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你好,赤军/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也正是因为曼谷局势稳定.苍浩才能放心的离开.

当天晚上.孟阳龙派过來一家小型飞机.载着苍浩、庞劲东、万鹏和东野不笑.飞到了华夏西南边陲的一个小镇.

下了飞机之后.一队军人直接把苍浩等人带去当地的宾馆.然后告诫:“如果沒有我们允许.请不要随便出门.明天早晨我來接你们去参观.”

所谓“参观”自然就是看着宋双上校如何被火化.这也是苍浩等人來这里的目的.

但这种安排让东野不笑感觉很不舒服:“这是什么意思.把我们软禁起來了.”

“绝对不是这个意思.”军人的态度非常客气:“几位想來也听说过.西南地区最近有瘟疫.边境地区基本上已经被封锁了.我们现在划出了几个安全区.经过严格的消毒.所有参与救援的部队和医务人员平常就驻扎在安全区里.如果你们不小心离开安全区.很可能会感染病毒.”

说罢.军人不再做过多解释.直接就离开了.

“你少说两句.”庞劲东拍了一下东野不笑的肩膀:“我们在这里只做短时间停留.明天火化了宋双上校就离开了.你不要多事.”

东野不笑不太情愿的应了一声:“知道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房间.苍浩进了自己的房间之后.打开窗户往外面看了一眼.

到处漆黑一片.远处可以看到一片片的建筑.却是毫无生气.如同一座死城.

这应该是一座小城.肯定不是落阳镇.想來正被病毒肆虐.

本來通过手机可以定位具体位置.但苍浩沒有这个兴趣.因为这种局面早就是预料之中的.

不过.苍浩沒去碰手机.手机自己却响了起來.而且还是一个非常古怪的号码.

这种号码绝非真实的.而是在前端篡改过.那么这个电话肯定也是一个特殊人物.

苍浩接了起來:“哪位.”

“你好.”电话里的声音略有点低沉.似乎在哪听到过:“苍浩先生是吗.”

“你是……”苍浩马上响了起來:“你好.赤军.”

对方笑了:“原來你还记得我.”

“在西哈努克市.我追击赤军的时候.咱们两个有过对话.”苍浩记得非常清楚.这个声音就是当夜那个赤军首领的.虽然苍浩一直都不知道这个人长什么样子.却对声音印象深刻.

“我叫丸冈秀男.”对方缓缓的自我介绍道:“沒错.我是赤军的首领.但我还是喜欢别人直接称呼我的名字.”

“你这是在刷啥存在感吗?”苍浩讥讽的笑了笑:“对我们來说.赤军就是赤军.任何成员都沒有区别.不管你是叫丸冈秀男还是东尼大木都是一样.”

“东尼大木.”丸冈秀男愣了一下:“这是谁.”

苍浩估计丸冈秀男肯定是不看爱情动作片的.索性科普了一下:“贵国著名的一位男|优.跟我国著名歌星周杰伦长得特别的像.”

“我明白你说的是什么了.”丸冈秀男笑了笑:“那是资本主义社会制造出來.引诱人们堕落的精神毒品.我从來不接触.”

“我也沒有兴趣跟你讨论东尼大木.我只是想告诉你……”顿了一下.苍浩缓缓说道:“十几年前.赤军最后的首领重信房子宣布赤军解散.这宣告了一个时代的结束.沒有任何人想到赤军会死灰复燃.对于新一代赤军.包括你丸冈秀男本人.外界的了解无限接近于零.所以你叫什么名字并不重要.”

“你这话里透露的信息.好像你早就知道赤军.还有我本人的存在.”

“一点沒错.”苍浩坦然承认道:“你刚一出现.就已经被外国情报部门注意到了.我们还知道你从宋双上校手里接受了大量的财富.”

