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记忆中的人/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说工作吧……” 曹雅茹看着苍浩,面无表情的道:“你来了公司三个月,在市场部美其名曰办事员,其实就是打杂。”

“有些职位看起来很多余,但必须要有。”苍浩耸耸肩膀:“你看,所有抗战剧里的日本鬼子都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还不照样还设置翻译官吗。”

“可你干了三个月的翻译官,表现实在不怎么样。很多人向我反应,你的工作态度非常差。”顿了一下,曹雅茹冷冷一笑:“我刚到公司的时候,按说就应该跟你谈话,不过我相信这个谈话要用去很长时间,所以我决定过几天再说。因为我担心你要求看在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份上,求我保住你的工作,所以我才安排到今天!”

“你误会了,我不会求你什么的。”苍浩看着曹雅茹,有点无奈的说道:“只是,我平常在公司与世无争,竟然还有人背后说我的坏话,这让我很难理解!”

“无论你怎样做人,总会有人背后诟病你,这很正常。”

“可不是吗,这年头做人太难了,表现好点被嫉妒,表现差点被人看不起,忠厚点说你傻,精明点说你滑,冷漠点别人说你傲,热情点别人说你浪……”

“不要跟我吐槽这些。”曹雅茹打断了苍浩的话,把电脑屏幕转到苍浩面前,上面显示的正是那条雷人的广告语:“任何一家企业都存在人际是非,可是这个你又怎么解释?”

“坏事可以变好事。”苍浩耸耸肩膀:“本来,我们不能肯定那条广告能够引起多大注意,但这一个失误却吸引了诸多眼球,起到炒作的效果。”

“你还真是心大。”曹雅茹说着,调整了一下姿势,修长美腿从剪裁考究的连衣裙下露出来,给人一种匀称美感:“这一次可以当做炒作,只怕下一次要把公司炒糊了。”

苍浩有点难堪的道:“我也有事情值得表扬……”

“你是想说,前几天在项目工地与当地帮派冲突那事吗,我已经听陈莉汇报过了,当时你一个人把对方全打趴下了。”曹雅茹根本没打算表扬苍浩,而是试探着问道:“我不太明白,你从小就很弱,总是被人欺负。好多次,都是我帮你把别人打跑,怎么如今你好像变了一个人?”

苍浩一拍胸脯:“打架斗殴哪里好,中国山东找蓝翔!”

“全世界都知道蓝翔是教挖掘机技术的,如果你会开挖掘机,我可以把你派去工地,或许你在那里比在市场部更有价值。”轻哼一声,曹雅茹恢复了那种说一不二的霸道:“人总是会变的,我不知道你因何而变,不过倒是可以肯定,你不但学会了打架,还学会了耍嘴皮子!过去的你是稳重的大哥哥,现在更像个轻浮的瘪三!”

苍浩不在意的笑了笑:“曹总,我以为我们之间只是工作关系,不会谈及私人的事情。”

“说得对。”曹雅茹也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道:“这几天,我把公司情况了解得差不多了,我希望你能再给我补充一些信息,比如说,公司的实权人物都有谁?”

“第一副总裁姚军辉,财务部经理杨旭飞,人力资源主管张培顺算是半个。”顿了顿,苍浩告诉曹雅茹:“他们是公司的老班底,已经工作了许多年,不仅势力根深蒂固,对公司情况也很清楚。”

“张培顺我接触过,跟姚军辉和杨旭飞只有工作关系,我还不是很了解。”曹雅茹深深地望着苍浩:“你有什么可以告诉我的吗?”

“怎么说呢,他们两个的为人,非常大方!”

“大方?”

