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最年轻的市长/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哦?”曹雅茹饶有兴趣的道:“详细说说。”

丁晓红立即添油加醋的叙述了一遍,把苍浩形容成禽兽,尽管当时苍浩确实很禽兽,最后她还恨恨不已的补充了一句:“你们公司怎么会有这种员工!”

熟料,曹雅茹看问题的角度却跟丁晓红不一样:“你是说,最后他没侵犯你?”

“那倒是,怎么了?”

“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如果男人冲动起来,就算是不侵犯你,总也要吃些豆腐的……”呵呵笑了笑,曹雅茹若有所思的道:“看来这个人的自制能力很强哦。”

“喂,不管怎么说,我今天可吃了大亏,你可得补偿我啊!”

“放心,只要你按我说的做,及时把姚军辉的一举一动汇报给我,我绝对不会亏待你。”顿了顿,曹雅茹叮嘱道:“还有,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今晚的事!”

丁晓红不太情愿的答应了:“我知道了。”

再说苍浩,当时也是一时冲动,才打了老板的干女儿。

做了不悔,悔了不做,苍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丁晓红会在姚军辉面前告一状,然后姚军辉一怒之下让自己开路走人。

熟料,苍浩转过天来上班,一切都是风平浪静的,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想来姚军辉和丁晓红也都不是俗物,就算要报复自己,也不会用简单粗暴的方式。这让苍浩倒有些忐忑了,谁知道那个干女儿会出什么阴招,搞不好让自己防不胜防。

心里寻思着昨晚的事情,苍浩随手拿过报纸看了一眼,头版是官员任命:“原深州市国资委主任邹峰升任广厦市副市长。”

深州市距离广厦市不远,行政级别上是地级市,广厦则是副省级省会。

这个邹峰属于破格提拔,一跃成为全国最年轻的市长。

那边,周大宇也看到这条新闻,马上开扒:“这个邹峰,明显是在国资委搂够了钱,如今开始走仕途。这么年轻能当副市长,背景不是一般的硬啊。”

“投胎是个技术活。”苍浩把报纸扔到一旁,淡然道:“如今这社会,一个人最大的价值并非有什么能力,而在于是谁的精|子。”

“他这一当市长,恐怕广厦不安宁了。”

苍浩有点好奇:“为什么这么说?”

周大宇为人实在八卦,不仅八公司里的卦,还喜欢八官场的卦。不过,他只有跟关系好的人才八卦,而且很多分析非常入理:“副市长都有各自的分管工作,但在新闻里这个邹峰只有人事任命,却没提具体分管什么,这说明目前还没决定。那么为啥没决定呢?我估计有两个原因,一则是现有岗位都已经满了,没什么需要他负责的工作;二则是他太年轻,内部反对意见太大,所以只能让他暂时闲着。”

苍浩点点头:“然后呢?”

“既然他这么年轻能当副市长,必定是个很有抱负的人,那么就必须干出一番成绩来证明自己。只要有了工作成绩,不但能保住眼下的位子,进一步高升也不是没可能。”周大宇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你就等着他折腾吧!”

“有道理。”苍浩虽然认同了周大宇的分析,却还是觉得这事跟自己没什么关系。

邹峰的年纪跟公司里这帮职员差不多,可人家高高在上,是政界的明日之星。

如同苍浩和周大宇这样的公司职员,每天要为生计发愁,终日奔忙在住所和公司之间,然后攒鸡毛凑掸子一点点的储蓄起来付个房子首付,再然后娶个妻子又开始为孩子的奶粉和上学发愁,当了一生的孙子最后混成爷爷再死。

两者简直是一天一地的区别,根本没有任何交集。

可苍浩万万没料到,这交集还真就来了,而且来的非常突然。

张培顺快步走进办公室,用母猪眼缓缓扫视了一圈,随后张开死猪一般的嘴说道:“大家暂时放下手中的工作,马上打扫办公室卫生,每个人的办公桌都要清理干净,不能有任何杂物。”

吴朝辉问了一句:“干嘛?”

“今天下午,邹峰要来咱们公司视察,希望大家能给副市长留下一个好印象。”顿了顿,张培顺斩钉截铁的道:“谁要是搞出来乱子,影响了公司想象,就准备收拾铺盖走人吧!”

