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这位女侠/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微微一怔,随后深深的笑了笑,没出声。

廖家珺一字一顿的道:“我希望你能给我解释一下。”

“这位女侠……”

廖家珺不耐烦的纠正道:“请叫我警官!”

“警官,现在你调查的是打架斗殴,这跟我之前的生活没关系。”

“如果警方认为有必要,可以调查你之前的经历。”廖家珺用手敲点着桌子,似笑非笑的道:“至少你应该解释一下从什么地方学的专业搏击技术!”

苍浩张嘴就道:“蓝翔技术专修学院!”

“如果你不老实交代,我就把你送拘留所,那里对待新犯人有种名堂叫坐喷气式,你到时可真的就会翔了!”

“好吧,我……我实话实说,其实我被招去当特种兵了,多年来为国浴血,千里奔袭,惩奸除恶,解苍生于倒悬!”苍浩长呼了一口气,慷慨激昂的道:“本来这些都是高度机密,但既然你问到了,我只好说出来,希望你保密……”

“够了!”廖家珺不耐烦打断了苍浩的话,直觉的认定这是一派胡言,旋即却又觉得似乎不是没可能。

苍浩的身手绝对受过严格训练,但真正执行过特殊使命的军人在复转后都能得到妥善安置,断不至到一家半死不活的企业打工糊口,这不符合廖家珺对部队的了解。除非是这个军人犯过错误,被不光彩的踢出了部队。

但苍浩本人的样子又实在不像是行伍出身,弓着腰坐在那里,如同一个特大的问号。再看他呆板的表情和乱糟糟的头发,充斥着一股后现代主义的颓废范儿,让廖家珺想起网络红人犀利哥。尤其看到美女时,苍浩的眼睛都是色眯眯的,一副黄军的德性,哪里有特种兵的样子,自|慰队出来的还差不多。

苍浩发现廖家珺不相信,长叹了一口气:“好吧,我是在吹牛……其实我是一个杀手!”

“哎呦,冷面杀手啊?”廖家珺更不相信了,下意识轻哼了一声。

“我的外号全称是……朝鲜冷面杀手,想让我出手,最好配辣白菜!”

廖家珺不断地深呼吸,才能勉强抑制住任督二脉中涌动的真气,没冲上去就像对待那个猥亵犯一样踢断苍浩的肋骨。

她从警几年,见过各式各样的罪犯,自认审问犯人还是有一套的,然而苍浩跟所有犯人都不一样。

既然苍浩有胆子在这里贫嘴,说明她的审讯方式完全失效,其人的心理防线强大到匪夷所思。看似苍浩是不着边际的胡诌八扯,事实上一直在误导她的思路,导致她的逻辑和推理能力已经彻底崩坏。

更重要的是,苍浩自始至终没透露出半点有价值的信息。

最后,廖家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把话题岔开了:“我觉得,就算广厦地产有工程可做,如果全是你这样的员工肯定也好不了。”

“没错,是这样,不是所有国企都像两桶油那样赚得盆满钵满。”苍浩叹了一口气,非常无奈的道:“虽然说,我一天到晚什么也不干却照样拿薪水,总是有点对不起国家的感觉,可是看看那些人民公仆却又心理平衡了。”

“你说什么?”廖家珺一瞪眼睛,发怒的样子倒是很好看:“我告诉你,我们警局这里是女的当男的用,男的当牲口用,你以为每天只是坐在办公室喝茶看报纸?”

“我说的是那些,而不是这些。”苍浩一本正经的说道:“我知道你们很辛苦,公仆跟公仆也是不一样的,比人跟猴之间的区别都大!”

“你……你这是什么态度?”廖家珺被激怒了,霍然站起,胸前一对大白兔跟着颤悠了几下。

苍浩这才注意到,廖家珺胸部规模实在惊人,紧紧撑着制服衬衫,以至于风纪扣都没办法扣上。

廖家珺气喘吁吁地看着苍浩,胸部一起一伏的,好像随时能从衬衫里面挣脱而出。

苍浩咽了一口唾沫,讷讷的道:“你别生气,我就是开个玩笑,你作为人民警察总得有点胸怀……这得36F吧?”

