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投名状/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曹雅茹对员工们加薪要求的反应是,讲了一个神奇的故事:“富翁在海滨度假,见到一个渔夫在钓鱼。富翁说:‘我教你怎样才能过得更好,先贷款买大船以打到更多的鱼,赚钱之后雇几个员工继续增加产量,那么利润也就增加了,接下来你可以买更的大船,打更多的鱼,然后成立渔业公司,进而投资水产品加工厂,再然后上市圈钱,用股东的钱投资房地产,最终你就会跟我一样成为富翁。’渔夫问:‘那么成为富翁之后呢?’富翁回答:‘你可以像我一样,到海滨度假,晒晒太阳,钓钓鱼,享受生活了。’渔夫却笑着说:‘难道我现在过的不正是这种生活吗?’”

这一番话意味着加薪是没戏了,曹雅茹缓缓扫视着在座的人,又道:“这个故事教给我们这样一个道理,你生活的如何取决于你的心态。如果一个人一生以赚钱为目标,完全可以用一生时间去赚钱,到死也不去或者很少去享受生活,那么过得快乐吗?显然不,心态才是衡量幸福的温度计,如果大家总是计较着自己的所得与付出是否成正比,这种心态就很有问题。与之相反的是,为什么我们不能享受工作中的快乐,更重要的是,人生并不是只有金钱,更应该干一番事业!”

苍浩还在想着刚才邹峰含情脉脉看着曹雅茹的样子,越想越来气,张嘴说了句:“艹!”

声音不大不小,很多人都听到了。

市场部作为最重要的部门之一,座位距离曹雅茹非常近,曹雅茹清清楚楚听到这个字。

如果换做别人,曹雅茹可以不加理会,但这个字从苍浩嘴里说出来,对曹雅茹来说性质就不一样了:“苍浩你有什么意见吗?”

“既然曹总让大家畅所欲言,那我就说了……”苍浩当仁不让,站起身侃侃而谈:“这个故事我在很多地方都看到过,是当前比较流行的心灵鸡汤,乍一听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但仔细一想凡是这类故事全都回避了问题的关键所在。富翁真正享受的不是在海滨度假,晒晒太阳,钓钓鱼,而是他拥有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力。哪天他要是在海边待够了,就可以去瑞士滑雪,或者去马尔代夫潜水。但这个渔夫却不行,钓鱼是他养家糊口的手段,不管累了病了还是倦了,一天都不能休息,这才是最悲哀的。”

苍浩这话一说出口,几个胆子大的员工报以掌声,曹雅茹的脸色却很难看。

“我们这个社会有一个悲哀的事实是,绝大多数普通人都觉得赚得钱不够多,而一个钱足够多的富翁需要利用成千上万普通人的劳动才能实现财富积累。对富翁来说钱不是万能的,但对普通人来说却万万不能没钱……”耸耸肩膀,苍浩接着道:“你看,这就是生活:幸福者幸福着他的幸福,不幸者不幸着他的不幸,所有的心灵鸡汤仅仅是暂时麻痹了后者的神经。”

“说得好。”曹雅茹的状态很快调整过来,笑着告诉苍浩:“非常高兴你给这个故事做了精彩的注解,我也知道当下大家的薪水确实偏低。但公司改制等同于重新创业,眼下方方面面条件都有所欠缺,所以我希望大家把精力放到工作上,能够在工作中感受到快乐。等到公司的业绩上来,提高待遇不是问题,我能给予的绝对会超出大家预期。”

曹雅茹的这些话终于引来热烈的掌声,原本非常尴尬微妙的气氛,转眼也变得轻松起来。

苍浩坐了下来,没再说什么,淡然看着台上的曹雅茹。

多年不见,曹雅茹确实变了不少,不仅学会煲心灵鸡汤,更重要的是处变不惊,刚才这一番表现无愧于女强人的风采。

散会后,张培顺来到苍浩面前,冷笑着道:“你敢当面顶撞曹总,我看你是不想好好干了!”

就在这个时候,姚军辉刚好经过,瞥了一眼张培顺,吩咐苍浩道:“跟我来办公室一趟,我有工作交代。”

姚军辉的出现让张培顺有些尴尬,而苍浩懒得理会张培顺,跟着姚军辉去了办公室。

姚军辉进门后,拿出一瓶红酒,分别倒在两只水晶杯里,然后递给了苍浩一只:“专门用来喝红酒的杯子有两种,一种是波尔多杯,一种是勃艮第杯。在不懂行的人看来,很难分别两种杯的区别。但对于懂行的人,只要扫一眼就能分辨,说穿了很简单,在同等容积的情况下,勃艮第杯的杯壁比波尔多杯要高,波尔多杯显得矮圆。”姚军辉貌似在谈酒杯,其实另有所指:“你看,世上的很多事都是这样,似乎有些让人看不懂,其实只是一层窗户纸,很容易就能捅破。”

苍浩微微一笑:“不知道姚总想要捅破什么窗户纸?”

