和庞劲东肯定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所以不好挽留.

曼谷的局势已经趋于平静.原本很多采取观望态度的人.见差瓦立已经完全占据了上风.纷纷站出來谴责鸾披纹肆意妄为.

起初.差瓦立发动群众组织给自己制造声势.为了区别军方的支持者.让这些人全都穿着红色上衣.结果就有了“红衫军”这个称谓.

如今红衫军获得了巩固和加强.已经成为了独立的群众组织.成为差瓦立最有力的支持者之一.

说起來.“红衫军”的诞生过程.多少有些让人感慨.

其中很多人本來是被裹挟加入的.他们根本不了解军方为什么要推翻内阁.也不知道差瓦立是个什么样的人.反正别人让自己去也就跟着去了.

但在鸾披纹开枪之后.他们就跟军方结下了血仇.

如今差瓦立抓捕鸾披纹.并且要进行公开审判.这等于是给红衫军复仇.结果红衫军发自内心的拥护起了差瓦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