“他俩特别喜欢帮助弱势群体,方法是认人家的女儿当干女儿,而且出手特别慷慨。姚军辉认一个干女儿,就送一辆宝马车。杨旭飞认一个干女儿,就给一张信用卡,额度不限随便刷……”苍浩说到这里,怨艾的叹了一口气:“有时给我急的呀,我都想给他们当干女儿。”

“知道了,没事了,你回去工作吧。” 曹雅茹带着绝美风姿和优雅的气质坐在那里,神情温柔恬静,却从头到尾都没让苍浩坐下来说话。

苍浩转身走了出去,也就在转过身的一刹那,面容变得沧桑了许多,丝毫不像跟曹雅茹说话时的样子。

曹雅茹看着苍浩的背影,发现有些佝偻,似乎带着很重的担子。

童年时的那个大哥哥如今真的变了,这让曹雅茹更坚定了决心,立即给张培顺打去电话:“把苍浩开了,我不能容忍这种失误,让财务部那边结算薪水和遣散费吧!”

张培顺立即兴冲冲的道:“好嘞!我马上就发通知!”

这边电话刚放下,曹雅茹手机响了。

看了一下号码,曹雅茹立即接了起来:“爸,法国怎么样,红酒好喝吗?”

“我在考虑要不要买下一个酒庄。不过,在法国南部享受阳光时该喝的酒,最好的选择不是红酒,而是苦艾酒。”电话里传来一个非常有磁性的男性声音:“先不说这个了,我是想问你,公司怎么样?”

“还算顺利。”轻叹一口气,曹雅茹有点无奈的道:“这里的人闲了太久,应该忙起来了。”

“你就全权负责吧,遇到不懂的就来问我。”顿了一下,曹雅茹的父亲转而问道:“小浩有消息了吗?”

“爸……”曹雅茹笑了一下,笑容有点怪异:“为什么每一次你给我打电话,都要问起这个人?”

“毕竟他是我的干儿子……”

曹雅茹打断了父亲的话:“可是,你这个干儿子当初就那样离开,再也没有跟你联系过!”

“这个……并不是他自己的选择,如果不是他的父母,他也不会离开!”长呼了一口气,曹雅茹父亲的声音变得更加深沉:“难道你就不想他吗?”

“世上像苍浩这样的男人多得是,我不认为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他对我就有什么特别的。不过,我确实很想见见他,原因很简单……”曹雅茹说到这里,冷笑了一声:“当初他的父母嫌弃我们家穷,我真的很想让他看一看,今天我们家的成就!”

“不,不,没有谁嫌弃过我们。”曹雅茹的父亲无奈的劝道:“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可你始终不能释怀。”

“好了,爸,不说了,我要继续工作了。”曹雅茹不想跟父亲争执,叮嘱了几句注意身体之后,就挂断了电话,然后坐在那里看着手机发呆。

许久之后,曹雅茹才回过神来,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再次给张培顺打了过去:“撤销苍浩的解雇通知。”

张培顺非常不理解:“为什么?”

曹雅茹不再像刚才那样坚决,似乎有些犹豫:“你问的太多了,我有我的理由……”

“好吧,我知道了……”张培顺非常失望,同时觉得自己这个领导当得很憋屈,潜规则个女员工竟然还得面对情敌。

刚才那一会的功夫,曹雅茹似乎变回了从前,对苍浩的态度多少带上了往日的情愫,但只是转瞬即逝。很快的,她重又变成那个干练的总裁:“明白就好,管好嘴巴,别出去乱说。”

说到苍浩提起的那个姚军辉,其实苍浩跟他接触不多,只是对一些事有耳闻。

公司过去作为国企,最高行政领导是总经理,由国资委委派。姚军辉是公司副总经理,也就是二把手。

曹氏企业全资收购之后,原来的总经理被调走了,最高行政领导变成总裁,姚军辉留下来转任第一副总裁,仍然是二把手。

这样看起来,姚军辉总是排在二的位置上,而他这个人恰好有一个长处,就是能让所有跟他打交道的人感觉自己很二。

苍浩从总裁办公室出来之后,发现周大宇正一边擦脸,一边在那诉苦,时不常还要作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