“你很聪明,我喜欢,我这人就是这样,宁愿跟聪明人说上一万句,也不愿意跟蠢人废话一句。”姚军辉一边说着,一边深深的打量着苍浩:“你刚才的发言非常精彩,但也非常危险!”

“我明白。”苍浩无奈的撇了撇嘴:“我一时冲动,也没怎么考虑,就把话给说出来了!”

“那么你考虑过曹总怎么想吗?”姚军辉似笑非笑的看着苍浩:“如果曹总心眼小点,不是没可能记恨你,以后你在公司的日子会很难过。”

“我知道。”苍浩急忙道:“所以还需要姚总多多帮忙。”

“我帮忙没问题,不过在此之前……”姚军辉喝了一口酒,缓缓说道:“我问你一个问题,希望你能诚实回答。”

“什么?”

“你跟曹总到底是什么关系?”

苍浩装作很惊讶的样子:“为什么姚总说我认识曹总?”

“没有事情能瞒住我。”姚军辉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又指了指苍浩:“曹总是一个很有城府的女人,但无论城府怎样深,也不可能凡事都不着痕迹,我相信曹总是认识你的。”

“姚总高明,没错,我和曹总确实认识……”苍浩深吸了一口气,苦笑着摇了摇头,这才很坦然的道:“小时候,我们两家是邻居,他父母和我父母关系非常好,所以我们两个在一起玩了几年。后来,双方家庭因为些琐事有了矛盾,我家又搬走了,此后我再没见过她,直到她来公司当上总裁。”

“真的?”姚军辉仔细观察着苍浩,突然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曹氏地产启用的新LOGO是什么颜色?”

苍浩回想了一下,答道:“应该是蓝色。”

“知道我为什么问你这个吗?”

苍浩摇摇头:“不知道。”

“我学过心理学,所以我懂得测谎。想要知道一句话是真是假,首先要建立基准线,也就是根据微表情和未动作,确定这个人说真话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不符合基准线的自然就是假话。我问你LOGO的问题,你没必要说谎,当时你的眼睛往左上看了一下,这是你回忆细节时的习惯,你在交代跟曹总的关系时,眼睛也是往左上看的。还有,一个人在讲述真实事情之前,一定要有一个停顿,因为需要组织语言和逻辑关系。但如果讲述一个预先编好的谎话,完全可以张嘴就来,而你正有这样的停顿。”顿了顿,姚军辉又道:“综合这些判断,我相信你。”

苍浩无奈的笑笑:“我说的事实。”

“你对我很坦诚,这让我很高兴。”姚军辉点了点头,又问:“你怎么看待自己跟曹总的关系?”

“没有什么怎么看待。”苍浩无奈的耸耸肩膀:“虽然我们是发小,但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不要说我们两家有些矛盾,就算是没有……你要知道,我只是一个屌丝职员,公司里的龙套,万年的咸菜,一个月只赚几千块的薪水。而她现在是白富美,分分钟几百万上下,做的全是大生意,我们根本是两个世界的人!”

“你想进入她的世界吗?”

“没有人不想。”苍浩一摊双手:“小人物通过奋斗改变自己的命运,推倒白富美,打倒所有对手,过程热血加励志……这要是写成小说放到17K网上去,点击一定不错,可这也只是小说,不同的世界不会有交叉!”

“现实往往比小说更精彩。”姚军辉竖起一根手指,缓缓摇了摇:“你可以进入她的世界,只不过她不会帮你!”

“谁会?”苍浩急忙问:“难道……姚总你会帮我?”

“我说过,我很欣赏你,但我的帮助需要得到你的配合,我也不可能总是无条件的帮忙。然而,如果你得到我的帮助,就可能被曹总所排斥,这是有代价的。”姚军辉举起杯子缓缓摇晃,看着酒液在杯壁上流淌:“你现在面临选择,从此刻此时开始到我喝完这杯酒,你有五分钟的时间作出决定,或者继续做你的屌丝职员,或者从现在开始改变你的人生。”

苍浩果断道:“不用五分钟,现在就可以决定,我选择后者。”

姚军辉深深笑了笑:“太草率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