果不其然,大家忙活了一上午之后,刚刚吃过午饭,邹峰来了。

他只坐着非常普通的帕萨特,前面有一辆警车开路,带着两个随从人员,倒是轻车简行。

所有员工列队在公司面前欢迎,曹雅茹带着高管站在最前面。

邹峰刚一下车,曹雅茹就走过去,跟邹峰握了握手:“欢迎邹市长莅临指导。”

“曹总裁太客气了,指导不敢当,应该是互相学习。”邹峰的态度非常谦逊,赢得了不少人的好感。

一些女员工甚至轻声嘀咕起来:“太帅了!高帅富啊!”

“谁要是嫁给他可幸福死了!”

邹峰确实很帅气,一米八左右的身高,长得白净斯文,戴着一副金丝眼镜。举手投足都很优雅,不管目光跟谁对上,都会微笑着点一下头。

有人欢喜就有人愁,邹峰在女员工当中产生的这种人气,在男员工当中却是另外一番反响。

吴朝辉轻哼一声:“今天第一天上任,就来咱们公司视察,这市长真敬业啊。”

“我看他可能打算主抓经济工作,还有就是……”周大宇说到这里,压低了声音:“他好像对咱们曹总裁有点意思!”

周大宇看出来的细节,苍浩自然也看出来了。

邹峰的目光每当落到曹雅茹的身上,就会包含上一些说不清的东西,微笑起来嘴角的上翘幅度也更大。

在高管们的引导下,邹峰参观了整间公司,每当想要了解点什么,一定会去问曹雅茹,绝不向其他人开口。

参观之后,全公司员工召开会议,邹峰在会上满是深情地道:“过去的广厦地产是老牌国企,在整个广府省地产行业有具足轻重的地位,我在深州工作的时候都经常听人提起。遗憾的是,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公司走了下坡路。而当前改制已经完成,作为今年我市重点招商引资项目之一,公司已被曹氏企业收购。在曹雅茹总裁的领导下,我刚一来到这里就感到朝气蓬勃,因而我深信新的曹氏地产将会再创辉煌,在全行业谱写新的篇章,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产品,为广厦的经济发展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

邹峰的发言很应景,不过基本都是官话和套话,没什么营养。而且是万用模板,只要把其中的关键词换一下,就能马上拿到其他场合再说一遍。

这种发言就如同凉菜一样,其实很少有人喜欢吃,但在正式宴会上又不可或缺。

为了这道凉菜,公司员工报以热烈的掌声,邹峰笑着道:“我还有其他工作,马上要离开去处理,以后只要有机会,我都会来这里。我希望每一次来,都会看到广厦地产有一定的进步。”

说罢,邹峰跟曹雅茹握了一下手,就在握手的时候,邹峰做了一个很微小的动作,虽然其他人都没注意到,苍浩却看到了。

邹峰似乎把什么东西交到了曹雅茹的手里,曹雅茹装作不知道,热情的把邹峰送了出去。

看着自己的青梅竹马被人勾引,苍浩的感觉像是做馒头没放面碱,有点发酸。

虽然邹峰走了,不过员工会议没结束,曹雅茹送走了邹峰之后,回来继续给大家开会:“刚才邹市长的讲话,大家都已经听到了,不仅邹市长对公司有信心,我同样有。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更需要努力工作,以不辜负各级领导对我们的殷殷期望……今天这个会,我们可以看做是民主生活会,大家对公司有什么意见尽管可以提出,只要合理,只要对公司发展有益,我一定会采纳。”

大家面面相觑,谁也没主动开口,怎么知道曹雅茹这不是钓鱼,贸然说出对公司有什么意见,万一被秋后算账怎么办。

不过,这是多数人的担心,少数人却没有这个顾虑。

后勤部的张延国很快举手发言:“曹总,最近五年来,公司的薪资水平一直保持不变。现在物价飞涨,我们这点薪水实在有点入不敷出,国家统计局的数字说今年城镇居民收入增长百分之十一点二,咱们公司员工不能总给国家拖后腿不是!”

张延国是老员工,从公司成立那天开始就在后勤部,已经工作一辈子,还有半年就退休了。

仗着自己的老资格,他说话大胆了一些,而且显然说出大家的心声,员工们纷纷点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