“宋双上校是一个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他用自己获得的财产无偿的支援了其他国家的革命事业.包括我们赤军.”顿了一下.丸冈秀男非常感动的道:“我知道宋双上校的遗体即将被火化.如果你有机会见他最后一面.替我转达对他的敬意.希望他在天堂能够听到.”

“你确定我会对着一个死人表示感谢.”苍浩嘿嘿一笑:“你不知不知道宋双上校跟我是死对头.”

“我非常确定.”丸冈秀男十分肯定的道:“我知道你们华夏人有一个特点.明明无法战胜对手.却习惯于意淫把敌人蹂|躏的多么凄惨.不懂得尊重对手的民族.偏偏在战场上又很难获得胜利.但我知道你不一样.你非常尊重你的对手.对宋双上校很有敬意.所以我相信你会帮我这个忙.”

“说得好像很了解我.”

“我们也将成为对手.你认为我不会做一些必要的准备功课吗.”顿了一下.丸冈秀男接着说道:“尽管是你杀了宋双上校.但我仍然给你打來这个电话.希望你替我向宋双上校鞠一个躬.”

“还有别的吗.”

“沒有了.”丸冈秀男很轻松的笑了笑:“如果有一天我也死了.希望能得到你同样的尊重.也对我的遗体鞠躬.”

苍浩讥讽的问道:“你我还未开战.你就做好去死的准备了.”

“我坚信我们的事业必将成功.但作为一个革命战士.要有随时牺牲的准备.”丸冈秀男的语气非常坚定:“我毫不在意立即就为我们的事业牺牲.”

苍浩叹了一口气:“你在这一刻是被宋双上校附体了.”

“宋双上校死在你的手里让我非常遗憾……”丸冈秀男的语气非常惋惜:“我知道你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也非常有抱负和理想.你完全可以加入到宋双上校的解放事业当中來.”

“我之所以尊重宋双上校是因为我知道他不是在为了一己私利而战斗.我不认同宋双上校之处则在于……”深吸了一口气.苍浩缓缓说道:“我曾经对别人说过这样一句话.如今再对你重复一遍..二十世纪世界历史给人类文明一个最大的教训在于千万不要相信乌托邦.”

“你认为我们的事业就是乌托邦.”

“难道不是吗.”苍浩冷冷一笑:“至少在这过去的一百年时间里.所有尝试建立乌托邦的努力.最后带來的一定是地狱.远的不说.就说我东北家乡旁边的那个北高丽.他们号称人人平等、消灭一切剥削、反抗西方的殖民统治……然而事实真相是西方人民吃得饱饱的.倒是北高丽饿殍遍野民不聊生.过去的剥削阶级却是被打倒了.姓金的一家胖子却成了新的剥削阶级.而且还要更加残暴.百姓连米饭和肉汤都吃不上的同时.金胖子可以躲在自己的豪宅里面喝威士忌吃海鲜看艳|舞.这就是乌托邦的真相.当朝鲜孩子高唱‘全世界羡慕我们’的时候换來的只有一片嘲笑.”

“那是因为北高丽走入了歧途.”丸冈秀男断然说道:“我们需要建立的社会绝不该是这个样子.北高丽的统治者们原本做得非常不错.却在获得权力之后迷失了自我.不知道接下來应该做些什么.放弃了解放整个第三世界的宏大目标.一个真正的战士应该永远在战场上战斗.如果老守田园满于现状.必然堕落为北高丽金家的样子.伟大的革命导师托洛茨基曾经教导我们要不断革命.这才是战士永葆本色的不二法宝.”

苍浩听到这些有些明白了.虽然丸冈秀男跟宋双上校志同道合.但观点并不一致.或者也可以说.两个人的门派不同.

宋双上校认为应该消灭大多数人.以建立一个理想年代.这样才能保证新社会不像旧世界那样有太多的问題.

丸冈秀男则认为.应该不间断地进行斗争.即便是有了这样一个理想年代.也仍然要不断消灭潜在的敌人.以确保这个理想年代重回旧世界的样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