廖家珺在刑事侦查局是出了名的暴脾气,审问犯人能用拳头就不用舌头,也不知让多少犯人吃了苦头。

说起来,廖家珺是有些背景的,虽然她从不会说她爸是李刚,每一次搞出状况却也都能摆平。

只不过她仍然受到了影响,按照她的既往立功表现,如今至少应是一杠三花的一级警司,混个中队长职务,实际上只停留在一毛一的水平。

前几天,她因为打断了一个猥亵**嫌疑人的两根肋骨,被局里诫勉谈话,正憋着一肚子气没地方发。

此时苍浩把她的脾气激起来了,她一脚踢开桌子,冲到苍浩身前抓住衣领:“你信不信我打得你老母都认不出来你?”

苍浩满不在乎的道:“你信不信我当场死给你看?”

廖家珺发现自己还真拿苍浩没办法,暂不说这家伙身手如何厉害,他总是能轻松一两句话就把别人噎住,而且还摆出一副任凭你能奈我何的滚刀肉架势。

这样一来,廖家珺更生气了,挥起一拳向苍浩眼眶打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住手!”

廖家珺的拳头已经打出一半,硬生生的守住,回头看了一眼:“李局长……你怎么来了?”

这位李局长是一个矮胖的警察,有点谢顶,穿着白色制式衬衫,说明级别不低。他刚走进来就看到了这一幕,本来想呵斥廖家珺几句,不过最后还是留了些面子:“小廖啊,案子已经查清楚了,就是普通的打架斗殴。曹氏地产的人已经来了,办了保释手续,可以放人了。”

“李局,这个苍浩身上有些事没查清楚,不能马上放人。”

“什么事?”

“我……我说不清楚,反正他身上有事。”

“你不能根据你的猜测办案。”李局长不耐烦地摆摆手:“赶紧放人吧。”

廖家珺赌气的道:“就算只是打架斗殴也应该先处理了再说,是不是曹氏地产那边托了什么关系?”

“你怎么说话呢?”李局长一瞪眼睛,非常恼火的道:“小廖,我警告你注意自己的态度,你这是跟上级说话吗?”

上下级之间有些僵住了,谁都不肯让步,也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警察拿着一小盒药问道:“这是什么?”

苍浩被带进局里之后,身上所有东西都被搜了出来,这个警察一直在旁边逐个检查,刚刚发现了一个小塑料管,里面装着十几个白色药片。

塑料管上没有说明,药片上也没有明显标示,廖家珺一把抢了过来,冷笑着问苍浩:“这不会是违禁品吧?”

苍浩耸耸肩膀:“你鉴定一下不就知道了?”

“我会的。”廖家珺轻哼一声:“如果发现里面含有违禁成分,苍浩,你麻烦大了!”

廖家珺马上拿着药片去鉴定,结果很快就出来了,这是氯硝西泮,属于处方药,虽不是在药店随便就可以买,不过倒完全合法。

至于这药是干什么用的,警方的鉴定人员不是医生,也说不清楚。

“闹够了吧?没问题了吧?”李局长的火气也越来越大,直接给廖家珺丢过去一句:“马上放人!”随后转身离开了。

廖家珺只得给苍浩打开手铐,却仍不甘心,恶狠狠地说了一句:“事情没完,你给我等着!”

苍浩取回了自己所有的东西,拿出一片氯硝西泮,当着廖家珺的面放到嘴里,还带着挑衅的表情嚼了两口,随后做出很享受的样子,几乎像在吸毒一样:“我衷心建议你们改进一下工作作风。”

“用不着你教我们怎么做事……”

“我的意思是说,你们的制服应该量身定做。”苍浩打断了廖家珺的话:“否则你穿得太辛苦了!”

廖家珺愣了一下,这才明白过来苍浩的意思,登时羞得面满通红。

苍浩再不理会廖家珺,大步走了出去。

其他同事也被带到警局,苍浩和他们会合后简单聊了几句,就各自回家了。

大家能被放出来多亏了陈莉,她第一时间就联系公司,法务部那边马上派律师过来交涉。

虽然公司一直以来半死不活,在各方面拥有的资源却不容小觑,自身机制也非常完善,否则也不会被曹氏企业看中收购。

这件事情似乎告一段落,但廖家珺没有放过苍浩,她直觉认定苍浩背着别的案子,于是进行深入调查,结果还真有了一些发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